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什么时候学的
    董少华接了沈枞渊的电话后,就直接让他来了自己的家里。董少华的原话是这样说的——&1t;/p>

    既然沈少爷想找个地方喝酒,不如直接来我家喝好了。我家的环境比很多酒吧和餐馆的环境都舒适。&1t;/p>

    沈枞渊便依照他的话,来到了董少华的家里。据董少华所说,他给自己家里做了重新的设计装潢。沈枞渊踏进他的家门后,看到董少华家里的摆设装饰,连见惯奢华的他,都不得不对董少华这居所的摆设装饰称赞不已。&1t;/p>

    大气简洁而优雅,却又不失华贵。大厅处有一片极宽极大的屏风,将大厅处宽敞的空间割据开来,实用而优雅。屋内整个摆设的风格是偏古典的,却又完美地跟现代的元素结合了起来,毫无违和感。&1t;/p>

    当然最让沈枞渊惊艳的,还是他对面墙上的那幅画。他听了董少华的回答后,挑了挑眉,惊讶地问道:“你还会画画?什么时候学的?”&1t;/p>

    董少华这时端着两杯酒,从酒柜处向着沈枞渊走过来:“去年学的。闲得慌,便学了。”&1t;/p>

    沈枞渊伸出手臂,接过董少华递过来的威士忌:“真是厉害了,去年学的,就能画得这么美。”&1t;/p>

    董少华勾唇一笑,在沈枞渊对面的沙处坐下:“没办法,我有天赋。”&1t;/p>

    沈枞渊对他这么大言不惭不懂半分谦虚的言语,感到十分的鄙夷。当下他出一声嗤笑,却没再言语,只是仰头,将手中酒杯里的酒喝下大半。&1t;/p>

    董少华这时盯着他,过了一会才说道:“枞渊,你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吧?要不怎么老找我喝酒聊天?前几天你还问我怎么追求女孩子,该不会是,你跟你太太的感情出现了问题?”&1t;/p>

    董少华也不是蠢笨的人,虽然他对商界的事情不感兴趣,然而心思头脑还是很活络的。再加上他跟沈枞渊的交情颇深,有什么话都是可以直接说的。所以当下董少华也不顾忌,直接就对沈枞渊说出了这番关心的话。&1t;/p>

    沈枞渊这时将酒杯里的酒喝尽:“我太太安溪她失忆了,不记得我了。”&1t;/p>

    董少华听完他的话后,差点将口中的酒喷出来,他连忙抬手掩住嘴巴:“哦,你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啊?”&1t;/p>

    沈枞渊白了他一眼,知道董少华这个富家公子向来是这样的性格,所以也不想跟他计较。当下沈枞渊从沙处站起来,拿着酒杯,到了酒柜处倒酒。&1t;/p>

    等沈枞渊走回来,又在沙处坐下后,董少华才正色开口说道:“你太太失忆了?那你带她去看医生没有?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推荐一些优秀的脑科医生给你。”&1t;/p>

    沈枞渊此时的神情有些颓然:“她现在根本就当我是个刚认识不久的人,我怎么带她去看医生?而且她这失忆是脑震荡的后遗症,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好。”&1t;/p>

    董少华这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又问道:“所以你现在烦恼的是什么?烦恼她不记得你了么?”&1t;/p>

    沈枞渊叹了口气:“是啊。我之前还想追求她,让她重新爱上我,却没想到,她今天连我的面都不见了。”&1t;/p>

    董少华的眼眸里此时散出饶有兴味的光芒:“你是怎么追求她的,你跟我说说。”&1t;/p>

    沈枞渊就把昨天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董少华。&1t;/p>

    董少华听完后,差点又想将口里的酒喷出来:“哪有你这样追求女孩子的?”&1t;/p>

    沈枞渊皱了皱眉头:“那你说我该怎么样?直接告诉她,我们其实是夫妻吗?我怕她一下子接受不过来。”&1t;/p>

    董少华沉吟了一阵,又说道:“我觉得你倒是可以霸道无赖一点。”&1t;/p>

    沈安溪挂了沈枞渊的电话后,便又熟睡了过去。可能因为昨晚频繁做梦没睡好,所以沈安溪这觉睡得格外的香甜。&1t;/p>

    手机的来电铃声顽固地钻进沈安溪的耳里。被打扰到睡眠的沈安溪烦躁地睁开眼睛,心里想着,不会又是沈枞渊那烦人的家伙吧。她本来懒得接的,想一直睡在床上,等那边的人等得不耐烦了,自然就不会再打来了,可谁知对方真是不依不饶,那来电铃声一直不间断的响着。&1t;/p>

    沈安溪抓了抓头,烦躁不堪地从床上爬起,然后伸手去桌上拿手机。她的目光扫过手机屏幕,才现是张校长打来的电话。&1t;/p>

    沈安溪这时心里说道,不会是有什么急事吧?心里这样想着,沈安溪按下了接听键:“早上好,张校长。”&1t;/p>

    “安溪,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电话那端的张校长回答沈安溪道,“安溪,你过去那边,筹集到捐款了么?”&1t;/p>

