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凭什么让你带走
    这时李秀玉踏上几步,将手放到滚椅里女娃娃的脖子上,逐渐收紧:“你还没有将照片和视频给我,我凭什么让你带走宝宝?”她脸上的表情很是狰狞。&1t;/p>

    旁边那本欲带走宝宝的几个男子,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睛都看着沈枞渊,似是在等着他关于下一步的指示。&1t;/p>

    沈枞渊眼光一沉,双手放在口袋里,走了几步到李秀玉跟前:“既然你都带宝宝过来了,也只能让我们带走宝宝,不是吗?”顿了顿,沈枞渊的眼光凝在李秀玉那放在宝宝脖子上的手处,眼眸里的光芒越的阴冷:“宝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他的语气带着浓浓的威胁性,让李秀玉有些不寒而栗。&1t;/p>

    李秀玉放开那放在宝宝脖子上的手,往后退了几步。此时她目光有些怨恨地看着沈枞渊。&1t;/p>

    沈枞渊这时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1t;/p>

    等那几个男子将滚椅推走,沈枞渊才将手机里的视频和照片,当着李秀玉的面销毁。&1t;/p>

    沈枞渊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中。一回到家里,沈枞渊就往育儿室走去。刚到育儿室门口,就见到沈安溪静静地坐在两个宝宝旁边,用爱怜的眼神看着他们。&1t;/p>

    “我现在就拿毛去验dna,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了。”沈枞渊走上前,抚着沈安溪的头说道。&1t;/p>

    沈安溪将头轻轻靠在沈枞渊的肩膀处,口里喃喃道:“他们是我们的宝宝,我能确定。”&1t;/p>

    沈枞渊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即在沈安溪的额上落下一吻。&1t;/p>

    许侦探正走在路上,突然天空中便飘起了雨丝。他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到了附近一家商店处,买了一把雨伞。&1t;/p>

    到了目的地,许侦探按了按左边的门铃。门里面很快就响起一个声音:“你好,请问哪位?”&1t;/p>

    “你好,林医生,我是许志强,之前在电话里和你说过话。”许侦探这时回答道。&1t;/p>

    “我没什么可以告诉你的。我们医生不能透露病人的**,你请回吧。”门里传来林医生的嗓音。&1t;/p>

    这个林医生是当初给沈建国做整容手术的医生,许侦探费了一番功夫才打探到他的住址和工作地点,奈何他一直坚持职业道德,不肯透露沈建国的消息。&1t;/p>

    而这次,许侦探是有备而来的。当下他说道:“我知道了林医生你的一些事情,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不如你开门让我进去,我们再详细谈谈?”&1t;/p>

    门终于被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有着一脸不耐烦神情的林医生:“许先生,请进。”&1t;/p>

    许侦探施施然地,走到里面坐下。见到林医生也在自己对面坐下,许侦探抬眸向他一笑:“林医生,不给我倒杯茶么?”&1t;/p>

    对面的林医生撇了撇嘴,好像有点不情愿地站了起身,然后到旁边饮水机处给许侦探冲了杯茶过来。&1t;/p>

    许侦探接过林医生递过来的茶,淡淡一笑:“谢谢林医生。”&1t;/p>

    林医生板着脸,又在许侦探对面坐下:“刚才你说,知道了我的一些事情,具体是指?”&1t;/p>

    许侦探悠然地喝了一口茶,又翘起二郎腿,才开口缓缓地说道:“林医生以前有个舅舅,是被指控谋杀了他的妻子。后来,他被保释出来后,便下落不明。听说,在你舅舅下落不明前,你在你所就职的整容医院里,曾做过一任整容手术?”顿了顿,许侦探又不紧不慢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们要是有心去查,肯定能查出蛛丝马迹。但是,这不是我们关心的事情。”&1t;/p>

    坐在对面的林医生此时有心虚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他深呼吸一口气,仿佛是在强自冷静,过了一阵他才说道:“我可以把沈建国做了整容手术后的照片给你。但是,刚才你说过的,关于我舅舅的事情,请你以后不要向别人提起。要是让我知道,你跟别人胡说八道,我不会放过你。”&1t;/p>

    许侦探这时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意映得他的目光格外炯炯:“好,我不会向别的人提起,只要林医生给我想要的资料。”&1t;/p>

    林医生此时从椅子处站起身来:“徐先生请稍等,我这就去拿资料出来。”说完,他便转身往里屋走去。&1t;/p>

    没过多久,林医生便从里屋出来,递给许侦探一个文件袋:“你要的关于沈建国的整容资料,全在这里了。”&1t;/p>

    许侦探接过他手中的文件袋,道了声谢,然后当着林医生的面,打开了那个文件袋,然后将文件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仔细看了看。看了一阵,许侦探便从椅子处站起身来,向着林医生礼貌伸出手去:“林医生,后会有期。”&1t;/p>

