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出国的条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连忙从旁边拿了张手帕纸,递给她:“有话慢慢说,先别哭了。”说话的时候她是一副安慰的口吻,脸上显露出了心软的表情。

    周琳琳接过沈安溪递过来的手帕纸,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然后吸了吸鼻子说道:“你帮我向枞渊哥哥求求情好不好?”

    见沈安溪的脸上此刻显露出了松动的表情,周琳琳决定卖惨卖到底,她这时又说道:“你不帮我我就只能去死了,反正迟早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现在就去。”说着,周琳琳从裤兜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打开水果刀就要往自己的手腕上切。

    沈安溪见状,连忙按住周琳琳,阻止了她割脉的下一步动作:“琳琳,你先别冲动,我没说不帮你啊。”见周琳琳再没有下一步举动只是在抽泣,沈安溪又对她说道:“快先坐下,我去让枞渊出来跟你说,他商业上的事情,我并不了解。”

    周琳琳闻言,乖乖地坐了下来。沈安溪见她坐了下来,又对她说道:“你坐在这里一会,我很快就出来。记得不要做伤害的事情啊。”沈安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含着担忧。

    周琳琳见目标已达到,心里想她没那么蠢,遇到一点事情就伤害自己。当下周琳琳对着沈安溪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沈安溪这时转身往里屋走了进去。过了一阵,她和沈枞渊一前一后地出了客厅。沈枞渊出到客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周琳琳。他的脸色在看到周琳琳的那瞬间蓦地沉了下来。

    沈枞渊双手插在裤兜里,径直走到周琳琳旁边坐下。周琳琳见沈枞渊出来了,顿时又是梨花带雨,一双手伸过来握住沈枞渊的手臂:“枞渊哥哥,你为什么对我那么狠心?”

    沈枞渊岂有不知道她想卖惨的道理,当下沈枞渊的眼眸暗了暗,边将她的手拂开,边说道:“好了,你也别在我们面前装,你以前对安溪做的事情,我们大家不都心知肚明吗?”

    周琳琳听沈枞渊这样说,只能沉默着低下头来。但是她还是没有停止哭泣,只是在耸着肩,一搭搭地小声抽泣着。

    沈枞渊看着她,眉头越皱越紧。旁边的沈安溪见状,扯了扯他的衣袖:“枞渊,不管怎么样,我们始终是朋友,就不要做得太过分吧。”顿了顿,沈安溪又说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里么,大家朋友一场,从此恩怨就一笔勾销吧。”

    沈枞渊转头看着沈安溪问道:“你确定?她以前这么对你,你不恨她么?如果你落在她手上,她还不一定能对你这么仁慈。”

    沈安溪这时凝视着沈枞渊,点了点头:“我确定。我其实也并不十分恨她。她是大小姐脾气,但是她还年轻嘛,行事未免偏激了一点,你就放过她吧。”

    沈枞渊见沈安溪为周琳琳求情,当下他对着周琳琳说道:“我本意只不过是要给你一些教训而已,省得天天来找安溪挑事。我也不会对周伯伯的公司做什么。股权到时候我也会还给他。”

    周琳琳见事情有转机,当下她连忙对着沈枞渊道谢。却又听到沈枞渊说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还有什么条件?”周琳琳的心一个激灵,睁着一双蒙了一层泪花的眼眸对着沈枞渊问道。

    “明天你就出国,不要再出现在这个城市里了。我不能相信你会就此放弃对安溪的骚扰。”沈枞渊脸色淡漠地凝视着周琳琳的脸庞说道。

    周琳琳听了沈枞渊的话后,咬了咬嘴唇,然后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抬眸看着沈枞渊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沈枞渊见她答应了,便从沙发处站起:“如果让我知道你明天之后还出现在本市,那么,我就不会再客气了。这次我能成为你爸爸公司的最大股东,下一次我也能。你不要在我面前玩花样。”见到周琳琳点头说好,沈枞渊转身就进了里屋。

    周琳琳心中虽然愤恨,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她跟沈安溪道了谢,之后便说道:“安溪姐姐,以前是我不懂事,所以才会采用那么激越的方式。现在我想起来,觉得自己确实是太过分了。也不怪枞渊哥哥如此对待我。”说到这里,周琳琳又是洒下一串眼泪。

    沈安溪连忙又给她递了一块手帕纸:“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早点回家休息吧。”

