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到了公司的沈安溪
    沈枞渊这时耐心地回答她:“你去过的。之前有一次我失踪,你那时候每天都到公司里去,主持大局。”&1t;/p>

    主持大局?&1t;/p>

    沈安溪皱了皱秀气的眉:“你失踪?”她不明白沈枞渊无缘无故为什么会有失踪的时候,他看起来是个富贵的高端的企业家。失踪?莫非是惹到了什么仇家么?&1t;/p>

    沈枞渊这时点了点头:“嗯。当时是跟我大哥之间的斗争。这些要说起来太长,等你记忆恢复了,自然就会知道了。”他顿了顿,又说了一句:“总之你去过很多次我的公司就对了。”&1t;/p>

    沈安溪这时点点头:“那好,我明天就过去你的公司吧。”&1t;/p>

    第二天。&1t;/p>

    清晨的阳光透过明净的落地玻璃窗,无声地照耀进办公室。办公室内的一切或重或轻地,沾染到了这晨曦。坐在沈枞渊身边的沈安溪,此时显得很文静。她沉默地坐在沈枞渊身边,双腿并拢,双手交握着放在膝盖处。此刻她正在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1t;/p>

    沈枞渊的办公室没什么多余的摆设。一张大而灰色调的沙,一张茶几,左边是一个靠墙的玻璃书架,里面全是一些文件。叠放得十分整齐。剩下的就是,沈枞渊面前的办公桌和几张和办公室摆设色调配和的椅子。沈枞渊办公桌上的东西,摆放得十分整齐。&1t;/p>

    办公室显得很宽敞而简洁,给人一种悦目的简洁优雅的感觉。又因为有阳光照射进来,办公室里的一切都有着晨曦的蓬勃生气和明媚。&1t;/p>

    沈安溪正四周打量着,耳边忽然响起沈枞渊低沉磁性的嗓音:“安溪,你一直静坐着,不闷么?”&1t;/p>

    沈安溪转过头去,看向沈枞渊,礼貌地笑了笑道:“没事啊,还好啦。”&1t;/p>

    沈枞渊的目光从电脑屏幕处移开,移到沈安溪的脸上:“要不你出去跟外面的员工聊聊天?他们其实对你印象挺好的。也许跟他们聊天,能让你想起些什么来。”&1t;/p>

    沈安溪清瘦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纤毫毕现,整个人更显白皙柔美。沈枞渊的眼光不舍得从她脸上移开。此刻的沈安溪身上有一种沉静温雅的气质,像是,嗯对了,像是一个温婉的瓷美人。&1t;/p>

    沈枞渊正凝视着她,忽然听到沈安溪的嗓音响起:“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是不是哪里脏了?”&1t;/p>

    沈安溪说话时的神情是有点局促的紧张的,让沈枞渊有点想笑:“没有,只是觉得你很好看而已。”&1t;/p>

    听了沈枞渊的话后,沈安溪有点害羞地别过脸去。但是她逐渐泛红的耳根出卖了她此刻的心理活动。&1t;/p>

    沈枞渊出一声轻笑,却也没再说什么。恰好这时电脑屏幕处出现了一个抖屏,上面出现了一个工作qq的聊天框。&1t;/p>

    沈枞渊看了看那聊天框处的内容,随即对沈安溪说道:“我要去会议室一下,你要是闷,就出去跟外面员工聊聊天吧。”&1t;/p>

    说完,沈枞渊便从电脑前站了起来,走出了办公室。&1t;/p>

    沈安溪想着,反正在这办公室呆坐着,也很无聊,不如出去找公司的一些员工去聊聊天。既然沈枞渊说,他的太太以前来过这里,那么这公司的员工肯定认得他的太太不是么?&1t;/p>

    退一步来讲,如果沈枞渊是在欺骗她,那么,跟员工们聊天,总能看得出些端倪不是么?如果她真的是沈枞渊的太太,那么跟员工们聊天,也有助于她恢复记忆。&1t;/p>

    这样想着,沈安溪也就出了办公室。因为刚才沈枞渊跟她刚到公司的时候,张秘书有到办公室里汇报工作情况,所以沈安溪便径直到了张秘书的办公桌旁,跟她有一塔没一塔地聊起天来。&1t;/p>

    张秘书对于沈安溪的到来,有点受宠若惊,对于沈安溪的问话,回答得也是毕恭毕敬。&1t;/p>

    沈安溪的坐姿很温雅文静,她凝视着张秘书问道:“你们沈总,平常对你们还算好吗?有没有很严厉?”&1t;/p>

    张秘书这时回答她:“沈总其实人还好啦。就是有点工作狂高要求,所以我们员工的压力都比较大。不过,现在做什么工作压力不大呢,沈总人不错的,在他手下工作,其实也能学到不少东西。”&1t;/p>

