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傅医生,有什么事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正在大街上走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一道嗓音响起:“沈太太。”沈安溪回身一看,看到傅修然走在自己的身后。

    “傅医生,有什么事吗?”沈安溪停下来了脚步,转身对傅修然说道。

    “沈太太,我想请你帮个忙。”傅修然加快了行走的脚步,没多久就到了沈安溪面前。

    沈安溪有些疑惑:“什么事呢,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都会帮。”细心的沈安溪看到傅修然的脸色很是颓然,明明刚才她跟他分别的时候,傅修然不是这样的。难道他跟他女友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我原来跟冉冉约好,今天和我一起去见家里的长辈,但是,”说到这里,傅修然顿了顿,“她刚才跟我提出了分手。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跟女友分手了,免得他们又要给我安排相亲什么的。所以,沈太太能不能跟我去见一见我长辈?就吃一顿饭而已?”

    沈安溪听到傅修然的这个请求,当下有点为难。因为自己的丈夫是沈纵渊,如果有人认得沈纵渊的话,那她假扮傅修然的女友,被人发现了会很尴尬吧?

    傅修然见她不说话,仿佛猜到了她的心中所想:“我家中的长辈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他们就这次专门过来见一见我女友的,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我也没别的朋友可以帮我这个忙了,虽然我知道会让你觉得有些为难,但是,如果到时候沈先生责怪你,我会向他解释的。”

    沈安溪看到平时文质彬彬一身书卷气的傅修然此刻颓然却又恳切的模样,又想到他还是自己的心理医生,帮这个忙也不会有什么,当下她便点了点头:“好的,反正我现在回家也没什么事做。见你家人之前,我们要准备什么?”

    傅修然见她答应了,心里的一颗大石便落了地:“礼物我也准备好了。再去给你挑一件晚礼服就好了。”

    沈安溪这时说道:“晚礼服什么的,我家里有,要不我回家穿了过去吧?这样就不用那么麻烦,还要去买一次衣服了。”

    傅修然觉得沈安溪说的也有道理,当下便点了点头:“那我回心理诊所,你准备好了之后过来找我,好么?”

    沈安溪回答了他一句好的,便招了部计程车回家。

    沈安溪坐计程车很快就到了家里。沈安溪乘坐电梯到了房门口,快手快脚地掏出钥匙开了房门,门刚一打开,她便看到沈枞渊在客厅里。此刻的他正在大冰箱旁边,俯身在冰箱处不知在找着什么。

    听到开门声,沈枞渊回头,看到是沈安溪,他笑了笑,问了句:“安溪,这么快就做完心理咨询了?”

    沈安溪嗯了一声,然后又说道:“我答应了傅医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沈安溪发觉自己脚上鞋的鞋带好像打结了,于是她就停住了说话,俯下身去解鞋带。

    沈枞渊这时从冰箱处拿了一瓶冰牛奶,到沙发处坐下,听到沈安溪说了一半又不说话了,于是就好奇地问道:“你答应了傅医生什么?”

    沈安溪好不容易才将鞋带解开:“我答应了他,假扮他的女友,去见他家里的长辈跟他们一起吃饭。”

    沈枞渊拿着牛奶瓶的手一滞:“你假扮他女友?喂,你不要忘了,你是有丈夫的人耶。”沈枞渊听了沈安溪的话后,提出了抗议。

    沈安溪这时走到了沙发背后,从沈枞渊背后伸出双手去环住他的脖子:“傅医生刚跟他女友分手,本来他是要带他女友去见长辈的。现在他只好找我来帮他这个忙,你不是连这个都要吃醋吧?”顿了顿,沈安溪又将声音放轻软一些:“你知道,这不过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啊。”

    沈枞渊刚才本来就是开玩笑的,当下他喉结滚动间发出几声轻笑:“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以后要是每天都用这种声音说话,我就什么都答应你。”

    沈安溪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没生气,当下她就笑着说道:“那我就去换衣服了,要不然会迟到。”

    “我让你司机送你去目的地吧,这样比较方便。”沈枞渊对着那往里屋走去的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应了一声好的,便进了卧室去选衣服。在衣橱里挑来拣去,终于挑到一件大方得体的淡灰色长裙。她麻利地穿上,又补了一下妆,便拿起手提袋往门口走去。

    经过客厅的时候,沈安溪被从沙发处起身的沈枞渊一把搂住,亲了几口脸颊:“我老婆越来越美了,记得早点回来。”

