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夜色中别有一番风味
    所以整个城市,给沈安溪一种光怪离6的感觉。&1t;/p>

    “我去大排档吃烧烤有什么好出奇的?再说了,大排档的烧烤很有风味,是那些装潢豪华的地方所没有的。”沈枞渊回答她,“再说慈善晚会上的食物不合我口味,我今晚都没吃什么,现在感觉好饿。”&1t;/p>

    沈安溪也不好推辞,虽然在心里嘀咕道,沈枞渊这个富家公子,真是嘴挑,慈善晚会那么多食物都不合他胃口,简直不可理喻。当下沈安溪便回答他道:“好啊,那我们去大排档吃烧烤吧。”&1t;/p>

    凌晨一点的大排档。食物的香味混合着嘈杂的人声,在夜色中别有一番风味。&1t;/p>

    沈枞渊是和沈安溪步行过来的,他把车子停在离大排档一公里外的停车场。因为他不想开着跑车过来大排档这里引人注目。&1t;/p>

    沈安溪是跟着沈枞渊穿过几条极窄的巷子才过到来的。不是有沈枞渊带路的话,沈安溪还不知道这边有这么热闹的大排档。也算是隐藏在深巷处的热闹摊档。&1t;/p>

    到了之后,沈枞渊便很随意地选了张桌子坐下,然后点了些常见的烧烤食物。&1t;/p>

    已经是深秋了,再加上现在是深夜,所以迎面吹过来的风带着浓重的凉意。沈安溪坐了一会儿,便听到对面的沈枞渊说道:“你那边风大,要不我跟你换个位置坐吧,我这边没那么冷。”&1t;/p>

    沈安溪刚想说不用了,却见到沈枞渊已经站了起来,无奈之下,沈安溪也站了起来,跟沈枞渊换了位置。&1t;/p>

    因为刚才在晚会上跟那些富家公子寒暄得多了,也喝了不少的酒,这时沈枞渊也不想说太多的话,就只是沉默地坐在沈安溪的对面,时不时喝几口杯里的白开水。&1t;/p>

    等到点的烧烤被服务员端送上来后,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便安静地吃了起来。&1t;/p>

    旁边的几桌都是一边吃一边在大声地说着话,只有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这一桌是沉默着的。在这个喧闹的环境里,显得有些突兀和特别。&1t;/p>

    沈安溪这时拿起筷子,夹起面前的一块生蚝,送到嘴里。正想开口对沈枞渊说,这里的烧烤滋味都不错,耳边这时却响起了一道尖利的女人的嗓音:“你这个勾引我老公的狐狸精,总算给我找到你了!”&1t;/p>

    沈安溪抬眸,看着眼前那个骂她是狐狸精的女子。她穿着无袖紧身的大红色裙子,下巴尖尖,脸庞是猫型脸。她的身材凹凸有致,五官......也算得上是个大美人。可是......沈安溪完全对她没印象。&1t;/p>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沈安溪放下筷子,皱了皱眉,对着那叫她狐狸精的女子说道。&1t;/p>

    “我没有认错人,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那猫型脸的女子指着沈安溪说道。&1t;/p>

    沈枞渊这时也皱着眉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转头看着那猫型脸的女子说道:“这位小姐,你应该是认错人了。”&1t;/p>

    沈安溪怎么会勾引别人的老公?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1t;/p>

    “谁是小姐了?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那猫型脸的女子出言粗鲁恶俗,然后上前几步,竟伸手抓住了沈安溪的手腕:“你个狐狸精,今天我不会放过你的!”&1t;/p>

    沈安溪吃了一惊,想将手抽回来,却现这猫型脸的女子力大无比,自己的手竟然抽不回来。沈安溪这时拧着眉看向那猫型女子,现她眼眸里是浓重的醉意,看起来像是喝得很醉了。&1t;/p>

    同一时间,那猫型脸的女子的另一只手拿起了沈安溪面前的水杯,下一刻就想将杯里的水向沈安溪泼过去。&1t;/p>

    沈枞渊眼疾手快,出手就握住了那猫型脸女子的,那只拿着水杯的手:“这位姑娘,我一向是不与女人争吵打斗的,但你要是再这么无理取闹胡搅蛮缠,我就不客气了。”&1t;/p>

    那猫型脸的女子的手被沈枞渊紧紧地握住,动弹不得。她恨恨地看了沈安溪一眼,然后哼了一声,跺了跺脚:“好女不与男斗,今天就先放过你这个狐狸精。”&1t;/p>

    沈枞渊刚想松手,却又听到那猫型脸的女子说道:“狐狸精你本事真大啊,又勾搭了一个男的。”&1t;/p>

    沈安溪皱了皱眉,心想这个女人怎的讲话那么粗鲁恶俗,她还没开口,便听到沈枞渊说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家教?你认错了人,不道歉就算了,现在又说这么难听的话。你现在给沈小姐道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1t;/p>

