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你在里面
    所以当晚吃完晚饭后,沈枞渊和沈安溪收拾了东西后,就回家去了。&1t;/p>

    过了几天。&1t;/p>

    这天傍晚,沈枞渊刚回到家,便听到从里屋传来一阵低低的哭声。他换了鞋子,心里有些着急地往里屋走去:“安溪?安溪,是你在里面吗?”&1t;/p>

    那低低的哭声停止了。随之传入耳际的是沈安溪带着哭腔的,有些低哑的嗓音:“我在卧室里。”&1t;/p>

    沈枞渊推开卧室的门,看到沈安溪正满脸泪痕地坐在靠窗的那椅子处,手里正拿着一张纸。夕阳的余晖从明净的窗户倾泻进来,照耀在沈安溪身上,显得她越的瘦削和惹人怜惜。&1t;/p>

    沈枞渊快步走过去:“安溪,怎么了?”边说着,边拿过她手中的那张纸。沈枞渊仔细看了一下那张纸,原来是dna的验证报告。上面写着,两个婴儿和沈枞渊沈安溪两人没有任何关系。&1t;/p>

    “这是张家那对龙凤双胞胎的dna验证报告吧?”沈枞渊皱着眉头问道。&1t;/p>

    “我们一心以为,他们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却没想到不是。那我们的宝宝去了哪里?这么久了,他们......他们会不会已经不在人间了?”沈安溪一边说着,眼眶里又渗出了更多的泪水。&1t;/p>

    “不会的不会的......不要多想了。我会让私家侦探继续寻找,他们不会有事的。”沈枞渊在沈安溪坐着的那张椅子处坐下,然后将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极其温柔地,帮她擦着脸上的泪水。&1t;/p>

    沈枞渊一边安慰着沈安溪,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那张dna验证报告。上面的确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两个宝宝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1t;/p>

    如果他们从中动了手脚呢?可能被验的根本就不是他们领养的那对龙凤双胞胎,极有可能是拿别的婴儿的毛代替的。毕竟他和沈安溪也没在场,谁知道呢?而张家确实也有这样子做的动机,毕竟如果验证到这对龙凤双胞胎的确是他和沈安溪的孩子,那么,张家那对夫妇生不出孩子而要领养的事情,恐怕就会传得满城风雨了。&1t;/p>

    而如果他们从中动一动手脚,沈家就不会再找他们麻烦了,而张家那对夫妇也得以保存他们的名声。&1t;/p>

    沈枞渊此刻的大脑在高地运转着,理出些头绪后,他对怀中的沈安溪说道:“累么,安溪?累的话,去床上休息一下吧。我让李姨过来做饭,晚饭好了我再叫你起床。”&1t;/p>

    沈安溪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到床上去躺下了。沈枞渊自椅子处起身,出了卧室,还轻轻地关上了卧室的门。&1t;/p>

    到了客厅,沈枞渊给私家侦探打了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听筒里传出私家侦探略为恭敬的声音:“你好,沈先生。”&1t;/p>

    “你好,许侦探。上次让你调查的沈建国的行踪,有眉目了么?”沈枞渊走到沙处坐下,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有了一点眉目了。事实上,我正准备打电话告诉沈先生的。我最近这段时间查探到,沈建国出狱之后,就做了整形手术。给他做整形手术的医生,我已经找到了。不过,要他透露客户的信息,恐怕还得费一点时间。”手机听筒里传出许侦探那职业化的冷静嗓音。&1t;/p>

    沈枞渊满意地点了点头,同时对着手机话筒嗯了一声。接着他又说道:“沈建国这边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张家那对领养的双胞胎,前几天去验了一次dna,显示跟我和安溪没有任何关系。但我怀疑,张家的人在从中搞鬼,许侦探,你帮我尽快查探一下关于这件事的各方面的信息吧。”&1t;/p>

    手机那端的许侦探立即回答道:“好的,沈先生。”&1t;/p>

    “这事情比较急,希望你一有新消息就给我打电话,无论白天黑夜,我都要第一时间知道关于这件事的最新消息。”沈枞渊握紧手机,对着手机话筒郑重地说道。&1t;/p>

    “好的,沈先生。我会的。”手机听筒里传来许侦探郑重其事的回答。&1t;/p>

    “辛苦你了,许侦探。”沈枞渊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1t;/p>

    大雨滂沱。倾盆的大雨自空中哗哗地落下,像是苍穹上的神仙恶意泄一般,要是将天幕上所有的水都倾泻到人间。&1t;/p>

    正是下班的时分,道路上是车来人往。这时一辆计程车飞而过,溅起路边的一滩水,从旁边经过的一个行人被溅了一裤脚的水,在雨中大声地咒骂了几句。然而雨声实在太大,也没人能听清他在咒骂着什么。&1t;/p>