    “喂,把我的妆都弄花了。”沈安溪假装一脸嫌弃地,笑着推开沈枞渊。

    沈枞渊这时也是一脸嫌弃的表情:“我还没嫌弃你的脸上一堆化学物质,你倒还嫌弃起我来了。”说着,他还伸手抹了抹嘴巴。

    “好了,不跟你贫了,我要出去了。”沈安溪说着,凑近沈枞渊,在他下巴处印下一吻,“记得晚饭回来吃啊。”说完,沈安溪就踩着高跟鞋出了门口。

    有沈枞渊的司机亲自载送,沈安溪没多久就到了傅修然的诊所。

    刚一进心理诊所的门口,坐在会客厅沙发处的傅修然看着沈安溪,眼睛里满是惊艳:“沈太太你很美。”仿佛话语比思维还要快,傅修然还没意识到自己在赞美沈安溪,话语就已经自他口中溢了出来。

    沈安溪大方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跟傅修然说道:“我们赶紧出发吧,迟到就不好了。”

    傅修然说了声好,然后就喝了口水,之后就从沙发处站了起来:“我们叫部计程车过去吧。悦来大酒店离这有一段距离。”

    “纵渊派了司机来接我们,所以不用叫计程车了的。”

    傅修然此时俯下身,正准备拿起桌上的那装着礼物的袋子,听了沈安溪的话后,他明显一怔:“你把这事跟沈先生说了?”

    “是啊。纵渊他并没有什么不悦,不过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沈安溪对着傅修然言笑晏晏地道。

    傅修然这时拿起桌上的袋子,勾唇一笑:“很高兴能与你们做朋友。”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口。

    到了目的地,沈安溪跟着傅修然进了悦来大酒店,等进了电梯后,沈安溪问傅修然:“午餐的位子订在几楼啊?”

    “六十八楼。”站在她旁边的傅修然回答她。

    “怎么订那么高的位子呢?”沈安溪问道。

    “我家里的长辈都没来过大城市,所以难得他们来一次,就订个高一些能看到好风景的位子。”傅修然回答沈安溪道。

    沈安溪嗯了一声,又随口问道:“傅医生是哪里人呢?”

    “我是陕西省的。”

    两人便随意地闲话家常起来。

    电梯中途停了几次,一些人又进进出出,导致沈安溪和傅修然两人站在电梯里过了十多分钟,都还没到目的地楼层。

    电梯门对面的那侧是透明的玻璃,能看到远处的风景。此时电梯升到了三十多层,从玻璃那侧看出去,能看到不远处的江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光芒闪烁,煞是好看。

    沈安溪此时背对着傅修然站着,目光落到窗外的风景处。她身穿的淡灰色长裙很完美地,勾勒出她纤细玲珑的身段,却又不显得轻佻。肩膀处有时下流行的镂空设计,她香肩处有一小块细腻白皙的肌肤露出来,在阳光下闪着光泽。

    傅修然看着沈安溪的背影,目光变得很柔和。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病人长得确实很美,只要略加打扮,就达到让人惊艳的地步。他正在欣赏着沈安溪的背影,却见到她回转身来,对着他璀璨一笑,阳光下沈安溪的笑意有着柔和意味:“等会如果见了你家中的长辈,我怯场那怎么办?”

    傅修然低头一笑:“没事,如果心慌就一味微笑低头吃菜就是了。他们喜欢文静的女孩子。”顿了顿,他又说道,“再说了,我坐在你身边,不会有人刁难你的。”

    这时沈安溪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哦,对了,我家的情况比较复杂。我的母亲,只是父亲的一个姨娘。”傅修然这时神色淡淡地对沈安溪说道。

    姨娘?

    沈安溪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却又听到傅修然说道:“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反正你也只是和他们见一面而已。只是如果席间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你不要太过惊讶就好了。”

    傅修然的话音刚落,电梯便发出叮的一声响,示意他们到达了六十八楼。

    傅修然这时拉住了沈安溪的手:“冒犯了。但是要假扮的话,那么就要演得像一些。”

    “嗯,最好明天早上你给我发个奥斯卡影后奖。”沈安溪也就任由他牵着手,打趣道。傅修然轻笑出声,然后两人就手拉着手,往吃饭的大厅走去。

    到了大厅处,傅修然和自己家中的长辈一一打招呼,将沈安溪逐一介绍给在场的人。

    沈安溪一边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这酒店里面的装潢。这个酒店外表就是跟别的建筑不大一样的。它外部是明蓝色为主调的,建筑主体上有一些繁复而精致的图案,令人觉得很唯美却又说不出它这是哪个地域的风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