    沈安溪是老板娘,张秘书自然不可能在她面前说沈枞渊的坏话。不过张秘书说的也是真话,她做沈枞渊的秘书已经很多年了,沈枞渊的为人,她也是看在眼内的。&1t;/p>

    “沈太太之前是去了欧洲旅游吧?有遇到什么趣事吗?欧洲好不好玩?我都没去过那边玩呢。有没有去过罗浮宫啊?我一直想着要去那里看一看,感受一下这令人惊艳的建筑的美丽。”张秘书聊得来了兴致,对沈安溪问出一连串的问题。&1t;/p>

    沈安溪其实没有关于欧洲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否到过欧洲,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张秘书说她之前去了欧洲玩。她记得之前沈枞渊是说,她遇到了危险,所以跌下山坡导致脑部受伤,所以失忆。&1t;/p>

    那么沈枞渊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就跟别人说她是去了欧洲玩吧?好像之前去到欧阳晗家里的时候,欧阳爷爷也是问她去欧洲玩得怎么样。&1t;/p>

    当下沈安溪回答她道:“欧洲也还好吧。罗浮宫,不错啊。不过旅游嘛,也就是那样了。张小姐有空可以去看一下啊,毕竟旅游可以增长见识嘛。”沈安溪回答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柔和。不过她这回答,好像说了等于没说一样,听的人也不知道她去欧洲具体玩了些什么。&1t;/p>

    张秘书笑了笑,回应她道:“是啊,肯定要去那边玩一下的。”&1t;/p>

    沈安溪又跟张秘书聊了一会,然后忽然问了一个令张秘书觉得有些诧异的问题:“张小姐,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1t;/p>

    张秘书怔了一下。然后回答她道:“沈太太人很好啊,性子外柔内刚,气质又好,对人也很温和。”&1t;/p>

    沈安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又问了一个问题:“那你觉得,以前的我,跟现在的我,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沈安溪心里想着,如果她不是沈枞渊的太太,那么问张秘书这些问题,可能可以看出些端倪来。&1t;/p>

    当下张秘书心里虽然觉得有些诧异,却还是回答了沈安溪的问题:“嗯,现在的你,看起来比以前消瘦很多啦。不过气质什么的,倒没有变。沈太太是在减肥吗?其实沈太太的身材已经很好啦,也不用再刻意去减肥了的。”&1t;/p>

    沈安溪在张秘书说话的时候,仔细地打量着她的神色。她没觉什么异样。&1t;/p>

    当下沈安溪便笑着说:“其实我并没有减肥啦,只不过欧洲那边的食物,我吃得不大习惯,所以旅游一趟回来,就瘦了吧。”顿了顿,她的眼神转到张秘书的电脑屏幕处,“你应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先工作吧,有空我们再聊。或者,找个时间约去逛街什么的。”&1t;/p>

    旁边的张秘书笑着点头,然后跟沈安溪说道:“那沈太太,我就先去忙啦。”&1t;/p>

    沈安溪对着张秘书温和地点了点头,随即便从椅子处站起来,去了别的员工的座位上,跟他们闲聊。&1t;/p>

    张秘书抬眸,有点疑惑地看了看沈安溪的背影,心里想,老板娘最近是要来查看他们的工作状态吗,怎么问那么奇怪的问题啊。&1t;/p>

    会议室内。&1t;/p>

    沈枞渊看着眼前的合同条款,听着会议长桌左边的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在做着关于他们公司关于制造这批货物的流程。&1t;/p>

    听到中途,沈枞渊薄唇轻启缓缓地开了口:“你们之前,不是说要用最新的仪器,来批量生产这批货的,怎么现在换了手工制作?”&1t;/p>

    那肥胖的中年男子停止了对制造流程的介绍,然后解释道:“手工制作比仪器制作要精细得多......”&1t;/p>

    沈枞渊这时打断了他的话,脸上的表情是带了些微的恼怒的:“仪器制作会比手工制作标准而且效率高很多。这又不是工艺品,我要的不是精细,我要的是标准和效率。你们当初签合同的时候,说的是会引进最新仪器,参与到整个制造流程中来。如今你们却连制造方式都换了,我有权利毁了这合同。”&1t;/p>

    那肥胖的中年男子听到这里,神色有点慌张:“我们是觉得用手工制作会让产品更好,所以才换的......”&1t;/p>

    沈枞渊又打断了他的话,脸上此刻浮现了略为嘲讽的笑意:“算一算人工成本和引进最新仪器的成本,当然是人工成本比较廉价。这是小学生都会算的数学题,你们当我是傻的么?这合同作废了,有什么跟我律师谈。萧先生,现在到你作汇报了。”&1t;/p>

    沈枞渊吐字清晰,说话的语也是飞快的。说完这些话后,他的眼眸看向了那肥胖中年男子旁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削的年轻男子。沈枞渊口中所说的那个萧先生,这时伸出修长的手指,往上推了推眼镜,然后翻开眼前的文件,慢悠悠地说起话来。&1t;/p>

    110/110877/48083535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