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什么年头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人人都目不转睛地带着疑问地,看着言的沈安溪。&1t;/p>

    沈安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最近沈总的大哥沈建国,到公司里捣乱。没有人通知我。而且你们个个都听他的差遣。这是沈枞渊先生的公司,不是沈建国的。”她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威严摄人:“再让我知道你们这样巴结沈建国,再犯的人就一律开除。沈总过段时间就会回来,你们还是按照原来一样,各司其职,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就可以了。”&1t;/p>

    会议室里还是没人说话。&1t;/p>

    “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沈安溪将手放在桌上,十指交叠。&1t;/p>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过了一会,沈安溪正要说继续没什么问题就散会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子的嗓音响起:“请问沈总什么时候才会回来?”&1t;/p>

    沈安溪用十分平静的嗓音回答道:“沈总有急事需要处理,一段时间后自然就会回来了。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1t;/p>

    会议室里的人纷纷摇头。&1t;/p>

    “那没什么问题,就散会吧。另外最近公司有什么问题的话,都汇报给我。张秘书,你留下来一阵。”沈安溪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对旁边的张秘书淡淡一笑。&1t;/p>

    阳光明媚的下午,一间客人稀少的咖啡馆里。&1t;/p>

    沈建国眯起眼,看着窗外赶紧整洁的街道,嘴角漫起一抹阴冷的笑意:“你如果跟我合作,好处肯定是少不了你的。”说着,他转过头来,看着对面的男子。&1t;/p>

    眼前的男子是沈枞渊的男秘书梁绍。沈枞渊有两个秘书,一男一女。女秘书是张秘书,通常杂事琐事都是交给她去处理的。而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譬如工作安排、与重要的人会面、甚至公司的某些重大决策等等,都是交给男秘书梁绍处理的。&1t;/p>

    梁绍是名校毕业生,学的又是近些年热门的金融专业,于是在公司的经济决策上,其实是帮了沈枞渊不少忙的。&1t;/p>

    “沈先生,”这时沈建国对面的梁绍淡淡开口:“能否先说一下好处?”说完,梁绍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他的表情不像是在谈事情,倒像是在闲逸地度假。&1t;/p>

    沈建国心里暗骂一句,看不出沈枞渊的男秘书竟然是只老狐狸,是他现得太迟了。当下他露齿一笑:“梁先生看起来是个极有雄心的人,事成之后,我让你当公司的总经理如何?梁先生对公司的流程熟悉,又才智过人,我相信肯定能胜任总经理这个位置的。”&1t;/p>

    梁绍在公司工作几年,一直都是男秘书。虽是劳心劳力,却总是得不到沈枞渊的赏识。他一个名校毕业生,当然是不甘心一直委屈地做一个男秘书的。而沈建国现在提出的总经理职位,是他梁绍梦寐以求的东西。&1t;/p>

    当下梁绍笑了笑:“沈先生真是爽快人,请问我要怎么帮助沈先生呢?”&1t;/p>

    沈建国脸上露出狼一般的狡猾笑容:“梁先生想必在财务金融方面,也是颇为精通的吧?”&1t;/p>

    梁绍微微一笑:“精通不敢说,处理日常问题,还是可以的。”&1t;/p>

    “沈枞渊现在下落不明,我想告他卷款潜逃,梁先生可以帮我搜集财务上的证据。”沈建国切了块面前的蛋糕,用叉子叉了送进嘴里。&1t;/p>

    梁绍也不是愚蠢的人,听到沈建国这样说,心里也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他垂下眼帘,嘴边勾起一抹笑意:“当然是可以的,不过我需要公司详尽的财务资料。而我现在的职位,并没有这种权限。”&1t;/p>

    “这个梁先生不用担心,我自然会把详尽的财务资料送到你的手上。”沈建国说着,心里得意地暗道,沈枞渊,你的末日就要到来了。当初你将我逼得要逃往海外,没想到过我沈建国,会有将一切夺回的一天吧?想到这里,沈建国恨恨地咬紧了牙关。&1t;/p>

    这天清晨,沈安溪早早便到了办公室,审阅着公司各部门呈上来的工作汇报。自从那天沈安溪召开了会议后,她就每天清晨都会来公司审阅工作汇报。她不希望沈枞渊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公司出什么岔子。&1t;/p>

    而另一边,候御哲还是没有查探到沈枞渊的消息。&1t;/p>

    沈安溪已经找了所有她能找的社会关系去寻找沈枞渊的下落。可到如今还是没有消息。每过一天,沈安溪内心的担忧便多一分。然而纵使她是多么的心急如焚,她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松懈对公司的管理。&1t;/p>

