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求救信息
    “啊,好的。”沈安溪闻言,将手机放到餐桌上。&1t;/p>

    张莹莹又转头对着往洗手间方向走去的沈安溪说道:“里面地板滑,你要小心哦。”语气很是关切。&1t;/p>

    “好的,我知道了。”沈安溪回答道。&1t;/p>

    张莹莹看到沈安溪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处,眼睛往四周瞟了瞟,看到没人注意她,就拿起了沈安溪的手机。她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翻飞着,找到了手机联系人列表里沈枞渊的名字,然后删除掉。接着,又新建了一个手机联系人,取名为沈枞渊,在这个名字下面的手机号那栏,输入了一个跟之前号码截然不同的号码。&1t;/p>

    做完这一切后,张莹莹将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1t;/p>

    等沈安溪回到座位上时,看到张莹莹一边喝茶一边在浏览着手机屏幕,脸上是笑眯眯的表情。&1t;/p>

    “什么那么好笑?”沈安溪好奇地问道。&1t;/p>

    张莹莹将手机屏幕递过去给她看:“朋友圈有个人去露营,晚上跟朋友们玩捉迷藏,好搞笑啊。”&1t;/p>

    沈安溪凑过去,看了一阵,也忍不住笑了起来。&1t;/p>

    服务生将菜6续端上来。张莹莹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机:“开动啦。都是人间美味啊。”说着,她就拿起面前的一串羊肉吃了起来。&1t;/p>

    沈安溪将筷子伸向面前的烤生蚝,生蚝入口鲜美,她不由竖起拇指:“果然没介绍错啊,莹莹。”因为她身子弱,平常沈枞渊不让她吃太多的烧烤,说这是垃圾食品。现在沈枞渊不在身边,沈安溪可以任性大喝大吃了。&1t;/p>

    “那当然。”张莹莹正在大快朵颐,她边吃边说道:“也不看是谁介绍的。”&1t;/p>

    两人埋头于美食之中,谁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张莹莹率先打破了沉默:“安溪,要不我们也去露营吧。”&1t;/p>

    沈安溪迟疑了一下,随即问道:“去哪里露营?”脸上流露出的是感兴趣的样子。&1t;/p>

    张莹莹暗暗观察了一下沈安溪的表情,将口中的牛肉咽下,随即微微一笑说道:“去海边,或者山上?你想去哪里露营?”&1t;/p>

    沈安溪很快地回答道:“去海边吧。”说完,她心里在嘀咕着,不知道沈枞渊会不会让她去露营。自从她上次受伤住院之后,沈枞渊就管她管得有点严。&1t;/p>

    张莹莹左手拿着一串烤鱿鱼,右手这时拿起桌边的手机:“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现在就组织人,我们今晚就去海边露营吧?晚上在海边看星空,早上看日出,多惬意啊。”&1t;/p>

    沈安溪被她说得很是心动,当下就点了点头。&1t;/p>

    过了没多久,张莹莹自手机屏幕处抬起猫一样的眼眸,眼眸里尽是喜悦之色:“我组织到二十个人。我们今晚就去附近城市的海边露营吧!”她说完,用商量的口吻问沈安溪:“那我订票了哦?把你身份证号给我,我帮你一起订了吧。”&1t;/p>

    沈安溪这时说出心中的顾虑:“我怕枞渊不让我去。你知道的,他最近管我管得有点严。”她说话时,脸上的表情有点像是怕被老师惩罚的小学生。&1t;/p>

    张莹莹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个夫管严。不如我们一起去到海边了,你再短信给他。这样的话,就算他不想让你去,也没办法了。”&1t;/p>

    沈安溪想了想,当下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我们今晚就去海边露营!”沈枞渊最近都是早出晚归,清晨出门到凌晨才回家,她去到海边再信息告诉他,他不会提早现的。&1t;/p>

    沈安溪让张莹莹帮她订票的同时,打了电话给候家派来的保姆,让她好好照顾两个宝宝。&1t;/p>

    张莹莹在网上订完车票,趁沈安溪不注意时,了一条手机短信——计划开始。她答应去露营了。&1t;/p>

    张莹莹和沈安溪吃完烧烤后,就去了车站坐车。&1t;/p>

    轻轨在高前进中,车窗外的景物呼啸而过。张莹莹看着旁边的沈安溪拿出手机又放下,放下后又拿起,如此循环反复了几次,她笑着开口对沈安溪说道:“去到海边再也可以的。现在沈先生也许正在忙着公司的事情。”&1t;/p>

    “对哦。”沈安溪觉得张莹莹说得也对,就放下了手机。&1t;/p>

    张莹莹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刚才她还有点害怕,沈安溪会现沈枞渊名字下的手机号变了。&1t;/p>

