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是不是见过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他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然后微微挑了挑眉问道:“你是哪位?我是不是见过你?”

    “上个月的慈善晚会处,我是聚惠公司的总经理刘星山。”那有着啤酒肚的男子,这时有点谄媚地向着沈枞渊伸出手去,介绍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其热切的,带着过度的热情。

    其实沈枞渊回忆不起来他是哪位,但是当下沈枞渊还是礼貌地伸出手去,和他握了握手。之后沈枞渊又对眼前这个叫刘星山的男子说道:“你女伴的医药费什么的,就由我来给吧。先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说完,沈枞渊却转向了一边的沈安溪:“让我看看你的手背,有没有烫伤?”

    沈枞渊问沈安溪话的时候,很是温柔,像是有一只手轻轻握住了沈安溪的心脏。沈安溪有些怔怔地看着沈枞渊,却忘了动弹。

    沈枞渊皱了皱眉,见她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便伸出手去,直接将她手腕拉过来到自己眼前细看。沈安溪纤柔白皙的手背处,有那么的一些红肿,并没有起水泡什么的,只是有一些红肿而已。

    “疼么?”沈枞渊拉着沈安溪的手问道。

    沈安溪看着沈枞渊那蕴含着关切温柔疼惜的眼眸一阵,然后才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很疼。”她就任由沈枞渊这么拉着她的手,过了一阵,她才又说道:“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旁边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看着两人这样卿卿我我,便转身对着刘星山埋怨道:“你看看人家沈先生对自己太太多好,你呢,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温柔过?”

    刘星山这时脸露难色地说道:“你又不伤在手背上,再说你刚才还这么泼辣,讲话还能这么大声,我估计你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那个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这时啐了他一口:“你个死鬼,你到底会不会说话?”说着,她在刘星山的肩膀处捏了一把。

    刘星山此时走到沈枞渊的面前,对着他笑容满脸的说道:“沈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为难了沈太太,我给你们赔礼道歉啊。”

    沈安溪连忙对他摆摆手说道:“是我不对在先,你也不用道歉了......”

    在一旁的沈枞渊将手插进裤兜里,也不知道是说沈安溪蠢钝还是单纯好,当下他一把将沈安溪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揽住她的腰,接着就对刘星山两夫妻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情,那我们就先走了。后会有期,刘先生。”

    刘星山很是恭敬地对着沈枞渊说道:“好的,改天一定请沈先生出来吃饭。”

    沈枞渊又跟刘星山寒暄了几句,这刘星山就差没点头哈腰了,完全一副巴结的模样。

    旁边的那穿着红外套的女子,这餐厅的管理人员,见顾客都不追究了,她也就不便说什么。看到两人又你来我往地在寒暄之后,她知道这件事也就不用她再插手了,于是便离开了房间,去别的地方忙碌去了。

    沈枞渊淡淡地跟刘星山寒暄完后,就揽住沈安溪的腰,并肩出了房间。

    两人出了房间后,沈枞渊揽着沈安溪的腰,向着餐厅门口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旁边的沈安溪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沈枞渊见她停下了脚步,便转头看着沈安溪问道。

    “我总得换了衣服再离开吧?再说,我总得跟这里的管理人员说一下......”沈安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枞渊打断了,“这里的人不会再要你当服务员的了,谁敢请我沈枞渊的太太当服务员?”

    “那我回去换完衣服就出来。”沈安溪想了想,觉得沈枞渊说得也对,这餐厅的人知道她跟沈枞渊有这层关系,恐怕是不会再请她当服务员了。加之她刚上班的第一天,就打烂了一大盘汤,也是相当的不合格。如果他们还要她沈安溪做服务员,那才真是奇怪了。

    当下沈枞渊笑了笑道:“快去换吧,我不想到时候城里的人说我沈枞渊居然跟餐厅里的服务员勾搭上了。”

    沈安溪听到他这句话,有点想笑,却又忍住没有笑出来。她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脸色,对沈枞渊说道:“那我去换衣服了,你等我一会,我很快出来。”

    “嗯,去吧,我在餐厅门口等你。”说着,沈枞渊便转身出了餐厅门口。

    沈安溪便回了刚才早上到的那办公室里。刚一进办公室门口,沈安溪便看到之前面试她的餐厅主管在座位上坐着。

    “沈太太,你这不是玩弄我们么?放着好好的富太太不做,跑来我们餐厅做服务员,我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那餐厅主管一见她推门进来,便开始像是倒苦水一样说道。

