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不要再联系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太太现在不应该是在家里吗?”手机那端的管家回答沈枞渊道。

    “她不在家里,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沈枞渊有些不耐烦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这个样子啊。”手机那端的管家沉吟道。

    “你不应该看住她的吗,怎么会连安溪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沈枞渊又对着手机话筒问道。

    “我今天听沈太太说是要去公司找你,昨天沈太太一直在家里没有出来过。”管家的嗓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入耳际。

    “那沈太太出门之后,你去了哪里?”沈枞渊追问道。

    “我小儿子生病了,所以我就回家带小儿子去了医院。”手机那端的管家这时候说道。

    “你以后不用来上班了,你被炒了。”沈枞渊一脸冰冷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好的,对不起,沈先生。是我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手机那端的管家这时说道。

    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将手机往旁边一扔,整个人瘫倒在了沙发处。

    其实今天早上,管家见到了查理布朗诺。就在他得知沈安溪要去沈枞渊公司找他之后,他刚想出门,便看到了查理布朗诺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处,一脸微笑地看着他,对他说道:“先生,我们能谈谈吗?”

    管家将查理布朗诺邀请进了家里谈话。查理布朗诺一脸笑意地进了管家的屋子,然后又在客厅的沙发处坐下。等管家的太太给他端来茶水后,查理布朗诺甚至还文质彬彬地对着他们道了谢。

    但是接下来查理布朗诺说出来的话,让管家的全家人都大吃一惊:“接下来你不要再照顾着沈太太了,也就是说,接下来沈太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当做不知道。否则,你的家人难保不会遇到危险。”说完,查理布朗诺还是一脸微笑地看着管家,但是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银质的手枪。

    于是今天早上之后,管家就再也不关心沈安溪的行踪了。刚才沈枞渊问到他,他也是推脱自己去了照顾小儿子。

    沈枞渊只好给私家侦探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对沈枞渊说道:“沈先生,你放心,我会尽全力的。”

    挂了电话,沈枞渊只觉得身心疲惫。他将沙发处的靠枕拿过来,放在脑后垫着,回想着最近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跟沈安溪之间的争吵和别扭。

    想着想着,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周兰兰。又想到了自己跟她在山顶处的那一夜。是他那时候没控制住自己。是他对不起安溪。

    想到这里,沈枞渊看着天花板处的吊灯,幽幽地叹了口气。沈枞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反正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阳光普照了。

    清晨的阳光从大露台处倾泻进来,让室内的一切都显得生气勃勃,跟沈枞渊的心情却是截然相反。沈枞渊捧着头,叹了口气,然后从沙发处爬起来,往沐浴间走去。

    到了沐浴间,他在镜子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然后就往卧室走了过去。刚到卧室,便听到客厅处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本来想换一身睡衣的,此时却是连衣服都没换,就出了卧室。

    到了客厅,沈枞渊拿起手机一看,屏幕处显示是周兰兰的来电。他重重地从胸腔里呼出一口气,然后按下了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来周兰兰略为娇俏的嗓音:“枞渊哥,今天陪我去玩好不好?我这里有两张游乐场的票,一起来玩嘛?”

    沈枞渊有些心烦,刚想找个借口推脱说不去,却听到周兰兰说道:“枞渊哥,我昨天,去了医院。把我们的孩子打掉了。虽然医生说我最近不能太过操劳或者受到风寒,但是我还是很想和你一起去玩。我想,如果我不好好利用你在我身边这段时光,到你离我而去的那一天,我去后悔的。”

    周兰兰的这一番话说得无比委屈,听在沈枞渊的耳里,让他感觉有点怜惜。当下沈枞渊在心里叹了口气,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好的,我陪你去吧。你告诉我游乐场地址,我开车过去。”

    “真的吗?太好了。”手机那端的周兰兰是雀跃的样子,跟别的陷入恋爱的女子并没什么不同,之后她便告诉了沈枞渊游乐场的地址。

    “我这就去换衣服,很快就会到游乐场门口了。”沈枞渊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边往里屋走去。

    到了卧室,沈枞渊打开衣橱,随意地在衣橱里选了套衣服穿上,便出了门。

    到了游乐场,沈枞渊发现周兰兰早已经在门口处等待了。他走上去,对着周兰兰说道:“兰兰,你等了很久吗?”

