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就是他
    她伸出手去,抚了抚候御哲侧脸:“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1t;/p>

    “嗯一帮老朋友好不容易聚齐,所以就嗨得晚了一些。”候御哲边回答着安子怡的话,边在手机屏幕上手指翻飞着。&1t;/p>

    安子怡看候御哲回答她问题时心不在焉,在玩手机时却是全神贯注,心里微微觉得有些别扭,但表面上还是没有流露出不悦的情绪:“我拿衣服出来给你,你先去洗澡吧,洗完澡早点睡觉了。老熬夜,对身体不好。”&1t;/p>

    候御哲嗯了一声,视线却还是在手机屏幕上没有移开。&1t;/p>

    安子怡起身进了屋,不一会就拿了候御哲的睡衣出来。然后她走到候御哲身边,碰了碰他的手臂,将手中的睡衣递给他:“好了,去洗澡吧,亲爱的。”&1t;/p>

    候御哲放下手中的手机,接过安子怡递过来的睡衣。灯光照耀下的安子怡头披散,散着一种慵懒的迷人。候御哲不禁倾身上前,搂住她的纤腰,在她脸颊处亲了一口。&1t;/p>

    “我老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候御哲放开安子怡,边说着边往淋浴室走去。&1t;/p>

    “我老公真是越来越肉麻了。”安子怡对着他的背影笑着说道。&1t;/p>

    等到候御哲进了淋浴室,安子怡正欲转身进卧室,却听到候御哲那放在沙上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安子怡走过去,拿起沙上的手机,想要将密码输进去,解锁手机屏幕。&1t;/p>

    输了一次密码,却提示不正确。安子怡不罢休,又输了一次密码。手机上还是提示输入的密码不正确。这时手机又是一阵震动,又有新的短信了过来。安子怡看了看手机顶部那段信息,是用英文写的,她看不懂英文。&1t;/p>

    但是安子怡心里却有些不安,候御哲怎么无缘无故忽然改了手机密码?以前的手机密码就是安子怡她的生日日期。候御哲也跟她说过,他们夫妻之间没有秘密,所以他的手机,安子怡是可以随意翻看的。但是,现在他为何忽然就改了手机密码呢?&1t;/p>

    再想想候御哲最近,晚晚都是大半夜才回家。之前说是忙于沈安溪和沈枞渊的事情,那还情有可原,可是最近沈安溪那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他又说是公司事务多。依然是早出晚归。&1t;/p>

    难道真像别人所说的,女人生完孩子后,魅力就大减了?&1t;/p>

    安子怡走到不远处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的霓虹灯闪烁,不禁怔怔地出起神来。&1t;/p>

    想起她和候御哲之前在一起的经过。她不过是一个小明星,候御哲嘴上虽然说是不计较,可是,心里总是有些看不起她的吧?再说她当初接近他,并不是真正的喜欢他,只是为了合约罢了......爱上他只是一个意外......&1t;/p>

    候御哲要是移情别恋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想到这里,安子怡的心就不免痛起来。&1t;/p>

    正胡思乱想着,耳边响起候御哲熟悉的低沉嗓音:“子怡,你还进屋里睡觉,在窗边做什么?”&1t;/p>

    安子怡从纷纭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她转头对候御哲笑了笑:“等你啊。”说着,就向候御哲走了过去。&1t;/p>

    候御哲只是在腰上裹了一条浴巾,身上散着沐浴露清新的水汽和香味。他腰上的人鱼线尤为明显,身材是完美的倒三角形。&1t;/p>

    安子怡走到他跟前,双手环住他的腰,抱住了他。她心里想,自从生了宝宝后,他们多久没有这样抱过了?很久了吧?她也记不清了。&1t;/p>

    头顶传来候御哲温柔的嗓音:“好啦,晚上比较凉,快进房吧。这么晚了,我们也该去睡觉了。”&1t;/p>

    安子怡放开候御哲,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卧室。&1t;/p>

    此刻安子怡更是确定了内心的想法。以前候御哲在床笫之事上总是很热情,可是自从她生完孩子后,候御哲对她冷淡了很多。而现在,候御哲躺下在她身边后,却说道:“老婆早点睡吧,我累啦。晚安。”说完,他就顺手关了灯。&1t;/p>

    安子怡翻了个身背对着候御哲,心里暗想,如果他真的有出轨对象,那么她应该怎么去将这出轨对象找出来呢?&1t;/p>

    身边的候御哲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之中,呼吸沉稳了起来。安子怡翻过身去,从背后环抱住候御哲,睡梦中的候御哲出了模糊不清的呢喃声。&1t;/p>

    安子怡不禁心里一酸,人都说爱情不过是昙花一现并不长久,果然是这样的么?她不由得想起与候御哲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心中又是难过无比。所以她和他的感情真的是走到尽头了么?&1t;/p>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安子怡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1t;/p>

