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慈善活动
    沈枞渊挂了电话后,就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坐下后,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细长的香烟点燃,然后放到了唇间,深深地吸了一口。&1t;/p>

    沈枞渊并不喜欢喝酒,现在只有香烟能舒缓一下他那紧绷的神经。他这段时间已经调动了所有的,能调动的人脉去寻找沈安溪。然而还是找不到她。这段时间,沈枞渊几乎每天早上都是被噩梦惊醒的。他无法想象,如果沈安溪生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办,他们的那对双胞胎宝宝该怎么办。&1t;/p>

    几天后。&1t;/p>

    这天是个下雨天。天气已经逐渐有点凉了。沈安溪平时过来上课,都要穿件外套才能抵挡现在天气的寒意。&1t;/p>

    今天沈安溪上课上到一半,就被张校长叫到了校长办公室,即是上次沈安溪来面试时,来的那个办公室。&1t;/p>

    窗外的那丛竹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合着那滴答的雨声,竟有几分宁静悠然的意味。&1t;/p>

    这时沈安溪对面的张校长对她说道:“明天我们学校要去中国参加个慈善活动。我想了想,我们学校还是你比较合适去参加这个活动。你长得美,气质又好,又会说话,捐款的人肯定很喜欢你。你去的话,能为我们学校拉到更多的捐款。”&1t;/p>

    沈安溪上周跟着村里的汽车,去城里的医院查看了一下大脑。医生说她的大脑现在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记忆可能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恢复。所以沈安溪还是在张翠娟家里住着,也继续在这小学里当着英语老师。&1t;/p>

    听了张校长的话后,沈安溪笑了笑回答道:“好啊,能为学校谋福利,我也是很乐意的。既然是明天的慈善活动,而且还是在中国,那我是不是要今天就出?”&1t;/p>

    坐在沈安溪对面的张校长此时说道:“嗯。等会儿会有车接你到机场的,机票我也帮你订好了,你到了机场直接登记就可以了。”&1t;/p>

    沈安溪这时点点头:“那我回去教室,将学生的作业布置好,然后就准备出。”&1t;/p>

    张校长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好的,你去忙吧。”&1t;/p>

    沈安溪参加的这个慈善活动是在晚上开始的。而且场地是在露天的广场处。此刻,拿着酒杯的沈安溪觉得有点冷,便想着回储物柜处,拿一件外套穿上。&1t;/p>

    心里这样想着,沈安溪便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不远处的桌上。然后转身,刚想举步往储物柜的方向走去,却没料到不知道是哪里蹦出来的一个人影,直直就向她撞了过来。可能这边灯光昏暗,沈安溪之前根本没看到这个人。&1t;/p>

    &1t;/p>

    沈安溪还算动作敏捷,这时她赶紧向旁边跳开。然而还是迟了一步,那人手中的酒杯倾倒在她身上,杯中的酒流在她的裙子处,弄脏了她整条裙子。&1t;/p>

    幸好沈安溪穿的裙子是墨绿色的,即使被酒液弄脏,也不是太明显。&1t;/p>

    那个人撞到了沈安溪不道歉就算了,竟然还扑了过来,口中在叫道:“美人,来让我抱一抱。”那人这时走在了灯光下,这时沈安溪才看清楚,这人是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此刻他的声音里透着浓重的醉意。想必是喝醉了,才如此胡闹。&1t;/p>

    沈安溪立刻脸露厌恶,想要往旁边避开。却没料到那男子虽然喝醉了,动作却是很灵敏,一把就抱住了沈安溪:“哈哈,我抱住没人了。”&1t;/p>

    沈安溪这时极力挣扎着,想要挣脱开这喝醉了的登徒子的骚扰,却没料到这人当真是力大无比,无论沈安溪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他的怀抱。&1t;/p>

    沈安溪这时一巴掌就朝着那男子的脸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沈安溪的巴掌重重地落在了那男子的脸上。那男子立刻恼羞成怒:“你个婊子,居然敢打我,我......”&1t;/p>

    那男子话还没说完,脸上便中了一拳:“你是哪里来的流氓,居然敢骚扰我太太?”&1t;/p>

    那男子随即放开了沈安溪,然后捂住鼻子痛呼起来。&1t;/p>

    沈安溪这时赶紧往旁边走了过去。刚才打那男子的人,快步朝她走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往人多的地方走了过去。&1t;/p>

    因为灯光昏暗,沈安溪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觉得他的背影很修长,而且看他的身形,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沈安溪偏偏又记不起是在哪里见过他。&1t;/p>

    那人拉着她的手一路走到了光线充足的地方,才放开她的手,然后一脸关切地问道:“安溪,你没事吧?”&1t;/p>

    沈安溪刚想问他,从哪里得知自己的名字,然后她忽然想起了自己胸前的名牌,心想他肯定是看到了名牌上的名字,才知道她的名字的。当下沈安溪的目光也停在眼前这男子胸前的名牌处一阵,才说道:“我没事,沈先生,谢谢你刚才出手帮我解围。”&1t;/p>