    连绵的大雨,让远处的那方天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1t;/p>

    梁绍坐在咖啡馆里,一瞬不瞬地看着窗外的雨景。这样的景象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在英国伦敦留学的那两年。伦敦常年都是阴雨连绵的,极少见到阳光。所以伦敦街道上行人都是一副多年见不到阳光的抑郁模样。&1t;/p>

    当然那细雨连绵的景象,如果是坐在屋里,捧着热茶,是会让人觉得很有诗意的。但是,如果要营生外出奔波劳碌的人,心里都不免会狠狠诅咒这种鬼天气。&1t;/p>

    梁绍坐在这里等待沈建国,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他刚来咖啡馆的时候,就给沈建国打了电话,当时沈建国说是刚下班不久,还有些工作没做完,让梁绍他耐心等一等。&1t;/p>

    梁绍也只好等下去。反正他也没事可做,下雨天,坐在咖啡馆里悠闲地和咖啡,有何不好呢。&1t;/p>

    又等了约莫三十多分钟,梁绍终于看见一身**的沈建国推开咖啡馆的门,走了进来。&1t;/p>

    梁绍这时举起手,向正在举目四顾的沈建国招了招手。沈建国见状,便朝着梁绍走了过来。&1t;/p>

    沈建国一身狼狈地走到梁绍对面坐下,坐到椅子处后,他就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挂在了旁边的另一张椅子背处:“外面风大雨大,还塞车,真是烦死人了。”&1t;/p>

    “做个上班族真是不容易,对么?”梁绍双手交握,十指交叠地,似笑非笑地对沈建国说道。&1t;/p>

    沈建国的脸比以前圆润了不少,鼻子也比以前的高挺了不少。现在沈建国走到街上,没有一个人能认得出他。&1t;/p>

    “是啊,真是他娘的累人。”沈建国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几口水,然后举起手招了招,示意不远处的服务生过来。&1t;/p>

    沈建国像是饿极了,他点了几个蛋糕和两杯咖啡。之后,他又抬眸问梁绍要点什么,梁绍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我还不饿,你点你要吃的就可以了。”&1t;/p>

    等那旁边点单的服务生走了之后,梁绍才开口问沈建国:“沈先生在公司基层这么久了,可有研究到什么整垮沈枞渊公司的东西?”&1t;/p>

    沈建国听了梁绍的话后,脸上露出沮丧的表情:“并没有什么进展。财务部那边我也打探不出什么,可能是我职位太低的缘故。所以,我最近在研究究竟怎么样才能升到高一些的位置去,但是听公司里的人说,沈枞渊用人其实很谨慎,所有的高层职位的人都由他亲自挑选。这就比较棘手了。”&1t;/p>

    梁绍沉吟不语。他在沈枞渊手下工作过,他当然知道沈枞渊的做事风格。当初沈建国要去公司里做基层,梁绍其实是不同意的。毕竟他在沈枞渊的公司当过那么长时间的秘书,都没有掌握到什么能对公司不利的把柄。如今沈建国只是一个基层职位,更不可能打探到什么。&1t;/p>

    但是当初沈建国执意要去,梁绍无奈,只能由他去。&1t;/p>

    现在的结果果然跟梁绍所料想的一样,浪费时间还一无所获。&1t;/p>

    这时,服务生端着蛋糕和咖啡放到了桌上。&1t;/p>

    “梁先生有什么建议给我么?有什么能迅爬到沈枞渊公司里高层职位的办法?”沈建国拿起桌上的蛋糕大口地吃了起来。&1t;/p>

    梁绍自嘲地笑了笑,如果当初他有什么方法能爬到沈枞渊公司的高层职位,一开头他就不会去帮助沈建国了。当下他敛去唇边的笑意说道:“这个我倒没办法。不过我这次约沈先生你见面,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1t;/p>

    正在大口大口地吃着蛋糕的沈建国闻言,疑惑地挑了挑眉:“什么事?说吧。”&1t;/p>

    “沈枞渊已经知道你出狱后做了整容手术。他所雇的那个私家侦探,找到了当初给你做整形手术的医生。”梁绍看着沈建国说道。&1t;/p>

    沈建国放下手中的刀叉,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几口,才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1t;/p>

    梁绍这时在心里诽谤了一句,怎的问这么蠢的问题?当下梁绍的脸上也没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只是淡淡回答道:“我雇了人密切留意他那边的一举一动。现在沈枞渊的精力,都放在寻找他和沈安溪的那对双胞胎上了。也无暇顾及到你这边的事情。我只是说出来,提醒你一下。”&1t;/p>

    沈建国听了梁绍的话,问道:“那你觉得我要怎么办?”&1t;/p>

    梁绍心中有些不耐,脸上还是一派平和淡然的神色:“我觉得沈枞渊迟早会找出你在他公司工作的事情。不如你现在就离开那里,反正你也没查探什么你要的消息。”&1t;/p>

    110/110877/48083530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