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龙凤胎
    “是的。”一袭洁白婚纱勾勒出美好身段的安子怡回答道。接着,她便喜极而泣。&1t;/p>

    候御哲笑着,轻轻抚掉安子怡脸庞上的泪痕。&1t;/p>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主婚人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1t;/p>

    候御哲英俊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他脱下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握住安子怡的玉手,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之后,安子怡也同样地,将她手中的戒指,套在了候御哲的无名指上。&1t;/p>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主婚人这时笑着道。&1t;/p>

    候御哲将安子怡拥入怀中,随即吻上她的柔软美好如花般的唇瓣。&1t;/p>

    台下又响起如雷的响声,还夹杂了欢呼声。&1t;/p>

    “现在请第二对新郎新娘沈枞渊和沈安溪上台。”礼台上的主婚人又说道。&1t;/p>

    众人又卖力地鼓起掌来,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正在手拉着手往台上走的,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1t;/p>

    “这对也很漂亮啊......”台下的人在议论纷纷。&1t;/p>

    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走到离礼台还有十几米处时,沈安溪忽然痛呼一声,蹲下身来。沈枞渊赶紧扶住了她。&1t;/p>

    “枞渊,我羊水破了......”沈安溪忍着痛说出这句话。&1t;/p>

    沈枞渊一只手掏出手机,递给旁边的人:“帮忙叫救护车过来,我太太羊水破了。”说着,沈枞渊小心扶着沈安溪,在旁边的椅子处坐下。&1t;/p>

    救护车很快来到,疼痛中的沈安溪很快被送往医院。&1t;/p>

    沈枞渊坐在长凳上,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就要成为一个父亲了。此刻内心的感受不知可以用什么词句去描述。&1t;/p>

    面前的走廊有护士医生走来走去,而产房的门口始终紧闭着。沈枞渊的身旁坐着候御哲和安子怡。候御哲前段时间才刚当父亲,对沈枞渊现在的感受最清楚不过。当下他转头向沈枞渊说道:“枞渊,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我们放宽心等着就可以了。”&1t;/p>

    这时安子怡柔声问道:“安溪产检时,宝宝应该很健康吧?”&1t;/p>

    沈枞渊点点头。安子怡笑了一笑:“那就没什么好太担心的。”&1t;/p>

    沈枞渊淡淡嗯了一声,又盯着产房处紧闭的门。正思绪纷纭地想着,孩子出生应取什么名字,又应该请几个佣人去照顾沈安溪......&1t;/p>

    这时,候老爷子和欧阳晗等人也6续到了医院。众人纷纷在产房外的长凳处坐下,焦急地等待着。&1t;/p>

    沈枞渊心中是喜悦夹杂着忐忑不安,他有些害怕会出现像狗血电视剧里的情节,医生面色凝重地走出来,问丈夫保大还是保小......&1t;/p>

    正暗自忐忑着,产房的门在此时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哪位是沈安溪的丈夫?”&1t;/p>

    沈枞渊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很快地就站起身,向那医生走过去:“我是。”&1t;/p>

    “孩子的头太大,沈安溪需要立刻实施剖腹手术,先生请跟我去签字。”站在沈枞渊面前的医生言简意赅,用冷静的口吻说道。&1t;/p>

    幸好,幸好只是要剖腹产,并不是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危险......&1t;/p>

    沈枞渊飞快地在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姓名:“医生,我太太会有生命危险么?”&1t;/p>

    医生用平静的口吻说道:“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是不会有的,先生请放心。”&1t;/p>

    沈枞渊将签好名的协议递还给医生:“辛苦医生了。”&1t;/p>

    沈枞渊又和众人在走廊的长凳上煎熬地等了约莫两个多小时,产房紧闭的大门终于再次打开了,一众医生护士自里面走了出来。&1t;/p>

    “沈先生,你太太生了一对龙凤胎。”走在最前面的医生向沈枞渊说道。&1t;/p>

    坐在长凳上等待着的人都脸露喜色。沈枞渊迈开长腿,快步走进了产房中。旁边的候老爷子等人,也跟着他走进了产房内。&1t;/p>

    脸色疲累的沈安溪此时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眼里却是流光溢彩地盈,满了初为人母的喜悦。&1t;/p>

    沈枞渊走到病床边坐下,将沈安溪的玉手轻轻拿起,放在两手之间握着:“安溪你还好么?我们是两个孩子的父母了。”他说着,将额头抵在沈安溪肩膀处。&1t;/p>

    沈安溪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语声很是虚弱:“护士刚才给我看了他们两姐弟,长得很像我们俩。”&1t;/p>

    沈枞渊脸上露出笑意,随即将那张有滑轮的小床拉了过来。两个肉,团团的小婴儿,正躺在小床上,扑腾着小小的手脚。两个婴儿的五官长得极为相似,女婴的眼睛略为大一点。男婴的鼻子看起来,是遗传了沈枞渊的。&1t;/p>

    这时,安子怡眼眸里充满爱意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婴儿:“安溪,你们想好孩子的名字了吗?”&1t;/p>

