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李先生,请坐
    这时,站在茱莉亚身边的梁绍却一直在打量着沈枞渊。沈枞渊也不想和他的目光接触,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他。&1t;/p>

    “李先生,请坐。”茱莉亚继续言笑晏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和刚才在门口处的那人不同,她那请的手势,优雅而自然。像是一个教养得体的优雅女士一样。&1t;/p>

    沈枞渊说了声谢谢,然后在那张大软椅面前坐下。&1t;/p>

    茱莉亚随即在那张大软椅处坐下,然后双腿交叉地叠在一起优雅地坐着。她的目光在沈枞渊那易了容的脸容处流连了一阵,才说道:“李先生,军火我也带来了,先把解药给我的手下可以么?”&1t;/p>

    沈枞渊轻笑出声:“解药?什么解药?他们根本就没中毒。昨天那些喷雾,不过是些会让人感到眩晕和浑身无力的气体。”顿了顿,沈枞渊的脸上浮现了嘲讽的笑意:“你们觉得,我能千里迢迢地把毒药从那么远的地方带过来?你们的脑子是摆设么?”&1t;/p>

    茱莉亚那方的人听了沈枞渊的话后,齐刷刷地露出狠毒的脸色。茱莉亚这时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但是她很快就调整回了寻常的表情。当下她嘴唇微动,刚想说点什么,却听到旁边的人说道:“你这个王大蛋,敢这样耍我们!”&1t;/p>

    话音刚落,那人就掏出了手枪指着坐在椅子处的沈枞渊。&1t;/p>

    沈枞渊一言不地,用冷冷的目光自上而下地打量了一番那个拿枪指着他的男子。&1t;/p>

    这时茱莉亚伸出玉臂,对着那人挥了一挥:“退下去。把枪收起来。谁让你这样拿枪指着我们的客人的?”&1t;/p>

    “但是他......”那人的话都没说完,茱莉亚下一刻就猛地从软椅处站起来,抬手就对着那人甩了一巴掌。&1t;/p>

    清脆的耳光声在房内响起。&1t;/p>

    茱莉亚随即将那人手中的枪流利地夺过来,然后将枪顶在他的太阳穴处:“你再多说一句,本小姐就让你死在这里。滚出去,废物!”&1t;/p>

    于是那人就紧咬着嘴唇出了房门。&1t;/p>

    房内的众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的生。没人说话。&1t;/p>

    茱莉亚这时将拿着的枪里的子弹拆了出来,扔到了地上:“真是丢人的废物。”她面色冷冽地坐回软椅处,抬眸向着沈枞渊笑着说道:“让你见笑了,李先生。”&1t;/p>

    沈枞渊垂眸微微笑了笑,拿起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没关系,小的不懂事,我不会放在心上。”&1t;/p>

    “李先生果然是大人有大量,是做大事的人。”茱莉亚这时有点讨好似地笑着:“我们这次带了很多的军火来,李先生可要验一验货?”&1t;/p>

    沈枞渊微微点头。茱莉亚见状,便从软椅处站起来,拉开旁边旅行包的拉链:“军火都在这里,李先生可以过来过目一下。”&1t;/p>

    沈枞渊闻言,便站起身子,到了旅行包旁边,看起里面的军火来。枪支弹药各种武器应有尽有。沈枞渊看了一阵,便说道:“叫个人来给我详细解释一下这些武器的用法好吗,茱莉亚小姐?”&1t;/p>

    “好,要不就由我来给李先生解释?”茱莉亚刚想开口给沈枞渊介绍军火,却听到沈枞渊说道:“我怎么会劳烦一位女士为我解说?就由他过来给我解说吧。”沈枞渊指了一指不远处,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1t;/p>

    他正是昨天坐在软椅处的那个男子。&1t;/p>

    茱莉亚转头,对着那男子招了招手:“阿东,你过来,给李先生介绍一下这些军火。”&1t;/p>

    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极其不情愿地,走了过来,满脸愤恨之色地给沈枞渊介绍起军火来。&1t;/p>

    沈枞渊看着那瘦削男子的脸色,心里觉得好笑。他嘴里一张一合地说着手中军火的优点,然而沈枞渊完全听不进去。&1t;/p>

    沈枞渊向左边瞟了一眼,看见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保镖,也正垂目静立着嘴角漫出笑意。沈枞渊偏头,却看到右边的梁绍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打量着他。&1t;/p>

    梁绍这种眼神令他很不舒服。自沈枞渊进了房间开始,梁绍就一直在用这种眼神在打量他。沈枞渊带来的这几个保镖梁绍以前是没有见过的。所以沈枞渊不会担心梁绍会从他带来的那几个保镖处识破他的身份。&1t;/p>

    只是,梁绍一直这么打量他,令沈枞渊有些受不了。&1t;/p>

    当下沈枞渊将目光从梁绍处移开,这时沈枞渊的肚子却咕咕地叫了起来。也许是他肚子的咕咕声太大的缘故,旁边的人的表情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1t;/p>