    沈安溪看到宣传部的工作汇报上有些疑问,正打算打电话让张秘书叫宣传部的部长过来,门外这时却响起了敲门声,随即耳边响起了张秘书熟悉的嗓音:“沈太太,沈建国先生说要见你。”&1t;/p>

    沈安溪撇了撇嘴,正想说不见他,眼角余光却瞥到沈建国已气高趾昂地,迈步进了办公室。&1t;/p>

    沈安溪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眼眸中冰冷讥诮之色浓重:“沈大哥,你又过来这里有何贵干?我请的那几个保镖24小时都是在这里的。”说到保镖两个字的时候,沈安溪加重了语气,并对着沈建国露出讽刺的笑意。&1t;/p>

    沈建国像是没听到她的讥讽,大大咧咧地走到沈安溪对面坐下:“我来是想告诉你,这家公司,很快就是我的了。沈枞渊卷款潜逃,他罪名成立之后,你会盼望从来不曾与他结婚。”&1t;/p>

    沈安溪冷冷地盯着他沉默了半分钟,随即才开口说道:“说完了么?说完麻烦你出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就不陪你胡扯了。”&1t;/p>

    沈建国却也不恼怒,施施然自椅子上站了起来,便走出了办公室。&1t;/p>

    沈建国离开后,沈安溪立刻拨通了候御哲的电话。&1t;/p>

    “哥,我有事情想请你帮忙。”沈安溪握着手机犹如握住了救命稻草。&1t;/p>

    “安溪,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听到手机听筒里传出候御哲温和的嗓音,沈安溪的心间像是有清风轻轻吹过,慌乱的心神微微得到了些慰籍。&1t;/p>

    沈安溪将刚才沈建国对她说的话,告诉了候御哲。末了,她又说道:“我不觉得他是在恐吓我,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之前公司里的财务总监说过,沈建国原本是想让他去捏造证据的。”&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沉默了几秒钟,随即说道:“我让私家侦探调查一下沈建国最近的动向,看看他在搞什么鬼,然后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办法。”&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说道:“那哥我先忙去了,有什么新消息麻烦马上通知我。”&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安慰了几句沈安溪,就挂了电话。&1t;/p>

    沈安溪强迫自己定下心神来,看眼前的工作汇报。可是不管用,她的脑里一团乱糟糟的,总是不断地回放着刚才沈建国那令人厌恶的神情倨傲的表情。&1t;/p>

    眼前工作汇报上的字一行行的,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看得沈安溪无比的心烦气躁。她只好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怔怔地出神。&1t;/p>

    沈建国说他要告枞渊,可是,原来的财务总监钟志坚已经离职了。按理说,沈建国要告枞渊犯经济罪的话,需要财务上的一些证据。这个如果没有公司内部人的帮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那么假设沈建国得到了公司内部人的帮忙,这个人会是谁呢?&1t;/p>

    窗外是一片宽阔的江面,清晨的阳光照射到水面上,波光粼粼。高大雄伟的金属桥梁横跨了江水,在晨曦中静静伫立。桥上此刻是络绎不绝的车辆。&1t;/p>

    窗外的景色其实算是不错,然而却无法使沈安溪的心绪宁静下来。&1t;/p>

    枞渊啊枞渊,你在哪里呢?你可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你可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1t;/p>

    虽是没法集中精神去看文件,沈安溪还是在办公室呆到了晚上才回家。刚回到家里不久,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沈安溪一看是候御哲的来电,便迅地按下了接听键。&1t;/p>

    “安溪,私家侦探刚才给我汇报了一下沈建国最近的动向。他跟枞渊的男秘书梁绍最近联系得很密切。”手机那端的候御哲知道沈安溪着急,所以也没过多的寒暄,直接接通电话后,就给沈安溪说了以上的话。&1t;/p>

    梁绍?沈安溪记得这个男秘书,听沈枞渊说起过他。大意是这个人虽是聪明有余,人品不足。所以沈枞渊一直不重用他。&1t;/p>

    如果帮沈建国捏造证据的人是梁绍,那么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梁绍知道很多公司的机密,他本人又是金融专业出身,简直是帮助沈建国的最佳人选。&1t;/p>

    手机那端的候御哲接着又说了一些关于沈建国最近的事情,沈安溪都细细听在耳内。等候御哲说完候,沈安溪问道:“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1t;/p>

    “我过去你家一趟吧,当面聊会好一些。”手机那端的候御哲回答她。&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好的,那哥你开车注意安全。”&1t;/p>

    头顶水晶灯的灯光经过灯罩旁水钻的折射,出细碎柔和的光晕。鹅黄的灯光映在沈安溪略显担忧焦虑的脸庞上,有一种柔弱的美感。&1t;/p>

    110/110877/48083527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