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抱歉让你久等了
    沈枞渊立刻展露笑容,走了上去,向着他伸出手去:“你好,我是沈枞渊,抱歉让你久等了。”&1t;/p>

    对方这个时候也从椅子处站起来,向着沈枞渊伸出手来,与他礼貌地握了一握:“你好,沈总,我叫刘辉。寰宇公司的执行董事。”&1t;/p>

    沈枞渊微笑着对他点一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坐下。&1t;/p>

    刘辉坐下后,就开始对沈枞渊说明他过来公司找沈枞渊谈话的缘由。大意是想与沈枞渊合作去搞一个什么项目。沈枞渊开始还能凝神去听刘辉在说什么,到了后来,他就完全不知道刘辉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1t;/p>

    沈枞渊的目光移到了刘辉身后的玻璃窗处,此时的雨变得小了,那玻璃窗处全是纵横交错的,雨滴在上面流淌而过的痕迹,将一块大长窗玻璃划成无数个小的区域。&1t;/p>

    沈枞渊的脑海里又浮现处今天早上,沈安溪让他滚出去的情形。真是越想越郁闷。&1t;/p>

    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对了,他还没有捐款给她所在的小学,她应该不会离开这个城市那么快吧?该怎么才能让她相信他们两人其实早就是夫妻了?她什么时候才恢复记忆呢?如果捐款给她的学校之后,她就回去了他该怎么办?&1t;/p>

    “沈总,沈总?”坐在沈枞渊斜对面的刘辉这时叫唤着沈枞渊。他看到沈枞渊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后,目光空洞表情茫然,刘辉知道沈枞渊其实并没有认真在听他在说什么,所以刘辉适时停止了他的讲述。&1t;/p>

    沈枞渊在刘辉的叫唤中回过神来,他的目光自刘辉的身后转回刘辉的脸庞处,随即沈枞渊向着刘辉礼貌一笑:“你的提议我都听了,不如我们先谈到这里吧,我先考虑一下,等我考虑好了,再联系你好吗?”其实沈枞渊根本不知道刘辉跟他说了些什么,这样说只是想早点将他打走而已。&1t;/p>

    刘辉心中也明白,当下就脸色有些冷地自椅子处站起来:“那沈总,我们后会有期。”&1t;/p>

    沈枞渊这时也从椅子处站起来,对着刘辉礼貌地点了点头:“嗯,好的,刘董事慢走。我让张秘书送您到电梯间吧。”说着,沈枞渊便率先出了会议室门口,径直往张秘书的座位走去。&1t;/p>

    送走了刘辉之后,沈枞渊又回到办公室的电脑前。他看了电脑一阵,现自己还是无法集中精神去看那些跟工作有关的文件,于是便联系了董少华,让他陪自己去桌球室放松心情。&1t;/p>

    这桌球室是新开的,环境还不错。设施什么的都是崭新的,周围的装饰摆设也都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1t;/p>

    董少华这时一杆将面前的桌球打进洞内,然后很直接地问沈枞渊:“你和你太太之间,又出问题了?”&1t;/p>

    沈枞渊置若罔闻地打了一阵桌球,然后才回答董少华:“我们昨晚生了关系。可是,今天一早,安溪她就把我赶出了房间。”沈枞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桌球室里的音乐不知为何,忽然停了下来,所以沈枞渊说出的这句话,旁边的人也听得到。此时他们都纷纷转过头来盯着沈枞渊,眼神中都带着一点玩味的笑意。&1t;/p>

    沈枞渊察觉到那些人看他的眼神,低头骂了一句脏话。董少华这时不禁轻笑出声:“那证明其实她对你是有好感的,这是好事啊。记忆这些,还是需要时间去等她慢慢恢复。”董少华见的女人多了,自然知道,一个女人肯定是对这个男人有好感,才会跟他生关系。&1t;/p>

    沈枞渊眼睫半垂,又打了一杆桌球,然后才说道:“现在我真是莫名的心烦。好不容易才见回她,没想到她居然不记得我了。”&1t;/p>

    沈安溪将沈枞渊赶出去后,就进了沐浴间,匆匆梳洗了一下。然后刚想换衣服出门口,却听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1t;/p>

    沈安溪快步走到桌旁,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张校长的来电。她按下接听键:“你好张校长。”&1t;/p>

    “嗯,安溪。”手机那端的张校长语气好像并不开心,“捐款筹集到了吗?”&1t;/p>

    沈安溪这才猛地想起,沈枞渊还没答应给华英小学捐款。当下沈安溪有点讪讪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还没,不过应该就快筹集到了。”&1t;/p>

    “嗯。”手机那端的张校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麻烦快一点筹集到捐款,学校这边真的很需要钱。”&1t;/p>

    “好的。”沈安溪从张校长的语声里,能感受到他的焦急。&1t;/p>

    桌球室内。&1t;/p>

    室内此时环绕着一曲节奏轻快的爵士乐,让桌球室内的人感到仿佛浑身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一般。&1t;/p>

