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今天是我冒昧了
    沈安溪从床上爬起,穿了拖鞋,走到门口处,扭动门把手,打开了门。门口处站着身姿挺拔的沈枞渊,此刻他一脸歉意地说道:“安溪,今天是我冒昧了,我可以进来吗?”&1t;/p>

    沈安溪轻轻点了点头。只见沈枞渊迈着长腿,到了靠窗处的椅子坐下。沈安溪给他端了一杯茶,沈枞渊伸出长指接过她递过去的茶,然后他将茶杯放到嘴边,将喝未喝之时,手的动作却在这时停了下来,那杯茶就这么停在他的唇边:“我知道,其实,你也喜欢我,对么?”&1t;/p>

    沈安溪的眉心因尴尬而蹙起,她的心中漾起一种很特殊的情绪,然而在她刚想跟沈枞渊说话的时候,窗外的天幕处此时突然划过一道闪电,随即便响起了一声惊雷。&1t;/p>

    沈安溪猛地惊呼出声。酒店的天花板映入眼帘,沈安溪在恍惚中环视四周。电视机的屏幕处还在播放着刚才的那无聊的电视节目,房内床头柜处的台灯没有关,还是那浅黄的柔和的台灯光芒。&1t;/p>

    她做梦了,做了一个关于沈枞渊的梦。&1t;/p>

    沈安溪揉了揉太阳穴,自床上艰难地爬起,然后往沐浴间走去。&1t;/p>

    到了沐浴间,沈安溪打开水龙头,简单洗了把脸,又回到了床上。&1t;/p>

    躺在床上的沈安溪,这时伸出手去,关掉了床头处的台灯,然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1t;/p>

    湛蓝的天空中,有洁白的云朵在随风飘浮。耳边是阵阵的海浪声,略带着海水咸味的海风吹拂到人的脸上,让人觉得无比惬意。&1t;/p>

    沈安溪现自己这时躺在有着细软海沙的海滩上,而旁边躺着的,是笑得极为迷人的沈枞渊。阳光照耀在他那极为英气俊朗的五官处,显得他的脸像是一个构造设计完美的雕像。&1t;/p>

    “接下来我们去吃海鲜大餐好不好?”沈枞渊带着笑意问沈安溪。&1t;/p>

    沈安溪无法回忆起,自己是怎么到了海滩这里来的。她沉默了片刻,然后对沈枞渊说道:“我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1t;/p>

    躺在沈安溪身侧的沈枞渊,这时伸出手来,动作轻柔地拉过沈安溪的手,放到自己唇边,轻轻吻了一口:“我们过来度假的呀,亲爱的。”&1t;/p>

    亲爱的,他叫她亲爱的?&1t;/p>

    沈安溪这时怔了一怔,随即又皱着眉头开口问道:“沈先生,你为什么叫我亲爱的?”&1t;/p>

    在她身侧的沈枞渊此时往她这边挪了挪,距离她更近了一些,然后将手放到了她的额头处:“亲爱的,你怎么了?我们是情侣啊,我当然叫你亲爱的。”&1t;/p>

    情侣,她和沈枞渊什么时候变成了情侣?她记得,他是有太太的人。他们初遇的那天晚上,沈枞渊就说她长得很像他的太太,不是么?&1t;/p>

    当下沈安溪便看着沈枞渊的眼睛,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但是,你有太太不是吗?我又怎么可能答应你的追求,成为第三者?”&1t;/p>

    沈枞渊这时勾唇一笑,一个利落翻身,将沈安溪捞到怀里:“因为你爱我,所以你不计较啊,傻瓜。”&1t;/p>

    沈枞渊说完这句话后,刚才还阳光灿烂的天空忽然变得乌云密布起来。一道响雷在沈安溪耳边炸开,惊得她浑身一激灵。&1t;/p>

    沈安溪听见自己深重的呼吸声在房内响起,她缓缓张开眼,现自己还是睡在酒店的床上。&1t;/p>

    她又做梦了。梦里又是沈枞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1t;/p>

    沈安溪有些烦躁地自床上爬起来。窗外的天幕处挂着一轮圆月,月光透过窗纱,照进房内,在靠近窗户的那块地板处,洒下白霜般的光芒。&1t;/p>

    因为月光很亮,所以即使不开灯,也能大概地看清房内的事物。沈安溪就索性不开灯了,从床上起来后,就到了窗边的椅子处坐下。&1t;/p>

    坐下后,沈安溪摸了摸桌上的茶壶,现茶壶处的水还是热的,便就着月光,提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杯水。&1t;/p>

    沈安溪不大明白自己内心此刻翻涌着的情绪,究竟是为何。是在厌恶沈枞渊一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还是说,懊恼他已经有了太太?如果他没有太太,她会接受他的追求吗?&1t;/p>

    应该会吧。毕竟他外形俊朗,谈吐风趣,举止优雅。这样的一个男子,无论放在哪里,都很容易得到异性的青睐吧。&1t;/p>

    不过有了太太,还到处追求女孩子,这种行为,很令沈安溪她不齿。&1t;/p>

    沈安溪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拿起茶杯喝了几口水。喝了水之后,内心的烦躁好像减少了一些,然后沈安溪再次爬到了床上,强迫自己入睡过去。&1t;/p>

