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整理
    候御哲回答她:“她说我们很般配。又说你的眼睛很漂亮。”背着安子怡走了一阵,候御哲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喂,你下来了,你好重啊,怎么成了我背你了?”&1t;/p>

    “是你自己刚才要背我的呀,不下,我走累了!”安子怡语声清脆,还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1t;/p>

    候御哲轻笑出声:“好吧,既然这样,那就由老公大人背着你走吧。”&1t;/p>

    安子怡举起双手:“耶,马儿出咯!”&1t;/p>

    许是安子怡喊得太大声的缘故,街道上的行人纷纷向两人行注目礼。不过行人的目光都是带着笑意的友善的。&1t;/p>

    候御哲沉默地背着安子怡走了一阵,安子怡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咦,大哥哥怎么不说话啦?”&1t;/p>

    “背你不用力气啊,我没多余的力气说话了。”候御哲边迈着长腿在街上走着,边假装恶狠狠地对安子怡说道。&1t;/p>

    安子怡听他的语气也没疲惫的意味,便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话说你在英国这里留学,有没有什么趣事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啊?”&1t;/p>

    候御哲回答她:“嗯待我想想。”候御哲回忆了一阵,想起了一件事:“那是我刚来英国这边的第一个月。有天晚上,隔壁宿舍的哥们让我去跟他们嗨,说他们要吸笑气玩。我不想吸这种东西,就没去。结果,到了第二早上,一醒来就听到隔壁宿舍传出惊天动地的大笑。我就很好奇地走过去,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现是其中一个哥们吸的笑气太多了,一直笑个不停。”&1t;/p>

    “后来你猜怎么着?”候御哲转头对背上的安子怡。&1t;/p>

    安子怡顺着他的话问道:“后来生了什么?”&1t;/p>

    候御哲笑了几声:“刚巧那天早上我们班有个同学精神失常自杀了。班长过来宣布消息的时候,隔壁的那个哥们却还在笑个不停。当时我们学校是禁止学生吸食笑气这类东西的。所以隔壁宿舍的人也不敢说他是吸食了笑气。那人就这样在大家都知道这么个悲伤消息时,笑了很久。我们同班的是会住在同一个宿舍的。所以他的笑声全班的男生都听到了。这件事后来被我们班的男生挂在嘴边取笑了很久。”&1t;/p>

    安子怡真是不知说什么好,想了一会,才说道:“这也真是太凑巧了啊......还有别的有趣的事情么?”&1t;/p>

    “有啊。”候御哲嘴边勾起一抹笑:“我昨晚做了一个有意思的梦。”&1t;/p>

    安子怡来了兴致:“什么梦?”&1t;/p>

    “梦见你个贪吃鬼跟我抢好吃的,最后竟然把我吃掉了。前半部分挺好的,后半部分就有点像噩梦了。后来我从梦中惊醒,看到你正静静躺在我身边,才长吁一口气,拍了拍心口继续睡。”候御哲信口胡扯了一通。&1t;/p>

    “喂,你乱说的吧?我才没那么恐怖,能把你吃掉!”候御哲背上的安子怡抗议道。然后她张开口咬住候宜哲的肩膀:“但是你既然这样说了,我现在就要把你吃掉!”&1t;/p>

    候御哲笑了几声:“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前面就是餐厅,我们进去吃饭吧,我也饿了。”说着,候御哲就把安子怡放下到地面。&1t;/p>

    两人出来的时候是黄昏,现在天色已经全黑了。街道两旁的路灯都亮了起来。鹅黄色的灯光柔柔地洒在干净路面上,让人觉得一切都很美好。&1t;/p>

    两人进了餐厅,坐下来点了不少的菜。菜端上来后,两人都饿了,就边聊边大快朵颐,很快就将饭菜都吃得干干净净。&1t;/p>

    候御哲和安子怡吃完饭后,走出了餐厅。夜晚的街道行人很少,偶尔会有一两个行人会与候御哲和安子怡擦肩而过。&1t;/p>

    一阵夜风拂过,安子怡裹紧了大衣。白天的时候还是二十多度的天气,入夜却变得冷了起来。候御哲这时转头问安子怡:“冷么,子怡?”&1t;/p>

    安子怡被夜风吹得有点抖瑟,听了候御哲的话后点了点头:“有一点点。”&1t;/p>

    候御哲这时伸手过来,揽住了她的肩膀:“这样有没有暖和一点?”&1t;/p>

    安子怡点点头:“嗯暖和很多了。”&1t;/p>

    街道上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行走着。候御哲看着路灯下两人的影子,拿出了手机,将两人相依相偎的影子拍了下来。然后了个朋友圈,配了文字——愿我们这辈子就这么相依相偎下去。&1t;/p>

    完朋友圈,候御哲刚想跟安子怡说一下,她怀疑自己出轨的事情。这时忽然从街道旁边草丛蹦出几个人来,一个人用英文恶狠狠地说道:“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1t;/p>

