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沈先生,有空见个面吗
    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喂,安溪?”电话里沈枞渊的声音跟往常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一贯的温和。&1t;/p>

    不知沈枞渊身在何处,手机听筒这时还传出了节奏感极为强烈的音乐。沈安溪被那音乐吵得有点心烦,不得不将手机拿开一些:“沈先生,有空见个面吗?”&1t;/p>

    “有的,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吧。”手机听筒里又传来沈枞渊那文质彬彬的温和的嗓音。&1t;/p>

    沈安溪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好对着手机话筒说道:“要不我过去找你吧。”&1t;/p>

    手机那端的沈枞渊沉默了几秒,然后就报出了一个地址。&1t;/p>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便招了部计程车,告诉了司机沈枞渊刚才在电话里说的那个地址。&1t;/p>

    沈枞渊跟沈安溪通完电话后,便跟董少华说道:“等会我有事,就不跟你们去接下来的节目了。”&1t;/p>

    董少华刚倾身瞄准了一个绿色的球,听了沈枞渊的话后,就直起了身子,满脸不悦地对沈枞渊说道:“什么事情要抛弃好友我啊?”&1t;/p>

    沈枞渊如实告诉他:“安溪找我有事情。”&1t;/p>

    董少华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这样。祝你早日将你太太追回来。”&1t;/p>

    这时站在董少华旁边的韦嘉听了他的话后,眼眸里有光芒在闪动。然而她只是看了几眼沈枞渊,却什么都没有说。&1t;/p>

    三人又打了一阵桌球,之后沈枞渊就接到了沈安溪打来的电话,说她到了沈枞渊所在的地方外面。&1t;/p>

    沈枞渊挂了电话,便对董少华说道:“那你们先玩,我有事先走了。”&1t;/p>

    “那嘉嘉,我们去下半场吧。”董少华听完沈枞渊的话后,将手中的球杆,扔到了球台上。&1t;/p>

    三人前后走出了桌球室。走到马路边的时候,韦嘉不知道为什么走不稳,趔趄地往沈枞渊这边跌了过来。&1t;/p>

    沈枞渊连忙伸手去扶她,却没料到她却整个人跌进沈枞渊的怀抱里。&1t;/p>

    这时沈安溪刚好从出租车上下来,视线却捕捉到了这一幕。当下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在心里暗暗想,沈枞渊这样的富家公子,肯定是到处拈花惹草的,这边刚跟她一夜情不久,另一边,又是佳人在抱。&1t;/p>

    沈枞渊这时礼貌地将韦嘉推开,然后扶稳她:“韦小姐,你没事吧?”&1t;/p>

    韦嘉这时撅起嘴巴说道:“路上有颗石头结果就绊到了,谢谢沈先生。”&1t;/p>

    “没事,不用客气,走路小心些。”沈枞渊放开扶住韦嘉的双手,将一只手插进了裤兜里。&1t;/p>

    “沈先生。”沈枞渊耳边响起熟悉的嗓音,他心中一喜,转身一看,果然看到了沈安溪。&1t;/p>

    沈枞渊跟沈安溪介绍了一下韦嘉和董少华两人,几个人寒暄了一阵,便分道扬镳了。&1t;/p>

    带韦嘉和董少华两人走后,沈枞渊便问沈安溪:“你吃饭了么?要不要去餐馆先吃个饭什么的?”&1t;/p>

    沈安溪这时摇了摇头:“我没什么胃口吃饭。我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捐款的事情的。”&1t;/p>

    沈枞渊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我支票本在家里,要不我们先回我的住所,我开支票给你?”&1t;/p>

    沈安溪想了想,沈枞渊他应该也不会对自己做些什么,便答应了。&1t;/p>

    沈枞渊的住所内。&1t;/p>

    进屋后,沈枞渊让沈安溪先在沙处坐下,自己走到里屋,拿出了支票本,然后大笔一挥,给沈安溪签了张巨额支票。&1t;/p>

    沈安溪接过沈枞渊递过来的支票,道了声谢,却听到沈枞渊说道:“安溪,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1t;/p>

    沈安溪这时抬眸看着沈枞渊,觉得他脸上的表情甚是凝重。她的心中不觉疑惑,然后问道:“嗯?什么事情?”&1t;/p>

    “安溪,其实,你就是我的太太。我们早就认识并且结了婚。”沈枞渊说到这里,递给沈安溪一个红本子:“这是我俩的结婚证。”&1t;/p>

    沈安溪心中震荡。她伸出手去,接过沈枞渊递过来的结婚证,翻开来仔细看了看。&1t;/p>

    上面的名字是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的名字,照片也是两人的照片。好像没有错。可是,沈安溪脑里一点关于这件事的记忆都没有。&1t;/p>