    周琳琳一副依依惜别的样子,拉住沈安溪的手说道:“明天我出了国后,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说到这里,周琳琳低下头来,叹了口气。

    沈安溪将她的手握住,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没事的,以后有缘还会再见的。枞渊也不是那种狠心肠的人,他不过是想让你知难而退,不要像从前那样任性而已。”沈安溪虽然是比较讨厌周琳琳的性格,不过以前她们俩怎么说也是朋友一场,如今周琳琳被沈枞渊逼得要出国,沈安溪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安溪姐姐,谢谢你帮我求情。我总算不用嫁给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了。”周琳琳又一次向着沈安溪道谢,“我挺后悔的。后悔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你是一直把我当成朋友看待,哪怕是在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后。”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沈安溪用像是在安慰小孩子的口吻,在安慰着周琳琳。

    “好了,这么晚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再见,安溪。”说到这里,周琳琳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沈安溪。

    沈安溪陪着周琳琳走到房门口,又对她嘱咐了一阵,才关上了房门,回到客厅处。

    周琳琳的心里不可谓不怨恨。此刻的她,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心里是一阵阵的煎熬。城市的霓虹灯映射在她的脸庞处,让她的脸庞显得苍白而脆弱。因为刚哭过,周琳琳的眼皮显得有些肿。

    周琳琳就这么像游魂一样,在街上走了一阵,才忽然醒觉,自己好像还没有吃晚饭。然后她掏出手机,给在家里的父亲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听筒里响起了她父亲熟悉的嗓音:“琳琳?怎么了?”

    “爸,你吃饭了吗?没有的话我在街边打包一份东西回去给你吧。”周琳琳握紧手机,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我在跟客户吃饭呢。晚点才回家。”手机那端周琳琳的父亲回答道。

    “啊哦,好的,那就先不打扰爸爸了。”周琳琳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听到手机那端的父亲嗯了一声后,周琳琳就挂了电话。

    明天就要去国外了。去哪里好呢?嗯,去美国吧。那边的环境她还挺喜欢的。只不过,忽然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心里涌起几缕舍不得的情绪。

    周琳琳还以为自己会一直在这座城市中就这样生活,直至老去呢。看来,生活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人一个意外。有时候人生的列车就这样一直向前驶着,你以为它会一直就这样往终点驶去,却没料到它忽然在某一个时候,就会脱了轨。

    周琳琳想到这里,又有点恨沈安溪。如果不是她沈安溪的话,沈枞渊也不至于对她周琳琳这么狠吧?以前沈枞渊对她虽然说算不上很好,但也不至于这么狠啊。刚才沈安溪这人还假惺惺的对她很好,真是演技超凡的女人呢,帮她向沈枞渊求情,也不过是怕她会死在他们家里吧?

    在刚才那个时候帮她向沈枞渊求情,一则可以卖给她周琳琳一个人情,二则又可以在沈枞渊面前装成圣母白莲花。真是一举两得呢。

    周琳琳心里对沈安溪更是膈应了。这时她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嗯,一晚上没吃东西,可把她给饿坏了。

    这街上没什么周琳琳想吃的东西,她都在这里走了一圈了。周琳琳看到前面小摊处有个阿姨在卖煎饼果子,便走了上去。

    “阿姨,我要一个煎饼果子。”周琳琳走到小摊前,对着那个在小摊前忙碌的中年妇女说道。

    “好咧。”那个中年妇女应答着,在煎锅处摊开了一张饼,煎了起来。

    煎锅里发出滋滋的响声,中年妇女这时往煎锅处打了一个鸡蛋。有一股迷人的食物香味散发在空气中。

    因为是深秋的夜晚,夜风吹拂到人的身上,已经有不轻的寒意。虽然这里是南方城市,却也已经有着浓重的深秋意味。

    夜风拂起周琳琳的衣角,周琳琳觉得有些冷,便将双手放进了外套的口袋中。她沉默地看着那个中年妇女在做着她那份煎饼果子,然后周琳琳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阿姨,你说美国会有煎饼果子吃吗?”

    那个中年妇女笑了笑:“不知道呢,应该会有?不过可能跟在国内的煎饼果子味道不大一样了。”说完,她将做好的煎饼果子递给了周琳琳。

    周琳琳接过她手中的煎饼果子,然后对着那个中年妇女有点歉意地笑了笑道:“阿姨,要不,我再要一个煎饼果子吧,明天我就要过去美国了,不知道到那边还有没有得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