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权衡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差点将嘴里的饭菜喷出来。接着两人又你一言我一言地拌嘴耍起花枪来。&1t;/p>

    夕阳的余晖无声流泻进室内,有傍晚的微风自敞开的落地玻璃处拂进来,吹得半透明的纯白窗纱轻轻拂动。金黄色的光芒照射到屋内正在打闹的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身上,泛起一种极为美好的暖意。&1t;/p>

    候御哲和安子怡两人在风景优美的小镇上,度过了快乐无忧的几天。这天清晨,候御哲起来得比较早,他洗漱完就站在窗前,看楼下的风景。楼下的街道偶尔会有一些行人经过,远处不时会传来鸟儿的啼叫。&1t;/p>

    候御哲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时身后传来响动声,候御哲回转身一看,是安子怡醒来了。他笑着问道:“老婆大人这么早就醒来了?”&1t;/p>

    床上的安子怡这时举起手来伸了个大大懒腰,声音里还带着些微睡意:“睡得真舒服。老公大人这么早就醒来了?”边说着,边随便套了件衬衣,然后下床向候御哲走了过去。&1t;/p>

    走到候御哲身后,安子怡伸出双臂环抱住他:“真想永远在这里就好了。”她把侧脸靠在候御哲背上,说话时露出满足的笑容。&1t;/p>

    候御哲握住她围在自己腰上的玉手:“你要是喜欢这里,我可以买一栋这里的房子,以后我们老了,可以来这里养老。”&1t;/p>

    安子怡心中喜悦:“你说真的?”&1t;/p>

    候御哲看着窗外的景色,表情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说真的。只要你喜欢。”&1t;/p>

    安子怡内心有暖流涌过,她将侧脸贴紧候御哲的后背,没有说话。&1t;/p>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阵,候御哲又开口说道:“之前安溪跟我说了,说你以为我出轨了。”说到这里,候御哲回转身来,将安子怡拥入怀中:“原谅我之前因为太忙碌了,所以忽略了你。我想解释一下那白衬衣上口红印的事情。”&1t;/p>

    安子怡依偎在候御哲胸膛处,听着他沉稳而有力的心跳:“嗯,你说。”&1t;/p>

    “那天晚上我跟几个客户去了ktv包厢,里面的包厢公主总是对我献殷勤。你知道的,那种地方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后来她就在我衬衣领口上留下了个口红印。本来我打算回去就跟你解释的,但是那天太累了,回到家我就忘记了。”候御哲解释道。&1t;/p>

    窗外正是旭日东升的时候,安子怡看着眼前的景致一点点地,被晨曦染上漂亮的光芒,她听到自己轻轻地问道:“那么,你手机为什么要换开机密码?还有你讲电话时躲着我是怎么回事?”&1t;/p>

    候御哲无奈地笑了笑:“我是觉得原来的密码太简单了,别有用心的人很容易就能猜到。是我不好,换之前没有事先跟你说。还有你说我讲电话躲着你,并没有这回事,是你想多了。还有那个定制戒指的宣传册,我有个以前的同学是这行的。他就给我张宣传册看看而已。真的是你多心了。”&1t;/p>

    安子怡抚了抚他的侧脸,叹了口气:“对不起,是我多心了。”&1t;/p>

    候御哲将她抱得更紧一些:“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是我忽略了你。才让你胡思乱想。”顿了顿,他又说道:“不如我们今天去古堡?反正来这里也有几天了,小镇上的每个角落都走遍了。”&1t;/p>

    “好啊,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跟着老公大人去哪里都可以。”安子怡在他怀里扬起脸微微皱着鼻头笑起来。&1t;/p>

    候御哲情不自禁地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1t;/p>

    两人在小镇吃了早餐,候御哲租了辆汽车,载着安子怡往那古堡开了过去。&1t;/p>

    因那古堡离这小镇也不是很远,两人在车上说说笑笑一阵,就到了目的地。&1t;/p>

    安子怡走下车子,举目四顾这古堡周围的环境。这古堡其实是在一片森林之中,环境很是安静清幽。古堡前面是一个规整美丽的花园。花园中央有一个极高的喷泉,水花正不断地从那花瓣形状的托盘处喷出来。而整座古堡建筑风格是欧洲中世纪的风格。&1t;/p>

    安子怡想起她看过的某部美剧里,好像也有一座跟这古堡差不多的,但是她想不起来是哪部美剧了。&1t;/p>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就是过来参观一下?”安子怡这时回转头,好奇地问走在她身后的候御哲。&1t;/p>

    “这里晚上会有很多大型表演,也能参观啊什么的。其实这就相当于一家酒店。”候御哲边回答着安子怡,边将双手插进裤兜里。&1t;/p>

    两人来到这古堡的一楼,候御哲去前台订了这古堡的其中一层。订好后,候御哲和安子怡就拿着行李乘坐电梯,到了指定的楼层。&1t;/p>

    古堡内也是浓浓的欧式古风味。雕着古式花纹的廊柱,有着欧洲中世纪图案的地砖,优雅明净的长窗。&1t;/p>

    电梯不远处是楼梯,楼梯盘旋而上,楼梯直通顶楼。顶楼上开了天窗,这时明媚的阳光自天窗直射下来,让室内的一切都带着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光泽。&1t;/p>

