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傅修然的救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叫你来陪我们玩就过来,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即使沈安溪的一番话说得再委婉,可是她还是被桌旁的一个客人拍着桌子骂了。

    沈安溪低下头去,内心觉得有些委屈。但是她又不敢直言顶撞这些客人,毕竟自己是在夜场的工作人员。

    正在思索着脱身的办法,沈安溪却听到旁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嗓音:“杰哥,不要生气。这个女孩子也是处于周全的考虑,才这样说的。”

    沈安溪觉得很惊讶,她顺着嗓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那隐在阴影中的男人有着熟悉的脸部轮廓——傅修然。

    傅修然这时也向沈安溪看了过来,他鼻梁处的眼镜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略为妖冶的光芒。沈安溪又听到他继续说道:“杰哥,要不就按照这个女孩子说的,让别的女子过来陪我们玩?她刚来,要硬让她陪我们玩,也是扫兴。”

    “是啊是啊,杰哥无谓为了这点小事情生气嘛。”旁边的一人见傅修然开了口,也随声附和地说道。

    “去去去,叫另外的人过来陪我们摇骰子。”这一桌人里有个穿着白衬衣的人,对着沈安溪挥了挥手说道。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给你们叫人。”沈安溪又是语气恭顺地回答道。她的话音刚落,却听到旁边传来周琳琳的嗓音,她的嗓音中微微带着哭意:“先生,我刚才已经喝了一杯白酒了,不能再喝了。”

    “来来来,坐下来喝。”随着周琳琳声音响起的,还有一个陌生男子的嗓音。

    “不,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周琳琳拒绝的声音中带着点无奈。

    “扭扭捏捏下去,我就要生气了!”那陌生男子忽然一声爆喝。

    话音刚落,这时沈安溪走到了那陌生男子的面前,眼疾手快地接过他手中的酒杯:“让我代替她喝吧。”说着,没有等那陌生男子回答她,沈安溪就将手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好,够豪气,我喜欢!”那陌生男子看沈安溪干得如此豪气,便连声赞扬了一阵,然后又拿起酒瓶,往沈安溪手中的酒杯倒满了白酒。

    “再将这杯喝了。”那陌生男子下着命令。

    沈安溪没有迟疑,当下仰头就将那白酒干得见了底。

    “好酒量,再来一杯。”那陌生男子看见沈安溪如此能喝,也不禁有些惊讶,正拿着瓶子又想往沈安溪的杯子里倒酒,却看到沈安溪直挺挺地往后倒了下去。

    “安溪!”旁边的周琳琳惊呼出声,连忙上前接住了往下倒的沈安溪。怀里的沈安溪脸色苍白,周琳琳微微皱起眉头,正想着要去将阿怡叫来,却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嗓音:“把她给我吧。我来照顾她。”

    周琳琳转身,看到身后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傅修然看到周琳琳那酷似沈安溪的脸,脸上不禁露出了微微惊讶的神色。但是没过多久,他的神色就恢复如常。

    也不等周琳琳回答,傅修然就从周琳琳的怀中接过了沈安溪,之后他便对周琳琳说道:“告诉你们的负责人,说我将安溪带走了。就说是客人带她出去。”

    周琳琳点了点头,正想转身往前台那边走,将这件事情跟阿怡说,却看到阿怡正往这边走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阿怡很快就到了傅修然和周琳琳的跟前。

    “这位先生说,要将安溪带出去。不过她刚才喝了两杯白酒,现在应该是喝醉了。”周琳琳对着阿怡说道。说话的时候,周琳琳的眼里蕴着几丝担忧。

    傅修然这时见状,便对着阿怡说道:“她可能是一时间喝酒喝得过猛,导致身体不适才会这样。没事的。”

    傅修然话音刚落,在他怀里的沈安溪此时悠悠醒转,待看清楚自己是躺在傅修然的怀里时,沈安溪并没有挣扎,只是开口轻轻问道:“我刚才是晕倒了么?”