    这次沈安溪倒是没再做梦了,到了清晨,她是直接被手机来电铃声吵醒的。&1t;/p>

    沈安溪睁开惺忪的双眼,抬起仿佛有千斤重的手,伸向那放在桌上的手机。&1t;/p>

    一拿起手机,沈安溪便看到手机屏幕处显示着,是沈枞渊的来电。沈安溪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按下了接听键:“早上好,沈先生。”&1t;/p>

    “早啊,沈小姐。今天有个很有名的马戏团到了我们这里,我们一起去看好吗?”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说道,“我开车到了你酒店楼下。”&1t;/p>

    “我不在酒店,我在外面。”沈安溪有点没好气地说道。她还没有忘记昨晚的梦。此刻听到沈枞渊的声音,真是让沈安溪烦上加烦。&1t;/p>

    “那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吧。”手机那端的沈枞渊不依不饶地说道。&1t;/p>

    沈安溪有点不耐烦了,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是平静的温文有礼的:“不用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先这样吧,再见沈先生。”&1t;/p>

    沈安溪挂了电话后,将手机扔回桌上,倒头睡了过去。&1t;/p>

    沈枞渊也不是听不出沈安溪语气中的敷衍,沈安溪那边挂了电话后,沈枞渊长叹了一口气,便开着车子回了公司。&1t;/p>

    今天一天的时间里,沈枞渊公司里的人,都感觉到了他的不正常。&1t;/p>

    比如今天早上。&1t;/p>

    张秘书像往常一样,给沈枞渊端上一杯咖啡,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沈枞渊说:“帮我换杯茶来吧,天天喝咖啡喝得我都心烦了。”&1t;/p>

    “好的,沈总。”&1t;/p>

    等张秘书给他端来一杯茶之后,他闻了闻,又说:“这茶拿去倒了吧,茶的味道那么难闻,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1t;/p>

    张秘书:“......”&1t;/p>

    张秘书默默地在心里嘀咕了一番,然后走到沈枞渊的桌边,礼貌地对他弯了一弯腰,接着伸出手去,端起他眼前的茶杯说道:“好的,沈总,我这就给你拿去倒掉。”&1t;/p>

    再比如今天下午。&1t;/p>

    总经理在会议室跟全公司人讲解着一个ppt。&1t;/p>

    讲完了,总经理问在座的沈枞渊:“沈总,这个方案有什么可以指正的吗?”&1t;/p>

    沈枞渊沉默了十几秒才说道:“我不是很喜欢你ppt的背景图,这方案你重做吧,明天再讲解一遍。”&1t;/p>

    总经理呆滞了两三秒,立刻回答说:“好的,沈总。”&1t;/p>

    他们的沈枞渊沈总平时不是这样的!平时的沈枞渊是逻辑清晰,做事简洁直接,待人温和有礼,脾气很好的。公司的人都很敬佩年轻有为的他。&1t;/p>

    这几天他是怎么了?公司里的人在私下讨论开,最近沈总是不是中了邪,为什么性情大变?最后众人一致决定要尽量把工作做到完美,以免沈总飙。沈枞渊这几天出现在公司里的时间,也比以往少,但一出现在公司里,全公司的员工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出现的低气压。&1t;/p>

    下午的阳光照耀进办公室内,让办公室内清冷而简洁的摆设多了几分生气。沈枞渊这时抬眸看了看窗外的阳光,然后手一扬,将手中拿着的纸质合同扔到桌上,然后就自口袋中掏出手机,拨了董少华的电话。&1t;/p>

    过了一阵,董少华那端才接通电话:“沈少爷,打电话给我有何指教?”他懒洋洋的声音自手机听筒处传来,沈枞渊甚至能想象他用极为漫不经心的姿势,斜靠在沙或者椅子上,以一种极为放松的姿态来接听他的电话。&1t;/p>

    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董少,出来喝酒么?”他知道董少华这人现在肯定有时间。这人本来就是不事生产的富家子弟,董少华不像他沈枞渊,有做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1t;/p>

    “好啊,去哪里?”那边的董少华又懒洋洋地回答道。&1t;/p>

    “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我没意见。董少爷的眼光我信得过。”沈枞渊说着,整个人仰靠在椅子处。&1t;/p>

    这几天他都因为沈安溪的事情心烦气躁的,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神去处理工作。不过,如今知道沈安溪安然无恙了,沈枞渊总算是从之前那夜夜噩梦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1t;/p>

    墙上的画是用水彩笔直接画上去的。没有具体的图像,只是一块块颜色各异的形状。然而这些颜色不一的形状拼凑到一块,却给人以极为强烈的美感冲击。&1t;/p>

    沈枞渊是见惯艺术品的人,然而此刻他对面墙上的这幅画,还是让他觉得惊艳。沈枞渊仰头看了这幅画一阵,然后开口问道:“这画是谁画的?很美很震撼。”&1t;/p>

    在不远处酒柜处倒酒的董少华这时回答他道:“我自己画的,花了两天的时间。”&1t;/p>

    110/110877/48083534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