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沈枞渊不会已经中了计吧
    李俊快地伸出手去,拿起桌上的手机,拨了沈枞渊的电话。可是,沈枞渊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李俊心里焦急,又打了几遍,可是还是没人接。&1t;/p>

    接电话啊,接电话啊,大哥,不是说今天要全天跟我保持联系的么,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不接电话呢?&1t;/p>

    手机听筒里又传出那冷冰冰的嗓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1t;/p>

    李俊按掉电话,在房里踱步。怎么办,怎么办,沈枞渊不会已经中了计吧?&1t;/p>

    席来月大酒店内。&1t;/p>

    沈枞渊见门开了,便带着众人进了房间。一群人6续进了房内。那穿着紧身花衣的男子,在他们身后,关上了房门。那男子尾随在沈枞渊一众人的背后,眼神很是阴冷。&1t;/p>

    沈枞渊进了房间后,举目四顾了一下房间内的人。之后,沈枞渊心里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的目光在对面6景城身上凝住:“6先生,我的妻子沈安溪呢?”&1t;/p>

    6景城这时大步走到沈枞渊跟前,向着他伸出手去:“沈太太稍后就到。时间紧迫,他们还在伦敦机场往这里的路上。请耐心等一等。”&1t;/p>

    沈枞渊沉着脸,点了点头。碍于礼貌,沈枞渊也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跟6景城握一握手。哪料沈枞渊的手还没碰到6景城的那只伸出来的手,6景城的另一只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一把枪,砰的一声枪响后,沈枞渊的大腿便觉得一阵剧痛。&1t;/p>

    两方的人这时纷纷动作起来。然而6景城是早有准备,带来的人全是精锐人士,很快沈枞渊这边的人便处于下风。&1t;/p>

    沈枞渊这时回头对着身后已方的人大喊道:“快走!快离开这里!”&1t;/p>

    一众人都跑到了门边。然而房门像是被做了手脚,离房门最近的那人硬是打不开门处的锁。&1t;/p>

    “阿树,叫人上去撞开那扇门。”沈枞渊忍着腿上的剧痛,反手开了一枪,解决了一个冲到自己后背,尝试偷袭自己的敌人。&1t;/p>

    阿树听到沈枞渊的吩咐后,便叫了他手下最强壮的一个男子去将门撞开。&1t;/p>

    沈枞渊这边的人一边顽强抵抗着,一边等待着那强壮的男子将门撞开。&1t;/p>

    砰的一声巨响,那强壮的男子终是将门撞开了。沈枞渊这方的人6续向着门口逃了出去。&1t;/p>

    沈枞渊拖着受伤的腿,出了酒店房门后,便往电梯走去。刚走了几步,背后却忽然伸出来一双手,将他死死地往后拖。&1t;/p>

    接着又有一人追了上来,从背后扼住了沈枞渊的喉咙。沈枞渊想要回头开枪,却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他想呼叫,却现背后那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他拼尽全力想要声,却只能出模糊不清的低沉声音。&1t;/p>

    渐渐地沈枞渊觉得自己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他的手越来越累,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1t;/p>

    幸好这时走到前面的阿树不放心,回过头来看了一下背后。阿树随即往沈枞渊冲了过来。&1t;/p>

    许是失血过多,在看到阿树向着自己冲过来那一幕之后,沈枞渊便晕了过去。&1t;/p>

    待沈枞渊悠悠醒转的时候,他现自己已经躺在了酒店柔软的大床上。他尝试着动一动身子,却现腿部被打了石膏。&1t;/p>

    他是被自己的人救了,还是被黑帮的人抓住了?&1t;/p>

    沈枞渊尝试着从床上起来,却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他只好放弃尝试从床上起来的这个动作。&1t;/p>

    正在沈枞渊觉得郁闷的时候,开门声响起。脚步声渐渐近了,然后阿树的脸映入眼帘。&1t;/p>

    沈枞渊从未觉得阿树的脸如此可爱可亲过。这时他对阿树说道:“阿树,麻烦给我倒杯水过来好吗?”他一开口,才现自己的声音很是沙哑。&1t;/p>

    “老大,你醒了。”阿树有些喜悦地走了过来。听了沈枞渊的话后,他又走到一旁的茶几处,拿起玻璃杯,到饮水机处接了杯纯净水,然后走到床边,递给了沈枞渊。&1t;/p>

    沈枞渊没有接他手中的玻璃杯,却又说道:“阿树,扶我起来一下。”&1t;/p>

    阿树依照沈枞渊的要求,将他扶起,让他坐在床上。沈枞渊这才接过他手中的玻璃杯。喝了几口水后,沈枞渊觉得自己舒服了很多,才问道:“我昏迷了几天?”&1t;/p>

    “就是昨天昏迷过去,今天就醒来了。”阿树回答他,然后又问道:“老大你饿吗,我让手下的人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吧。”&1t;/p>