    沈安溪这时是站着的。她手里拿着那本结婚证,内心实在是十分震荡。她后退几步,在沙处坐下,却没有说话。手里紧紧拿着那本结婚证,眼光一直在上面停留着。&1t;/p>

    沈枞渊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是她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当下也没有说话,只是在她旁边坐了下来。&1t;/p>

    过了良久,沈枞渊看沈安溪还是一言不,不禁有些担心,他将手放到沈安溪的肩膀处:“安溪,你还好吗?”&1t;/p>

    沈安溪这时往右偏了偏身子,挣脱了他的手:“沈先生,万一你认错人了呢?”&1t;/p>

    沈枞渊出一声轻笑:“我怎么可能认错人?我们认识那么久了,又结婚了这么长时间,我连你最亲密的样子,我都见过,我怎么可能认错人?”&1t;/p>

    沈安溪这时头脑中一片空白。她想搜寻一下关于沈枞渊的记忆,却现脑海中是空空如也的。她看着手中的那本结婚证,上面却又清清楚楚地确定着她跟沈枞渊彼此的关系。&1t;/p>

    不知道为什么,沈安溪觉得现在的这种情况,很讽刺。如果真的是如沈枞渊所说的话,她连自己的丈夫都不认得了?那她什么时候才会好起来,她的记忆,什么时候才会恢复呢?她在以前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她以前的生活是怎样的?她现在对过往的事情是一无所知。如果,假如,她这辈子都无法找回以前的记忆了,那她该如何是好?&1t;/p>

    再退一步讲,如果沈枞渊说的是假的,她根本不是他的妻子,那么,沈枞渊又是意欲何为?&1t;/p>

    按照沈枞渊的身份地位,要捏造一个假的结婚证,并不难吧?他肯定知道她沈安溪是处于失忆的这么一个状态中......&1t;/p>

    这一刹那间,沈安溪的思维很乱,她不知道自己改如何作出判断。这时旁边的沈枞渊看她还是不说话,便语带担忧地问道:“安溪,安溪,你怎么了?”&1t;/p>

    沈安溪这时蓦地自沙处站起:“沈先生,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捐款。”&1t;/p>

    沈枞渊见她的脸色比刚才更为苍白了,心里不禁泛起爱怜。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失忆的沈安溪来说,冲击一定是非常大的,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沈枞渊也不想以这种方式来告诉她,他们之间的关系。&1t;/p>

    “安溪,你先不要回华英小学好么?钱我可以让财务科的人,汇到你们学校的账户里。如果你离开了,我们之间就没有了解彼此的时间了。”沈枞渊这时也站了起来,一脸诚恳地对着沈安溪说道。&1t;/p>

    沈枞渊最近公司里的事情也要处理。如果沈安溪拿了捐款就回了华英小学,那么他也得跟着她去那边。他不能这样扔下公司不顾。&1t;/p>

    沈安溪这时转头回答他道:“沈先生,我现在心很乱,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我先走了。”说着,沈安溪便拿起了桌上的手提包,转身举步往门口走去。&1t;/p>

    “我送你吧。”沈枞渊这时赶紧说道。&1t;/p>

    “不用了,我自己坐计程车回去就好。”沈安溪这样说着,就拿着手提包出了门口。&1t;/p>

    沈安溪不知自己是怎样出了门口,又是怎样叫的计程车,又是怎样回的酒店。这件事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去消化它。&1t;/p>

    不是说她像他的妻子而已嘛?怎么到头来,她变成了他的合法妻子?&1t;/p>

    沈安溪整个人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此刻她的脑里是乱糟糟的一团。她回忆起自己跟沈枞渊的初遇,回忆起两人相处时,沈枞渊对自己的态度,回忆起自相识而来和沈枞渊两人之间的经历。&1t;/p>

    如果她不是他的妻子,那么他为什么要对她沈安溪这么温柔?沈安溪想起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完全是一副丈夫对自己妻子的体贴温柔。按理说,如果她沈安溪只是长得像他的妻子的话,沈枞渊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对待她。无论怎么看,沈枞渊对待她,都像是一个合格丈夫在宠爱他的妻子。&1t;/p>

    但是......万一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呢?毕竟她沈安溪已经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如果她贸贸然地相信了沈枞渊的话,那么,后果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沈枞渊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值得信任吗?她沈安溪也只不过认识他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不到而已。&1t;/p>

    沈安溪看着酒店房间处的天花板,觉得无比的压抑。电视机是打开着的,当然了,沈安溪是不知道那电视节目在说些什么的。&1t;/p>

    内心无数的思绪翻涌上来,沈安溪根本无法理顺它们。加之她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想着想着,她就累了。不知不觉间,沈安溪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然后她就头一歪睡过去了。&1t;/p>

    模糊朦胧中像是有人在叫她。沈安溪一睁开眼,现自己睡在了一个宽敞客厅的沙处。眼前是沈枞渊近在咫尺的脸,随即他的低沉而入耳舒适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吃饭了,安溪。”&1t;/p>

    110/110877/48083534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