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新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躺倒在床上,越想越气闷。偏偏这时候却下起了雨。雨声滴滴答答,像是谁那烦扰的思绪,没完没了。

    沈安溪在床上翻来覆去一阵,便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手机屏幕显示是傅修然打来的电话。

    她按下接听键:“修然,怎么了?”

    “有空吗?出来跟我聊聊天吧。我有点无聊。”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候说道。

    沈安溪心想自己也还没吃饱,当下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你吃晚饭没有?一起去吃些东西。”

    “好啊,我晚饭就吃了个三明治。你想去哪里吃?”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对她说道。

    “金环路的那家鲁菜馆?”沈安溪提议道。

    “可以啊,我吃什么都没关系,你喜欢就好。我在你楼下等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语气柔和地对沈安溪说道。

    “那你等我一阵,我马上下去。”沈安溪说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找出一套衣服来换,然后拿起手提包就从了房门。

    在饭厅处的沈枞渊这时候听到她出门的声音,便侧过身子来往门外喊了一声:“安溪,你要去哪里?”

    沈安溪也懒得理他,当作没听见他的问话,踩着高跟鞋笃笃笃地就出了房门。

    到了楼下,沈安溪看到傅修然插在口袋在路灯下等待着自己。她走到傅修然背后,碰了碰他的肩膀说道:“修然,我们走吧。”

    傅修然转身,见到了沈安溪,便微笑着对她说道:“来啦,我们出发吧。”

    沈安溪轻轻地嗯了一声,便跟着傅修然往马路边走了过去。两人走到马路边,拦截了一部计程车,往鲁菜馆驶去。

    沈安溪进了饭馆的门口,便走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很快就有服务员拿了菜单来给他们点菜。

    沈安溪很是兴致勃勃地点了很多个菜,傅修然静静地看着她点菜,嘴角有点上扬,却也没说什么。反正沈安溪的能吃他是见识过的了。

    点完菜后,服务生就离开了。窗外还在下着雨,沈安溪转头看着窗外出神。过了一阵她听到对面的傅修然说道:“安溪,你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沈安溪闻言,便转过头来,心想她的脸上那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么。当下她回答傅修然道:“是啊,又跟枞渊吵架了而已。”

    傅修然先是一怔,然后便问道:“夫妻之间有矛盾是很正常的,好好沟通吧。”

    沈安溪这时眼帘半垂,端起眼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可是啊,我都不想跟他说话,一说起话来就生气。他昨天去了露营居然也不告诉我,你说,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妻子?”

    傅修然转头看了看窗外那越下越大的雨,然后又回过头来,对着沈安溪说道:“可能男人会比较粗心大意一点吧,再说沈先生他公司里的事情又比较多,不能时时照顾到你的情绪,这是肯定的。”

    沈安溪听了傅修然的话后,不说话了,只是紧抿着嘴唇,一脸郁闷地看着杯里的柠檬水。

    “没关系的,我还以为你是工作的事情生气呢。”傅修然看着沈安溪,带着笑意地说道。

    “工作其实还好啦,嗯,很轻松。”沈安溪回答他道。

    沈安溪自从去了傅修然的家族企业上班后,几乎都没什么事情可做,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看剧发呆。偶尔有公司的员工进来咨询,都是咨询一些工作压力大该怎么办的问题,这些都很好解决。况且,公司的人也知道她是傅修然介绍去的,所以不会刻意去刁难她。

    而且沈安溪那间办公室是独立办公室,她一个人在里面工作不知道有多惬意舒服。

    “那就好。”傅修然听到她这样说,也就略略放下心来。傅修然的话音刚落,服务生便端着他们的食物过来了。

    “好啦,我们开吃吧。吃饱了就不烦恼了。”傅修然对着沈安溪笑着道。

    沈安溪忙不迭地点着头,执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沈枞渊自己一个在饭厅闷闷不乐地吃完晚饭,叫了佣人来收拾碗筷,然后就回了自己的卧室,又打开电脑,处理起了工作邮件。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枞渊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烦躁地从口中呼出一口气,目光没有离开电脑屏幕,伸出手去,拿起不远处的手机一看,屏幕处显示是周兰兰打来的电话。

    他按下接听键:“怎么了,兰兰?”

