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周兰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枞渊很是郁闷。本来今天在公司里已经够烦躁的了,回来沈安溪又是这个样子。沈枞渊是个富家公子,从来只有别人点头哈腰来巴结他,从来只有别的女孩子迁就他忍让他,就没有他去做低伏小去迁就女孩子的。如今沈安溪这个样子,让沈枞渊心里憋着一口气。

    沈枞渊靠着一个抱枕,半躺在沙发处,手拿着遥控器,不断地换着电视台。电视台一个个变换着,电脑屏幕处的光芒闪来闪去,沈枞渊还是找不到一个想要看的节目。

    沈枞渊这时候喃喃自语道:“这么无聊,干脆出去玩算了。”说完,他从沙发处站起,到了育儿室里,吩咐了芳姐看好孩子,便拨打了董少华的电话,让他带自己去玩。

    电话那端的董少华一口答应了沈枞渊,说了个地址让沈枞渊开车过去。沈枞渊应了声好,便挂了电话。之后他随意地套了件衣服,便拿了车钥匙出了门。

    混乱的电子音乐,挥舞着手臂扭动着躯体的年轻人群,头顶上五彩斑斓不断闪烁着的迷离灯光。沈枞渊按照董少华给他的那个地址,到了目的地。果不其然,又是一间装潢奢华极富现代气息的酒吧。

    沈枞渊到了董少华的旁边坐下,跟酒保要了一杯鸡尾酒。酒很快就被端上来。艳红的半透明的液体装在高脚杯里,在迷离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有点妖娆,像是从他们身边经过的那些年轻女子的唇色。

    沈枞渊端起杯子,仰头就将那鸡尾酒一饮而尽。之后沈枞渊便听到董少华说道:“你悠着点,有什么烦心事么,这样子喝酒。”

    “鸡尾酒而已,又喝不醉。”沈枞渊将酒杯递到酒保面前,示意他给自己满上酒液。

    “都说了让你多出来玩,年轻人老是闷在办公室里,老琢磨着怎么赚钱,一身的铜臭味,浪费生命。”董少华拿起一颗酒杯上的橄榄,放到旁边一个年轻女子的樱桃小口中。

    那年轻女子将橄榄一口咬住,大眼睛充满诱惑地看着董少华。董少华笑了笑,伸出手指在她的下巴处抚了抚。

    沈枞渊用淡然的眼神看着董少华跟那年轻女子在**,然后又淡淡地开口说道:“你说得对,我这不是过来找你玩耍了么。话说,除了来酒吧这里,还有什么新鲜的去处么?老是来这里,你不腻么?”

    “这里每晚过来的人都不一样,有什么好闷的?”董少华对着沈枞渊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笑容让人有点目眩神迷:“要不你说,你想玩什么?我随时奉陪。”

    “我也不知道想玩什么。吃喝玩乐,还不是你最在行。”沈枞渊说到这里,又端起酒杯,将鸡尾酒一饮而尽。沈枞渊将空了的酒杯放回吧台上,这时他的目光却被舞池中的一个年轻女子吸引住了。

    那女子在跟一个身材高大脸容英俊的年轻男子,在跳着牛仔舞,她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披散的长发随着她的舞姿在飞扬着。她长得很像沈安溪。

    怎么说呢,像是有着更多灵气更活泼的沈安溪。

    旁边的董少华顺着沈枞渊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长得很像沈安溪的女孩子。他笑了笑,将手斜挂在椅背处,一副揶揄调侃的模样:“原来你只是喜欢固定一个类型的。”

    沈枞渊这才回过神来,转头带着点疑惑地问董少华道:“你说什么?”

    董少华这时意味深长地对沈枞渊笑道:“既然你对这个女孩子有兴趣,何不上去跟她聊两句?”

    沈枞渊将目光收回,脸上是不冷不热的表情:“我是有太太的人。”

    “想不到沈公子竟如此死板,现在的人不都是正旗不到彩旗飘飘的,你又何必如此墨守成规。”说话时的董少华是一副浪荡公子哥的懒洋洋表情。

    “我又不是他们。”沈枞渊没再看那舞池中长得跟沈安溪很像的女孩子,只是淡淡地回答着董少华道。

    在跟董少华聊了几句后,沈枞渊听到自己身边响起了一个女孩子的嗓音:“我要一杯跟这位先生一样的鸡尾酒。”

    沈枞渊转过头去,看到旁边坐着的,是刚才在舞池中那长得跟沈安溪极像的女孩子。如果不细心分辨,会以为她就是沈安溪。不过,当她说话或者笑起来的时候,气质跟沈安溪是迥然不同的。

