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周兰兰的查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天,管家乔伊正在厨房里忙活,却听到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乔伊,最近周兰兰小姐,是不是有向你打听过沈太太藏匿的地点?”

    管家乔伊回头,看到查理布朗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回答查理布朗诺道:“是啊,她一直向我打听这个。我没告诉她。我前几天还发现她在跟踪我。查理先生,下次你派别人给沈安溪送东西吧,不要再让我去了。我觉得周兰兰小姐盯上我了。”

    查理布朗诺这时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他沉吟了一阵,回转头来,对着管家乔伊说道:“最近辛苦你了乔伊,那下次我就派别的人去送东西。”顿了顿,他又说道,“周兰兰这人,最近有点诡异,要小心提防她。”

    管家乔伊点点头,然后回答查理布朗诺道:“好的我知道了。”

    查理布朗诺微微颔首,然后拍了拍管家乔伊的肩膀,就出了厨房。

    周兰兰这几天跟踪管家乔伊和查理布朗诺无果,便也就放弃了跟踪。她就天天在家琢磨着,该怎么寻找沈安溪藏匿之处。

    这天,周兰兰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她在床上滚了一阵,滚到肚子饿了,才极为不情愿地从床上起来。起来后,周兰兰对着梳妆镜简单地梳了一下头,然后才去沐浴间洗漱。

    洗漱完出来后,周兰兰坐在梳妆镜前抹起了护肤霜。她抹了一阵,然后才猛然醒起自己还没有吃东西,便拨打了钟点工的电话,让她买菜过来煮饭给自己吃。

    打完电话后,周兰兰又对着镜子化了一会妆,才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又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手机那端的人很快就接通了:“周小姐,有什么事吗?”

    周兰兰这时边照着镜子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周侦探,我想拜托你查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周小姐尽管说,能做到的我都会尽力。”手机那端的周侦探像往常一样的八面玲珑。

    “嗯是这样的,查理布朗诺这人你知道的吧?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他。他最近绑架了沈安溪,嗯,沈安溪你也是知道的吧?她是沈枞渊的太太。”周兰兰说到这里的时候,听到手机那端的周侦探嗯了一声,然后她又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嗯,你都知道那就好。是这样的,查理布朗诺最近不知道把沈安溪藏匿在哪里了,我想让你帮我查一查。”

    手机那端的周侦探沉吟片刻,然后才对着周兰兰说道:“不是我不想帮周小姐你,问题是查理布朗诺这个人,人脉实在太广,我作为一个小小的私家侦探,实在不想得罪他。对不起,周小姐,这忙我帮不了你,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周兰兰这时皱了皱眉:“我给你五倍的酬金。查理布朗诺一个外国人,能有什么人脉?你一个地头蛇,会有这么怕他么?”

    “不好意思,这忙我真的帮不了,先这样吧,周小姐。”手机那端的周侦探说到这里,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周兰兰被周侦探挂了电话,心里有点不爽。她喃喃自语道:“你不肯帮我查,那我就让别人查,没有人会嫌钱多吧。”接着周兰兰又拨打了其他私家侦探的电话,然而令她感到惊奇的是,所有的私家侦探都拒绝帮她去调查,理由跟刚才周侦探拒绝她的理由大同小异。

    在又一个私家侦探拒绝了她之后,周兰兰生气地将手机往床上一扔,然后又对着梳妆镜化起妆来。精心地画了眼妆和眉毛后,她起身走到床边,捡起了刚才扔到床上的手机,然后拨打了沈枞渊的电话。

    沈枞渊那边过了一会才接通。还没等周兰兰开口说话,她便听到沈枞渊在电话那边冷冷地说道:“什么事情?”

    “我最近一直在打探沈安溪的藏匿地点。”周兰兰好像不介意沈枞渊对她态度的冷漠,对着手机话筒轻声细语地说道。

    “那你打探到什么了吗?”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这时问道。

    “暂时没有。我想叫私家侦探来打探一下,但是我打了几个私家侦探的电话,他们都拒绝了我。说约翰史密斯这人他们惹不起。所以我想问,有没有什么私家侦探可以帮忙调查这件事的......”周兰兰的话都还没说话,就被沈枞渊的话语打断了,“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如果这事情私家侦探能查探出来,我何必让你去查探?再说,你这样一个个的打电话去联系私家侦探,你是想全世界都知道你在查探沈安溪的藏匿地点么?”