    沈安溪的睡意此刻醒了大半,她抓了抓头,心里嘀咕道,什么,已经下午五点了?那她到底是睡了多久啊?沈安溪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才对手机话筒说道:“有一个姓沈的企业家,说要捐的。但是呢,他说他最近企业里的现金流比较紧张,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捐款给我们。”&1t;/p>

    手机那端的张校长这时说道:“这边这几天下大暴雨,导致学校的教学楼塌了。有好些学生受伤了。我们学校很需要这笔捐款,来救治学生和修建教学楼。”&1t;/p>

    沈安溪的心顿时紧张起来:“受伤了?都是那些孩子受伤了?”&1t;/p>

    “小英啊,华志啊,还有其他的十几个学生。所幸的是,并没有人由此丢失性命。”手机那端的张校长说道。&1t;/p>

    沈安溪听了张校长的话后,很是心疼。沈安溪记得小英这孩子。班上给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英这孩子了。她的大眼睛总是像清澈的山泉,给人很纯净的感觉。而小英这孩子也很好学,总是粘着沈安溪问很多学业上的问题。&1t;/p>

    教学楼塌方而受伤,他们一定很害怕很疼吧?当下沈安溪赶紧说道:“好的校长,我会尽快筹集到捐款的。”&1t;/p>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想了一下,便拨了沈枞渊的电话。等了好一会儿,沈枞渊那边才接通,手机听筒里传来沈枞渊低沉而入耳舒适的嗓音:“安溪?”&1t;/p>

    沈安溪握紧手机,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沈先生,能出来谈一谈吗?”&1t;/p>

    手机那端的沈枞渊好像有点惊讶,他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回答道:“好的,你想去哪里?”&1t;/p>

    沈安溪这时说道:“我对这个城市不熟悉,要不沈先生你定地点?”&1t;/p>

    “好,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吧。”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说道。&1t;/p>

    “嗯,我现在回到酒店了。”沈安溪握紧手机说道。因为早上的时候,沈安溪用自己不在酒店里的借口拒绝了沈枞渊的邀请,所以她就说自己现在回了酒店。&1t;/p>

    “好,你等我一会,我不久就到。”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说道。&1t;/p>

    沈枞渊挂了电话后,便开车到了沈安溪酒店门前,载她到了一家吃寿司的店。&1t;/p>

    店里的布置很优雅,很有日式和风的味道。连店里的服务员,都是穿着日式和服的。&1t;/p>

    往明净的玻璃窗看出去,能看到远处的天幕处有红彤彤的霞影。霞影一层层的,或深或浅,像是有粗心大意的画家,不小心地打翻了颜料,将天幕这方画布渲染得如此绚丽。&1t;/p>

    沈安溪见沈枞渊侧头看着窗外不说话,便轻轻地清了清嗓子,对沈枞渊说道:“沈先生,对不起啊,今天早上我真的是有事,所以才没有跟你出去。”&1t;/p>

    沈枞渊转过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没事,我理解的。”&1t;/p>

    这时有服务员走到旁边,给他们递上菜单。像往常一样,沈安溪说她不知道点什么,让沈枞渊点。&1t;/p>

    沈枞渊随意点了几样菜,然后双手交握十指交叠地撑在桌上,看着沈安溪微微一笑道:“沈小姐,是要跟我谈什么?有话不妨直说。”&1t;/p>

    沈安溪低眸,思索片刻才抬头对着沈枞渊说道:“刚才我听张校长说,华英小学前几天教学楼塌方,学校里有些学生受伤了。所以,我们学校现在很需要捐款去救治学生和修建教学楼。”说到这里,沈安溪顿了顿,又对沈枞渊说道:“沈先生,你能早点捐款给我们学校吗?”&1t;/p>

    沈安溪此时看着沈枞渊的眼神中蕴含着希冀和哀求,沈枞渊抬起星眸,与她直视。想起刚才董少华跟他说的那句“你不如对她霸道无赖一点”,当下沈枞渊对着沈安溪一笑,然后说道:“我还要考虑一下。明晚有个慈善晚会,你作为女伴陪我一起去?”&1t;/p>

    沈安溪看了看沈枞渊的表情,心想,如果她拒绝沈枞渊的邀请,到时候沈枞渊肯定不大乐意捐款给华英小学。当下她便答应了沈枞渊的邀请。&1t;/p>

    慈善晚会上衣鬓香影,天花板上水晶吊灯处的灯光,因为经过水钻的折射,变得细碎而柔和,柔和的暖色调灯光将晚会上的人都映照得更为优雅动人。&1t;/p>

    这时沈安溪走到不远处的桌上,准备拿几块小蛋糕到托盘上。沈枞渊站在她不远处,眯起眼,打量着沈安溪的背影。&1t;/p>

    110/110877/48083534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