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新朋友青雅
    沈纵渊这时将沈安溪揽入怀中:“那现在任务执行完了,我也就可以回来了。”

    沈安溪也就任由他这样抱着,心里漾起甜蜜的感觉。过了一阵,她忽然想起了周琳琳:“周琳琳她没有事情吧?之前我被囚禁的时候,看见她被打得很严重。”

    沈纵渊回答她:“周琳琳没什么事了,她恢复得很好。在军队里也进步得非常快。”顿了顿,沈纵渊又说道:“周琳琳整容成你的模样,之前又多次加害于你,你还这么关心她?”

    “毕竟是朋友一场嘛。况且,当初她是因为救我,才被查理布朗诺的助手一起绑架了。所以呢,我不能说就此不管她啊。”

    沈纵渊心想,当初安溪你被查理布朗诺的人绑架,也是周琳琳从旁协助,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当时周琳琳救她,也是因为在他的威迫之下,才会去救的吧。

    不过沈纵渊没有对沈安溪说这些,当下他只是对沈安溪说道:“她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沈纵渊的话音刚落,便听到门铃声响起。沈纵渊这时从沙发处站起来,口中说道:“会是谁登门拜访呢。”边说着,他边门口走去。

    沈纵渊到了门口处,往猫眼里看了看,便看到傅修然正提着一大袋子东西,正站在门外。

    沈纵渊想起刚才保姆把自己误当成是傅修然,这不就证明他最近经常在这里出现?想到这里,沈纵渊面色一沉,但他还是将门打开:“傅先生,有什么事情么?”

    门口处的傅修然见到门开了,先是脸露喜色,但看到站在门口处的人是沈纵渊时,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纵渊你回来了,你还好吧?”

    傅修然上次是跟着沈纵渊一起去救沈安溪的,所以沈纵渊行踪不明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而事实上,这也是他为什么频频到这里打扰沈安溪的原因。

    沈纵渊脸色有些冷,他打量了傅修然一阵,然后说道:“是的。傅先生是来找安溪的吧?”

    “嗯,对。我是来探望她一下的。怕她身子不好,所以就买了些补品过来给她。”傅修然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发现沈安溪已经到了自己的跟前。

    “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不过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很好,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沈安溪此时皱着眉头,双手环胸站在门口处跟傅修然说道。

    傅修然还没回答沈安溪的话,便听到沈纵渊说道:“听保姆说,傅先生你最近经常过来,是这样的么?”

    傅修然这时竭力控制着情绪,但是脸色还是有一丝讪讪:“我过来是想给安溪亲自道歉,因为她最近好像在生我的气。”

    沈安溪这时伸出手去,拿过他手中的那一袋东西:“傅先生,谢谢你的好意。这些东西我也收下了。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只是把你当成朋友而已。”最近傅修然的所作所为,即使他没有明说,沈安溪也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不止是朋友那么简单。

    想起来以前自己跟沈纵渊冷战,是因为自己一直觉得傅修然不会对她有超出友谊外的感情,现在回想起来也极是讽刺。更重要的是,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任。

    沈纵渊见到沈安溪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也就不想对傅修然再客气下去了,当下他走上前几步,对着傅修然说道:“傅先生,有些事情,不用明说,相信你我也清楚得很。我就不想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傅先生请回吧,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傅修然见到两人说的话如出一撤,当下不禁有些黯然:“好的我知道了,对不起打扰了。”说到这里,他便转身离开了。

    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在心里想,既然这样,那就把一切都忘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独恋一枝花。

    大丈夫何患无妻。就这样吧。

    想到这里,傅修然的心里好像轻松了不少,向着不远处的电梯大步走了过去。

    之前一直暗暗苦恋,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牵着他走向沈安溪,但是,现在他亲耳听到沈安溪对他的拒绝,他的心已经死了,不会再对沈安溪有什么妄想了。

    也许放下这段单相思的感情,也未必不是好事。

    等傅修然离开后,沈安溪走回沙发处坐下。等到沈纵渊走回来,她将手轻轻地放到他的肩上:“以前你跟我说,傅修然对我有男女之情,我是不信的。但是现在我知道自己以前错了,对不起,当时还误会你,跟你争吵了那么久。”

    沈纵渊这时拍了拍她的手背:“没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只要我们夫妻还在一起,便足够了。”说完,沈纵渊将沈安溪揽入怀中。

    两人紧紧相拥了一阵,沈安溪听到沈纵渊的嗓音在自己的头顶响起:“你要跟我去部队吗?我作为特种兵,过几天还要回部队。”

    沈安溪这时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要去当兵啊?他们救了你,要你服兵役么?”