    “我们去坐完过山车啦,好开心好刺激哦。”手机那端的周兰兰声音中透着雀跃。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右手点击了一下鼠标,向一个合作伙伴发了一封邮件。

    “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你有没有想念我?”手机那端的周兰兰此时向着他撒娇道。

    沈枞渊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目光一直在电脑屏幕处停留着:“兰兰,我这边还有点事,等我有空再联系你好不好?”

    “啊,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咯。”周兰兰这时回答他道。

    沈枞渊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又过了几天。

    这几天沈枞渊和沈安溪还是冷战着,沈枞渊有时候忘记自己在跟她冷战,会不自觉让她给自己倒杯水或者拿个什么东西,但是每次都是得不到回应的。这让沈枞渊越来越气闷,所以最近即使没什么事,他也尽量在公司呆到很晚才回家,免得在家碰见沈安溪又惹得自己不开心。

    阳光自明净的长窗处照耀进来,在室内投下斑驳的光影。周琳琳正对着镜子涂着唇膏,忽听到手边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她放下手中的唇膏,伸出手拿起了手机,按下接听键:“周侦探,什么事啊?”

    “周小姐,你叫我查的人,我找到了一些很有用的资料。”手机那端的周侦探不紧不慢地对周兰兰说道。

    周兰兰顿时来了兴趣,她的眼眸中燃起了光芒:“什么资料?”

    “我这几天不简单地跟踪她,发现了她跟一个男人来往非常的频繁。她最近跟沈枞渊在冷战,可能是出轨了。”手机那端的周侦探因为自己发现了秘密,而显得有些兴奋。

    周兰兰更是来了精神:“二十分钟后德兰咖啡馆见,我要所有的照片。”

    “好的,没问题。”手机听筒处传来周侦探自信满满的嗓音。

    德兰咖啡馆里。

    周兰兰点了咖啡和蛋糕,等待着私家侦探的到来。过了没多久,她面前出现了一个略显肥胖的中年男子:“周小姐,让您久等了。”

    “没事,我也刚来而已。”周兰兰抬头向着他微笑道,“坐吧。”

    周侦探在周兰兰面前坐下,然后将手里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周兰兰。周兰兰将他手中的文件袋接过,然后将文件袋打开。

    文件袋中的是一张张的照片,每张照片里出现都是沈安溪和一个身材高大戴着眼镜的男子,或是在聊天,或是在某个靠窗的地方喝茶或者吃饭,或是在办公室里嬉笑打闹,......

    周兰兰看着手里的照片,嘴角处出现的笑意越来越浓。她一张张地翻看着,直至将手中所有的照片都看完,才抬头对对面的周侦探笑着说道:“周侦探你任务完成得很好。”说完,周兰兰拿出一叠支票和一支笔,开了一张支票给他。

    周侦探接过周兰兰递过来的支票,他看了看支票上的数字,眉毛扬了扬——支票上的数字让他有些惊讶,比原来约定的多了百分之二十。

    “周小姐出手真是阔绰,谢谢。”周侦探将那张支票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

    “不客气,这是你应得的酬劳。”周兰兰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话说,你认识在媒体工作的人吗?比如在娱乐报纸或者娱乐节目工作的人?”周兰兰说到这里,又看着周侦探笑了笑:“如果有的话,麻烦你介绍几个让我认识,介绍费我也不会少了你的。”

    周侦探一听又有油水可以捞,立刻来了精神。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然后在笔记本上刷刷刷地写下几个人的名字和他们的联系方式,接着又将笔记本递到了周兰兰面前。

    周兰兰看了看上面的联系方式,然后拿起手机,对着笔记本拍了张照片:“我想让周先生你找个时间,约他们出来跟我见见面。”

    “可以可以,没问题的。”周侦探连忙点头说道。

    这天又是下雨。最近雨下得真是没完没了,让人心情烦躁。窗外的景物在大雨中是一片迷蒙,让人看不真切。

    沈枞渊的目光自窗外移回来,落到电脑屏幕上的时候,看到电脑右下角跳出一个新闻——名门媳妇出轨不知名男性?

    沈枞渊撇了撇嘴,他心想,反正工作得烦闷,不如点开来看一看,到底是哪家的名门媳妇被媒体编排了。他想到这里,便点击了一下右下角那个新闻标签,然后电脑屏幕处便打开了一个新闻页面。

    待沈枞渊浏览完新闻页面上的字时,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