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绯闻加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枞渊此刻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能任由她这么握着自己的手。

    两人吃完饭,周兰兰提议去附近商圈去逛一逛,沈枞渊觉得内心愧疚,当下便回应她道:“我陪你去吧。”

    沈枞渊陪着周兰兰在商圈里逛了不少时间,看到周兰兰喜欢什么就二话不说买下。周兰兰似乎玩得很尽兴,一直在沈枞渊耳边说着各种话。

    两人在商圈里大概逛了两个小时,沈枞渊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便转头对旁边的周兰兰说道:“兰兰,现在晚了,我送你回家吧,要逛的话下次再来。”

    周兰兰挽着沈枞渊的手臂,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她看了看沈枞渊手中提的大包小包:“你提着这么多东西,累么?”

    沈枞渊这时仰头笑了笑道:“没事。我经常健身的,这点东西不算什么。走吧。”说完,沈枞渊便迈开长腿,向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第二天。

    沈枞渊这天很早就到了办公室。他昨晚睡得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周兰兰的话吧,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沈枞渊在办公桌前坐下,像平常一样,打开电脑,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将改签名的文件都签完,沈枞渊便登录了工作邮箱和企业qq。处理了一阵工作邮件,沈枞渊想休息一阵,便点了新闻网页,想着浏览一阵经济政治方面的新闻,却在一个新闻网站处,看到了沈安溪的照片。

    沈枞渊点开那则有着沈安溪照片的新闻,新闻里也是说沈安溪出轨之类。新闻里包含的照片很多,跟之前那则新闻里的照片没有一张是重复的。

    沈枞渊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是在什么时候捏紧了拳头,直到指骨生疼,他才惊觉自己是气愤到了极点,将拳头揣得极紧。

    沈枞渊浏览完了这一则新闻,又在浏览器的输入框中输入了沈安溪三个字。结果,浏览器上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页面。这么说来,是各个新闻网都发布了沈安溪出轨的新闻?

    沈枞渊一个个网页点开来看,网页处的字体一个个映入眼帘——沈安溪近日来又跟之前那名传绯闻的男子来往甚密,两人有说有笑,出现在滨海路上,远远看去像是一对情侣......

    沈枞渊越看越气愤,这时他猛地摔下了手中的鼠标,然后握紧拳头,就在桌面上砸了一拳,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刚巧这时张秘书走到了门外,听到办公室内发出巨大的一声响。她顿时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处,轻轻地将办公室的门打开,然后张秘书探头进去问道:“沈总,你没事吧?我在门外听到砰的一声响。”

    沈枞渊此时的手放在下巴处托着,手指覆盖住了整个嘴巴:“没事,怎么了?”

    “张董事等会想约见你。”张秘书这时回答沈枞渊道。

    沈枞渊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跟他说我有事情,今天不能见他。改天吧。”说着,沈枞渊便从座位处站起,然后顺手便关了自己桌上的电脑,“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再打电话给我。”说着,沈枞渊拿起自己桌上的公文包,便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回到家里,沈枞渊重重地将房门一关,发出砰的一声响。沈枞渊在鞋架前换鞋子的时候,便听到沈安溪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是枞渊回来了吗,为什么把门关得那么响,将孩子们都吵醒了。”

    沈枞渊换好拖鞋后,扯着领带,一脸烦躁地走到沙发处坐下,然后转头对着里屋喊了一声:“安溪,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他的声音里蕴含着暴躁。

    脚步声响起,由远至近,然后沈安溪便出现在了走廊口处:“怎么了,那么大声,把孩子都吵醒了。”

    沈枞渊抬手看了看表,然后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这都早上九点了,也该醒了,要不然就不用吃早餐了。”说完这句话后,沈枞渊便抬眸看住沈安溪道:“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沈安溪看到沈枞渊一副表情森然的模样,不禁问道:“你要问什么?怎么表情那么可怕?”说着,沈安溪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你这几天又出门去见傅修然了?”沈枞渊问道。

    沈安溪随即转过头来回答他:“我没有啊,我这几天都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说完,沈安溪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沈枞渊。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沈枞渊打开手机上的浏览器,输入沈安溪三个字,然后手机屏幕处出现很多的新闻页面,沈枞渊点了其中的一个页面,手机屏幕处出现了新闻的内容。

    “你自己看看。你还告诉我你没出去过?”沈枞渊将手机递到沈安溪面前,“你俩非要见面么?你就这么想念他?”