    周兰兰立刻亲热地将手挽进他的臂弯里,扬起脸对他说道:“没有啊,刚来不久而已啦。”

    沈枞渊虽然有些不是很习惯周兰兰这么亲昵,但是还是任由她挽着手臂:“嗯,对不起,是我来迟了。”

    “好啦好啦,不用道歉了,我们去玩吧。”周兰兰挽着沈枞渊的手臂,亲热地说道。

    沈枞渊点了点头,跟着周兰兰往里面走去。走了一阵,沈枞渊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周兰兰说道:“你身体还撑得住吗?我不是很懂那方面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女孩子不是应该多休养吗?”

    周兰兰低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对着沈枞渊微微一笑:“没事啦,我还好。医生也开了些药给我吃,我都有按时服药。”

    沈枞渊点了点头:“那就好。”他刚说完这话,却听到周兰兰叫了哎哟的一声,身子往右边歪去,眼看就要跌倒。站在她左边的沈枞渊赶紧揽住了她的腰身,虽然周兰兰的手挽着他的臂弯,按理说是不会跌倒的,不过沈枞渊的这个动作完全属于下意识:“小心啊,是脚扭到了么?”

    周兰兰的脸上此刻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带着点欣喜和喜悦:“是高跟鞋一时之间走不稳而已,没事的。”顿了顿,她又低下头去,有些羞涩地说道:“我很高兴你这么紧张关心我。”

    沈枞渊有些尴尬地别过脸去,听到她这样说,他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转头对着周兰兰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在游乐场里玩得相当尽兴。沈枞渊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游乐场里面的东西都挺无聊的,但是玩起来后,沈枞渊觉得还蛮有意思,加上周兰兰在旁边吱吱喳喳的,挺活泼的,让他也开心了不少。

    去完游乐场玩以后,沈枞渊本来是想跟周兰兰告别的,但是周兰兰又提议去看电影,禁不住她撒娇和死缠烂打,沈枞渊只好又陪她去看了电影。

    看完电影后,周兰兰又提议去和下午茶,沈枞渊却以公司有事情要忙为由推脱了。

    沈纵渊回到家里,便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沈纵渊有些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有安溪的消息了吗?”

    电话那端的私家侦探这时候说道:“还没有,我还在查。只是……沈先生最近是不是跟约翰史密斯走得很近?我觉得这个人有点问题,他的身份是假的。”

    沈纵渊顿时觉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是吗?那他跟安溪的失踪可有关联?”

    “暂时还不能证明他跟沈太太的失踪有关联。总之沈先生要小心这个人。”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此时有些口气严肃地说道。

    “好的,那就麻烦郭侦探你了。”沈纵渊此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沈纵渊挂了电话后,就找出周兰兰的手机号码,向着她的手机号码发了一条短信:“兰兰,你的银行卡账号是多少?我给你打笔钱过去。”

    那边很快就回了信息:“不用了,我还够钱用。”

    沈纵渊看了手机屏幕一阵,然后又给周兰兰发了一条信息:“好的,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再联系我?”

    那边很快又回复了过来:“那没什么事就不能联系你了吗?”

    沈纵渊看着手机屏幕,从胸腔里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这句话根本就是打情骂俏,他不想回复。

    于是沈纵渊就没再回复。

    过了两天。

    沈纵渊还是没有沈安溪的消息。他虽然是心急如焚,可是他并没有报警。因为他怕万一沈安溪是被绑架走了的话,他报警反而会惹得对方撕票。这种情况下,他只好让私家侦探加快步伐去调查。

    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照射进来,给办公室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沈纵渊有点嫌弃阳光太过猛烈,便从座位处起来,到了窗户前,将窗帘拉上。

    刚准备走回办公桌前的时候,沈纵渊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沈纵渊将手机自口袋里拿出来,屏幕处显示是周兰兰打来的电话。

    沈纵渊看着手机屏幕发呆了几秒钟,,之后才按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又响起周兰兰的那像是撒娇的嗓音:“纵渊哥,今天陪我去看话剧好不好?”

    沈纵渊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压下心中的不耐,对周兰兰说道:“好的。去哪里看?”

    手机那端的周兰兰此时说了个地址。沈纵渊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下了一个决定,他不能再这样和周兰兰拉拉扯扯下去了。

    沈纵渊挂了电话后,便去了周兰兰所说的地方。话剧并不是很好看,然而坐在沈纵渊旁边的周兰兰似乎对这话剧很有兴趣,全程都看得津津有味。

    话剧散场后,沈纵渊和周兰兰走出了歌剧院的门口。在马路边走了一阵,沈纵渊忽然开口跟周兰兰说道:“兰兰,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