    那猫型脸的女子的手被沈枞渊紧紧地握着,握得生疼,当下她脸露讪讪之色,一副有点胆怯却又不肯拉下脸面去道歉的样子。&1t;/p>

    沈安溪看到这里,心里知道这个女子也是喝多了,又是认错了人,既然没什么事情,她也不想得理不饶人,当下便很温和地说道:“算了吧,沈先生你放她走吧,我也不在乎她说什么,反正她说的,又不是我。”&1t;/p>

    沈枞渊听她都这么说了,再加上他心里其实也不想跟这个猫型脸的女子纠缠,当下他就松开了手。&1t;/p>

    那猫型脸的女子虽然是喝醉了酒,可是她还知道自己是敌不过一个大男人的,当下她就当自己吃了瘪,跺了跺脚哼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1t;/p>

    待那猫型脸的女子离开后,沈枞渊对沈安溪说道:“在这里吃东西,就有这点不好,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1t;/p>

    沈安溪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眸问沈枞渊:“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像那女人口中所说的,勾引了她的老公?”顿了顿,她又说道:“毕竟,你才认识我不久。”&1t;/p>

    沈枞渊一怔,然后笑了笑:“我就是知道你不是。”&1t;/p>

    沈安溪不知道该回答他什么好,便只当他是在说台面上的客套话,当下就又低下头去,吃起面前的生蚝来。&1t;/p>

    “我们早些吃完回去吧。深夜这里什么人都有。”沈枞渊一边吃着,一边对沈安溪说道。&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刚咬了一口手中的鸡翅,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际:“菊姐,就是他们!那个狐狸精就在那里!”&1t;/p>

    沈安溪转头一看,果然又是那猫型脸的女子。而此刻她的身后,多了一帮男男女女。这帮男男女女此刻正往沈安溪这边凶神恶煞地走过来。&1t;/p>

    沈枞渊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走了之后,又折返回来,身边还带了帮手。沈枞渊这时心里暗道,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离开这里,现在想走都来不及了。&1t;/p>

    那帮身形魁梧的男男女女很快就向着沈枞渊和沈安溪围了过来。&1t;/p>

    “八婆,听说你欺负我们家欣欣?”说话的女人身形肥胖,边说话还边推了一把沈安溪。&1t;/p>

    坐在座位处的沈安溪差点被她推得向一边倒下去。对面的沈枞渊见状,连忙伸出手去,扶了一下沈安溪。&1t;/p>

    &1t;/p>

    接着沈枞渊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是清冷的,语气比深夜的秋风要寒冷得多:“今晚你们人多,我是斗不过你们。但不要以为我好惹,这里鱼龙混杂,我没靠山的话,敢凌晨两个人出来吃宵夜?能不能用下脑子?”&1t;/p>

    “不要听他胡扯,唬人谁不会呢?”那个站在肥胖女人旁边的,猫型脸女子此时一脸轻蔑地说。&1t;/p>

    也许是猫型脸女子这边的这帮人太过招摇张狂,周围的客人看到似乎即将有人要打架,已经散去了大半。大排档的老板这时上前来劝:“有事慢慢商量,我这边做个小生意不容易啊,你们要是打架的话,把我的客人都吓走了...”&1t;/p>

    “一边去,哪儿那么多废话!”那个猫型脸女子双手环抱胸前,很大声的斥责着大排档老板。&1t;/p>

    而这边,已经有几个女人向沈安溪扑了过来,沈枞渊连忙拉住她往自己怀里一带,避开那几个女人的攻击。沈枞渊知道沈安溪不会武术,所以宁肯自己受伤,也不想让沈安溪被这些人碰到。此时沈枞渊一边护着沈安溪灵巧地闪躲着,一边思索着该怎样尽快脱身。&1t;/p>

    场面很快就混乱起来,一帮人都在围攻着沈枞渊和沈安溪。&1t;/p>

    正在沈枞渊苦恼着,不知该如何脱身的时候,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警察来了!”,打斗着的男女立刻开始四散逃窜。沈枞渊这时看准时机,趁人不注意,跑到了旁边一条小路。&1t;/p>

    和沈安溪走了一阵,沈枞渊现背后有个黑影,回头一看,竟是刚才伸手去推沈安溪的那肥胖女人。&1t;/p>

    沈枞渊刚想对沈安溪说句话,却听到后面有人在喊:“是他们!追上去打!”&1t;/p>

    沈枞渊浑身一个激灵,拉起沈安溪的手就向前方跑。&1t;/p>

    这里都是些小巷子,沈枞渊左转右拐地跑了一段路,后面的人还是穷追不舍,这时他看到右边小巷里有一个开着门的仓库,便赶紧拉着沈安溪进了里面。&1t;/p>

    沈枞渊将仓库门从里面关上:“看来我们得在这里待到明天才能出去了。”他压低声音说。&1t;/p>

    沈安溪在心里叫苦不迭。此时她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工具,照了照仓库的环境。这里是摆放货物的地方。也许是主人疏忽,忘了关好仓库门。&1t;/p>

    110/110877/480835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