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跟我们去做一下笔录吧
    就在那男子快要将门关上的时候,沈安溪走到门前,对他说道:“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可以么?”&1t;/p>

    “就在房间里解决吧!”那男子冷着脸说道。&1t;/p>

    “但是......”沈安溪还想说些什么,那男子却已经砰的一声,将门甩上。&1t;/p>

    沈安溪只能将地上的饭菜端起,走回椅子处坐下。盘里的饭菜看起来粗糙而劣质,让沈安溪一点食欲都没有。&1t;/p>

    又过了一个小时。&1t;/p>

    房间里的沈安溪这时大声地痛呼起来,她走到门旁一边拍门一边喊道:“来人啊,我要看医生,我要看医生!”&1t;/p>

    “又怎么了?”门外响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接着门就被缓缓地打开。&1t;/p>

    这时沈安溪捂住肚子大喊道:“我可能是阑尾炎,我要去看医生,好疼......”说着,沈安溪就紧皱着眉头,蹲在了地上。&1t;/p>

    门口那男子见状,便侧头朝左边喊了一声:“杰哥,人质说她肚子疼,我们要叫医生吗?”&1t;/p>

    耳边又响起脚步声,沈安溪这时干脆直接晕死过去。&1t;/p>

    门口处出现了一个穿着紧身黑衣的男子,他看了几眼晕在地上的沈安溪,随即说道:“叫兄弟几个送她到最近的医院去吧。毕竟是人质,她要有个三长两短,老大会怪罪我们。”&1t;/p>

    装晕的沈安溪感觉到有人将她抬到了车上。车子一路平稳行驶,没多久就到医院。&1t;/p>

    沈安溪这时装作悠悠醒转的样子,然后又咿咿呀呀地喊起疼来。几个男子将她从车子处抬下来。&1t;/p>

    医护人员将沈安溪抬到医用担架上,然后很快就将她抬进了医院。&1t;/p>

    到了医院后,被移到滚轮床上的沈安溪听到医生问道:“腹部哪里疼?以前阑尾有炎过吗?”&1t;/p>

    沈安溪这时小声对医生说道:“医生,其实我没病,我被黑社会绑架了。借此机会逃出来的。”&1t;/p>

    滚轮床边的医生护士们都脸色一凝。&1t;/p>

    “医院这里有后门么?帮我报警好吗?”沈安溪用哀求的口气对他们说道。&1t;/p>

    “医院是有后门的,等会我让个护士带你去吧。”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说道,“我们先把你推进病房,你再找机会溜出去吧。我们会帮你报警的。”&1t;/p>

    沈安溪这时心中一喜,握住旁边医生手臂说道:“谢谢你医生。”&1t;/p>

    “不用谢,你自己小心。”医生对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微微一笑。&1t;/p>

    沈安溪被医生和护士推进病房后,看到病房里有件病服,便拿来套在身上。原来的衣服她没有脱,只是将病服套在身上而已。&1t;/p>

    然后沈安溪就打开病房门,往医院后门走了出去。走到医院后门处,沈安溪还谨慎地在门口处往外张望了一阵,确定那帮人不在这边,她才打开门走了出去。&1t;/p>

    医院门口的那帮人等了很久,却没等到沈安溪的消息。为的一个双臂都纹着纹身的男子这时从长椅处站起,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问问医院的前台。”&1t;/p>

    那双臂纹着纹身的男子到了医院前台,问道:“请问沈安溪这个病人现在怎么样了?我们等了很久了,都没见到她的医生出来。”&1t;/p>

    医院的前台闻言,查看了一下电脑,过了一阵她才抬头对那男子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医院没有沈安溪这个病人。”&1t;/p>

    “怎么可能,我们明明亲自将她送进医院这里来的。”那男子说道。&1t;/p>

    “那她的主治医生是谁?”医院的前台这时抬眸问他。&1t;/p>

    那男子顿时语塞,他沉默片刻,才说道:“我怎么会知道她主治医生的名字?病人都进了你们医院了,你们这里怎会没记录?”&1t;/p>

    医院的前台这时淡淡地抬起头:“真的没有,先生。”&1t;/p>

    那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句。然后他就脸带懊恼地回了之前的长椅处。刚一坐下,便听到不远处有警笛响起。&1t;/p>

    几个人有些做贼心虚,听到警笛响起后,就纷纷离开了医院。&1t;/p>

    刚才跟沈安溪谈过话的那医生,这时从走廊转角处行了出来,向前台走去。走到前台处,他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对前台处的女孩子说道:“那几个人走了么?”&1t;/p>

    “对,他们听到警笛声就离开了。”医院前台的女孩子回答他道。&1t;/p>

    这时,有几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快步跨进医院,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此时说道:“刚才是有人报了警,说有绑架人的黑社会在这里?”&1t;/p>

