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两个小天使
    沈安溪将小床处的宝宝小心翼翼地抱起,在移动间,那宝宝睁开了睡意惺忪的眼睛。被吵醒了,竟也不哭闹,眼睛看着沈安溪一味咯咯地笑着。沈安溪情不自禁地,用脸去贴近怀里那宝宝的脸。怀里的宝宝更是笑得大声了,笑声清脆可人,十分动听。&1t;/p>

    沈枞渊看见沈安溪开心的模样,心内也十分高兴。&1t;/p>

    两人在欧阳晗处吃完饭,便带着宝宝回了住处。回的是原来沈枞渊和沈安溪在一起时,所住的地方。后来沈安溪失踪之后,沈枞渊搬去了离公司近的那小区住了。现在既然沈安溪回来了,沈枞渊自然就带着他们母子回到原来的住处。&1t;/p>

    刚踏进屋,沈枞渊便看到沈安溪看着大厅处的露台怔。沈枞渊不禁低头问道:“怎么了?有让你想起什么吗?”他的语声和表情都十分关切。&1t;/p>

    沈安溪这时喃喃地回答道:“这里跟我刚才梦见的好像。”&1t;/p>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本来他是走在沈安溪前面的,这时他回转身来,对着沈安溪笑道:“你梦见什么了?”&1t;/p>

    沈安溪回答他:“我梦见你叫我起床吃饭,这里餐桌的位置,和我在梦里梦到的,是一模一样的。”&1t;/p>

    沈枞渊这时打趣道:“真是令我失望,我还以为......”  &1t;/p>

    这时沈安溪走到沙旁,放下手提包,然后很好奇地问沈枞渊:“你还以为什么?”&1t;/p>

    “我还以为你做春梦梦到我了。”这时沈枞渊看着沈安溪,笑得一脸的无邪。&1t;/p>

    沈安溪立刻别转脸过去,有些冷漠地说道:“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1t;/p>

    沈枞渊也意识到自己开玩笑开得不太恰当,当下他便正色道:“对不起,安溪是我开玩笑开得过火了。”&1t;/p>

    沈安溪见到保姆将两个宝宝推到了婴儿房里,便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这时她抬起头来,看着沈枞渊说道:“现在也晚了,我就先回酒店了。”&1t;/p>

    沈枞渊一听,不禁皱起了长眉:“你还回去酒店住?两个宝宝都回来了,你不留在这里住么?”&1t;/p>

    沈安溪其实心里对沈枞渊还是感觉很陌生,当下她说道:“你我两人共处一室,不大方便吧?”&1t;/p>

    沈枞渊的长眉这时皱得更紧了:“就当了为了照顾两个宝宝,好么?他们这么久没有见到妈妈,你一回来就要离开吗?”&1t;/p>

    沈安溪的目光这时移向婴儿室,想到刚才自己抱两个宝宝时,那种奇异的默契感熟悉感,她其实也舍不得离开他们。沈安溪思索了片刻,说道:“那好。我搬过来照顾两个宝宝。但是,我对你还是很陌生,我觉得我还是刚认识你的样子。”说到这里,沈安溪顿了顿,“我住在这里,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什么越礼的举动。虽然,也许我们名义上是夫妻,但是,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1t;/p>

    沈枞渊听她这样说很是无奈,但是想到两个宝宝,便同意了她。&1t;/p>

    第二天清晨。&1t;/p>

    沈枞渊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揽床边的人。手伸出去,触碰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另一半床。&1t;/p>

    沈枞渊想起昨晚的情景,又想起昨晚沈安溪对自己说的话,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便起了床,到了沐浴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便出了房间。&1t;/p>

    到了客厅,现沈安溪正在厨房里忙碌着。有火腿鸡蛋的香味在四周荡漾着。沈枞渊深深地吸了口气:“真香啊。”&1t;/p>

    沈安溪闻声,转过身来,朝沈枞渊微微一笑,笑容美好如此刻清晨的阳光:“早啊,你醒了。”&1t;/p>

    沈枞渊嗯了一声,然后朝沈安溪走过去:“你在做什么早餐,真香。”&1t;/p>

    自从沈安溪失踪后,沈枞渊就没吃过好的早餐。通常都是随便潦草地吃一点饼干或者凑合着喝一杯豆浆,根本没心情自己去厨房做早餐。&1t;/p>

    现今沈安溪回来了,厨房里又能闻到早餐的香气了,沈枞渊心中的幸福感简直爆棚。&1t;/p>

    “做的火腿煎蛋,还有海鲜炒面。”沈安溪向着沈枞渊礼貌地微笑,又加上了一句:“和燕麦粥。”&1t;/p>

    好丰盛的早餐。沈枞渊心里这样想着,身体不自觉地向沈安溪靠近过去,下意识地想要像以前一样,在沈安溪额头上吻一口当作早安吻。&1t;/p>

    待看到沈安溪的身子向后退了几步,沈枞渊这才反应过来。对了,沈安溪说过了,不能碰她的。&1t;/p>

    想到这里,沈枞渊将身子缩了回去:“那我过去餐桌那边等着开吃吧。”说完这句话后,沈枞渊看到沈安溪警惕的不自然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1t;/p>