    沈枞渊的冷漠话语让周兰兰有些怔,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对沈枞渊说些什么才好。她沉默了一阵,刚想开口说话,却又听到沈枞渊说道:“你动一下脑子,套一套约翰史密斯身边的人的话。我现在很忙,就先这样子吧。”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说完,也不等周兰兰回应,便挂了电话。

    周兰兰这时有点委屈地看着手机,然后口中喃喃道:“为什么现在都对我这么冷漠了,对我口气还那么差......”

    门口处出现了一个中年妇女的身影,然后周兰兰听到了一个嗓音响起:“周小姐,早饭做好了,可以出来吃了。”

    “我不吃了,你可以先回去了。走的时候麻烦记得给我关门。”周兰兰把手机往梳妆台处一放,然后就整个人瘫倒到了床上。

    阳光从长窗处照射进来,给办公室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沈枞渊看着窗外的那条横跨江面的金属桥在出着神。他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睡过好觉了。自从沈安溪失踪后,他总是做了各种光怪离陆的诡异的噩梦。

    一时是沈安溪被陌生的男人折磨,一时又是他被沈安溪欺骗,总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容都有。导致沈枞渊每次起床的时候,都恨不得自己没睡着过。一直做梦比一直醒着要累。

    沈枞渊这时托着腮,轻轻地叹了口气。约翰史密斯这人在本市里的人脉,确实是超乎了他的想象。这人虽然是英国人,也是刚来这城市没多久,但是,却认识城中多位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也正因为这样,也令整件事情变得更为棘手。周兰兰这个头脑有点不清醒的女人,他是不能指望上的了。当初跟她说要她去留意约翰史密斯,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无奈之举。

    沈枞渊想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就在前天,私家侦探告诉他,周兰兰根本就没去过医院检查什么的,所以怀孕这件事,十有**也是骗他的。当沈枞渊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不禁松了一口气。之前听说周兰兰为了他而放弃了一个小生命,他的内心不能说不愧疚,虽然他对周兰兰并没有太多那方面的感情,但是这毕竟是他的骨肉。既然现在证实了周兰兰是骗他的,那他也没什么好内疚的了。

    沈枞渊正出着神,忽然看见电脑屏幕处出现了一个窗口抖屏。是财务总监发来的,上面写了一行字,大概是说要找沈枞渊聊一聊最近这个季度,公司的财政支出和预算之类的事情。

    沈枞渊心下有些烦躁,便将双手放到键盘处,在键盘处敲下一行字——过几天再谈也行,我最近有事情要忙,等我忙完再去找你。

    沈枞渊平时对公司的财政是管得很严的,基本需要财务总监每周汇报财务情况。财政是一个公司的命脉所在,也是最为容易反应一个公司运营状态的晴雨表。但是他现在心情焦虑烦躁,实在提不起精神来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沈枞渊只见到财务总监那边又发来了一条信息——好的沈总。

    沈枞渊正将电脑关掉,却听到门口处响起了张秘书的嗓音:“沈总,约翰先生到了会议室,说要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沈枞渊心头一跳,心想,该来的东西终于要来了么?当下他对着张秘书说道:“好,我这就过去。”

    张秘书的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了。沈枞渊此时从椅子处站起,然后出了办公室门口,向会议室走去。

    到了会议室,沈枞渊看到约翰史密斯正坐在会议室的主人座位处。见到他进来,约翰史密斯向着他笑了笑:“沈先生,好久不见。”

    沈枞渊见他坐在主人座位处,心下已有些不悦,而约翰史密斯那皮笑肉不笑的脸容,更让他感到别扭。当下沈枞渊走到他的旁边,对他说道:“约翰先生,这是主人位,是我坐的位置。”沈枞渊说这句话的时候,脸容紧绷,眼眸中透着寒意,他单手撑在桌上,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约翰史密斯这时满不在乎地对他笑了笑:“有这么讲究么。座位随意坐就可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约翰史密斯心里想道,反正这里的一切,很快就我的了,不是么?

    沈枞渊懒得跟他争辩,便在离他不远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然后他抬眸直视着约翰史密斯,脸上的寒意更浓:“说吧,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