    沈枞渊转头笑着对她说:“还没呢。”&1t;/p>

    候老爷子这时说道:“取名字是件慎重的事情。等我回去翻一翻取名字的书,再从长计议。”&1t;/p>

    沈枞渊知道他们年长的人对起名字这件事比较慎重,当下就随声附和候老爷子:“对对对,一切都听外公的。”说着,他用手在候老爷子手背上拍了拍。&1t;/p>

    候老爷子欣慰地笑了笑,自从进了房间,他的视线就没从两个婴儿身上移开过,可见他对又添了晚辈这件事也是极为欣喜。&1t;/p>

    “看这女孩儿生得多漂亮,长大肯定也是像妈妈一样美丽啊。”候老爷子旁边的欧阳晗这时说道。&1t;/p>

    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欧阳晗跟沈安溪的关系,所以众人就以为他是跟沈安溪夫妇关系好,所以才跟着过来的。&1t;/p>

    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1t;/p>

    “回家我让佣人多炖些猪脚姜,让安溪回娘家多补补。”候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1t;/p>

    “产妇还要吃其他的东西吧,光猪脚姜不够吧?”候御哲这时回答道。&1t;/p>

    “嗯,对对对。安溪你要住月子中心的话,我让张姨陪你去。”候老爷子这时对病床上的沈安溪说道。&1t;/p>

    沈安溪笑着微微点头。&1t;/p>

    安子怡有坐月子的经验,这时就滔滔不绝地向沈安溪说起了注意事项。&1t;/p>

    这时候老爷子又说道:“将来我们沈候两家做个亲家可好?子怡前段日子生了个女娃,不如就许配给你们的男孙可好?”&1t;/p>

    沈枞渊笑着说:“外公,现在都21世纪了,哪还有定娃娃亲的?”自从沈安溪和候老爷子相认后,他也就跟着沈安溪叫候老爷子外公了。&1t;/p>

    “可惜这次婚礼我们又没说成誓词。”沈枞渊略带惋惜地叹了口气。&1t;/p>

    “没事,时代大饭店我随时都能预定,你们以后喜欢的话,天天在那举行婚礼都可以的。”候老爷子大手一挥,很豪气地道。&1t;/p>

    “对哦,婚宴......我们都来了医院,就留那些宾客在那里......”穿着洁白婚纱的安子怡猛地醒悟过来,捂住了嘴巴。&1t;/p>

    这时众人齐齐笑了起来。&1t;/p>

    沈枞渊看了看自己和候御哲,两人都还是穿着新郎服,不禁失笑。&1t;/p>

    这时候御哲说道:“没事,反正我们誓词也说了戒指也交换了,这个婚礼也就完成了大半。在那里也是跟一帮无聊人应酬而已。”&1t;/p>

    产房里正一片欢声笑语,这时一个年轻的护士走了进来:“我们要给沈太太做一下检查,希望各位稍作回避。”那护士顿了顿,又说道:“我明白各位看到新生儿心中高兴,但是医院不宜大声喧哗,希望各位尽量低调一些。”&1t;/p>

    众人此时齐齐噤声。之后就6续出了产房。沈枞渊在沈安溪额上落下一吻:“亲爱的,我一会再来看你。”&1t;/p>

    沈安溪笑着嗯了一声。随后,沈枞渊就出去了。&1t;/p>

    那年轻的护士拿出量气压的仪器,套到沈安溪手上:“你丈夫对你真好,长得又英俊。真是羡慕死人了。刚才你做手术时,他在外面可担心了。”&1t;/p>

    沈安溪听了,心里美滋滋的。&1t;/p>

    沈家大宅内。&1t;/p>

    沈老爷子看了看公司最近的策划案,皱起了眉头。他拨了个电话给董事会会长,电话通了后他就单刀直入地问道:“最近公司这策划案怎么回事?为什么都没经过我的签名,就批准了?”&1t;/p>

    手机那端的董事会会长带着丝疑惑地说道:“现在公司手持股份最多的,是沈建国少爷,这个策划案,是他批准的。”&1t;/p>

    沈老爷子不明所以,一直以来,他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什么时候变成是沈建国了?当下他对着手机话筒说道:“这种策划案,一看就是狗屎垃圾,根本不可能奏效的。你们居然都同意了?”&1t;/p>

    手机那端的董事会会长的语气变得有些无奈:“既然沈建国少爷都同意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1t;/p>

    沈老爷子冷冷地哼了一声,就挂了电话。&1t;/p>

    他心中烦躁,随即就觉得口干舌燥,接着就拿起手边的龙井喝了几大口。杯中的茶水很快见了底,沈老爷子拿过旁边的水壶,往杯里加了水。&1t;/p>

    沈老爷子一边看着茶杯中沉浮中的茶叶,一边思索着,究竟什么时候沈建国变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了?他记得,他从来没有将股份转让过出去呀?&1t;/p>

    沈老爷子细细想着最近生的事情,又拿起手机,拨了公司股东曾永念的手机号。&1t;/p>

    110/110877/48083525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