    在前台处的医生这时走到那人面前:“你好,是我刚才报的警,不过那几人已经离开了,而被他们绑架的人质也成功逃脱了。”&1t;/p>

    那穿警服的男子点了点头:“那跟我们去做一下笔录吧。”&1t;/p>

    伦敦的夜晚总让人感觉有些魔幻的气息。细雨雾气中的霓虹灯闪烁,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人间。&1t;/p>

    茱莉亚和梁绍两人这几天都留在伦敦的酒店里,乐不思蜀。一来梁绍刚到组织,6景城并没有给他分配太多的任务,二来茱莉亚要留在伦敦整理一下这边的组织势力。所以梁绍索性就留在酒店里,跟茱莉亚一起留在伦敦。&1t;/p>

    窗外的路灯透过明净的玻璃照射进来,在茱莉亚的脸庞处落下深浅不一的阴影。梁绍伸出手去,在她的侧脸处抚了抚:“亲爱的,你长得真美。”&1t;/p>

    他的话音刚落,床边那桌上手机这时响起了来电铃声。梁绍收回那在茱莉亚侧脸处的手,抱怨了一句:“谁那么不识趣,打扰我们的好时光。”&1t;/p>

    茱莉亚轻笑出声,翻了个身,伸长玉臂,去拿床边桌上的手机,她按下接听键:“你好,阿杰。有什么事么?”&1t;/p>

    “茱莉亚小姐,对不起,我们刚抓到的人质沈安溪,她......她逃跑了。”手机听筒里传来的男声令茱莉亚有点火大。&1t;/p>

    “逃跑了?你们那么多男人,都看不住一个女人么?怎么能让她逃跑了?”茱莉亚对着手机话筒恼怒地说道。&1t;/p>

    “她说肚子疼,我们怕她出事,便送她到了医院,谁知道我们坐在医院等了一下午,她就不见了。后来不知道为何,医院里来了警车,我们就赶紧离开了。”手机听筒里又传来那男子的说话声。&1t;/p>

    茱莉亚披了件外套就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肯定是她装病到了医院里,然后让医生护士帮助她逃脱了。你们这帮蠢货,也没去看看医院有后门或者其他的什么通道?”&1t;/p>

    手机那端的男声沉默了几秒,才有些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当时听到警笛声后,哥们几个走得急,就没想到这一层。”&1t;/p>

    茱莉亚低声骂了一句废物,然后又说道:“行了,剩下的事情不用你们管了。这事我会告诉6哥,你们这个月的薪酬就没有了。就这样吧。”&1t;/p>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玻璃窗前一层的小水珠。而茱莉亚就这样披着一件外套,裸露着双腿站在窗前,从梁绍这个角度看过去,让他觉得茱莉亚像是某些油画里的女主角。&1t;/p>

    这时茱莉亚拨通了另一个人电话:“阿青,阿杰刚才告诉我,人质沈安溪在他地盘走丢了,你负责帮我找她回来。人才走了几个小时,一个女人,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也走不到太远的地方。你现在立刻派人去找,应该能找回来的。”&1t;/p>

    手机那端那个被称为阿青的男子很快回答道:“好的,茱莉亚小姐,我这就去办。”&1t;/p>

    茱莉亚挂了电话后,有点烦躁地说了句:“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做事情的,看个人质都看不好。”说完,她把手机随意扔到床边的桌上,又整个人躺倒在了床上。&1t;/p>

    梁绍这时翻身过来,手指在她的红唇上抚摸着说道:“不要生气,生气就不漂亮了.......”&1t;/p>

    茱莉亚攀住他的手臂,皱了皱眉,嘴巴微微撅起,好像一个少女在撒娇:“不漂亮了?”&1t;/p>

    梁绍立刻笑道:“漂亮漂亮,你什么时候都漂亮。”&1t;/p>

    窗外是一片连绵的阴雨,却丝毫没有削减,屋内床上那对缠绵着的人影的热情。&1t;/p>

    沈枞渊自从上次和梁绍见过面后,就换了家酒店住。这天,他吩咐手下的人处理好那批自茱莉亚处买来的军火,便准备订机票回家,去看看沈安溪。多日不见,不知道她和两个宝宝怎么样了,沈枞渊有点放心不下。&1t;/p>

    正坐下来,准备收拾行李,却听到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沈枞渊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是李俊的来电。他按下接听键:“怎么了?我就回去了,回去之后我们叙叙。”&1t;/p>

    手机那端的李俊这时回答他:“你先别回来。我查到茱莉亚明天会跟他们黑帮的老大见面。就在伦敦。具体地址我还没清楚,等我查探到了,我再给你。”&1t;/p>

    沈枞渊感觉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你是怎么查探到的消息?这消息可靠吗?”&1t;/p>

    手机听筒里传出李俊的嗓音:“我在茱莉亚的手机处,植入了个病毒。这样我就可以远程监控到她的电话内容了。还有一件事情,他们之前抓了沈安溪做人质,但是,后来她逃脱了。”&1t;/p>

    沈枞渊全身一震,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安溪怎么会落到他们的手上?”&1t;/p>

    110/110877/48083531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