    沈安溪打量了眼前这个叫沈枞渊的男子几眼,觉他的五官生得极为俊朗,一双俊目在灯光下璀璨生辉像是冬夜里天幕处的寒星。&1t;/p>

    沈枞渊这时走上前几步,一把握住了沈安溪的手:“安溪,我总算是找到你了,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我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1t;/p>

    沈安溪猛地挣脱了他的手,心想,这慈善活动上怎么尽是些神经不正常的浪荡子,真是吓死她了。当下沈安溪冷着脸对沈枞渊说道:“沈先生,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1t;/p>

    眼前的那叫沈枞渊的男子没再把手伸过来,而是目露爱怜和疼惜地看着她:“你不记得我了?生了什么,你受了伤么?”&1t;/p>

    沈安溪不想和他纠缠下去,就说道:“沈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是不是也喝醉了?”说着,沈安溪转身就要走。&1t;/p>

    沈枞渊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会轻易让她就此从自己面前离开。当下他伸出手,一把抓住沈安溪那截瘦削的手臂:“你听我解释好么?”&1t;/p>

    沈安溪的脸色更是冷漠,她用力地一把甩开沈枞渊的手:“有什么好解释的,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拉拉扯扯的干什么......”话都还没说完,沈安溪就被沈枞渊一把拥进怀里,然后他的唇便落了下来。&1t;/p>

    沈安溪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她心中觉得羞愤无比,然而不知为何,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这个怀抱是无比的熟悉,像是自己曾与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曾如此缠绵过无数遍......&1t;/p>

    沈安溪差点就要沉沦在沈枞渊的这个吻里,待她的神智回复过来后,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沈枞渊,然后几乎是下意识地,沈安溪抬手就给了沈枞渊一巴掌。&1t;/p>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沈枞渊的左边脸庞顿时多了个手掌印。此刻,他的半边脸庞是火辣辣的痛,让他的神智瞬间恢复了不少。&1t;/p>

    这时沈枞渊捂住脸庞低眸想了想,然后才抬眸对沈安溪说道:“对不起,是我太冒昧了,因为你长得很像我太太,名字恰巧也是相同的。所以我才一时情不自禁。”&1t;/p>

    沈安溪将脸转向一边,因为刚才打沈枞渊耳光时用的力度太大,导致她的右手手腕现在也有些痛。她左手握住右手手腕,转动了一下手腕以减轻现在手腕处的不适。她没有回答沈枞渊的话,转身就想离开。&1t;/p>

    “沈小姐,你是过来筹集捐款的对么?请问,你是为什么单位筹集的呢?”沈枞渊知道,这个慈善活动上的,要么是来选择捐款单位准备捐款的,就像他沈枞渊;要么就是来为贫困单位筹集捐款的。所以沈枞渊才有此一问。&1t;/p>

    果然,沈安溪听到他的问话后,停住了脚步,然后回转身来,淡淡地回答他:“我是为在美国处的华英小学,筹集捐款的。”&1t;/p>

    沈枞渊这时将捂着脸庞的手放下,然后挑了挑眉,脸露疑惑地问道:“华英小学?在美国?恕我孤陋寡闻,我没有听过这所小学的名字。”沈枞渊经常参加慈善活动,一般贫困小学的名称他都知道,但是现在沈安溪所说的这间小学,他真的没有听过。&1t;/p>

    沈安溪见对方对自己所在的学校感兴趣,知道筹集捐款会有希望,所以她就耐心地向沈枞渊解释起来:“华英小学是一所在美国极为偏僻山村的小学。那里的小学生都是华裔,都是极为穷苦人家的小孩子。”说到这里,沈安溪向着沈枞渊伸出手来:“沈先生,你好,我是那小学的英文老师,沈安溪。”&1t;/p>

    沈枞渊伸出手去,礼貌地握了一握:“现在也很晚了,要不我先送你回酒店?”见沈安溪在夜风中有些瑟瑟,握手的时候,沈枞渊也感觉到她的手有些冰冷,于是又说道:“还有现在是深秋了,夜深风冷,在这里呆久了,会着凉。”&1t;/p>

    听了沈枞渊的话后,沈安溪才想起自己刚才是要回储物室拿衣服来穿的。现在慈善活动也到了尾声了,沈安溪也还没找到为华英小学捐款的人,不如就先回家,这个慈善活动明晚还有,到时候再过来也一样的。再说,眼前这位叫沈枞渊的先生,好像对华英小学有一点兴趣?也许跟他谈一谈,能为华英小学筹集到一些款项也说不定。&1t;/p>

    110/110877/48083533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