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公园爽约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枞渊看见沈安溪这个模样,心知她是在跟自己生气,当下他语气又温和了几分,对着沈安溪说道:“安溪你还在生气么?你气什么,告诉我。”

    “气你限制我人生自由,还狡辩说你没有。昨天晚上还对我那么凶。”沈安溪看着他,一脸委屈地说道。

    沈枞渊很是无奈,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好好好,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这样可以了吧?最近公司的确很忙,一直抽不出时间来陪你和两个宝宝,是我的不对。”沈枞渊说到这里,握住了沈安溪的葱手,“明天我们带两个宝宝去野餐好不好?”

    “真的吗?”沈安溪听到沈枞渊这样说,高兴地别过脸来,看着他。

    沈枞渊点了点头,握住她的葱手,放到唇边亲了一下:“真的。我明天刚好没事,可以陪你和两个宝宝。我承认,之前是我太过忙于工作,疏忽了你跟宝宝。”顿了顿,他又对沈安溪说道,“现在可以原谅我了么?”

    沈安溪勾起手指,往他的鼻梁处刮了刮:“那就暂时原谅你吧。”

    沈枞渊这时沉声说道:“谢主隆恩。”

    两人就在沙发处闹成了一团。夕阳余晖无声地自大露台倾泻进来,让靠近大露台的那处地方有着一团暖和的色彩,映衬得整个室内都温馨异常。

    第二天,沈安溪一早就起来了。她记得沈枞渊说这天要带她和两个宝宝去玩,便一大早就起来,在镜子前梳妆打扮。

    沈枞渊在她起来不久后,也醒了过来。这时他**着上身,从沈安溪旁边经过,看着她说道:“老婆大人早上好,老婆大人真美丽。”

    沈安溪正在画眉毛,听到他的话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干嘛啊,跟绕口令似的。”

    沈枞渊闻言,却更起劲了,有节奏地跟唱歌一样地:“老婆大人早上好,老婆大人真美丽,老婆大人早上好,老婆大人真美丽......”

    “昨天没吃药,今天脑子抽了吧。今天记得吃药啊。”沈安溪画完眉毛,又画起了眼妆。

    两人有说有笑的,将一切准备妥当,又将两个宝宝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之后便出发了。

    沈枞渊一路驶着车子到了一个公园门口。正将车子停下来,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枞渊拿出手机一看,是张秘书用公司的内线固定电话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张秘书,有什么事情吗?”

    沈枞渊昨天晚上已经跟张秘书说了,自己今天不会到公司。现在张秘书给他打电话,估摸是有什么要紧事要找他。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此刻说道:“沈总,展辉公司的总经理要见你,说是产品的推广环节出了些问题,还是很严重的问题。”

    “能不能缓一缓?我今天有事情。”沈枞渊说到这里,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上的沈安溪。

    “展辉公司的总经理说这很要紧的,片刻也耽误不得。还是希望沈总能过来亲自处理。”手机那端的张秘书这时回答他道。

    沈枞渊叹了口气,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那我现在就回公司,你让他先等一等我。”

    手机那端的张秘书很快地回答道:“好的沈总。”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还没开口跟沈安溪解释,便听到她说道:“你有事情就先回去吧,我和两个宝宝去公园等你。”

    “我忙完了就过来找你们。”沈枞渊说着,伸出手去抚了抚沈安溪的侧脸。

    于是沈安溪便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宝宝去了公园。两个宝宝挺高兴的,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新奇的样子,很多话说,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有时候有些无厘头的话还让沈安溪笑得肚子疼。

    沈安溪带着两个宝宝到了一块草地处,她觉得这里风景还算秀丽,便在草地上摊开了餐布,将篮子里的东西都一一拿了出来,摆在餐布上。两个宝宝也七手八脚地帮忙,虽然这两个孩子经常帮倒忙,却也让沈安溪看得很是欢喜。

    沈安溪正在往餐布上摆着瓷盘,却听到女娃在哭。一转头,却看见男娃把女娃推倒在地,她赶紧走过去,将女娃扶起,然后拥住她一边拍着她的背哄着,一边责怪着男娃:“你怎么把妹妹推倒了?”

    沈安溪说了男娃几句,便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安溪,你和两个宝宝出来散心么?”

    声音是沈安溪熟悉的柔和斯文,沈安溪转头,果然看到了熟人:“傅医生?好久不见,你最近怎么样了?”