    林医生面容冷峻地跟许侦探握了握手,然后就将他送出了门口。&1t;/p>

    傍晚,下班时分。&1t;/p>

    沈建国将电脑上的文件都处理好,然后跟旁边的怡姐说道:“怡姐,那我先回去了,再见。”&1t;/p>

    怡姐转头对他笑了笑:“好,那明天见。”&1t;/p>

    沈建国转身出了办公室门口,快步向电梯走去。刚才手机收到短信,梁绍约他去他所住的公寓处见面。&1t;/p>

    沈建国出了办公大楼,来到马路上,拦截了部计程车,就往梁绍的公寓出了。&1t;/p>

    梁绍的公寓内。&1t;/p>

    黄昏的夕阳余晖自大露台处倾泻进屋,微风将大露台处的半透明白色窗帘吹得微微晃动。整个公寓给人一种宁静安逸的感觉。&1t;/p>

    梁绍到旁边的桌边拿起茶叶罐,然后舀了些茶叶出来,放在茶壶处,接着拿起手边的水壶,往茶壶里倒了热气腾腾的沸水。&1t;/p>

    梁绍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递给坐在沙处的沈建国:“我最近新买的普洱,你尝尝,香气很清新。”&1t;/p>

    沈建国接过热茶,道了声谢。&1t;/p>

    梁绍不紧不慢地在沈建国面前坐下,用一个极为舒展的姿势仰靠在沙处:“我这边得到消息,林医生将你的整容资料给了沈枞渊的私人侦探了。”&1t;/p>

    沈建国心里一个咯噔,他定了定心神:“林医生之前不是承诺过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的吗?现在怎么出尔反尔了?真是岂有此理!”沈建国越说越气,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处。&1t;/p>

    “沈先生,你不要那么暴躁。我这里的茶几面是玻璃的,禁不起你这样折腾。”梁绍心里不是很看得起沈建国,是以对他说话时对他也没什么尊重。&1t;/p>

    “不好意思,我一时激动。”沈建国破天荒地向梁绍道了歉,让梁绍有点惊讶,“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沈建国的表情很是焦急,双手搓着。&1t;/p>

    梁绍心里其实并不是很关心沈建国下一步要怎么样走,他心里其实已经决定投靠茱莉亚那一边。他也知道这次沈建国十有**是失败的,所以,他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后路。&1t;/p>

    当下梁绍翘起了二郎腿,目光飘向大露台外那瑰丽的黄昏景色:“我觉得,既然沈枞渊就快要知道你的身份了,你不如直接办离职手续离开就是了。然后银行卡账户身份证什么的,所有关于这个身份的信息,就都销毁了。”他低下头,端起眼前的茶杯,执起茶盖吹了吹杯中的茶水,然后缓缓喝了一口后,又说道:“反正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任何时候沈先生都可以卷土重来嘛。”&1t;/p>

    沈建国这时颔表示同意。&1t;/p>

    沈建国在梁绍的公寓留了一阵,两人探讨了一下未来该如何将沈枞渊的财产夺过来的问题。期间梁绍对于沈建国提出来的很多想法都是极其鄙视的,但是他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只是说这些将来再探讨。&1t;/p>

    最后梁绍客气地留沈建国在自己公寓吃饭,但是沈建国却推辞不用了:“我等会要过去林医生那边一趟,我要知道他为什么要将我的资料泄露出去,这个王八羔子!”说话的时候,沈建国的眼眸里流露出凶狠的光芒。&1t;/p>

    梁绍也只是客气性地留沈建国吃晚饭而已,他心里其实也不是很想跟沈建国一起吃饭。所以他当下便说道:“那好,有事再联系,你过去林医生那边自己注意,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了。”梁绍这样说,是因为他看到沈建国脸上凶狠的表情,难保沈建国这种狠绝有余智谋不足的人,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1t;/p>

    沈建国这时自沙处起身,对着梁绍笑着点头:“那当然,我倒不至于杀了他。”说话间,他已经走到门口处。&1t;/p>

    梁绍尾随他到了门口处,沈建国刚欲举步要离开,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梁绍说道:“你的普洱茶挺香的,等我安定下来,告诉我是哪里买的吧。”&1t;/p>

    梁绍心里有些厌烦,嘴上却在敷衍着他:“好的。”沈建国向他挥了挥手以示道别,梁绍点头微笑示意,正想把门关上,却听到沈建国又回头说道:“林医生家的住址是多少?我记不大清了。”&1t;/p>

    梁绍垂下眼眸,掩去目光里的厌烦:“宁静路一百四十号三十二楼514号房。”&1t;/p>

    沈建国回答他:“好的。”说完后,他就大步离开了。&1t;/p>

    110/110877/48083530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