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嫁给我
    “都什么年头了,男人出来玩就要放得开嘛。”那姓梁的客户这时说道。&1t;/p>

    候御哲摇摇头:“什么节目都行,唯独这个不行。再说了,最近政策也管得很严,各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万一被抓到了,那岂不是贻笑大方?”&1t;/p>

    几个中年男人觉得候御哲说得也是,于是也就没再说过这个话题。几个人一路走到了俱乐部。&1t;/p>

    候御哲陪着这几个中年男人在俱乐部玩到早上五点多,又叫了出租车将他们一个个送回去酒店,才疲惫不堪地叫了出租车回家。&1t;/p>

    一回到家,候御哲把门关上,就大步跨到客厅那柔软舒服的沙处瘫睡下去。现在没有什么比睡觉更能吸引候御哲了。&1t;/p>

    正睡得迷迷糊糊之时,候御哲觉得有人在摇晃着他。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安子怡不施脂粉的清秀的素颜映入眼帘。候御哲对着眼前的安子怡微微一笑:“现在是几点了?老婆大人。”&1t;/p>

    “下午三点了。你饿不饿?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吧。”安子怡在他身侧坐下,手搭在他臂弯处温柔地说道。&1t;/p>

    候御哲这时挣扎着自沙处撑起身子,甩了甩头:“我睡了那么久?”他看着自落地玻璃窗处照进来的猛烈阳光,还是睡意朦胧的。&1t;/p>

    “我去热一下饭菜给你。”安子怡说着自沙处站起身来,径直去了厨房里。&1t;/p>

    候御哲揉了揉眼睛,去房里拿了条浴袍,便径直去了淋浴间洗澡去了。&1t;/p>

    安子怡将饭菜热好,端到桌上。走出客厅,正想叫候御哲来饭厅吃饭,却不见了候御哲的人影。她听到淋浴间里传来水声,知道候御哲是去了洗澡。又看到候御哲仍在淋浴间外面洗衣机上面的那些衣服,她走过去,将那些衣服分类,正准备塞进洗衣机里。&1t;/p>

    忽然,白衬衣领口处那一抹鲜红的口红印闯入眼际。安子怡拿起那衬衣,仔细地看了看领口。&1t;/p>

    没错,那确实是一枚女人的口红印。唇形还很清晰地印在纯白柔软的衣料处。安子怡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圣罗兰今年最流行的色号。网上已经炒到上千元一管。&1t;/p>

    安子怡记得这白衬衣还是她和候御哲去意大利旅游时,她和他一起买的。她的脑海里不禁浮想联翩,那女子是怎么样的姿势,才会将红唇印到候御哲的衬衣领口处?&1t;/p>

    淋浴间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安子怡回过神来,将洗衣机打开,又将候御哲的衣服分类放了进去。&1t;/p>

    这时候御哲裹着浴巾自淋浴间走了出来,看到正在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的安子怡,他笑着走到安子怡跟前,在安子怡脸颊处落下一吻:“老婆大人真是越来越贤惠了。饭菜好了么,我饿得仿佛能吃下一头牛。”&1t;/p>

    安子怡强压下心中翻涌着的情绪:“在饭厅那里呢,碗筷都拿出来了。”&1t;/p>

    “吃饭咯。”候御哲像孩子一样欢呼了一声,就往吃饭厅走去。走到客厅时,候御哲听到他手机的来电铃声响了起来。他便一边嘴里嘟囔着:“谁的电话呢?”一边往手机在的茶几处走去。&1t;/p>

    候御哲拿起茶几处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按下了接通键。安子怡这时从淋浴间门外侧身转头看着候御哲。之间候御哲拿起手机用英文说了句he11o,然后侧头看到安子怡,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安子怡觉得候御哲脸上好像流露出了一丝心虚的表情。&1t;/p>

    然后候御哲转过头去,拿着手机走出了阳台。他走到阳台后,还把阳台处的落地玻璃窗关上了,好像怕谈话的内容被安子怡知道似的。&1t;/p>

    安子怡目光幽幽地看着在阳台处拿着手机说话的候御哲,心里想,打电话给他的,是他的情人么?&1t;/p>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要避着她说话?&1t;/p>

    如果她现在出去阳台,跟候御哲当面对质,会生什么?他会承认他出轨了吗?难道她安子怡要像那些抓到老公出轨的女人一样,大吵大闹吗?&1t;/p>

    安子怡想了想,还是进了客厅,然后走到了婴儿室里照料宝宝去了。&1t;/p>

    候御哲这时倚在阳台的栏杆处,看着不远处高公路上偶尔疾驰而过的车辆,对着手机话筒用流利的英文说道:“我希望这枚戒指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因为我是定制来送给我心爱的人的。”&1t;/p>

    过了一阵,候御哲又说道:“你这个月没有空闲时间的话,你下个月会来中国吗?我们可以详细讨论一下这枚戒指的一些设计细节。”&1t;/p>

    手机那端传来一个女子的英文回答:“对的,我下个月会到中国一趟。不过你可以先将你的需求告诉我,我会用邮件与你交流。下个月我做好样品带过去给你,可好?”&1t;/p>