    沈安溪见到那新闻里的照片,脸上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她说道:“这是我和傅修然之前叙旧时被偷拍的。我这几天真的没出去过。”顿了顿,沈安溪看着脸色铁青的沈枞渊说道:“你不相信我?”

    沈枞渊一把将手机从沈安溪的手中拿过来:“你不用解释了,你跟傅修然这么亲近,不如你干脆嫁给他算了?”说完,沈枞渊便从沙发处站了起来,转身要往里屋走。

    “我都说了我跟他是朋友的关系,这些媒体捕风捉影,乱写乱编排,你也相信?而且这些照片是之前的,他们说这几天,你也相信?你难道不知道这些新闻不能信?他们都是写来博人眼球的。”沈安溪这时也从沙发处站了起来,有些着急地对沈枞渊说道。

    沈枞渊回头看了沈安溪几秒,便冷漠地转过脸去,一言不发地迈开往里屋走去。走了几步,他忽然转头,用一种很讽刺的口吻说道:“这么多媒体报道,我沈枞渊没办法把消息压下去了。所以,没办法,那就让他们报道吧。”说完,沈枞渊便离开了。

    沈安溪跌坐在沙发处, 用双手蒙住脸。这些照片到底是谁拍的?为什么拍了这么多?是有人在后面搞鬼吗?

    沈安溪只觉得自己脑里一片混乱,理不清什么思绪出来。她坐在沙发上一阵后,忽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妈妈我饿了,你做早餐了吗?”

    沈安溪抬起头,看到自己白白胖胖的女儿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可怜兮兮的问她有没有做早餐。沈安溪将她揽入怀中,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妈妈这就给你做啊,别急,你先回去跟哥哥玩一阵吧。”

    “好的哟。”女儿就蹦蹦跳跳地转身回了里屋。

    沈安溪强打起精神来,到了厨房做了早餐,叫了两个孩子出来吃。然后她想了一阵,又到了沈枞渊卧室的门外敲了敲门:“枞渊,我做了早餐,你要出来吃吗?”

    沈安溪说完话后,在房门处等了一阵,却没听到沈枞渊的回应。她伸手去扭了扭门把手,发现门没有关上。沈安溪推开门,发现卧室里没有沈枞渊的踪影。

    沈安溪走出客厅处,也没看到沈枞渊的踪影。她疑惑地走回饭厅处,两个孩子正在饭厅处有说有笑地吃着早餐。

    “妈妈,爸爸说他出去了,让你中午不用做他的饭。”这时在餐桌边吃着早餐的男娃抬头对着沈安溪说道。

    出去了?出去也不跟她打声招呼。真是的。沈安溪有些气闷,一脸郁闷地在餐桌边坐了下来,拿起一根油条吃了起来。

    沈枞渊刚才跟沈安溪吵完回到卧室不久,便接到周兰兰的电话,让他陪她和董少华去唱歌。沈枞渊不知道他俩为什么一大早上要去唱歌,不过他当下没有心情去上班,便答应了周兰兰。

    又过了几天。

    这几天沈枞渊和沈安溪又开始了冷战。主要是沈枞渊当沈安溪不存在,不跟她说话,也不正眼看她。沈安溪心里憋得难受,但沈枞渊这个样子,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由他去了。

    这天,沈枞渊刚到公司不久,就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手机听筒里传出私家侦探的嗓音:“沈先生,我按照你的要求去查了。最近关于沈太太的这些传闻,估计是有人在搞鬼。但是幕后人是谁,我还不能搞清楚,但是希望沈先生最近行事都要小心一些,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实施计划了。”

    沈枞渊淡淡地对着手机话筒说了句:“好的。”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左思右想,决定先回家将两个宝宝安顿好,至少不能让两个孩子留在家里。他还记得以前孩子被绑架的事情,他不想再去经历一次这种提心吊胆的锥心之痛。

    想到这里,沈枞渊交代了张秘书几句,就离开了公司。

    沈枞渊的家里。

    沈安溪帮女娃脱下被淋湿的衣服,又帮她穿上新的衣服。刚才两个孩子在打闹的时候,男娃不小心将一壶凉开水打翻,淋湿了女娃的衣服。

    沈安溪帮女娃换好衣服后,用一种责备的口气对男娃说道:“别再跟妹妹打打闹闹了,万一你刚才打翻的是滚烫的开水呢?烫到妹妹怎么办?”顿了顿,她指着男娃说道:“妈妈要去阳台收衣服,不要再跟妹妹打闹了,记得啊。”

    沈安溪训斥完男娃,便转身出了游戏活动室,往厨房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