    沈枞渊微微倾身,一杆将眼前红色的桌球打进洞内,刚直起身子,却有一个温软的躯体靠在了他的身上:“咦,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沈公子嘛,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久仰大名啊,今日得以一见,是我的荣幸。”&1t;/p>

    沈枞渊定睛一看,现是一个穿着紧身皮裤和黑色皮衣的年轻女子。她的五官长得极好极精致,只是妆化得稍微浓了些。身上穿的皮衣皮裤质量似乎也不大好,眼细的沈枞渊能看见有线头暴露在衣服外面。她的身上还散着浓郁的香水味道。&1t;/p>

    沈枞渊这时皱了皱眉。时常听到人说,有那种长得不错的女子,跑来桌球室四处转悠寻找金主的。他其实不怎么来桌球室玩,一直都只当这是传闻而已。难道现在这个女子就是平常那些人说的,寻找金主的女孩子?&1t;/p>

    一见面就那么热情奔放,看起来技巧并不大好。&1t;/p>

    沈枞渊心里想着,跟那穿着皮衣皮裤的女子拉开了一段距离。然而她身上的香水味道,还是不依不饶地,顽固地钻进他的鼻孔内。&1t;/p>

    沈枞渊边皱着眉头跟这个女子礼貌地笑了笑,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董少华示意他解释一下眼前这个女子的行为:“这位姑娘,我好像......并没有见过你吧?”&1t;/p>

    那穿着皮衣皮裤的女子,身子微微前倾,她一只手撑在桌球台上,姿态甚是风情:“沈先生并没有见过我,但我在很多公共场合见过沈先生呢。一直对沈先生很是仰慕。”她说话的时候,语调是微微上扬的,带着点撒娇的意味。&1t;/p>

    沈枞渊又用眼神示意旁边的董少华过来解围。然而旁边的董少华好像想看好戏一样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看向沈枞渊和那女子的眼眸中散着饶有兴味的光芒。&1t;/p>

    “我叫韦嘉。吕不韦的韦,嘉庆的嘉。很高兴认识你们。”语声顿了顿,那女子又说道,“啊,不对,应该是很高兴认识沈先生你才对,董少爷我是早就认识了的。”&1t;/p>

    沈枞渊又皱了皱长眉,眼神飘向那站在一边不动的董少华。他们俩认识?不过也不出奇,董少华这人肯定经常来这种娱乐的地方,再说按照他那到处流连花丛的性子,认识这个女孩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1t;/p>

    这时韦嘉又走近了几步沈枞渊:“沈先生桌球打得这么好,教我几招可好?”&1t;/p>

    “其实,我也不大会,不如让董少爷教你可好?他的桌球技术,可比我的高许多。”沈枞渊又往后退几步,韦嘉身上的香水味真的令他有些不舒服。&1t;/p>

    董少华这时拿着球杆,向着韦嘉走了过来:“沈少爷是有太太的人,韦嘉你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1t;/p>

    韦嘉脸上是毫不在意的表情,她挑了挑眉:“是么?很多我认识的男人,都有太太啊。”她像是在说一件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样。&1t;/p>

    董少华勾唇一笑,笑得意味深长:“他可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他是个专一的男人。”&1t;/p>

    韦嘉露齿一笑,狭长的凤眼笑起来像两道弯弯的月牙:“是么?那我更有兴趣认识他了。”&1t;/p>

    沈枞渊一向对女子都很绅士,既然是董少华的朋友,他也没理由不给她面子,只是他也不想给她释放处暧昧信号,当下沈枞渊走到了韦嘉的对面,对她礼貌一笑说道:“既然是董少爷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了。”&1t;/p>

    沈安溪跟张校长通完电话后,便去换了衣服。换好衣服后,沈安溪便出了酒店房间,准备去吃午饭。&1t;/p>

    街道上人来人往,跟往常并没什么不同。沈安溪像是游魂一样,在街道上走着,却不知自己应该去向哪里。&1t;/p>

    脑里一直在回放着今天早上那一幕,在看到自己身侧睡着沈枞渊时的心情。虽是羞愤交加,心底却是有些甜......&1t;/p>

    可是她沈安溪怎么能做小三呢?沈枞渊可是有太太的人啊!不,不可以,她沈安溪不能对沈枞渊有任何的幻想......&1t;/p>

    只要让他给华英小学捐完款后,她沈安溪就会回去华英小学,不会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了......&1t;/p>

    想到这里,沈安溪觉得自己好像又有微微的失落。此时她停住脚步,举目环顾了一阵四周的环境,觉自己在不知不觉的沉思中,都不知道走到哪里了。这里很陌生,沈安溪不记得自己有来过这个地方。&1t;/p>

    沈安溪此时心想,反正她也没胃口吃饭,不如索性就不吃了。然后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沈枞渊打了个电话。&1t;/p>

    110/110877/48083534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