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沈安溪的真正身份
    沈枞渊本来心里就憋着火,这下全泄出来了,言辞间就重了点。&1t;/p>

    沈安溪看两人越吵越过分,赶紧走到沈枞渊旁劝说道:“你们两兄弟,一人少一句吧,有话好好说。”&1t;/p>

    这时沈立业冷笑一声:“安溪你还知道我们是亲兄弟?当初你和枞渊勾搭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层?虽然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这依然是乱,伦!”&1t;/p>

    “你俩现在给我滚出去!别再让我在我们家看见你们!我没有你们这样的二哥二嫂!”沈枞渊勃然大怒,将桌上的水果盘拿起就向地板掷去。&1t;/p>

    水果盘跌落在大理石板上,四分五裂的同时出清脆的响声。&1t;/p>

    “我们走!我们也没你这个弟弟!”沈立业哼了一声,拉着他的太太便夺门而出。&1t;/p>

    两人走后,沈枞渊还是板着脸坐在沙上。旁边的沈安溪叫来佣人打扫地板。&1t;/p>

    “对不起,安溪,我还是忍不住对着你的养父母火了。”沈枞渊将旁边的沈安溪一把捞进怀里。&1t;/p>

    “没事,换做任何人都会火的。我理解的。我也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用道歉的。”沈安溪抬手抚了抚沈枞渊的侧脸。&1t;/p>

    沈枞渊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瘦削的肩膀处,语声带着隐隐的伤感:“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兄弟之间就不能相亲相爱呢?虽然我跟他们不是一个母亲所生,可我还是希望我们之间和和睦睦的。”停了停,他又说道:“但是,没有。我们沈家的人,从来都是斗来斗去,没有一刻和睦过。”&1t;/p>

    他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疲惫,让沈安溪很是心疼。她伸出手去,跟沈枞渊十指交握:“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以后我们会是永远和睦的一家人。”&1t;/p>

    第二天下午。&1t;/p>

    沈枞渊从会议室回到办公室,走回办公桌旁的椅子时,他眼角余光瞥到办公桌上有张今天的日报。&1t;/p>

    沈枞渊顺手拿起来扫了扫日报上内容,目光却在右上角一则新闻处凝住——&1t;/p>

    沈家二公子沈立业要跟沈枞渊断绝关系,因受不了乱,伦的婚姻关系?&1t;/p>

    新闻写了沈立业是沈安溪的养父,而沈枞渊不顾众人反对,与沈安溪结婚生子,让沈立业颜面全扫,让沈家蒙羞......&1t;/p>

    沈枞渊不知不觉间捏紧了拳头,随后将办公桌上的东西都拂落地下。他在心中恨恨道,沈立业,你就会这样耍这些下三滥的损招么?&1t;/p>

    自沈立业利用媒体了那篇新闻后,沈安溪的咨询所也没什么生意了。甚至有些娱乐报纸还登出沈安溪的咨询所的位置,偶尔会有些好事之徒会来挑事。&1t;/p>

    但是沈安溪还是像往常一样到咨询所工作,她甚至都没跟沈枞渊提起这个。因为她知道沈枞渊最近忙于公司的事,她不想沈枞渊担心。&1t;/p>

    &1t;/p>

    这天清晨,沈安溪如常一样到了咨询所。刚到咨询所门口,旁边忽然冲出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嘴里喊道:“你个和小叔乱,伦的荡妇,居然还敢开咨询所,简直败坏社会风气!”&1t;/p>

    说着,他朝着沈安溪扑过来,手中执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闪耀着明晃晃的晨曦,晃痛了沈安溪的眼。&1t;/p>

    沈安溪连忙往左边就地一滚,闪过这疯狂的男子。她闪避过后,下一刻便对那男子说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沈安溪。”&1t;/p>

    那手执匕的男子微微一怔:“你不是沈安溪?那你是?”&1t;/p>

    “我只是过来打扫咨询所的钟点工而已。”沈安溪今天穿得很朴素,所以她希望用这个借口能蒙混过去。&1t;/p>

    果然那男子脸上的凶狠散去了不少:“原来你不是她......”&1t;/p>

    “安溪,这么早就来上班啦?”旁边人行道上走过一个家庭主妇模样的阿姨。&1t;/p>

    那男子闻言,脸上呈露出的凶狠之色比刚才的更盛:“你个贱人,居然敢耍我!”说着,他握着匕就向沈安溪的左肩刺了过去。&1t;/p>

    沈安溪闪避不及,被匕深深刺进左肩。很快就有鲜红的血自伤口处流淌下来。剧痛自伤口处传来,沈安溪咬住唇瓣痛呼出声。&1t;/p>

    刚才那跟沈安溪打招呼的家庭主妇听到声响,又走了回来。刚走回到咨询所面前,正看到那男子握住沈安溪左肩处的匕猛地拨了出来。然后就是鲜血喷溅。&1t;/p>

    那家庭主妇吓得拔足飞奔,拼命跑了好长一段路,才颤抖着手自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救护车的电话。&1t;/p>