    沈枞渊点点头,然后又问道:“这次我们这边没有人伤亡吧?”&1t;/p>

    阿树又回答他:“有几个人受了点轻伤,都叫了医生来看了。没有什么大碍。考虑到去医院会不大舒服,我就叫了私人医生过来酒店这边帮你们医治。”阿树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有个叫李俊的先生,说是你的朋友,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让我一等你醒来,就叫你回他电话。”&1t;/p>

    沈枞渊皱了皱眉头:“好的,你把我手机拿过来给我一下。”&1t;/p>

    阿树又依然吩咐,到了不远处的桌边,给他拿了手机过来。沈枞渊输入手机开机密码,刚进入手机桌面,便看到有很多个李俊的未接电话。&1t;/p>

    沈枞渊知道对方应该是有急事要联系自己,便拨了电话过去。李俊那边很快接通:“枞渊,你没事吧?”&1t;/p>

    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没事。就是受了点伤,但是没把安溪救回来。这帮王八蛋,出尔反尔,给我们设了局!”&1t;/p>

    手机那端的李俊这时叹了口气:“你没事就好。怪我现得太迟了。当时我就想打电话告诉你,他们根本就没带沈太太到席来月大酒店那里。可能是我打电话打得迟了,你那边一直没人接。”&1t;/p>

    沈枞渊听了李俊的话后,翻了翻手机处的未接电话。李俊是昨天下午两点多后才打电话过来的。嗯,对了,那时候他们这边的人,已经遭了对方的袭击了。所以沈枞渊听不到来电铃声,也是有可能的。&1t;/p>

    李俊的声音又从手机听筒里传了过来:“是我醒悟得太迟了。但是,我查探到了沈太太现在的下落。黑帮的人将她带到了伦敦这里。”&1t;/p>

    沈枞渊心头一颤,连忙问道:“你知道她的确切地址?是怎么知道的?从6景城的通话内容中?”&1t;/p>

    手机那端的李俊回答道:“是的。既然他是黑帮老大,那么从他通话内容中获得的信息,应该是准确无误的吧?”&1t;/p>

    沈枞渊对着手机话筒嗯了一声,又说道:“你把她所在的地址到我手机上吧,我现在有些头晕,怕是记不大清楚。”&1t;/p>

    手机那端的李俊这时语带担忧地说道:“这几天,你先好好养伤。他们应该不会对沈太太怎么样的,毕竟那是拿来制衡你的筹码。另外,如果我有沈建国的下落,我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1t;/p>

    沈枞渊将头靠在床头处,长吁了一口气:“真是多亏有你。十个侦探加起来,都没你那么厉害。”&1t;/p>

    手机听筒里这时传出李俊的几声轻笑:“等你这事办妥了,你可得给我开张数额巨大的支票。我的帮助可不是免费的。”&1t;/p>

    沈枞渊微微笑了笑:“那是当然。”&1t;/p>

    “好了,那你先休息,我得先去了解一下沈太太所在的那栋建筑里的详细情况。”手机那端的李俊说道。&1t;/p>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1t;/p>

    李俊挂了电话后,拿起旁边的面包啃了几口,又端起桌边的咖啡喝了几口。之后,就在键盘处啪啪啪地敲下一些代码。&1t;/p>

    很快地,电脑屏幕处便出现了一个画面。画面中的地点是一个像是废弃仓库的地方。那里有沙,有电视机,有桌椅。桌上甚至还摆着一瓶白色的花。虽然看起来地方比较破旧,但是还是蛮干净的。&1t;/p>

    沙处坐着的人,是沈安溪。从画面中看来,她像是坐着沙处看电视。这时有一个彪悍的男子端了饭菜到桌子处,然后回头对着沙处坐着的沈安溪说了几句什么。&1t;/p>

    坐在沙处的沈安溪这时站起来,往桌子走了过去。&1t;/p>

    李俊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又在键盘处敲了些代码,然后电脑屏幕处便多了几个窗口。&1t;/p>

    窗口处的画面是这个仓库里面以及周围的情况。画面很清晰,李俊能清楚地看到仓库里面和外面的人。&1t;/p>

    几天后。&1t;/p>

    今天破天荒地,竟然出了太阳。沈枞渊这时从床上爬下来,到了窗边,拉开了窗帘。明媚的阳光自长窗照射进来,室内的一切都被映射得明媚起来。&1t;/p>

    沈枞渊站在长窗前,看了一阵窗外的景色。正在出神,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连忙走过去,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阿俊。”&1t;/p>

    “枞渊,我这几天黑进了沈太太所在的地方的监控系统。基本摸清了他们的作息时间。在清晨八点的时候,他们的人手是最少的。这时候攻进去,他们措手不及,肯定是可以安全地将沈太太救出来的。”手机那端传来李俊的嗓音。&1t;/p>

    110/110877/48083532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