    沈安溪的气质是偏向清纯优雅知性的那一类,而眼前这个女孩子的气质,是偏向那种活泼的灵动的,甚至带了点魅惑的气质。

    沈枞渊不知道的是,这个女孩子,其实是整了容后的周琳琳。周琳琳今晚本来是过来玩的,她还没打算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没想到沈枞渊今晚会来酒吧里玩。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当下周琳琳对着沈枞渊一笑:“这位先生,该怎么称呼你?”说到这里,周琳琳对着他伸出手去,“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周兰兰。”

    沈枞渊看着她,像是看到了另一个不同版本的沈安溪,当下他有点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去,跟面前这个自称周兰兰的女子握了握手:“你好,我叫沈枞渊。”

    “很好听的名字。有什么深意吗?”周琳琳看牢沈枞渊,微笑着问道。

    “应该有吧,不过我并不知道。我只是个商人,不是什么文化人。”沈枞渊对着周琳琳自嘲地笑道。

    “商人。”周琳琳重复着沈枞渊话中的一个词语,“我最近刚学了一个新的牌技,你要做我的试验品么?”说着,周琳琳已经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副扑克牌来。

    沈枞渊心想,反正也是无聊,不如玩一玩扑克牌。当下他对周琳琳说道:“好啊,愿意当你的小白鼠。”

    周琳琳将手中的扑克牌在沈枞渊面前摊开:“来,挑一张。”

    沈枞渊按照她的吩咐,在那对扑克牌里挑了一张。然后他又听到眼前的周兰兰说道:“记住你挑的牌,然后将它收好。”

    沈枞渊有点好奇地问道:“不是应该还给你,然后让你将我挑的牌洗出来么?”

    周琳琳这时摇了摇头,看着沈枞渊的眼神中还蕴着一点狡黠:“不不不,沈先生听话,把它收起来。”

    沈枞渊将那张牌放到自己衬衫的口袋处,他被周琳琳勾起了一些兴趣:“好的,我照你的话做了。”

    “很好。”周琳琳这时将手中的扑克牌像变戏法一样洗了起来。她的动作极为流畅优美,能将扑克牌拉出一道道优美的弧形。洗了一阵扑克牌后,她从一堆牌中抽出了其中一张,放到了沈枞渊面前:“是这一张么?”

    放在沈枞渊面前的,是一张梅花三。正是他刚才抽到的那张牌。沈枞渊再低头看看自己衬衫口袋,口袋中的那张牌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厉害厉害。”沈枞渊这时仰头笑了起来,还顺带鼓了鼓掌。

    “不要见我长得漂亮,就敷衍我啊,真的是你刚才抽到的那张牌没错?”周琳琳的眼神里含着狡黠灵动,对着沈枞渊笑道。

    “当然没有敷衍你。”沈枞渊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很有意思,有一种想要深入了解她的冲动。

    董少华见沈枞渊和这个酷似沈安溪的女子聊得火热,便凑了过来:“你好。”说话的时候,董少华对着周琳琳点头示意。

    周琳琳这时大大方方地向着董少华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周兰兰。”

    董少华与她礼貌地握了一握手:“你好,我叫董少华。你长得非常美,连我们平时不近女色的沈先生,都被你吸引住了。”

    周琳琳这时笑着说道:“是吗?”她说话的时候,目光是向着沈枞渊的,语调微微上扬带了一丝调侃的意味。

    沈枞渊见她看着自己,别过了脸去,嘴角上扬带了一丝笑意,却没有说话。

    “要不我们到我附近的住所去玩?这里人多嘈杂。”董少华这时搂着一个年轻女子说道。还没等沈枞渊回答,他又转头看向周琳琳:“兰兰你也一起来,人多热闹。”

    “好啊。我在这里也玩得厌腻了,正想回去休息呢。”周琳琳面露微笑地一口答应下来。

    沈枞渊不禁又多打量了她几眼。真的是跟沈安溪截然不同的一个人,可是又充满了吸引力。是那种生机勃勃的,乐观的向上的吸引力。

    沈枞渊在董少华的住所处玩到天明,才开车去了公司。到了公司后,他才想起昨晚自己彻夜不归,没有跟沈安溪报备情况。进了办公室后,沈枞渊拿出手机来,看到没有沈安溪打来的未接电话,心里不知为何有点微微的失落感。

    她真的这么生气,生气到连他彻夜不归都没有察觉?想到这里,沈枞渊不免又有些气闷。本来想打个电话给沈安溪,跟她说自己现在到了公司,可是想想,又不想打了。

    沈安溪一觉醒来,出了客厅,却没看到沈枞渊的身影。心里猜想可能他是去上班了,当下也懒得理,便做了早餐自己一个人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