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张家的争吵
    张老先生看了看她的脸色,更加肯定了自己内心的判断:“安溪,如果你受了委屈,尽管跟我说出来,我这个一家之主,会替你主持公道的。”张老先生平时就挺喜欢沈安溪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再加之他中风住院这段时间,沈安溪每天都给他送饭还陪他聊天解闷,张老先生对她,就像是对自己的孙女一样。&1t;/p>

    沈安溪还是摇了摇头:“这是我自己的私事,还是不说出来让老爷烦心了。”&1t;/p>

    然而张老先生还是不依不饶:“我们不是朋友吗?你有什么烦心事就对我说,也许我能帮到你呢,安溪。”&1t;/p>

    沈安溪本来低垂着的眉眼,这时抬了起来,她一双莹莹的大眼睛里此刻又盛满了泪水:“老爷,刚才......刚才张少爷他,他想对我用强......”&1t;/p>

    张老先生看沈安溪的脸色,也不像是在说谎,他深知自己这个小儿子的德行,对自己家保姆进行骚扰这样的事,他是绝对做得出来的。而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张耀丰第一次骚扰张家的保姆了。之前的事情,都是用钱私下解决掉了的。&1t;/p>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张老先生听了沈安溪的话后,真是气得横眉倒竖,“我这就去教训他!”说着,张老先生就站起身来,想要往门口走。&1t;/p>

    沈安溪这时赶紧从床边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到张老先生跟前拦住了他:“老爷,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对你说。确切来说,是有一件事情想求你帮忙。”&1t;/p>

    张老先生心中疑惑,他看紧沈安溪问道:“是什么事情呢?安溪你说吧。”&1t;/p>

    “老爷你先坐下。”沈安溪说话的时候,又不自觉地流下泪,眼红蹙眉的模样楚楚可怜。&1t;/p>

    张老先生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有些着急又有些心疼,他一边在椅子处坐下,一边紧张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呢?”&1t;/p>

    沈安溪回答他:“其实我不是什么保姆,我是沈家沈枞渊的太太,沈安溪。”&1t;/p>

    张老先生听到这里,浑身一震:“荒谬!你既然是沈家的少奶奶,那么就做什么要跑来我们家来当保姆?”&1t;/p>

    沈安溪一双大眼睛里又蒙上了一层泪光:“张老先生,你先听我说。我和沈枞渊生了一对龙凤双胞胎,想必这事,您是知道的。”&1t;/p>

    沈家在本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初沈枞渊给家里的孩子办满月酒的时候,张老先生也去了,这事他自然是知道的。&1t;/p>

    当下张老先生点了点头。&1t;/p>

    沈安溪又接着说道:“大概是两个月前,我们的宝宝被人绑架了。枞渊去跟歹徒谈判,丢了现金却没找回来宝宝。然后,我们请了私家侦探,查探到,你们张家零养的这两个宝宝,就是我和枞渊的孩子。”说到这里,沈安溪拿出手机,翻出以前帮两个宝宝拍的照片给张老先生看,“您看,他们是不是跟我手机里宝宝的照片长得一模一样?这些都是几个月前拍的。”&1t;/p>

    张耀丰和他太太不能生育,所以就零养了这两个宝宝。这件事,还是在张老先生的授意下做的。所以,当下张老先生也没有否认零养这事,他沉吟了一阵,才说道:“但是宝宝也有长得相像的,你怎么敢肯定这里躺着的两个宝宝,就是你跟枞渊的那对龙凤双胞胎?毕竟,私家侦探也会有出错的时候。”&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没错。所以,我想恳请您批准我拿这两个宝宝的毛,去验一次dna。”&1t;/p>

    沈安溪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出此下策,来求张老先生。因为她一直被困在张家,没有机会偷偷出去验dna,如今却又遭到张耀丰的骚扰,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在张家做保姆下去了。因为张耀丰势必不会放过她的。&1t;/p>

    此刻大厅内的气氛很是诡异。坐在张老先生对面的张耀丰目光冷冷地瞪着沈安溪。而张老先生却正在皱着眉头地,喝着手中的铁观音。在不远处沙上坐着的沈安溪,内心正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张耀丰开口说话。&1t;/p>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耀丰终于开了口:“沈太太,你说这是你家的龙凤双胞胎,我们就要让你去验dna了?你假扮保姆进来我们张家,这笔账我们还没算吧!”他每说一个字,看着沈安溪目光中的冷意就盛一分,让沈安溪不寒而栗。&1t;/p>

    “张先生,”沈安溪强压下内心的不适感,她这时自沙处站了起来,“我假扮保姆进来,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当初枞渊要验dna,你们不但不答应,还叫了保安将他打伤。而且,刚才,你又在厨房处,骚扰我。”沈安溪说到这里的时候,强忍着内心处翻涌上来的恶心,“这件事如果我说出去,恐怕对你张家少爷的形象不利吧?”&1t;/p>