    两人自电梯出来后,就提着行李走向卧室。这时候御哲又吹起口哨。&1t;/p>

    安子怡忍不住笑了:“你今天一整天都跟磕了药打了鸡血似的,怎么回事?”&1t;/p>

    候御哲回头,露出一个灿烂炫目的笑容:“因为老婆大人你在我身边呀。”这可是他的肺腑之言,毕竟安子怡没再怀疑他出轨了。可想而知,之前他可是捏了一把汗。&1t;/p>

    两人进了卧室将行李放好后,候御哲对安子怡说道:“好啦,这里有厨房有食材,我去做饭给你吃。”&1t;/p>

    “你做饭?”安子怡带着点疑惑地问他。她不会忘记之前候御哲在她父亲家里做的那顿失败的饭。留的阴影现在都还没消除。&1t;/p>

    这时候御哲自信地回答道:“当然啊。我这么聪明,厨艺已经大有长进了,做饭怎会难得倒我。”&1t;/p>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到了厨房。厨房很是宽敞整洁,各种厨房用具应有尽有。安子怡走到不远处的大冰箱处,打开冰箱门,里面塞得满满的食物让她吃了一惊。&1t;/p>

    这时候御哲握住她的双肩,边将往厨房外推边说道:“好啦,这顿饭就由我全程负责,你去饭厅等我就好。”&1t;/p>

    安子怡不禁举手投降:“好好好,我不打扰你,我出饭厅等着吃饭。”&1t;/p>

    饭厅里的布置装潢也是令安子怡这个见惯豪华场面的人惊艳不已。餐桌上的盘碟刀叉摆饰都极为讲究,跟整个屋内的布置相融洽。&1t;/p>

    安子怡走到餐桌边坐下,看向窗外。这时午后的阳光穿过长窗上的复古花纹照进来,在餐桌上投下美丽光影。窗外是一片紫色的花海,偶尔有白色飞鸟掠过。&1t;/p>

    一切宁静而安详。&1t;/p>

    约莫过了三十分钟左右,候御哲端了一盘汤出来:“尝尝我做的海鲜汤。”&1t;/p>

    一眼看过去,汤的色泽乳白,露出汤面的有螃蟹,海参,海螺。&1t;/p>

    候御哲拿起手边的碗:“来来来,尝尝我的手艺。”说着,便要拿着勺子往碗里盛汤。&1t;/p>

    安子怡忍着笑:“这是你人生第二次下厨对不对?”她伸手拿过候御哲手中的汤勺,把盘里的海鲜盛起来:“你看,海参没好,还是干硬的。海螺好多沙子。螃蟹也没熟呢。”&1t;/p>

    候御哲有点尴尬:“难怪我刚才怎么觉得这海鲜汤跟我平常喝的不大一样呢,原来是因为这个!我去厨房端另一道菜出来,这汤我先端回去吧。”&1t;/p>

    过了一会,候御哲端了一条鱼出来:“这是清蒸石斑鱼,尝尝,我去盛饭给你。”&1t;/p>

    “等等。”安子怡拉住他的衣角:“这石斑鱼没刮鱼鳞吧?”&1t;/p>

    欧阳默一副茫然的表情:“石斑鱼要刮鱼鳞?”&1t;/p>

    安子怡扑哧一声笑出来:“当然啊,大少爷。你居然不知道?”&1t;/p>

    候御哲扶了扶额:“那我先端回厨房吧,你再等等。”&1t;/p>

    安子怡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是谁刚才夸下海口,保证没问题的?&1t;/p>

    端着石斑鱼走了一半路的候御哲回转身来,一脸郁闷地说:“笑什么,不许笑!”&1t;/p>

    安子怡立刻掩住嘴巴,止住了笑声。但是一双大眼睛里还是盛满了笑意。&1t;/p>

    等欧阳默走出饭厅不远,却又听到安子怡那银铃般的笑声。&1t;/p>

    等了好久,安子怡都没看到候御哲出来。过了一阵,却听到不远处转来候御哲“哎哟”的一声叫,接着就是厨具掉地的各种声音。&1t;/p>

    安子怡有点不放心地起身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御哲,要我帮忙么?”&1t;/p>

    走到厨房,她看到候御哲半伏到地上,往桌底里瞟来瞟去,也不知在找什么。&1t;/p>

    “怎么了?你在找什么呀?”安子怡疑惑地问道。&1t;/p>

    “龙虾跑掉了......”候御哲站起来,声音中带着一丝崩溃。&1t;/p>

    安子怡憋住了笑意,目光四下逡巡,搜索龙虾的身影。&1t;/p>

    “在那里!”安子怡想走过去,却没料想跟往同一方向走的候御哲撞到了一起。&1t;/p>

    安子怡被撞得摇摇晃晃,接着就被候御哲抱住,耳边是他好听的嗓音:“小心,你身后都是刀具。”&1t;/p>

    候御哲看着怀里的安子怡,她的唇是如此的莹嫩水润,让人很想很想一亲芳泽。心里这样想着,候御哲就这样吻上了安子怡的唇。&1t;/p>

    两人的唇瓣缠绵了一会,安子怡挣脱开候御哲的唇,喊了一声:“你身后的汤要沸腾出来了!”说着,安子怡伸手指着候御哲的身后。&1t;/p>

    候御哲连忙走过去,将那汤锅端到一边。&1t;/p>

    110/110877/48083528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