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你在么
    王嘉乐心里一慌,问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1t;/p>

    坐在病床上的安立夫这时摇了摇头:“我真的不记得了。我们以前认识么?”&1t;/p>

    王嘉乐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刚才有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了么?”&1t;/p>

    安立夫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是刚醒来不久。”&1t;/p>

    “那我让医生过来给你做个检查。”王嘉乐对他说完,便走出了病房去联系医生了。&1t;/p>

    不一会,王嘉乐便随同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医生走进了病房。&1t;/p>

    医生用一个小小的手电筒照了照安立夫的瞳孔,随即便问道:“有觉得头痛或者不舒服的地方吗?”&1t;/p>

    “没有。”安立夫回答医生道。&1t;/p>

    “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医生这时将手插进白大褂的衣兜里问道。&1t;/p>

    “我叫......我叫......”安立夫眼眸里忽然掠过一丝恐慌:“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1t;/p>

    医生安慰他说:“没事的,不用担心。这也许只是暂时性的失忆而已。我们现在帮你做个脑部扫描,跟我来。”说着,医生便走出了病房。&1t;/p>

    王嘉乐心里他现在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不如陪安立夫去做脑部扫描,知道结果后也好安心。况且安立夫现在脑子不大清楚,他还是陪着他比较稳妥。于是王嘉乐便对安立夫说道:“我陪你一同去做检查吧。”&1t;/p>

    “谢谢。抱歉我不记得你是谁了。”失忆了的安立夫忽然变得彬彬有礼起来。&1t;/p>

    脑部检查的结果出来了,王嘉乐听到医生说安立夫的脑部状况是健康的,心里松了一口气。&1t;/p>

    旁边的医生又接着说道:“他现在的失忆应该只是暂时性的。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了。不过,还是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1t;/p>

    王嘉乐点点头,之后就陪同安立夫回到了病房内。&1t;/p>

    等安立夫在病床处躺下,王嘉乐也准备回去了,于是他就对安立夫说道:“既然你没什么大碍,我就先回去了。你要是嫌医院的饭菜难吃,我让我家厨子做饭拿过来给你吃。你现在刚醒,吃了几天流食,觉得饿么?”&1t;/p>

    安立夫听他这么一说,觉得确实有些饿了:“我觉得挺饿的。”&1t;/p>

    “那我出去给你打包一份饭回来。”王嘉乐将钥匙放进裤兜里,正准备转身出门。&1t;/p>

    耳边又响起安立夫的嗓音:“我们以前是恋人么?我觉得自己对你好像有一种很爱慕的感觉。”&1t;/p>

    几天后。&1t;/p>

    正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沈枞渊觉自己裤兜里的手机正在震动着,他拿出来一看,原来是王嘉乐的来电。他按下接听键:“嘉乐,有事么?我现在在公司呢。”&1t;/p>

    最近沈枞渊忙着公司的事情,天天都是早出晚归的。上次沈建国的阴谋已经告一段落,他因为买,凶,杀,人未遂,已经被送进了监牢。而沈枞渊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回公司了,所以很多的文件和很多事情等着他去看去处理。&1t;/p>

    “那我就说两句。”手机那端的王嘉乐说道。&1t;/p>

    “行,你说吧。”沈枞渊握着手机对着话筒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走回了办公室。&1t;/p>

    “立夫醒过来了。不过他现在有些失忆的症状。”手机那端的王嘉乐继续说道。&1t;/p>

    “医生怎么说?严重吗?”沈枞渊坐到椅子上,听了王嘉乐的话后,他皱了皱眉问道。&1t;/p>

    “他的脑部扫描显示大脑是没有问题的,医生说这只是脑震荡的后遗症而已。只是暂时性的失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手机那端的王嘉乐继续说道。&1t;/p>

    “嗯,那就好。”沈枞渊翻着桌上的文件,顺手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1t;/p>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和安立夫在一起了。”手机那端的王嘉乐的语声突然变得有点羞涩起来。&1t;/p>

    “什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沈枞渊有点不明所以,于是就对着了一句。&1t;/p>

    “意思就是,我们现在是恋人关系了。”王嘉乐的嗓音再次从手机听筒处传来。&1t;/p>

    沈枞渊噗的一声将口中的咖啡喷出来。咖啡溅到了眼前的文件上,留下一滩污渍。沈枞渊连忙拿纸巾擦了擦面前的文件,现擦不掉,就将手中的纸巾往旁边的垃圾桶一扔,然后拨通了张秘书的电话:“张秘书,你进来清洁一下我的桌子。”&1t;/p>

    说完,沈枞渊从椅子处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你们在一起了?你们......是同性恋?”沈枞渊显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据他所知,王嘉乐和安立夫之前不是都追过沈安溪么?这两人,不是情敌么?而且据他们后来说的,当初在美国时,看到他遇难,都在纠结要不要救他这个情敌的。&1t;/p>