    灯光映在那几个人的脸上,有着极浓烈颜色的油彩在他们脸庞上描画出小丑的模样,在这样的夜晚下显得格外骇人。安子怡惊呼了一声,随即紧紧地抱住了候御哲。&1t;/p>

    候御哲想起今天坐出租车过来时,那华人司机跟他说的小丑出没事件。果然是碰到了。算他们不好运吧。&1t;/p>

    候御哲皱着眉头看着他们,将身上的钱包递给最近的一个小丑。那小丑接过后,又用英文跟同伙们说:“他旁边的女孩子看起来不错,不如我们?”&1t;/p>

    候御哲一听,对着安子怡大喊了一声:“子怡我们快走!”说话的同时,他拉着安子怡便往前冲了出去。&1t;/p>

    那几个小丑却比候御哲跑得更快,没多久就追上了候御哲,然后其中一个小丑将安子怡揽腰抱起,往旁边的草丛冲了进去。安子怡的叫喊声传入候御哲的耳中,他只觉得全身的血都涌了上来,对着拦截自己的那几个小丑就几拳挥了过去。&1t;/p>

    那几个小丑只是闪避着,却也不还手。过了一会,候御哲只听到其中一个小丑说道:“大家停手!我觉得恶作剧到这里就够了,停止吧。”&1t;/p>

    候御哲只觉得这小丑的声音格外的耳熟,而这小丑的身材也让人她是个女性。当下他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苏珊?”&1t;/p>

    那小丑点了点头:“没错,我是那个跟你住同一个酒店的苏珊。”&1t;/p>

    这时候御哲看见脸色苍白的安子怡走了过来,他赶紧张开双臂抱住她:“你们不觉得这样很无聊么?这样恶作剧有意思么?”候御哲真是生气得要紧,语气中带着浓重的怒意。&1t;/p>

    刚才那个拿了他钱包的小丑,这时走到候御哲跟前,将钱包递还给他:“我们没翻里面东西,东西应该是一样没少的。我们只是恶作剧而已,并不是抢劫犯。”&1t;/p>

    候御哲接过钱包,又皱着眉头对他们说道:“但你们这样也是违法的,我会报警的。”&1t;/p>

    将钱包递还给他的那个小丑耸了耸肩:“你尽管报警好了,反正警察也不会管,他们的案子都多得忙不过来,这种小事他们怎么会管。”&1t;/p>

    候御哲气结,他咬了咬牙关,随即低头问怀中的安子怡:“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1t;/p>

    “就是把我拉进了草丛里,倒是没对我做什么。”安子怡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还是牙关有点打颤心有余悸。&1t;/p>

    候御哲又听到一个小丑说道:“兄弟,有些人一辈子都没尝试过被抢劫的滋味,我们只是给你带来一些新体验而已。”&1t;/p>

    候御哲听了心里更气,心里暗道,这些人也不知道是什么鬼逻辑,简直神经病。当下他也不想跟他们争执,正搂住安子怡抬步要离开,却听到苏珊对他说道:“早点回酒店吧,天黑了四处游荡不大安全。”&1t;/p>

    候御哲实在不明白,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大晚上化妆成一个小丑的样子出来吓人。本来候御哲就对她没什么好感,当下就更是添了几分厌倦,也不回答她的话,对着她点了点头之后,就跟安子怡回了酒店。&1t;/p>

    这天傍晚,沈枞渊如期回家吃饭。最近他回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虽然公司的事务还是很繁忙,但是沈枞渊还是会抽时间出来,回家陪沈安溪吃晚饭。&1t;/p>

    因为自从沈枞渊上次听了沈安溪说的,安子怡怀疑候御哲出轨后,他怕沈安溪也胡思乱想,所以最近对着沈安溪时都是浓情蜜意的。&1t;/p>

    沈安溪坐在沈枞渊旁边,将一块可乐鸡翅夹到他的碗里:“最近公司很忙吧?多吃点补一补。”&1t;/p>

    沈枞渊笑了一笑:“老婆大人真是温柔贤惠。奖励一个吻。”说着,在沈安溪脸颊处印下一吻。沈安溪立即嫌弃地说道:“满嘴都是油都蹭我脸上了。”说着,扯了一张纸巾擦了脸上的油。&1t;/p>

    沈枞渊嘴里嘟囔着:“居然嫌弃我的奖励。”顿了顿,他又说道:“御哲是不是最近不在城里?我今天想去公司找他帮个忙,他秘书说他去了英国。”&1t;/p>

    “嗯,对。他陪子怡去英国培养感情去了。免得子怡胡思乱想。”沈安溪边吃着饭菜边说道,“还让我帮他跟婚礼设计师和戒指设计师联系。真是的。”&1t;/p>

    “婚礼?之前他们不是结过婚了么?”沈枞渊一边吃着刚才沈安溪夹给他的那块鸡翅,一边问道。&1t;/p>

    “是啊,”沈安溪点点头,“可是,御哲哥嫌弃上次的婚礼和戒指都太过仓促了,想给子怡最好的嘛。”她将口中的饭菜咽下:“那句话不是说嘛,爱她就给她最好的。”&1t;/p>

    “原来如此。”沈枞渊恍然大悟。&1t;/p>

    “我不要你再给我办婚礼,你给买部骚气的法拉利就好。”沈安溪说着将一筷子炒白菜塞进嘴里。&1t;/p>

    110/110877/48083528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