    是夜,城市的霓虹灯逐渐亮起。连绵不绝的璀璨灯光,似乎是这座城市对自身繁华的无声炫耀。而对于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来说,夜幕降临,也表示着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拉开了序幕。&1t;/p>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歌唱声,候御哲内心恹恹地坐在ktv包厢的沙上,脸上还要露出一副微笑的神情。真不知道k歌有什么好k的,偏偏这帮客户还乐此不疲地唱个不停。唱就唱吧,唱得又跟杀猪似的难听,候御哲真是无力吐槽。&1t;/p>

    一歌唱完了,候御哲正在感叹着,耳朵终于可以暂时从遭罪中暂时解放出来休息片刻了。然而没多久后,大屏幕上的一对唱情歌的曲响了起来。&1t;/p>

    姓张的那个客户这时走到了大屏幕前,拿了一个麦克风,然后搂着旁边的一个包厢公主,两人就这样拿着麦克风,目无旁人地对唱起情歌来。&1t;/p>

    头顶上五彩缤纷的灯光转动着照耀在每个人的身上,候御哲真是被这样的灯光照得头晕目眩。加之这两人唱的肉麻情歌,他真是内心煎熬不已。&1t;/p>

    情歌到了中途伴奏没有歌词的地方,那包厢公主转过头来对端坐在沙上的候御哲笑着说:“候少爷不过来跟我唱两句吗?”那包厢公主自候御哲和客户们进入包厢里后,就一直对他暗送秋波。&1t;/p>

    这时候御哲对她礼貌一笑:“不了,我唱歌不大好听,你和张老板唱就好。”&1t;/p>

    那包厢公主步履款款风情万种地向他走过来,在他旁边坐下,一只玉臂伸过来,勾住了他的脖子:“候少爷真不过来唱两句?我们都很想听你唱歌啊。”&1t;/p>

    候御哲对唱k没什么兴趣,一般都是客户们在旁边唱,他在一边阿谀奉承,说些好听的话哄他们开心,这样签合同时也顺畅很多。&1t;/p>

    第二百七十章  出轨的证据&1t;/p>

    当下候御哲还是礼貌而委婉地拒绝道:“不了不了,你再不过去陪张老板对唱,他就要生气了。”浓妆艳抹的包厢公主在闪耀的灯光下,脸色显得惨白,像是带了个面具。候御哲心中有些厌烦,却还是维持着绅士风度,没有把情绪表露出来。&1t;/p>

    那包厢公主撅起嘴,候御哲都来不及闪避,就被她凑过来在自己领口处印下了一吻。之后她就站起身,扭着纤腰走到大屏幕前,又和那张老板对唱起情歌来。&1t;/p>

    候御哲穿的是白衬衣,他低下头去瞥了瞥领口处,那一抹鲜红的口红印赫然在纯白的衣料上,格外刺目。他皱了皱眉,这衬衣还是意大利一个出名牌子的,上次跟安子怡出去旅游买的。没想到就这样毁了。&1t;/p>

    好不容易熬到包厢订的时间到了,候御哲站起身来对着那几个客户笑容可掬地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嗨呢?”&1t;/p>

    “我知道附近有家俱乐部不错的,我们去那里吧。据说最近还请了国外一个舞团过来表演,正好过去看看。”刚才跟包厢公主情歌对唱的那张老板这时提议道。&1t;/p>

    候御哲眼含笑意看着其他的几个客户:“各位意下如何?”&1t;/p>

    这时那姓张的客户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笑道:“张老板的推荐总不会错,那我们就去他说的那俱乐部吧。”&1t;/p>

    见其他的客户也没意见,候御哲把手插进裤兜里:“那我们就去俱乐部吧,张老板麻烦你带一带路。”&1t;/p>

    “好咧。”那姓张的客户爽快的答应着,拿起他放在桌上的公文包,就往门口走去。&1t;/p>

    “侯少爷这么快就走啦,记得多来啊。小洁可是一直很想念你呢。”那包厢公主听到他们要离开了,对着候御哲脸露不舍地说道。声音还有点嗲。&1t;/p>

    候御哲对着那叫小洁的包厢公主一笑,笑得潇洒倜傥:“小洁不用太挂念我,过不久我再跟这些老板再过来的。”说完,就转身出了包厢的门。&1t;/p>

    身后的几个客户也6续从包厢处走了出来。本来候御哲是提议叫出租车,张老板说在包厢呆久了,走走路透透气挺好的,而且那俱乐部就在不远处。所以几个人就这样在深夜路人稀少的街道上走着。&1t;/p>

    正走着,候御哲听到旁边的那个姓梁的客户跟他说道:“好像那小洁挺喜欢你的呀?下次点她出,台跟哥们一起玩玩嘛?”&1t;/p>

    候御哲脸色一沉,很快就恢复如常,用打趣的口气说道:“我很爱我太太,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1t;/p>

    候御哲话音刚落,他旁边的几个中年男人就起哄道:“看不出来啊,候少爷还是个妻管严呢。”&1t;/p>

    候御哲也不理会他们的挖苦,低头默默地走着路但笑不语。&1t;/p>

    110/110877/48083528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