    因咨询所环境幽静,清晨这个时段周围都去上班了,也就没什么人会从这里经过。所以那男子逃离现场后,受伤的沈安溪一直没被人现。等到那家庭主妇叫的救护车来到的时候,失血过多的沈安溪已经晕了过去。&1t;/p>

    沈安溪睁开眼睛的时候,觉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耳边这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安溪,你好了些么?”&1t;/p>

    眼前的脸孔渐渐清晰,是有着关切神色的欧阳晗。沈安溪现坐在欧阳晗旁边的人是沈枞渊。他同样是一副关切的表情。&1t;/p>

    沈安溪对着欧阳晗微微一笑:“让爷爷您担心了。安溪没什么事了。”&1t;/p>

    这时旁边的沈枞渊凑近她:“我们已经报警了,咨询所门口的摄像头拍下了那人的录像。”&1t;/p>

    沈安溪轻轻点头:“那就好。”&1t;/p>

    欧阳晗这时恨恨地说道:“肯定是上次沈立业让娱乐报纸的那新闻,引导的舆论。安溪你这养父实在是过分。”欧阳晗看过那咨询所门口摄像头拍下的录像,知道那男子是因为什么而去找安溪的茬。&1t;/p>

    “安溪这段时间还是暂时不要去咨询所工作了吧,好好在家休养一阵子,也免得我担心。”沈枞渊的语声中带了些疲惫。&1t;/p>

    沈安溪为了让他安下心来,就嗯了一声答应了他。&1t;/p>

    医生说沈安溪本来身子就虚弱,现在又受伤大出血,需要在医院静养休息一段日子。所以这段日子,沈枞渊即使再忙,也会抽时间出来,到医院看望沈安溪。&1t;/p>

    这天早上,沈枞渊刚踏进办公室,便看到桌上放着今天的日报。他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坐到桌边,随手拿起那日报看了起来。&1t;/p>

    娱乐版那里的一则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有着乱,伦婚姻的沈安溪沈太太居然经营着咨询所?!&1t;/p>

    沈枞渊强压住内心翻涌着的怒气,粗略地浏览了一下新闻。新闻上主要说了沈安溪前几日被人刺伤一事,又说了咨询所的具体地址。最后还委婉地说了,沈安溪这种没有道德的人做心理医生,真的不会误导病人吗?&1t;/p>

    沈枞渊看完了新闻,生气地将报纸揉成一团,将它用力地扔进了垃圾桶。他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思索了一阵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阿树,帮我约y城日报的主编今天下午跟我吃饭。”&1t;/p>

    手机那端的阿树用极是恭敬的嗓音,应了声是。&1t;/p>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又打了个电话给私家侦探:“许侦探,帮我密切留意最近报纸上关于沈安溪和我的新闻。一有新的动态立刻通知我。”&1t;/p>

    到了下午,沈枞渊接到了许侦探的来电。沈枞渊接起电话,淡淡地对着手机话筒说了声:“你好,许侦探。”&1t;/p>

    手机那端的许侦探用一贯冷静的口吻说道:“沈先生,娱乐报纸上登了则关于沈太太身世的新闻。我把电子版传给你。”&1t;/p>

    沈枞渊淡淡地应了声:“好的。”&1t;/p>

    沈枞渊将许侦探传过来的那报纸的电子版放大,浏览着许侦探刚才说的那则新闻。&1t;/p>

    新闻中说欧阳晗出了公函,说出沈安溪是自己孙女的事实。又将当年沈安溪受到遗弃的曲折经过说了出来。末了,欧阳晗还表明态度,说他见证了沈枞渊和沈安溪之间的恩爱,他不觉得两人的结合是乱,伦。沈安溪当初惨遭遗弃已经非常可怜,如今找到心上人与之结合,却还要受到指责,实在是不应该。&1t;/p>

    沈枞渊看完了整则新闻,才略略放下心来。欧阳晗在本市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他公开出脸维护沈安溪,恐怕没有再敢说沈安溪和他的结合是乱,伦了吧?&1t;/p>

    毕竟沈安溪是欧阳晗的孙女,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欧阳晗过不去,谁都不会那么蠢,去招惹欧阳晗。&1t;/p>

    沈枞渊这天下午还是和约好的日报主编谈了谈。沈枞渊在本市中的地位今非昔比,日报主编很快就答应了他,以后不再那些对沈安溪影响不好的新闻。&1t;/p>

    自欧阳晗的公函出后,市里的舆论风向也改变了不少。很少再有人提起沈安溪和沈枞渊乱,伦这件事。&1t;/p>

    沈安溪咨询所的生意也逐渐好了起来。当初刺伤她的那个男子,也被逮捕了。欧阳晗请了市里最优秀的律师来打官司,将那男子判了重刑。&1t;/p>

    日子又恢复了常态,沈枞渊和沈安溪的一对宝宝也在一天天地长大。沈枞渊运营公司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公司的产品直,销到国外去,品牌在国外都极有声誉。&1t;/p>

    110/110877/48083525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