    傅修然点了点头,目光柔和地对着沈安溪道:“嗯,你喝得太多酒了。我跟你们负责人说,要带你出去。”

    沈安溪微微颔首,知道傅修然是要救自己,所以就并没有再说什么。

    阿怡听见有客人要带手下的人出去,高兴得眉开眼笑,这意味着她今晚又会多一笔收入了。当下她对着傅修然笑道:“先生跟我去前台登记一下,然后买了单就可以走了。”

    傅修然皱了皱眉:“安溪小姐现在不大舒服,登记这些手续你们帮我完成就好。我的账是跟着那边那一桌的人的,记在他们那儿就好。”

    阿怡看了看不远处的那桌正在摇骰子的人,笑了笑道:“好的,那先生你慢走。”

    傅修然对着阿怡微微点头,便抱着沈安溪大步流星地出了夜场。

    沈枞渊的住所内。

    沈枞渊这天跟董少华出来玩回来后,便瘫倒在沙发处。公司最近没什么事忙碌,只是沈枞渊还是在公司呆到很晚才回家。沈安溪不在家,他不想回来独自对着四面墙壁。

    沈枞渊在沙发上躺了一阵。窗外夜色浓重,霓虹灯闪烁。他晚饭没有吃,却也不觉得饿,只是觉得身心疲惫。公司的事情他并不担心,因为之前办转让手续让查理布朗诺做公司董事的时候,他让公司里的法务做了些手脚。

    现在查理布朗诺已经被警局的人抓去调查了,沈枞渊自然会有办法将公司拿回来。

    沈枞渊躺了一阵,觉得烦闷,便起身去了大露台处。大露台处吹来习习凉风,让沈枞渊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些,身体也没有那么疲惫了。沈枞渊就这样在大露台处站了一阵,然后就掏出手机,给私家侦探拨打了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手机听筒里传来私家侦探听起来非常精神爽利的嗓音:“沈先生,打电话给我有什么吩咐吗?”

    沈枞渊低下头,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说道:“安溪的事情有什么新进展吗?”

    “嗯,我现在正在跟踪着她。她和周琳琳同时出现在一家夜场里。”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这时的声音透着丝兴奋。

    沈枞渊觉得自己的心一刹那间提到了嗓子眼处:“告诉我夜场的地址,我现在赶过去。”沈枞渊说话的同时,在心里想,这个私家侦探,既然安溪都出现在了夜场里,为什么不通知他沈枞渊,还要他打电话过去,才知道这个消息。

    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这时说道:“我也今天发现的。所以就没有时间通知沈先生你。”私家侦探像是猜测到沈枞渊在想些什么,对着他解释道。

    “好的,我明白了,你先把夜场的地址告诉我吧,我现在赶过去。另外麻烦你帮我看紧安溪,不要让她出什么事了,我这就赶过去。”沈枞渊这时有些着急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等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回答了一声好的之后,沈枞渊便挂了电话,然后就迅速出了家门口,往夜场的方向赶去。

    傅修然将沈安溪抱出去后,发现沈安溪又昏迷了过去。鹅黄色路灯光的照耀下,沈安溪的脸颊显得异常殷红。傅修然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发现沈安溪的额头非常的烫手。傅修然不禁喃喃地说出口:“不会是发烧了吧?”说到这里,他半蹲下身子,摇了摇怀中的沈安溪,叫了几声她的名字。

    然而怀中的沈安溪并没有回答他。傅修然轻轻皱起长眉,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然后他直起身子,抱紧怀中的沈安溪,便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看来只能带你去看医生了。”傅修然这时自言自语道。

    沈枞渊一路驶着车子,到了私家侦探所说的夜场门口处。沈枞渊将车熄了火,刚下车,却看到不远处傅修然正抱着沈安溪,进了一辆汽车内。

    沈枞渊想追上去看个究竟,傅修然却已经驶着车子离开了。沈枞渊也赶紧上了车,追上傅修然和沈安溪进的那辆汽车。

    沈枞渊追着傅修然的那辆汽车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到了一个红绿灯路口处。沈枞渊心里很是焦急,眼睛紧紧盯着那绿灯,心里期盼着这灯能快一点变成红灯。漫长的几分钟终于过去,沈枞渊发动车子,却骤然发现傅修然所在的那辆车子不见了。

    夜色浓重,周围的车子又是川流不息的,沈枞渊打开车窗看了一阵,目之所及内已经看不到傅修然所在的那辆车子。沈枞渊心下烦躁,不禁在方向盘处打了几拳。沈枞渊拿出烟盒,挑了支香烟出来,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之后沈枞渊便掏出电话,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私家侦探那边过了好一会才接通,接通之后,私家侦探的嗓音从手机听筒处传来:“沈先生,有什么吩咐吗?我还在夜场内看着沈太太,打算一有机会,就将她带出来。”

    “安溪已经被人带走了。”沈枞渊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会连安溪的样子都认错?”

    “不会啊,这个就是她啊。”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很是疑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