    沈纵渊这时摇了摇头:“我当特种兵是自愿的。只是想为这个城市尽一份力。这个城市恶势力太多了,不打击驱赶他们,真的不能安心睡眠。”说到这里,沈纵渊拥紧了沈安溪,“你被人挟持了那么多次,我不将这里的恶势力一网打尽,我难泄心头之恨。”

    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我明白的,我自然是跟你过去部队。孩子还小,就不让他们跟着去部队了,找外公那边的人看顾他们吧。”

    沈纵渊这时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什么:“我到了部队会请个有经验的佣人,照顾你的饮食。”

    第二天一早,沈安溪就起床收拾好一切,便和沈纵渊出发去了部队。

    部队将沈安溪安排到一所院子内住了下来。平时沈纵渊训练完之后,便会回到这里。两人就像从前一样,过起了夫妻有的小日子,所不同的是,沈纵渊以前是从公司下班回家,现在沈纵渊是从部队训练归来。

    这天沈安溪正在厨房里准备着菜肴,便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过了一阵,她听到佣人的嗓音响起:“沈先生你回来了。”

    沈安溪听到沈纵渊的嗓音在这时响起:“这是青雅,陆军官的女儿。”

    “陆小姐你好。”佣人的声音随之响起。

    “你好你好。你家里很大的样子啊,装潢摆设看起来也很舒服。”一个陌生的女子嗓音响起。

    “哈哈,没有你家大呢。”沈纵渊说到这里,朝着里屋喊了一声,“安溪,你在哪里呢?有客人来了。”

    “太太在厨房里做菜呢。”佣人说到这里,又说道,“我去将太太叫出来吧。”

    佣人的话音刚落,沈纵渊便看到沈安溪从里屋款款走了出来:“青雅小姐是吗?你好。”

    沈安溪说话的同时,向着青雅大方地伸出手去。那个叫青雅的妹子此时也伸出手来,跟她握了一握:“你好。”

    青雅的对面是阳台,此刻夕阳的余晖映落到她的眼眸里,亮闪闪的。不知为何,沈安溪总觉得她的笑有点虚假。直觉让沈安溪觉得,这个叫做青雅的妹子,并不喜欢自己。

    不过沈安溪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来,她的脸上挂着浅笑:“我很快就将晚饭做好了,留下来吃饭好么?”

    还没等青雅回答,沈纵渊此时便转过头去,看着青雅说道:“青雅,留下来吃饭可好?”

    青雅这时也看着沈纵渊说道:“好啊让我尝尝嫂子的手艺。”说这话的时候,她完全是没有看着沈安溪的。

    “那好,我们先到旁边的沙发处坐吧。”沈纵渊说到这里,对着一旁的女佣人说道:“陆阿姨,去帮我们泡壶茉莉花茶过来吧。”

    “好的,沈先生。”那个女佣人闻言,便往旁边的茶柜处走去。

    沈纵渊便和青雅在客厅的沙发处坐下,而沈安溪这时便转身进了厨房。沈纵渊跟青雅聊了一阵,青雅刚好聊到自己在大学时打排球的事情:“那时候我很瘦,体育课没有合格过。刚巧那个学期,体育课别的都被人选完了,我只能选了个排球课上。自此每周上体育课,都练得手腕又青又肿,回到家里,爸爸还以为我被学校的人欺负了,我记得他那时候很是担忧地问我,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人。”

    沈纵渊听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你爸爸是军官,有什么好担忧的,你要是真给人欺负了,他带人去将欺负你的人打一顿就是了。”沈纵渊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他因为最近训练得多,整个人都变得阳刚了不少,显得比以前有男子气概了许多。

    “哈哈,是啊。”青雅这时候回答道。

    青雅的话音刚落,便听到沈纵渊道:“我去看看安溪做菜做得怎么样了,青雅你无聊的话,先看一下电视。”说到这里,沈纵渊站起来,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青雅的眼眸中此刻掠过了淡淡的不悦,但随即又很快隐去:“好的,你先去帮嫂子的忙吧。”

    沈纵渊嗯了一声,便举步往厨房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