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纤细迷人
    她今晚穿的晚礼服,是沈枞渊特意带她去一个国际牌子店里挑的。墨绿色的鱼摆晚礼服,后背的中部处有个镂空的设计,让沈安溪背部有一截莹白的肌肤裸露了出来。晚礼服的收腰设计,让沈安溪本就盈盈一握的细腰更为纤细迷人。&1t;/p>

    沈安溪拿了小蛋糕后,刚想转身回到沈枞渊身边,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嗓音:“美人,我们又见面了。”那嗓音中带着轻佻和戏谑,听在沈安溪耳里,有着说不出的别扭。&1t;/p>

    沈安溪转过头去看那人。那是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五官长得也并不丑,然而却给人一种油头粉脸的感觉。这嗓音听着有点熟悉,沈安溪却不记得是在哪里听过他的声音。&1t;/p>

    “美人,你不记得我了么?”说着话的同时,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又凑了过来。&1t;/p>

    这是她初遇沈枞渊的那天晚上,在慈善活动处遇到的那个变态男子!难怪觉得他的声音这么耳熟!&1t;/p>

    沈安溪的身后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看,果然是沈枞渊朝这边走过来了。&1t;/p>

    “这位先生,你是想做什么?”沈枞渊走到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跟前,因为沈枞渊比那个人高出一个头不止,此刻他是居高临下地,语带警告地看着那人。&1t;/p>

    自跟沈枞御认识以来,沈安溪还没见过如此浑身散着寒意的他。印象中的他总是文质彬彬的,温和的。&1t;/p>

    “你跟沈枞渊在一起?”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这时看向沈安溪的眼神变得有点意味深长。&1t;/p>

    沈安溪心下厌恶,此时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走到了沈枞渊的身后。&1t;/p>

    “他有太太,你知道么?”那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又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身离开了。&1t;/p>

    这人沈枞渊也略有耳闻。他的家族是城里有名的富贵之家,不过这人不受宠,其母亲只是个姨太,一直不能扶正。他的父亲在他成年之后,才将母子二人接回家来。可能是一直在家族中受到轻蔑排挤的缘故,这人行事总是有点怪异。&1t;/p>

    当下沈枞渊用带着寒意的目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片刻之后,他才转身对身边的沈安溪说道:“这晚会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现在就离开吧。”&1t;/p>

    沈枞渊的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声音飘入耳里:“这不是沈家少爷吗,怎么来了,也不跟我们聚聚呢?”&1t;/p>

    沈枞渊转身,便看到一群男子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他略略打量了一下他们,现这群人里有谢家少爷,绍家少爷,张家少爷.......&1t;/p>

    全是城中富贵人家的公子。而且那么恰巧,都是他近期需要去联络感情以便扩展公司的人。&1t;/p>

    沈枞渊的脸上绽开了一个有些令人炫目的笑,他笑得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这么巧,你们都在?”&1t;/p>

    “来来来,把这杯干了。”这时张家公子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来。&1t;/p>

    沈枞渊笑着将酒杯接过,仰头将酒液一饮而尽。这时又有人递过来了一杯酒:“沈少爷好酒量,来来来,把这杯也干了。”&1t;/p>

    沈枞渊又接过那人的酒杯,又是豪气地昂头一饮而尽。&1t;/p>

    这些都是沈枞渊想要结交的富家子弟,自然不能逆了他们的意。就这么一边跟他们聊着天,一边被他们敬酒,不知不觉间,沈枞渊已经喝下了十多杯的酒。&1t;/p>

    站在他旁边的沈安溪这时看到沈枞渊步行的姿态稍稍带了点醉意,便将手放到他的肩膀处,然后倾身在他耳边问道:“沈先生,你还好吗?我看你好像有点醉了。”、&1t;/p>

    沈安溪一直站在沈枞渊的身边,看得到那些人敬他的,全是白酒。当下沈安溪有些担忧沈枞渊会醉,她作为他的女伴,沈枞渊醉了,岂不是要她收拾烂摊子?所以沈安溪这才略为担忧的一问。&1t;/p>

    沈枞渊听了沈安溪的话,转头对着她勾唇一笑,笑容中的温柔意味极其浓烈:“你担心我?”&1t;/p>

    沈枞渊说话的时候靠得很近,他呼吸间的气息轻微地吹拂到了沈安溪的脸上。他的身上本来带着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现今带了点酒味,不知怎的,给沈安溪的感觉,却是带了点诱惑性。&1t;/p>

    当下沈安溪往后退了几步,与沈枞渊拉开距离,却被沈枞渊拉住了手。沈枞渊的眼神是带着笑意的,却也带了几分的醉意。&1t;/p>

    这时又有男子递了酒杯过来:“来来来,沈少爷,是朋友的话,把这杯干了。”&1t;/p>

    沈安溪看到沈枞渊这个样子,当下心一横,便走到那递酒杯过来的男子跟前:“我帮他喝吧。沈总刚才喝了不少酒。”说着,便伸手过去,想要接过那男子手中的酒杯。&1t;/p>

