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原来如此
    约翰先生点了点头:“下午我回去后,会调度人手去你所说的地方。我们也对这个帮派的人深恶痛绝。他们多次扰乱我国的治安,贩毒绑架暗杀无恶不作。实乃社会之毒瘤,人人得而诛之。”这几句话约翰先生竟是用中文说的,口音还挺为标准。&1t;/p>

    沈枞渊心中有些惊讶,不禁问道:“约翰先生中文说得很是不错,是来中国留过学?”&1t;/p>

    约翰先生摇了摇头:“并没有。只是我到过中国办公,对中国文化深深着迷,于是自学了中国的普通话。”&1t;/p>

    沈枞渊恍然大悟:“原来如此。”&1t;/p>

    窗外的小雨渐渐停了,阳光渐渐明艳起来。淡金色的阳光将周遭的景物都衬得活泼有生气起来。在这个多雨多雾的城市,偶尔见到明媚的阳光就好像憋在胸中的一口闷气都得到了抒一样,让人心胸舒畅。&1t;/p>

    沈枞渊看了窗外的景物一阵,之后转头抬手看了看手表,觉他跟约翰先生这顿饭吃了一个半小时。当下沈枞渊对约翰先生说道:“没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让司机送约翰先生去机场?时间比较紧迫,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做部署比较好。”&1t;/p>

    见约翰先生微微点头,沈枞渊便招了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结账。结完账后,沈枞渊便带着约翰先生出了餐厅,到了司机停车的地方。&1t;/p>

    待送走约翰先生后,沈枞渊便回了酒店。刚回到酒店房间,耳边便响起了沈安溪的嗓音:“老公,你回来啦。”说话间,沈安溪已经小碎步地到了沈枞渊面前,双手环抱住他的腰:“我在这里好无聊啊,电视节目一点儿也不好看。”&1t;/p>

    沈枞渊出了几声轻笑:“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你喜欢怎么玩我都行。”顿了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道:“今天你吃药了么?医生说你要每天乖乖吃药,身体才能好起来。”&1t;/p>

    沈安溪回答道:“哎呀,忘记吃药了。难怪今天感觉自己很萌。”&1t;/p>

    沈枞渊失笑:“好了,我老婆每天都那么萌那么美,快去吃药吧。”&1t;/p>

    这时沈安溪对着他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遵命老公。”&1t;/p>

    沈枞渊这时说道:“说正经的,快把药吃完,我们明天就要去美国那边了。希望这次能一举击垮6景城和他的帮派。”他走到窗边的位置坐下,又端起桌边的玻璃杯喝了几口水,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安溪,你确定要跟着我们一起过去?我觉得你回国内,回去爷爷家更好。你不是很久没见过我们宝宝了么?你不想他们么?”沈枞渊皱着眉头对沈安溪说道。&1t;/p>

    沈安溪在一旁拿出一个下瓶子,倒出两颗小药丸,就着白开水,将那两颗药丸吞了下去。听了沈枞渊的话后,她垂眸向着沈枞渊走过来,在他大腿处坐下:“但是我想跟你一起去。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你放心吧。”说着,沈安溪将头轻轻地靠在沈枞渊的肩膀处。&1t;/p>

    沈枞渊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却又是欲言又止。他伸出手去,抚了抚沈安溪的头,然后说道:“好啦,把睡衣换了,我让弟兄过来集合,跟他们说一下明天去黑帮巢穴的事情。”&1t;/p>

    沈安溪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拿了衣服进了沐浴间。等沈安溪换了衣服出来,沈枞渊便打了个电话给阿树。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手机听筒里传来阿树恭谨的声音:“老大,怎么了?”&1t;/p>

    “让弟兄们到我房间来,我跟他们说一下到黑帮巢穴去之前的准备。”沈枞渊神色淡淡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1t;/p>

    “好的,我们一会儿就过去。”手机那端的阿树很快地说道。&1t;/p>

    没多久,阿树便带着一帮弟兄到了沈枞渊的房间内。因为有些人已经回了国内,所以现在阿树的手下已经少了三分之一。&1t;/p>

    沈枞渊还是像往常一样,叫他们围在自己身边,打开手机处的示意图,跟他们说了整个作战计划。&1t;/p>

    因为黑帮老巢处的监控系统李俊无法黑进去,所以沈枞渊并不是很了解那边的情况。但是他们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且他们有美国官方人士的帮忙,所以沈枞渊觉得问题并不大。&1t;/p>

    沈枞渊跟周围的人说了黑帮老巢的具体位置,和他们到时候过去时候的作战计划后,又说道:“到时候我太太会跟我们一起过去,她是一个女子,希望弟兄们多照顾她一下。”说到这里,沈枞渊揽了揽沈安溪的肩膀。&1t;/p>

