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沈太太,过来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的这句话说得有点俏皮轻松,让沈枞渊不禁会心一笑。他吻完沈安溪的葱手后,仍然舍不得放开,还是拉着她的手。

    而那心理医生傅修然此时已经走到咨询室的门口处,这时他回转头来,对着沈安溪说道:“沈太太,过来吧。”

    此时,沈枞渊才放开沈安溪的玉手:“过去吧,没事的。”沈安溪点了点头,便向着咨询室的门口走了过去。

    傅修然看到了两人相处的这一幕,若有所思。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掏出钥匙,打开了咨询室的门,与沈安溪一前一后地进到了室内。

    关上咨询室的门后,傅修然指了指他身旁的那张看起来很舒服的大椅子:“沈太太,你在这里坐吧。”

    沈安溪依言在那大椅子处坐下。大椅子很柔软很舒服,应该是根据人体的构造特意设计的那种模式椅子,让人一躺下去,就是无比的放松。

    这时,傅修然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咨询室内顿时响起了细碎的舒适的音乐。接着,傅修然便走到沈安溪面前坐下。

    清晨的阳光反射在他的眼镜处,让沈安溪看不清他的眼眸。

    沈安溪听到他缓缓开口说道:“沈先生刚才说,沈太太你有可能是心理性的失忆。那么,沈太太能否告诉我,你最近在沈先生身边,可有经历情绪上的波动?”

    沈安溪有点不明所以,所以重复了一下他的问题:“情绪上的波动?”顿了顿,她像是在回忆,然后回答傅修然道:“情绪上的波动是有的......”

    “我的意思是,”傅修然说到这里推了一推眼镜,“你在沈枞渊身边,有没有感觉到想要结束这段感情的想法,或者想要离开他的冲动?或者觉得,你跟他在一起,觉得很痛苦?”

    沈安溪只好如实回答他:“之前是有过想要离开他的冲动,不过那是觉得自己既然失忆了,再跟他一起也没什么意义......不过后来还是决定和他在一起......”沈安溪絮絮叨叨地说着,坐在对面的傅修然,眼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等她说完,傅修然又问道:“沈枞渊有虐待威胁过你吗?身体上的虐待,或者言语上的羞辱?”

    沈安溪疑惑地摇了摇头,然后她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傅医生为何问这个?他对我其实很好。”

    待她说完了,傅修然也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从不远处的桌边,拿过来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开始记录起来。

    在客厅处的沈枞渊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看见沈安溪和傅修然从咨询室处出来。

    沈枞渊这才收起手机,自座位上起来,对着沈安溪微微笑了笑,然后对着沈安溪伸出手掌,示意她过来。

    沈安溪加快了脚步朝他走过去,她刚碰到他的手,便被他一把拉到怀里:“怎么样?傅医生的治疗过程还适应么?”

    沈安溪依偎在沈枞渊怀里回答他:“还好。傅医生人很温和,咨询室环境也很舒适。”

    沈纵渊眼神宠溺地看着沈安溪,然后将她搂得更紧了些,之后又在她的额头处落下一吻。沈安溪害羞地笑了笑,揽紧了他的腰。两人毫不掩饰地在傅修然面前卿卿我我。旁边的傅修然却是神色如常,丝毫没有尴尬,反而是饶有兴味地看着两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沈纵渊向傅修然道了声谢,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和沈安溪离开了。

    自此沈安溪便每天早上都到傅修然的诊所处进行心理治疗。很快就一周过去了。这一周里,沈安溪并没有恢复一丝之前的记忆,不过她跟沈纵渊之间的相处,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情绪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治疗的作用。还是因为之前两人什么都摊开来说了,所以两人之间就没有那么多别扭了。

    这天早上,沈安溪如约到了傅修然的诊所。像之前一样,傅修然又问了她一些问题,然后两人就像朋友一样聊天。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傅修然跟坐在椅子处的沈安溪说道:“今天的心理治疗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沈安溪从椅子处站起来,然后看着傅修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傅医生,这一周多,你都是和我聊天,就跟两个朋友之间闲聊一样。”说到这里,沈安溪停了停,又接着说道:“这样对我恢复记忆有什么帮助吗?”

