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带走孩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然而等沈安溪回到游戏活动室的时候,却看到男娃在扇女娃耳光。男娃一把掌扇下去,女娃顿时张开嘴哇哇大哭起来。她一时心头火气,将男娃一把拉到一边,往他的肩膀处打了一下:“你干嘛打妹妹?”

    这时沈安溪的身后忽然响起沈枞渊的嗓音:“你怎么还打孩子呢?”然后沈安溪看到沈枞渊在男娃旁边蹲下,双手放在他的肩膀处:“你是不是又调皮了?”

    男娃只是嘻嘻笑,并没有回答沈枞渊的话。

    “爸爸带你和妹妹去别的地方住几天,好不好?”沈枞渊看着男娃问道。

    “好啊,那里好不好玩?”男娃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枞渊。

    “枞渊你要带他们去哪里玩?”沈安溪有些疑惑地问沈枞渊。

    “你不用管,你好好留在家里就好了。”沈枞渊说话的时候,是用背脊对着沈安溪的,他根本没有回过头来。

    沈安溪看到沈枞渊抱起两个孩子,就往客厅走去。沈安溪跟在他的后面,还是一叠声地问道:“喂,你要带孩子去哪里?”

    问了几声,沈枞渊都没有回答她。正当沈安溪再次想问的时候,却看见前方的沈枞渊停下了脚步,猛地回头对她说道:“都说了你不用管,你留在家里就可以。”说完,他便回过头去,继续大步地往前走了。

    沈安溪还听到沈枞渊嘴里低声说了一句:“那么多废话,真是啰嗦。”

    沈安溪当下转身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回到房间,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想越委屈,便不自禁地哭了起来。哭了一阵,她渐渐睡了过去。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已是黄昏。沈安溪躺在床上,觉得不想动。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就又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天亮了。沈安溪伸出手去床头柜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处的时间,上面显示是早上八点。她整整睡了一天一夜。

    沈安溪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回想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

    也许枞渊只是气我之前的行为而已?所以才会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想到这里,沈安溪口中喃喃地说道:“不如等一下去公司找他说清楚。”最近沈枞渊都很早就出门的了,沈安溪知道他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在公司了。

    沈安溪这时从床上下来,穿了拖鞋便出了房门。到了厨房,她简单地做了个早餐,吃完之后,便出了房门。

    刚到住所的楼下,却见到一大群人向她涌了过来。沈安溪根本不明所以,直到那拍照的闪光灯亮起,然后有人将麦克风递到她面前:“沈太太,请问你真的是出轨了吗?沈先生年轻有为一表人才,你为什么要出轨呢?”

    沈安溪脑中呆滞了片刻,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传说中的狗仔队。她紧抿着嘴唇,没有回答他们的问话。然而对方实在是太多人,她无论想从哪个角度离开,都有人堵在她的面前。耳边一直都是这些人关于她出轨的事情的问话,沈安溪真的很想大吼一声,然后冲出这里。但是想归想,她无论怎么努力,都走不出这帮人的围堵。

    正在沈安溪欲哭无泪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沈太太。”沈安溪定睛一看,果然看到查理布朗诺向自己走了过来。

    “麻烦让一让,让一让。待会我出手打人那就不好看了。不要逼我。”查理布朗诺一边牵着沈安溪的手,一边低着穿过人墙,往前走着。

    终于跟着查理布朗诺走出了狗仔队的围堵,沈安溪转头对着查理布朗诺如释重负地说道:“谢谢你,查理先生。”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查理布朗诺这时转头对着沈安溪笑道,“我们好久没见面了,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下来聊一聊?”

    沈安溪想起自己出门的目的,便对查理布朗诺说道:“不了,我还要去找枞渊一趟。我们下次再聚吧,查理先生。”说着,沈安溪正想转身离开,却看见查理布朗诺将手伸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的手里好像有一块湿漉漉的手帕,手帕散发着一种刺鼻的味道,沈安溪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还没来得及质问查理布朗诺,就晕了过去。

    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所以查理布朗诺才能在光天白日之下,将沈安溪迷晕。在沈安溪的身子往下倒的时候,查理布朗诺一把抱住她,然后将她揽腰抱起,往巷子前方走去。

    窗外明媚的阳光无声地洒了进来,将室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淡淡光晕。查理布朗诺将怀里昏迷的沈安溪放到沙发上。此时在查理布朗诺旁边的周琳琳说道:“要不是我按照你的吩咐,及时通知了狗仔队,你也没那么快能绑架到她吧?”