    傅修然走到沈安溪旁边坐下:“还不是像之前那样。我前段时间听说你的服装品牌很出名啊,安溪,你很厉害啊。”

    沈安溪一边打量着傅修然,一边说道:“有什么厉不厉害的,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傅医生的肤色好像深了一个色号,是去哪里度假晒黑了?”

    “我上次去了海南三亚走了一转,那里的阳光比较猛烈,回来就变成这样了。有些病人还说我这样更有阳刚气了。”傅修然见到男娃向自己走来,伸手摸了摸男娃的头。

    谁知道男娃这个时候用眼睛瞪了一下傅修然,然后就抬腿对着傅修然踢了一脚。傅修然来不及闪躲,裤管被他踢脏了。

    “这孩子,真是调皮。”沈安溪这时将男娃拉到自己身边,用责怪的口吻说道:“傅叔叔是妈妈的朋友,不许这么没礼貌,知道吗?”说到这里,沈安溪又将男娃推了一下,推到傅修然的面前:“快跟叔叔道歉。”

    见男娃在傅修然还是倔强地撅起嘴一言不发,沈安溪的口气更是不好了:“妈妈平时怎么教你的?道歉都不会了吗?”

    傅修然这时笑了笑说道:“没事,小孩子调皮是很正常的,更何况男孩子是会更调皮一些的。”说到这里,傅修然从自己的单肩包里,拿出一包巧克力递给男娃:“喜欢吃巧克力么?叔叔这里有一包。”

    那男娃却没有接傅修然手中的巧克力,而是一脸不情愿的跟傅修然说了一句:“对不起叔叔。”

    傅修然见他没接巧克力,便撕开了袋子,递到沈安溪面前:“安溪,吃巧克力么?”说完,傅修然又转过头来,对着那男娃说道:“乖了,没事的,不用道歉。”

    沈安溪拿了傅修然手中那袋巧克力里的其中一颗,剥开包装纸,放入嘴里。

    今天天气挺晴朗的,不远处有一丛桂花,微风拂过,送来桂花的清香。沈安溪昂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有着桂花清香的空气。

    “安溪我们好像真的好久没有见过面了呢。”傅修然想起和沈安溪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不禁有些唏嘘。如果她不是认识沈枞渊在先,她会不会喜欢上他傅修然?或者他有机会也未可知?

    沈安溪听到傅修然的话后,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她又听到傅修然说道:“安溪你的记忆现在没问题了吧?”

    沈安溪转头对着傅修然笑了笑道:“没有什么问题了,都记起来了。我甚至能记起来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比如啊,幼儿园的时候谁欺负过我。”

    傅修然听到这里,轻笑出声。沈安溪转头对他绽放的笑容太过柔美,映着阳光,像是一朵极尽绽放的洁白花朵。他的内心不禁微微地又泛起涟漪。

    “本来打算跟枞渊和两个宝宝来公园这里野餐的,可是他临时有事,又回公司了,不知道他什时候才忙完。我们先吃吧。”沈安溪说着,拿起了餐布处的食物,递给了傅修然。

    结果沈安溪和傅修然还有两个宝宝在公园里呆了一下午,沈枞渊也没有来。

    沈枞渊的住所处。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正沉默地坐在餐桌旁,吃着晚饭。

    “今天我公司里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没有回公园陪你们。”沈枞渊端着饭碗,夹了一块红烧鱼到碗里,对沈安溪解释道。

    自从他下午下班回到家里后,沈安溪就对他不理不睬的,当没有他这个人一样。沈枞渊跟她说话,她也不搭理,一副要冷战到底的架势。

    沈枞渊的话说完后,沈安溪还是一言不发,默默地吃着饭。一时间空气中只有碗筷相碰的声音,让沈枞渊疑惑自己是否有说过话,或者沈安溪是否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沈枞渊气闷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低下头,咀嚼着嘴里的红烧鱼块。真是味同嚼蜡。他最怕沈安溪跟他冷战,一副冷漠的脸孔对着他,任凭他怎么样解释,还是当他不存在一样。

    沈枞渊思索了片刻,又将今天在公司里遇到的事情跟沈安溪说了一遍。然而对面的沈安溪还是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默不作声。沈枞渊又是气闷地呼出一口气,嘴唇微动,想继续说些什么,可是他想了想,又闭嘴不说了。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吃完了饭。

    吃完饭后,沈安溪就径直进了里屋,入了自己的卧室,锁了门后,就没有出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