    沈安溪嘴唇微动,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不知该从何说起。她思索片刻,只好说道:“我换了衣服,将员工服还给你们吧。”说着,她走到旁边的储物柜处,拿出来自己的手提包和衣服,然后转身往试衣间走去。

    换了衣服后,沈安溪便拿着那员工服又回到了餐厅的办公室处。她实在是不想看到办公室里那两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放下员工服后,她便逃走似的,赶快离开了餐厅的办公室。

    走出餐厅的门口,看到沈枞渊的那辆跑车停在了餐厅的门口处。沈安溪走到车窗旁,这时坐在车里的沈枞渊摇下车窗,对着她说道:“来副驾驶坐吧。”

    沈安溪也没有提出异议,听他这样说后,就到了车子的另一旁,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刚坐进去不久,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的嗓音响起:“把安全带系上。”

    沈安溪不禁脱口而出说道:“我们要去哪里?”

    “回家。”沈枞渊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那不用系安全带吧,也没多远的路。”沈安溪刚说完这句话,便看到沈枞渊倾身过来,亲手帮自己系上了安全带。他的动作麻利却又很轻柔,很快就将她座位处的安全带完美地系在了她的身上。系好后,沈枞渊又迅速地在她的额头处落下一吻:“无论什么时候坐在副驾驶上,都要系好安全带。交通事故都是无法预料的。”

    沈枞渊的话其实沈安溪没听进去多少,他的吻却让她有些精神恍惚甚至是心绪不宁,不,不对,应该说是心神汤漾。

    沈安溪没再说话。车子一路平稳地在公路上行驶着,车窗外的景色不断地疾驰而过。沈枞渊也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淡淡地,偶尔转动着方向盘,看起来像是聚精会神地开着车。

    沈安溪在心里酝酿了一阵,然后才开口说道:“你带我回你的家做什么?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和两个孩子都要退出我的生活。”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觉得说出这两句话,好像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沈安溪说出去的话没有回应。沈枞渊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们之间还是流动着沉默的空气。就在沈安溪以为沈枞渊不会回答她的话了的时候,却忽然听到沈枞渊说道:“不要说这个问题,回家再说。”过了一阵,沈安溪又听到沈枞渊说道:“那是我们的家。不仅仅是我的家。”这两句话沈枞渊好像是特意加重了语气在说。沈安溪感觉他像是在强调着什么,却又怕自己是在自作多情。

    车子停在了红绿灯路口处。沈安溪看着那不远处的红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她的心里不知道是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还是快一些。她总觉得跟着沈枞渊回到家后,好像就有一种暴风雨要来临的感觉。

    沈安溪一直盯着那红灯。好像过了很久很久,那红灯才消失,接着便是绿灯亮起。车子缓缓驶了起来。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物疾闪而过,沈安溪的心里此刻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终是到了家里。这时已是下午时分。有极为明媚的阳光照耀进来,给室内的一切镀上了或淡或浓的一层金光。

    沈安溪进到客厅,先进到屋里的沈枞渊,这时给她递来一杯热水。沈安溪接了过来,然后道了声谢,接着她便走到了沙发处坐下。

    沈枞渊随即也走到她旁边坐下。见沈安溪端着那杯热水在发呆,沈枞渊转头看着她,笑着说:“跟我不用道谢的。”说着,沈枞渊将手放在沈安溪的手背处。

    沈安溪下意识地,想抽回手,没想到沈枞渊却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那天,我本来是想着,尊重你的意思,想和你分开一段时间,让你冷静冷静再作抉择的。”顿了顿,他有点自嘲地笑了笑,“可是,看到你在餐厅那么辛苦地做着服务员的工作,我后悔了这个决定。”

    沈安溪见沈枞渊执意要握着自己的手,便不再挣扎,忽然听到他的这番**裸的如此直白的内心想法,沈安溪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回应。

    “你失踪的那段日子,我过得颇为艰苦,那段时间总是梦见你遇到了危险。后来将你找了回来,没想到你却失忆了,我也是日日的怕你一时冲动,就离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