    谁料那男子竟将酒杯移开了一段距离,意思是不让沈安溪为沈枞渊挡这杯酒:“这位小姐,你是沈少爷的什么人?够资格为他挡酒么?”说话的时候,这个男子一脸的气高趾昂居高临下的倨傲表情。&1t;/p>

    沈枞渊这时对着那男子笑了笑:“绍公子,她是我的......”&1t;/p>

    沈枞渊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旁边的沈安溪接上他的话说道:“我是沈先生的秘书,一般宴会酒会,都是我帮他挡酒的。”&1t;/p>

    那姓绍的男子这时看向沈枞渊,见他没有反驳,只是含笑看着身侧的沈安溪,便让沈安溪接过了他手中的酒。&1t;/p>

    沈安溪也是豪气,接过酒杯就学着刚才沈枞渊的样子,一昂头就喝干了酒杯里的酒液。&1t;/p>

    “这位姑娘真是豪气,我喜欢。来来来,再干一杯。”那姓绍的男子见沈安溪如此豪饮,便来了兴趣,说话的同时,走到不远处的桌面上又拿了一杯酒过来,接着便递到了沈安溪的面前。&1t;/p>

    沈安溪二话不说又接过了他手中的酒杯,接着又是一仰头,之后她手中的酒杯就见了底。&1t;/p>

    那姓绍的男子此刻哈哈一笑,对着沈枞渊说道:“你的秘书挺敬业的,看来我也得找一个这样的秘书。”说着,他还拍了拍沈枞渊的肩膀,“走,我们到那边去坐,顺便谈一谈公司合作的事情。”&1t;/p>

    沈安溪也跟着沈枞渊到了不远处的桌边坐下。期间那姓绍的男子一直在跟沈枞渊说一些公司投资收购并购的事情,沈安溪听得似懂非懂,后来她便索性不听了,去旁边的桌上拿了蛋糕水果来吃。&1t;/p>

    吃到中途,沈安溪耳边又响起一个嗓音:“沈公子,好久不见啊,最近怎么样?”&1t;/p>

    沈安溪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穿着条纹西装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走到了他们身边。&1t;/p>

    这时沈枞渊转头看向那个男子,随即便站起身来:“原来是曾少爷,原来你也在这里。为什么现在才碰到,来来来,过来坐。这个是绍公子,汇通公司的大股东之一。”接着沈枞渊又转头看向那姓曾的男子,“这个是曾公子,年纪轻轻便是永朴公司的执行董事了。”&1t;/p>

    三人又各自寒暄了一番,各种商业互吹听在沈安溪的耳里,简直无聊至极。期间姓曾的那男子说到兴起处,又是频频向沈枞渊敬酒,也都被沈安溪一一代替沈枞渊喝了。&1t;/p>

    连喝了几杯那姓曾的男子递过来的酒,他也像刚才那姓绍的男子一样,对沈安溪的豪气和酒量赞不绝口。&1t;/p>

    慈善晚会到了深夜总算结束,而沈安溪的挡酒活动也总算是告了一段落。&1t;/p>

    跟曾少爷和绍少爷道别后,沈枞渊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口水,然后转头看向沈安溪说道:“晚会结束了,我送你回家吧。”&1t;/p>

    沈安溪刚想点头,却觉得胃里一阵翻涌。这时她转头对沈枞渊微微一笑说道:“我去下洗手间,很快就回来,你等我一下。”&1t;/p>

    沈安溪脸上这虚弱的笑容,给沈枞渊一种温柔的错觉。他以为沈安溪去洗手间是要补妆什么的,当下他就点了点头:“去吧。”&1t;/p>

    沈安溪连忙从座位处起身,然后就往洗手间处快步走了过去。&1t;/p>

    走到洗手间,沈安溪几乎是奔跑到马桶前,然后俯下身子,呕吐了起来。&1t;/p>

    几乎是把所有吃的都吐出来了,沈安溪才觉得自己的身体舒服了不少,头也没刚才那么晕了。&1t;/p>

    沈枞渊因之前喝了不少酒,此时其实已经有了不少醉意。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座位上等了好一阵子,才看到沈安溪从洗手间的方向款步走出来。沈枞渊拿起桌上的沈安溪的手提包,然后自座位处站了起来。等到沈安溪走到他面前时,沈枞渊还走到旁边的椅子处,拿起沈安溪的披肩,然后非常绅士而轻柔地,小心地给她披上披肩:“外面风大,披上这个比较好。”&1t;/p>

    沈安溪道了声谢,整了整那披上的披肩,然后轻声地对沈枞渊说道:“那我们回去吧。”&1t;/p>

    沈枞渊跟她并肩往门口走去:“不知为什么,我有点想去大排档吃烧烤。”&1t;/p>

    “大排档?沈先生你还去大排档这种地方?”沈安溪听了他的话,觉得很是惊讶。  沈安溪本来就有些头晕,现在走出到马路边上,觉得城市街道两旁的路灯和远处霓虹灯都是重影的。&1t;/p>

    110/110877/48083534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