    查理布朗诺就是要趁沈安溪在毫无心防之下,才实施这个绑架计划,果不其然,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沈安溪绑了回来。

    当下查理布朗诺对周琳琳说道:“嗯嗯,是啊,多亏你的帮助。”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冷漠,像是在敷衍着周琳琳一样。

    周琳琳这时走近了几步,靠近查理布朗诺:“那你说,该给我什么奖励?”

    查理布朗诺在沈安溪身边坐下,抬头看着周琳琳问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暂时没想到。”周琳琳回答他道。

    “好了,她过一会就会醒过来,我不在这里的时候,你就照顾她一下。”说到这里,查理布朗诺先是给沈安溪带上了手铐,然后又用另一副手铐锁住了她的脚。

    “你这样锁住她,她上厕所什么的,不方便吧?”周琳琳看着查理布朗诺给沈安溪带手铐,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没事,到时候你照顾她一下,或者我叫个人过来专门看住她就行。”查理布朗诺弄好手铐后,便从沙发处站了起来。

    “你还是叫个人过来照顾她吧,我有事情要做,不可能天天呆在这里。”周琳琳对查理布朗诺说道。

    查理布朗诺这时将手插进裤兜里,看了晕睡在沙发处的沈安溪几眼,然后回答她道:“行,那我叫个人过来照看着她。”

    沈枞渊将两个孩子带到了阿树找的一处别墅中,又吩咐从沈家找来的那个保姆莲姐照顾好孩子,便回了公司。在公司里工作到黄昏,沈枞渊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回到家里,沈枞渊发现客厅没有开灯。他顺手开了客厅的灯,然后到鞋架前换鞋子。换好鞋子后,沈枞渊一边往里屋走去,一边叫了一声:“安溪,你在吗?”

    叫了几声,还是听不到安溪的回应。沈枞渊去了家里的各个房间去找,却找不到沈安溪的踪影。沈枞渊走到客厅处的沙发坐下,掏出手机拨打了沈安溪的电话。

    手机里传出了“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沈枞渊又打了几次,却还是这样的提示音。

    沈枞渊烦躁地将手机放到一边,心里想,安溪到底去了哪里?该不会是跟他赌气,去了欧阳晗家里吧?

    想到这里,沈枞渊便又拿起手机,拨打了欧阳晗家的电话。电话是一个女佣接的,沈枞渊说了一句你好,然后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便问道:“请问沈安溪沈太太今天有到你们家吗?”

    手机听筒里响起那女佣的嗓音:“回沈少爷的话,没有哦。沈太太今天没有来过。”

    沈枞渊心里很失望,便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坐在沙发上捧着头沉思。安溪她到底去了哪里? 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危险?

    沈枞渊真的很放心不下,便打了电话给物业管理处的人,要监控录像。因为他们住的是高级住宅区,门口处24小时都是有监控的,以便监控周围出入的人流,保证住户的安全。

    手机那端传来了物业管理处的人的嗓音:“好的,沈总,我马上将监控录像给你带过来。”

    查看了一阵昨天和今天的监控录像,沈枞渊终于看到沈安溪是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出了门。然后在她遇到狗仔队围堵的时候,被查理布朗诺给救走了。

    沈枞渊看完监控视频后,当即给查理布朗诺打了电话。手机那端的查理布朗诺说自己将沈安溪从狗仔队重围中救出来后,就跟她分别了。

    沈枞渊又是失望地挂掉了电话。沈枞渊想起,自己昨天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时,有拜托管家照顾沈安溪的。于是他又焦急地拨打了管家的电话。

    手机里又传出“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冷冷提示音。沈枞渊烦躁地端起桌面处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想了一阵,沈枞渊便又打电话到管家的家里去询问了一下情况。

    管家的家人说他的手机没电了,现在是在浴室里面洗澡。

    过了半个小时以后,沈枞渊再次打了电话给管家。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沈先生,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洗澡,没有接听到你的电话。”

    “没事。我想问你,安溪到底去了哪里?”沈枞渊有些焦急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