    沈安溪这时笑着对众人说道:“到时候就麻烦大家的照料。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给大家添麻烦的,你们放心。”&1t;/p>

    沈枞渊轻轻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他又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1t;/p>

    留下来的人都是身经百战的人,也是保镖队伍里最为精锐敏捷的人。沈枞渊对他们的能力没有什么质疑。&1t;/p>

    众人沉默着。他们之中有些人心里在想,沈太太为什么会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但是他们都是沈枞渊的手下,所以即使心里有什么异议,也不好说出来。&1t;/p>

    “既然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大家就自由活动。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我们今晚就坐飞机过去美国。”沈枞渊见没人有疑问,便说道。&1t;/p>

    等众人都离开了,沈枞渊用严肃的眼神看了沈安溪一阵,然后说道:“你把之前我教你的,那些开枪的手势再在我面前练一遍。”&1t;/p>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便从背包中拿出手枪,将之前沈枞渊教她的手势都做了一遍。沈枞渊皱了皱眉头,又手把手地纠正了她的某一些动作。&1t;/p>

    沈枞渊又叫沈安溪在他演练了几次,直到沈安溪喊手酸,沈枞渊才罢休。&1t;/p>

    沈安溪将枪收起,这时耳边又响起沈枞渊的嗓音:“到时候记得穿上防弹衣,任何时候都要在我身边十步之内。”&1t;/p>

    沈枞渊这些话说了很多遍了,沈安溪听得都能背出来了。当下他回答道:“好啦,我知道啦,老爷爷,你很啰嗦啦。”&1t;/p>

    沈枞渊这时走到沈安溪身后,从她身后抱住她,轻声说道:“我知道我啰嗦了点,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你。担心你到时候再出什么事。你之前屡次遇到危险,都是因为我。我好不容易才将你从这帮歹徒手中救出来,我不希望你再遇到什么危险。”顿了顿,沈枞渊环在沈安溪腰间的手臂更收紧了一些:“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我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希望你和两个宝宝从此以后都是平平安安的,你明白吗?”&1t;/p>

    沈安溪的心一下子变得很柔软,她回转身来,反抱住沈枞渊:“我知道了。我能明白你的心情。我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顿了顿,她又说道:“其实我坚持要跟你一起去,也是因为我放心不下你。我希望我能和你一起共进退。既然你说你做这些是为了我们,那就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为了我们两个宝宝,为了我们的家一起努力,不好么?”&1t;/p>

    沈枞渊轻轻地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抚了抚她的头,然后才轻轻地回答道:“好。”&1t;/p>

    飞机上。&1t;/p>

    沈枞渊侧头看了看窗外的夜空。因天色已黑,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漆黑。&1t;/p>

    沈枞渊又转过头来,对着旁边的沈安溪说道:“我闭上眼休息一会,你也好好休息一阵吧。”&1t;/p>

    沈安溪正拿着飞机座位上放的杂志看着,听了他的话后,她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1t;/p>

    沈枞渊其实心里挺紧张的,觉得自己的手心一直在出汗。而全身的神经一直在绷紧着。反观沈安溪,好像没事人一样,像是坐飞机去旅游。不知道她是紧张没表现出来,还是不知道此次行动的危险性,所以根本不紧张。&1t;/p>

    沈枞渊闭上眼,背靠在座位上,渐渐便意识模糊起来。&1t;/p>

    三日后。&1t;/p>

    沈枞渊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是一片刺目的阳光,视野有点模糊,他有点分辨不清楚自己是在哪里。抑或他根本是在做梦?&1t;/p>

    安溪,安溪呢?沈枞渊想到沈安溪,便想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他试了几次,还是无法从床上起来。床很大很柔软很舒服,这是哪里?&1t;/p>

    沈枞渊的意识还是有点模糊,他努力回想着之前生的事情。那天他们一队的人到了黑帮的巢穴,本想杀他们个措手不及的,却没想到黑帮却是预先设下了埋伏。沈枞渊也不知道当中是哪里出了错,总之当时纵使是有着美国官方的帮助,沈枞渊这方的人也是在战斗中处于下风。&1t;/p>

    后来沈枞渊吩咐己方的人乘机撤退,撤退到大楼外面的时候,黑帮的人竟然追了上来。因为那处大楼外面比较荒凉,四面环山。在沈枞渊这方的人逃走的过程中,沈安溪滚下了山坡。沈枞渊还记得,当时自己是想去救她来着,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失去了意识。&1t;/p>

    醒来之后,沈枞渊就到了这里。他只记得这些了。至于是谁把他送到这里,他是落到黑帮手上,还是跟着已方的人成功逃脱了,沈枞渊就一无所知了。&1t;/p>

    110/110877/48083532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