    这......今天又不是愚人节,开这种玩笑很有意思么?&1t;/p>

    沈枞渊听到手机听筒里传出王嘉乐的声音:“嗯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是比较难接受的消息,不过我并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1t;/p>

    沈枞渊这时哈哈大笑起来:“恭喜啊,我一直觉得你俩挺合拍的,也曾恶趣味地联想过你俩在一起的情景。没想到啊没想到......”&1t;/p>

    旁边正在清洁桌子的张秘书听到沈枞渊的笑声和话语,浑身一个激灵,心想沈总今天太诡异了。&1t;/p>

    平日沈枞渊在公司里都是不拘言笑的,今天张秘书居然看到他这个样子,内心的惊讶简直难以言喻。&1t;/p>

    “所以立夫什么时候出院?他出院了的话,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啊。我和安溪,你和立夫。我们两对情侣一起吃饭,多好啊。”沈枞渊压抑着心里的笑意说道。&1t;/p>

    “好的,到时候立夫出院的那天,我们一起吃饭吧。”手机那端王嘉乐的声音停了停,又说道:“我知道你在笑,再笑小心我过去你办公室揍你!”&1t;/p>

    沈枞渊压低声音回答他:“好好好,我保证不笑。”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却捂着肚子在落地玻璃窗前哈哈大笑起来——&1t;/p>

    这是今年他听过的最好笑的事情了!&1t;/p>

    通常关系好的两个男人都会在各自结婚后渐行渐远,因为婚姻的缘故,男人多了一个人去照顾关怀,难免会忽略旧时好友。但他们两个多好,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1t;/p>

    刚清洁完沈枞渊桌子的张秘书走出办公室,刚关上门,却听到办公室里的沈枞渊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声。她不禁有点毛骨悚然,今天沈总真的很不正常啊。张秘书耸了耸肩,便向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1t;/p>

    这天沈枞渊得知安立夫出院了,便早早订了吃饭的地方。&1t;/p>

    到了晚上,安立夫和王嘉乐如约而至。沈枞渊坐在座位上,看着十指紧扣的两人俱是风度翩翩的向自己走过来,便打趣说道:“好一对金童啊,能与你俩一起吃饭真是我们的荣幸。”&1t;/p>

    沈安溪也含笑看着手拉手的两人。&1t;/p>

    餐厅里的虽都是高素质的人士,但是两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手,难免让人侧目注视。安立夫和王嘉乐两人却像是没看到其他人那诧异的目光,都是若无其事地走到了桌边便坐下。&1t;/p>

    沈安溪等到两人在自己对面坐下,就说道:“你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啊,能否告诉我们,你们成为情侣的过程?”说到过程两字时,沈安溪拖长了尾音,加重了语气。&1t;/p>

    安立夫却没有理会沈安溪的问题,却看着沈枞渊说道:“这个人是我们以前的朋友么?他一直都是这副欠揍的样子吗?”&1t;/p>

    王嘉乐轻笑出声:“是的,他一直都这么欠揍。你知道么,我们以前还救过他的性命,奈何这白眼狼早就不记得了,处处跟我们作对。”说完,王嘉乐拿起手边的柠檬水喝了一口:“还不点菜吗,我都要饿死了。”&1t;/p>

    “是啊是啊,我住院住了那么久,终于出院了,要好好大吃一顿。”旁边的安立夫随声附和道,同时拿起了一旁的菜单。&1t;/p>

    沈安溪抗议了:“不对啊,你们真的不说说你们在一起的经过吗?”&1t;/p>

    安立夫这时从菜单处抬起头来,略略打量了一下沈安溪,似是在回忆着什么,过了一会才问道:“这位小姐,抱歉我不记得你叫什么了,我们以前应该认识的吧?”&1t;/p>

    沈安溪觉得现在的安立夫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显得整个人都是清新脱俗的。加之安立夫本来就长得眉清目秀,所以现在看起来感觉他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一样。沈安溪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了,可能是他身上多了一股子迷茫的气质?&1t;/p>

    沈安溪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向着安立夫介绍了一下自己和沈枞渊,又将他们之前认识彼此的过程简单叙述了一遍。&1t;/p>

    安立夫微微点头,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沈安溪:“我以前是不是追求过你?你像是那种我会喜欢的类型。”&1t;/p>

    沈枞渊听了他的话后,长眉微微地挑了挑,却看着菜单说道:“所以,我们先来个海鲜大杂烩?”&1t;/p>

    王嘉乐想起上次大家聚餐点了龙虾他却不能吃只能看着别人吃时的那种痛苦,当即阻止道:“你个白眼狼,明知我海鲜过敏,还点海鲜?”&1t;/p>

    这时沈安溪回答安立夫道:“我觉得你们俩以前并不是因为都是追求我,所以才打起来的。而是你们看对眼了吧?”&1t;/p>

    110/110877/48083528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