    两人有说有笑地聊了一阵天,没多久轻轨就到了目的地。因是在邻近城市,所以路程并不远。&1t;/p>

    两人在车站里跟其他人汇合后,就结伴一起去了吃晚饭。吃完饭后,一行人去了购买露营需要用的东西,就径直去了海边。&1t;/p>

    海浪轻轻拍打沙滩,夕阳的余晖在海面上舞蹈着。沈安溪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心情畅快。很久都没有这种畅快的心情,最近这段时间总是忙于生活里的琐事和工作的难题,都没有机会好好放松。&1t;/p>

    沈安溪站在沙滩上,看了一阵四周的景致,就拿出手机,找到手机联系人列表上沈枞渊的名字,往那个号码了一条信息——&1t;/p>

    老公,我现在在海边。今晚我和朋友在海边露营,就不回家啦。&1t;/p>

    那边没多久就回了信息——好的,老婆玩得开心,注意安全。我还有事情要忙,晚些再联系。&1t;/p>

    沈安溪本来还想打个电话给他的,看到短信上这么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1t;/p>

    这时旁边的张莹莹打趣地道:“哎呦,夫管严终于了短信跟老公报告行踪啦。”&1t;/p>

    沈安溪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装作要打张莹莹的样子,张莹莹很快就跑开了。沈安溪又笑着去追着她,两人很快就打闹到一起。&1t;/p>

    是夜,自地平线处升起的圆月洒着如练银辉,海面波光粼粼,煞是好看。&1t;/p>

    沈安溪跟张莹莹还有其他的人围在火堆旁,愉快地聊着天。聊着聊着,沈安溪想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一摸口袋,却现手机不见了。&1t;/p>

    沈安溪回忆了一下,她清楚记得自己给沈枞渊了短信后,就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不会是遗留在哪里了吧?想到这里,她对旁边的张莹莹说道:“有看到我的手机吗?我手机找不到了。”&1t;/p>

    张莹莹正跟朋友说着上次她去泰国遇到趣事,聊得正兴起,听到沈安溪的问话,她转过头来回答道:“没呢。”说完,她又转过头去,继续和朋友们聊天了。&1t;/p>

    沈安溪只好起身回帐篷里翻找自己的行李。找了几遍,都找不到手机。沈安溪心里想,她的手机又不是苹果手机,又用了两年多了,偷了拿去也卖不了多少钱,应该不是被人偷去了。最大可能是她在外面玩耍时,将手机弄丢了。&1t;/p>

    沈安溪正在帐篷里蹲到地上着呆,这时张莹莹走了进来:“找到手机了么,安溪?”她边说着,边到旁边的背包里拿出一支矿泉水,打开瓶盖,喝了几口。&1t;/p>

    因为沈安溪跟别的人都不认识,所以理所当然地,她跟张莹莹住同一个帐篷。&1t;/p>

    “安溪,你要矿泉水么?”张莹莹问道。&1t;/p>

    沈安溪也正好觉得口干舌燥了:“给我一瓶吧。”&1t;/p>

    张莹莹又自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了沈安溪:“手机也许是掉到外面去了。现在天黑了,也很难找,不如明天再找吧。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露营,光顾着找手机,把玩的时间都浪费掉了。”&1t;/p>

    沈安溪一想也对,况且那手机也不值什么钱。于是她喝了几口水后,就跟着张莹莹出了帐篷,跟其他人一起吃喝聊天去了。&1t;/p>

    身下的沙子很软,头顶上是繁星闪烁的夜幕。凉风习习,耳边是朋友们的欢声笑语,躺在沙滩处的沈安溪觉得心情无比愉悦。她不知道的是,一场阴谋,正在她身边展开。&1t;/p>

    张莹莹在离沈安溪不远处,手指在手机屏幕处翻飞着打出一条信息——你拿到她的手机了吗?&1t;/p>

    那边很快就回了一条短信过来——拿到了。&1t;/p>

    张莹莹的嘴角此时漫出微不可见的笑意。&1t;/p>

    沈枞渊凌晨一点才回到家。进了家门,觉家里没开灯,四周是黑漆漆的。平时沈安溪在家的时候,总是会亮着一盏灯给他。难道她今天忘记了么?&1t;/p>

    沈枞渊在门口换了鞋子,同时打开了大厅处的灯。之后,他就进了卧室。卧室里没有人,床单是整齐的,还维持着早上叠好时的形状。&1t;/p>

    沈枞渊又去婴儿房看了看,现两个宝宝在熟睡中。他疑惑地拿起手机拨了沈安溪的号码,然而拨通了之后却被按断了。&1t;/p>

    沈枞渊只能了条短信过去——安溪,你去了哪里?&1t;/p>

    大约过了两分钟,沈枞渊收到了沈安溪的手机号码过来的一条短信——救我。&1t;/p>

    沈枞渊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又打了电话过去。然而,手机听筒传出冷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1t;/p>

    沈枞渊进了保姆房间,将床上的保姆叫了起来。&1t;/p>

    “你和沈太太通话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时间?”沈枞渊坐在床边不远处的一张椅子处,语气中隐隐带着焦急。&1t;/p>

    110/110877/48083526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