    沈枞渊果然走到餐桌边坐下,翘起二郎腿,一副放松的样子,等着沈安溪端早餐到桌上。&1t;/p>

    沈安溪将燕麦粥盛到碗里,然后端到了餐桌处。刚想坐下,便听到婴儿房里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沈安溪将手放到围裙处擦了擦,然后摘下围裙放到椅子背处,接着就往婴儿房走了过去。&1t;/p>

    沈枞渊拿起勺子,舀了些燕麦粥到碗里,然后拿起调羹,盛起一调羹送进嘴里。&1t;/p>

    燕麦粥香气扑鼻,煮的火候恰到好处,还很细心地放了葡萄干和核桃。是沈枞渊熟悉的味道。以前沈安溪做燕麦粥,一向是这样做的。沈枞渊顿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1t;/p>

    沈安溪失踪的那段时间里,他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偏偏公司事情又多,都不知道有多苦。天知道,他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好的早餐和一顿好的饭菜了。&1t;/p>

    自美国回到这个城市后,沈枞渊就搬到了离公司近的小区里住。一是这样会离公司近很多,二是沈枞渊不想自己一人留在以前和沈安溪生活的家里,这样会让他心神更为不宁。&1t;/p>

    所以沈枞渊真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家里没有人,没有饭菜的香气,没有宝宝咿咿呀呀的可爱的声音,只有他孤身一人和萦绕在周遭的,清冷的空气。&1t;/p>

    现在沈安溪回来了,沈枞渊想到以后又可以吃到热气腾腾的饭菜,每天下班回来又能见到心爱之人的倩影,心里此刻真是无限宽慰。&1t;/p>

    沈枞渊又吃了一口燕麦粥,便见到沈安溪从婴儿房里走了出来。沈枞渊抬起头,向她笑了笑:“宝宝是饿了吧?”&1t;/p>

    沈安溪点了点头,随即在沈枞渊旁边坐下:“是啊,我喂了他们牛奶,他们现在不哭了。”&1t;/p>

    沈枞渊边给沈安溪盛着燕麦粥,边说道:“下次这些可以让保姆代劳的,不用亲自去。”&1t;/p>

    “我想多跟两个宝宝相处嘛。”沈安溪说着,接过沈枞渊手中的燕麦粥,然后道了声谢。&1t;/p>

    沈枞渊听到沈安溪道谢,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随即他心想,安溪现在记忆还没恢复,所以对他客套疏离,也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当下沈枞渊便对沈安溪笑了笑,说了句:“不用谢。”然后,沈枞渊便起身往厨房那边走去:“刚忘记把煎蛋和海鲜炒面端过来了。”&1t;/p>

    沈安溪连忙站了起来,脱口而出说了一句:“我去端吧。”却见沈枞渊回转身来,脸上是带着笑意的:“不用了,你坐着吧。”&1t;/p>

    两人默默无言地,坐在餐桌旁吃完了早餐。沈枞渊吃得很饱很满足,这时他放下手中的调羹,对沈安溪说道:“那安溪,我先去公司了。公司最近比较多事情要我去处理。有什么事情再打我电话。”沈枞渊对沈安溪说话的时候,都是笑着的,笑容宠溺而温柔。&1t;/p>

    沈安溪对着他点了点头:“好。”简直是惜字如金,多说一个字好像都吃亏了似的。&1t;/p>

    沈枞渊也不把沈安溪的冷漠疏离放在心上,他知道要沈安溪重新对他有感情,需要些时间。当下他从餐桌旁起来后,便拿了公文包,穿上西装,出了门口。&1t;/p>

    沈安溪将餐桌上的东西收拾好后,想想也没什么事情做,便进了婴儿室。&1t;/p>

    两个宝宝因为刚才被她喂饱了,又睡足了,现在正躺在小床处手舞足蹈的,粉嫩的小脸处满是笑容。不知他们在高兴什么。见到沈安溪的脸出现在小床的上方,他们更是兴奋了,边咧开嘴咯咯地笑着,边用力蹬着小而肥的腿和摆动着白藕似的小手。&1t;/p>

    “你们怎么这么开心啊,嗯?”沈安溪看到他们这么高兴,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由衷的笑,边说着,她边去挠他们的胳肢窝。&1t;/p>

    两个宝宝可能是因为痒,笑得更大声了。沈安溪正逗着宝宝,忽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她回头一看,是平常照顾两个宝宝的保姆走了过来。沈安溪对着她礼貌笑笑:“早餐还合口味么?”&1t;/p>

    那保姆估计是没见过像沈安溪这么和善友好,又没架子的女主人,当下有点受宠若惊:“沈太太做的早餐很美味呢,比我做的好吃多了。”&1t;/p>

    “过来坐吧,不用站着。”沈安溪见她好像不敢坐下,便友善地招呼她在自己身边坐下。&1t;/p>

    那保姆有点拘束地在沈安溪身边坐了下来。&1t;/p>

    110/110877/480835349.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