    “谢谢你,那就最好不过了。”候御哲用英文道完谢后,便挂了电话,打开阳台门,进了客厅。&1t;/p>

    候御哲将手机随意放在了茶几处,就径直到了饭厅。他见安子怡不在饭厅里,就走到饭厅门口喊了一声:“子怡,你要过来一起吃些吗?”&1t;/p>

    这时安子怡正躺在婴儿房里的床上,暗自流泪。听到候御哲的声音后,她压低嗓子回了候御哲一句:“不用了,我刚才吃过了。”&1t;/p>

    候御哲也没听出安子怡的嗓音有什么不妥,就自顾自在餐桌上大快朵颐起来。&1t;/p>

    几天后。&1t;/p>

    最近候御哲还是早出晚归的,因为公司新扩张了业务,需要候御哲将更多精力放到联系客户上。所以这段时间候御哲几乎没日没夜地,陪着客户们在各处娱乐场所流连。他是烦不胜烦,但是很多中年男人都喜欢这些娱乐场所,他也没办法。&1t;/p>

    这天,安子怡午睡起来,看到墙上的衣钩处挂着候御哲的银灰色西装。她记得这是候御哲前几天穿过脱下来的,便走过去,将那银灰色的西装取了下来,准备拿去干洗。&1t;/p>

    她的手无意碰到西装的口袋,感觉口袋里好像装着一张什么。安子怡将手伸进西装的口袋,将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那是一张彩色的类似宣传册的东西。&1t;/p>

    安子怡扫了几眼,这是一个定制戒指的公司的宣传册。她也没太在意,就顺手把那宣传册放在了卧室的桌上。&1t;/p>

    她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走回那桌边,拿起那宣传册,放进了自己的手提包。&1t;/p>

    出了客厅,吩咐佣人拿候御哲这银灰色的西装去干洗后,安子怡又进了卧室,拿起手机拨通了沈安溪的电话。&1t;/p>

    手机听筒里传来沈安溪温雅文静的声音:“你好啊,子怡。好久没联系了,最近还好吗?”&1t;/p>

    安子怡握着手机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你好啊,安溪。”她迟疑片刻,又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安溪,我们能约个地方谈话吗?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1t;/p>

    “当然了,去哪里呢?”手机那端沈安溪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雅。&1t;/p>

    “要不就之前你喜欢的那家咖啡馆吧,好吗?”安子怡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午后的阳光透过咖啡馆明净的玻璃窗,悄然地流泻在馆内。四周很安静,一切看起来都是安静而美好的。&1t;/p>

    坐在安子怡对面的沈安溪拿起眼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微笑着对安子怡说道:“子怡,你说有事情跟我说,尽管说吧。”虽然安子怡是她的大嫂,但是她平常都是对安子怡直呼其名,因为安子怡说她被大嫂感觉有些老气。又因为她俩性情还算合拍,所以相处起来就像朋友,所以沈安溪也不想叫安子怡大嫂。&1t;/p>

    这时的安子怡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双手放在桌上,十指交叠着,还时不时地绞着手指。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安子怡垂下眼睫:“我觉得御哲出轨了。”&1t;/p>

    沈安溪差点被咖啡呛到。她连忙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怎么会呢?我哥很爱你的。”&1t;/p>

    安子怡看着窗外的景致,叹了口气后,才说道:“人都说,爱情是不能持久的。他以前爱我,不代表他会爱我一辈子啊。”咖啡馆外是一个庭院,庭院里种着一些好看的花草。还有一个人工湖。此刻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庭院有一种静谧的美感。&1t;/p>

    沈安溪这时皱了皱眉:“你说我哥出轨了,那你有什么证据么?”&1t;/p>

    安子怡轻轻抿了一口咖啡,目光自窗外转回来,看着沈安溪说道:“自从生了孩子后,他对我都很冷淡。先是说忙于你和枞渊的事情,然后又说忙于公司的事情。天天早出晚归的。平时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而通常在家的时候,他对我的语气总是很敷衍。前些天,我在他衬衫领口处现了一个口红印子。”&1t;/p>

    她说到这里,低下头去,脸上的哀伤之色更浓。&1t;/p>

    沈安溪秀气的眉皱得更紧了:“那你有问他关于那衬衫领口上口红印子的事情吗?”&1t;/p>

    安子怡摇了摇头:“我没问。后来我又看到他有几次在我在场的时候,出去阳台讲电话。还有他的手机密码也改了。以前他从来都不是这样的。”说到这里,安子怡捂着脸轻轻抽泣起来。&1t;/p>

    沈安溪走到安子怡旁边,递给她一张纸巾,柔声安慰她:“可能你只是想多了呢?哥天天应酬,去那些娱乐场所,什么人都有,弄到个口红印子在衬衣领口处,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觉得,你不如直接问他。”&1t;/p>

    110/110877/48083528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