    清晨的阳光从明净的长窗照射进来,室内优雅大气的摆设显得更为和谐而有美感。

    傅修然听了沈安溪的话,伸手到挺直的鼻梁处推了推眼镜,然后对着沈安溪笑着说道:“既然沈先生说,你的失忆可能是心理性成因,那么,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找出你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到这里,傅修然对着沈安溪又是温和一笑,笑容儒雅而带着点书卷气,“之所以你觉得跟我说话,像是两个朋友在聊天,那是因为我觉得,在你放松的状态下,才能更清楚地知道你内心的想法。”

    沈安溪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傅修然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意:“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没关系的。”

    沈安溪跟傅修然到了声谢后,就推开咨询室的门,走了出去。

    傅修然跟在沈安溪后面,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咨询室。出到咨询室,沈安溪看到会客厅处多了个女子。

    那女子很年轻,画着极精致的妆容,穿的衣服是料子极好的品牌。这个品牌沈安溪还是从张秘书的口中得知的,英国贵族才穿得起的奢华低调牌子,一般平民是根本负担不起的。

    沈安溪还以为她是傅修然的病人之一,此时却听到身后的傅修然说了一句:“冉冉,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嗯,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那女子脸上的表情有点冷淡,听到傅修然的声音后,她姿态优雅地从沙发处站起身来。

    沈安溪这时也能猜到这个傅修然口中的冉冉,是他的女友。当下她也不想打扰两人的谈话时间,便对着傅修然礼貌一笑说道:“那傅医生,我先走了。”

    “嗯好,我们明天见。”傅修然向着沈安溪礼貌挥了挥手。

    待沈安溪离开后,傅修然走到被成为冉冉的女子面前,神色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你要跟我说什么?坐下说吧?”“不用了,就这样说就可以了。”那个叫冉冉的女子脸色冷漠,边说着边将手自傅修然手中抽了出来。

    傅修然也感觉到了她的冷漠,既然她挣脱了自己的手,傅修然也没再去拉她:“是什么事呢?说吧。”

    “修然,我们分手吧,这钻石戒指还你。”说着,那个叫冉冉的女子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淡灰色的小盒子,递到了傅修然面前。

    傅修然有些怔。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说好了今天一起去见他的家人的。前几天两人才一起结伴去了钻石店买的钻石戒指。

    傅修然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有些抽离:“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傅修然做了心理医生多年,知道很多女子提分手都是耍性子的一种方式,并不是要真的分手。

    “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那个叫冉冉的女子声音很冷,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话音刚落,那个叫冉冉的女子便转身要走,傅修然也顾不得什么尊严,当下几乎是下意识地便伸出手去,拉住了她的手臂。

    “给我一个解释。”傅修然觉得自己平静的嗓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我有别人了。”冉冉回答他。她那微翘的丹凤眼里此刻全是冷意。虽然这时清晨的阳光照到了傅修然的身上,可他还是觉得彻骨的冷。

    明明之前还是对他巧笑倩嫣的可人儿,今天却对他冷眼相待。不不不,他不能接受这个真实的冉冉。

    他无法接受。

    “什么时候的事情?”傅修然理智里知道自己应该放手了,可是他还是无法控制地继续拉住她的手臂质问道。

    “昨天正式决定的关系。”冉冉转过身来,直视着傅修然,“所以今天我就来告诉你,我们不可能了。”她如此轻描淡写,像是在轻松地谈论天气。

    “那我们之间,一年的感情算什么?”傅修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冉冉脸上的冷漠此刻褪去,换上了一副有些气愤的表情:“你也会说我们在一起四年了。一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买不起房子买不起车。我一个女孩子,青春有限,不想再这样耗下去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冉冉脸上又恢复了刚才那带着冷意的表情。她拉开傅修然的手:“我走了,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吧。”

    傅修然沉默地看着她转身,沉默地看着她走出了门口。一直等到冉冉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傅修然才将视线收回来,将手中的淡灰色小盒子猛地向远处一扔,然后就跌坐到沙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