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机场人贩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坐在沈枞渊对面的强哥,听了服务生这一番话后,哈哈一笑才说道:“这家店的老板看来是个风雅的人呢。”

    这时那个服务生看强哥面前的茶杯没什么茶水了,便又拿起茶壶,往他的茶杯里加了些茶水,然后微微一笑道:“是的,我们老板琴棋书画都精通,当然最精通的还是做生意和做菜。”

    那个服务生帮两人的茶杯斟满茶后,又姿态优雅地说了句:“有什么事情可以按桌上的铃,菜肴很快就上来了,两人请稍等。”说完,她就步履轻盈地退了出去。

    强哥的目光看着那服务生离开的背影,直至到她走到雅室门口,轻轻地将雅室门口带上。强哥才转头到沈枞渊说道:“这家饭馆有点意思。”

    沈枞渊这时又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随即翘起了二郎腿:“是的,这饭馆确实是蛮有意思。菜肴名字也都起得很风雅,这里的老板我有幸见过一次,确实是个妙人。”顿了顿,他又说道:“现在的人,像这饭馆老板这么风雅的,很少了。”

    “是的啊,都费心赚钱,哪有空附庸风雅。”强哥说起这个,好像颇有感触。说完,他又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几口茶。

    沈枞渊又和强哥聊了几句,之后就有服务生陆续将菜肴端了上来。

    沈纵渊和强哥两人边吃边聊,期间强哥说了很多赞美沈纵渊的话,比如什么沈纵渊年轻有为啦,比如沈纵渊的见识广博啦,比如沈纵渊的商业头脑一等啦之类的。

    “我是多希望我的儿子像你,年纪轻轻的就将公司打理得那么好。又是如此的有真知远见。”强哥将一块牛肉放进口中,咀嚼了几下又说道:“我家中那个逆子,简直无法无天了,拿着我给他开公司的钱,去澳门赌博。一夜就输了上百万。”

    说到这里,他又是连连叹气:“想当初我白手起家,上百万要赚多久才能赚得回来?”

    沈纵渊笑了笑:“年轻人嘛,总是要放浪形骸一番时日,才会收心敛性。我当初也是个只会吃吃喝喝的少爷而已。后来父亲逼着我去做生意,才有今天的我。”顿了顿,沈纵渊又说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没事的。”

    强哥这时候拍了拍沈纵渊的肩膀:“一听就知道沈少爷是在安慰我。”顿了顿,他又笑道:“我过来是想找你商量一笔生意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沈纵渊一听生意两字,顿时来了精神,便对强哥说道:“强哥你说,我自然是有兴趣的。”

    强哥便将他心中的合作计划跟沈纵渊说了一遍。沈纵渊刚想向强哥提问题,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是阿树的来电。沈纵渊便对强哥说了声抱歉,然后就接通了电话。

    刚接通电话,手机听筒里就传来阿树颇为焦急的嗓音:“老大,你快过来,沈太太订了机票,要去另一个城市。我们怎么拦都拦不住。”

    沈枞渊心里猛地一跳,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这就过来。”

    沈枞渊挂了电话后,对强哥说道:“强哥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我叫公司的业务经理过来招待你吧。实在是抱歉。”沈枞渊知道这样子肯定让眼前这个重要客户颇为不悦,但是他没有办法,沈安溪都要离开这个城市了,他不去阻止不行。

    当下强哥脸露疑惑:“有什么事情那么急呢?连陪我吃一顿饭都没时间了吗?”语气中明显蕴着不悦。

    沈枞渊只好一边叫来服务员结账,一边对着强哥解释道:“实在是事出突然,强哥真的不好意思,下次你过来的话,我一定负荆请罪。”

    沈枞渊说完,就打开雅室的门,离开了。

    机场门口处。

    沈安溪之前在街上转了几圈,看到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便心灰意冷地回了酒店。在酒店里呆了一会,王司机给她送了些饭菜过来。沈安溪虽然心知是沈枞渊的吩咐,但是也不好为难王司机,便只好吃了。

    她在酒店内思前想后,觉得留在这个城市里,也不是办法,于是就买了去另一个城市的机票,打算等记忆恢复了,弄清楚自己和沈枞渊之间的关系,再回来这个城市。

    在手机上订了机票后,沈安溪便拉着行李箱到了机场处。然后刚到机场不久,阿树便过来阻拦她,问东问西,问她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又说沈安溪的离开会让他们一众兄弟难做。