    张耀丰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家里的一个保姆,真实身份会是沈家的少奶奶,否则他是断不会做骚扰她这种事情的。但是,现在不做也做了,也没有回头的路了,张耀丰就索性硬气到底:“你说出去,会有人信么?堂堂沈家太太跑到我们家来做保姆,还非要让我们的孩子做dna,你是想孩子想疯了吧?”&1t;/p>

    沈安溪顿时气结。这时她旁边的张老先生开口说道:“耀丰,让沈太太验dna吧,如果是他们的孩子,那就还给他们就是。”张老先生边说着,边将手中的茶杯放下。&1t;/p>

    “让他们验?先不说这样会暴露我们零养孩子这件事情的真相,她真以为张家是可以来去自如的么?她当她自己是谁?”张耀丰指着眼前的沈安溪怒气冲天地说道。&1t;/p>

    “够了!前几天要不是沈太太在,我怕是早就死了吧?我中风的时候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了,好分遗产?我还没死呢,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做决定!”张老先生应该是气到了极点,话音刚落,他就抓起旁边的茶杯,往地上砸去。&1t;/p>

    清脆的瓷器破碎声响起,茶水溅了一地。张耀丰这时却没有胆怯的神情:“这是我和我太太的孩子,难道我没有作主的权利?我说不能验就是不能验!”他话说的时候,生气地拍着桌子。拍桌子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震耳欲聋。&1t;/p>

    “你,你,你......”张老先生气得说话都打了结,指着张耀丰连续说了三个你字之后,他就蓦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1t;/p>

    等张老先生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和护士正在旁边为他做检查,而张耀丰和沈安溪正坐在病床的不远处,两人都略带担忧地看着他。&1t;/p>

    待医生和护士的检查做完离开了病房,躺在病床上的张老先生招手示意张耀丰和沈安溪过来。&1t;/p>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张老先生的病床边坐下。张老先生才虚弱地开口:“耀丰,这句话我只说一次。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三年前就已经立了遗嘱。如果这次你不给两个宝宝验dna,我今天就让律师改遗嘱,将本来给你的那份财产,平分给你大哥二哥。”&1t;/p>

    沈安溪听了张老先生的话后,有些怔。只见张耀丰垂下眼眸,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对沈安溪微笑道:“明天我就拿两个宝宝的毛过来验dna,出来结果后,我立刻差人拿报告去给沈太太。沈太太回去等报告即可。”&1t;/p>

    沈安溪向张老先生道谢后,到张家收拾了一些东西后,便回了欧阳大宅。回到欧阳大宅的时候,沈安溪看见欧阳一家正在饭厅里吃饭。欧阳晗见沈安溪回来了,有些惊讶,随即招呼她道:“安溪,既然回来了,就过来一起吃饭吧。”&1t;/p>

    接着,欧阳晗就让章嫂拿多一双碗筷来。&1t;/p>

    吃完饭后,欧阳晗让沈安溪到了会客室。两人在椅子处坐下,欧阳晗让章嫂拿了茶进来。&1t;/p>

    这时,欧阳晗接过章嫂递过来的茶,执起茶盖,缓缓地喝了一口,才开口问道:“安溪,两个宝宝的事情有眉目了吗?”&1t;/p>

    沈安溪抿了茶杯中的茶一口,点了点头:“张家已经同意给宝宝验dna了,我只需要等他们出结果就好。”&1t;/p>

    欧阳晗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那就好。你去张家做保姆的这段日子,枞渊来了好几次。”&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他过来干什么?”&1t;/p>

    欧阳晗笑了笑:“自然是让你早些回家。”&1t;/p>

    “我不回。我在爷爷这里住得很舒服。”沈安溪不假思索地说道。话音刚落,沈安溪的手机便响起了来电铃声。沈安溪拿起手机一看,是沈枞渊的来电。她没好气地接起电话:“怎么了?”&1t;/p>

    “安溪,你回欧阳家了吗?”道。&1t;/p>

    这人的消息倒是灵通。沈安溪心里想道。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是的。过几天我们就会知道两个宝宝的dna结果。”&1t;/p>

    “那就好。安溪,你什么时候回家?我等会去开车接你好不好?”沈枞渊的声音自手机听筒处传来,听起来还有着几丝柔软。&1t;/p>

    沈安溪这时从椅子处站起来,对着欧阳晗说道:“爷爷我先回房间跟枞渊说电话了。”&1t;/p>

    欧阳晗笑眯眯地回答她:“好,你先去跟枞渊说电话吧。”&1t;/p>

    沈安溪便出了会客室,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我不想回去,我在爷爷家住得很好。”&1t;/p>

    110/110877/48083529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