    沈枞渊旁边的茱莉亚这时开口:“李先生是饿了吧,等交易完成,我们找个地方吃饭?”&1t;/p>

    沈枞渊笑了笑:“伦敦这里有什么好的餐馆推荐么?过来这边两天,吃的食物都是又腥又臭。”&1t;/p>

    茱莉亚说了个餐馆的名字:“这家餐馆不错,厨子是中国人。应该会比较合李先生的口味?”&1t;/p>

    沈枞渊听了后,对着茱莉亚说道:“那茱莉亚小姐告诉我地址,我等会跟我身后的几个弟兄去。”&1t;/p>

    茱莉亚本意是想和他一起去那餐馆吃饭的,而现在听沈枞渊这样说,却不是要和他们一起去吃。当下她脸色有点挂不住,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就在离这里不远的转角处,餐馆名叫衣露申餐厅。”&1t;/p>

    “好的。”沈枞渊向茱莉亚道了声谢,然后又说道:“你们这批军火我全要了,现在给你们写一张支票。”说着,沈枞渊在软椅处坐下,自口袋中掏出支票簿和笔,刷刷地就写了张支票。&1t;/p>

    写好支票后,沈枞渊将它递给茱莉亚,然后举手示意身后的几个保镖将军火打包起来。之后沈枞渊几人就扬长而去了。&1t;/p>

    待沈枞渊离开后,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走到茱莉亚面前,有些愤恨地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毕恭毕敬。我们人数比他们多,即使是强买强卖又怎么样?”&1t;/p>

    茱莉亚抬眸看着眼前的瘦削男子,嘴边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强买强卖?原来你一直就是这样管理我们组织的军火的?”&1t;/p>

    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仿佛有点不满茱莉亚对他说话的语气,当下他反驳了一句:“我怎么管理军火,还轮不到你来管,婊子。”&1t;/p>

    他话音刚落,脸庞处就受了茱莉亚的一记耳光。啪的一声脆响过后,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的左脸迅肿了起来。&1t;/p>

    此时他捂住脸,眼神里散出怨毒的光芒:“难道我有说错了么?我只听令于6哥,你以为你爬上6哥的床,就能有他的权力了么,婊子?”&1t;/p>

    他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梁绍便一记左勾拳向他袭了过来。他闪避不及,那拳头正中他的下巴,让他不禁因为疼痛而倒抽了一口凉气:“你又是谁,”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冷笑了一下,面容有些扭曲:“她的姘头?这么争着维护她......”&1t;/p>

    梁绍一言不,又想举起拳头向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挥去。这时,茱莉亚拦住了梁绍,回头对他吐字清晰地说了一句:“你站一边去。”下一刻,她就从腰间掏出一支短枪,对准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瘦削男子的大腿处,手指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枪响过后,那瘦削男子便捂住大腿处的伤口痛呼起来。&1t;/p>

    “还有谁不服气的吗?都站出来好了。本小姐今日一个个解决了。”茱莉亚手拿枪支站在房间中央,脸容冷峻宛如女王。&1t;/p>

    房间内没有人说话。&1t;/p>

    “一群废物,被人耍了还要我过来收拾烂摊子。帮你们收拾完了烂摊子,还要我面前口出狂言,换做是6哥在这里,你早就没命了。”茱莉亚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神鄙夷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瘦削男子。顿了顿,茱莉亚又上前几步,走近他,居高临下地说道:“你看,你被我这样羞辱,你手下的弟兄也没有出来维护你的,可见你这个头目,当得也不怎么样嘛。”&1t;/p>

    说完这句话,茱莉亚抬眸,目光一一在房间内的众人脸上扫过。那些人的目光都不敢与她的目光接触,脸上都微微带着惧怕的神情。&1t;/p>

    伦敦的雨总是这个样子的,细微而连绵。加之下雨时雾气又浓重,有时候走在街上,会觉得行人都是一副阴郁的模样。梁绍在英国留过学,已经习惯了英国这样的天气。&1t;/p>

    茱莉亚和梁绍吃完饭,便去酒店订了房。这时梁绍正从沐浴间走出来,抬眸便看到茱莉亚侧坐在长窗边沿处,侧头看着窗外的景物。&1t;/p>

    “你在看什么?”梁绍一边走过去,一边问茱莉亚。&1t;/p>

    茱莉亚听到声音,回转头来,向着梁绍微微一笑:“没看什么,就是到窗边吹吹风。”&1t;/p>

    窗外雨声潺潺。从窗户处看出去,能看到街道上撑着雨伞来来往往的行人。&1t;/p>

    梁绍也在长窗边沿的另一边坐下,与茱莉亚面对面。他沉默地侧头看了一阵窗外的景色,才开口说道:“你觉得今天的那个李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1t;/p>

    110/110877/48083531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