    沈安溪就是想离开这个城市,好摆脱沈枞渊的控制。当下她也不管阿树他们的苦苦劝阻,执意要进机场。

    阿树他们碍于对方是老板太太,也不好用强,万一对方有个什么损伤,还不是怪到自己的头上来。当下阿树便让几个兄弟密切留意着沈安溪的一举一动,而他自己则寻了个当口,赶紧打了电话,通知沈枞渊这件事情。

    沈枞渊十万火急地赶到了机场,发现了在机场门口的小卖部处的沈安溪。

    待沈安溪买了一支矿泉水,从小卖部出来后,沈枞渊便一个箭步走了上去,拦在了沈安溪面前。

    还没等沈安溪开口,沈枞渊便说道:“安溪,你要离开这里?”

    “是又怎么样?”沈安溪扬起脸看着他。沈枞渊比她高出一个头不止,站在她跟前,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沈安溪觉得她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

    “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沈枞渊在这个时候情绪有些激动起来,他上前几步,握紧沈安溪的双肩:“我刚才还在跟一个重要的客户吃饭,听到阿树说你要离开这里,担心得我,火烧火燎就跑过来了。”

    沈安溪奋力挣脱开他那握住自己肩膀的手:“你派人监视我这笔账,我还没有跟你算。”她很气愤,沈枞渊这人先是对她用强,现在又派人监视她,当她是什么了?犯人吗?

    沈安溪听到沈枞渊略带焦急担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我不让阿树他们看着你,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你前几天才被别人绑架完,你忘了?”顿了顿,沈枞渊的长眉皱起,凑近沈安溪耳边说道:“你要跟我斗气,跟我冷战,我没有意见。我承认我那晚做得不对,但你不要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他们那些人隐藏在暗处,我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的,你明白吗?”

    沈安溪思索片刻,脑里浮现的是那天他跟自己争吵的那些片段。当下沈安溪又是一口浊气上涌,气得眼冒金星:“可是我不想看见你,我不想跟你再有联系了。在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你手下的人,我不想看见他们。”

    沈枞渊听到她这样说,也是怒火攻心。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明知道乱跑有危险,还这么固执。刚才差点谈成一笔大生意,为了她,他抛下了一个对公司极为重要的客户,而她还这么不领情?

    当下沈枞渊也不想再跟她在这儿磨叽,他脸色一沉,对着沈安溪说道:“我不想再跟你多费口舌,今天你不回去也得回去。所以,是你自己上车,还是我扛你上车?”

    此时的沈枞渊浑身都散发着冷意,像是寒冬里那冒着冷气的冰雪。沈安溪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他,不禁心里一凛,但是嘴上还是很强硬:“大庭广众的,你还敢扛我上车?沈先生,你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沈枞渊当下便将沈安溪揽腰抱起,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沈安溪被沈枞渊的手臂紧紧勒着,挣脱不开,只能一边拼命捶打着他的后背,一边大声呼喊道:“你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

    沈枞渊置若罔闻,仍是扛着她稳稳地向前走着。旁边的行人对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纷纷侧目。沈安溪叫喊得累了,知道她如果继续这样叫喊下去,也是无济于事,所以当下对着一个经过的行人说道:“快救我,这人是人贩子!他要把我卖了!”

    那个行人停住了脚步,用警惕而狐疑的眼神看着沈枞渊。沈枞渊没好气地停了下来,对着那行人说道:“你看我的衣着打扮,像是人贩子么?这个是我太太,她闹别扭要离家出走,我现在要把她弄回家。”

    那行人是个很年轻的男子,听了沈枞渊的话后,有点迟疑地开了口:“你这样对待你的太太?作为一位男子,这种做法,不大绅士吧?”

    这时在沈枞渊肩膀上的沈安溪大声地说道:“你不要听他胡扯,他不是我丈夫,我不认识他!真的,你救救我,我不想被卖到大山窝里!”

    沈枞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着那年轻的男子说道:“你可以尽管报警,我不介意。这边机场的警员都是认识我的,同样也认识我太太。你要是不放心,尽管报警好了。”说完,沈枞渊就又扛着沈安溪往目的地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