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不怀好意
    青雅认出了那是沈纵渊的男娃,便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对着那男娃说道:“桦桦,你在这里玩什么呢?”

    沈纵渊的男娃小名叫做桦桦,之前青雅去沈纵渊的家里玩,所以就知道了。

    桦桦抬头,看到是青雅,便对着她甜甜地笑了笑:“在堆积木。”

    青雅细看了一下,看到桦桦手里的果然是那些色彩斑斓的积木。她凑近桦桦,笑着说:“姐姐和你一起堆好不好?”

    桦桦这时专注地看着手中的积木,头也没抬地,奶声奶气地回答青雅道:“好啊。”桦桦说完,将手中的积木递给青雅:“姐姐,你玩这个吧。”

    “哎好。 ”青雅回答着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她看了手中的积木一阵:“桦桦,我们去玩另一个更有趣的游戏好不好?”

    “什么有趣的游戏?”桦桦有些诧异地抬起头。

    “桦桦会不会跳远?”青雅这时问道。

    “跳远?什么叫跳远?”桦桦扑闪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问道。

    “就像这样。”青雅说着,从水渠的一边,跳到了另一边。

    “来,桦桦,你也跳过来啊。”青雅这时在水渠的一边,叫着那正在玩着积木的桦桦。

    “我不想跳,我跳不过去的吧。”桦桦这时从地上站起,看着青雅可怜巴巴地说道。

    “跳一跳试试嘛。没准可以跳呢。”青雅在水渠的另一边对着桦桦说道。

    桦桦这时还是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回答道:“不想跳,会掉下去的。”

    青雅没想到桦桦那么聪明,想忽悠却忽悠不到。不过她还是没有放弃,继续谆谆善诱着:“跳过来嘛,你可以的。”

    桦桦这时看着青雅的身后,说道:“妈妈,你回来啦。”

    青雅回头,看到沈安溪正站在自己的背后。

    她回转头,正想跟沈安溪打个招呼,却听到沈安溪话音冷冷地说道:“青雅小姐,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好了,为什么要教唆我的孩子,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青雅脸露惊讶和委屈:“我教唆你的孩子做危险的事情?嫂子,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不过是跟桦桦在玩耍而已。”

    沈安溪这时走到桦桦身边,抱起桦桦:“青雅小姐,你一直针对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只不过我不想与你计较而已。”说到这里,沈安溪的眼神冷冷掠过青雅,之后她便转身,举步往前走去。

    青雅在沈安溪背后喊道:“嫂子你冤枉我了,我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这样被你冤枉……”说着,青雅快步追上沈安溪,然后伸出手去,拉住了沈安溪的衣袖。

    沈安溪没好气地转过身来,一脸冷漠:“青雅小姐,你到底想怎样?”

    “把话说清楚。我只不过是想和桦桦玩跳远而已,你却说我蓄意伤害他。这是什么歪理?再说,你说我一直针对你,这是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青雅站在沈安溪对面,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好,你要理论是吗。那我就跟你理论。”沈安溪调整了一下抱孩子的姿势,“之前我那礼盒处的海货,是你放进去的吧?还有那次我们屋里进了水,等着人来救援,你却把人叫走我这也是你做的吧?还有什么花样,尽管使出来就是,我沈安溪也不会怕你。”

    青雅听到这里,虽然有点心虚,脸上却还是一副被人冤枉了的样子:“你说我在你礼盒里放海货,你哪只眼睛看到了?还有上次暴风雨那天,我都说了我是把人叫去救张阿姨了,这你也不相信吗?”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对青雅说道:“再说,我为什么要加害于你?”

    沈安溪看着青雅,嘴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这你也要我说出来么,当然是因为你喜欢沈纵渊。”沈安溪也不想在桦桦面前跟青雅多费口舌,当下对着她扔下了一句话:“我沈安溪之前一直忍让你,只不过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但是如果我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还没等青雅回答,沈安溪便抱着孩子离开了。

    回到家中,沈安溪将桦桦放到沙发处,然后在他身边坐下:“桦桦,你答应妈妈一件事情。”

    桦桦脸露疑惑:“什么事情?”

    “以后见到青雅姐姐,不要和她玩。她无论让你做什么,都不要做,知道吗?”沈安溪跟桦桦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郑重的表情。

    平常调皮的桦桦这时露出了乖巧的表情:“好的,我知道了妈妈。”说话的时候,他还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乖了。”沈安溪回答桦桦道。

    “妹妹还在睡觉吗?我想去找妹妹玩。”桦桦说着,还不等沈安溪回答,便往卧室里走去。

    吃晚饭的时候,沈安溪将这事情跟沈纵渊说了。坐在餐桌边的沈纵渊不以为然地说道:“不会吧,青雅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是你多心了吧。”青雅喜欢自己,沈纵渊是感觉得到的,但是要说她会因此而加害于沈安溪甚至于加害于他们的孩子,沈纵渊是不大相信的。

    “你不相信就算了,你真觉得青雅是那么善良的人么?”沈安溪说到这里 ,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嘴里。

    “不是我相信她善良不善良,是因为她加害于你甚至我们的孩子,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啊。所以呢,她为什么要这样子做?”沈纵渊说到这里的时候,长眉微微皱起。

    “女人嘛,有时候总是有点不可理喻。”沈安溪这时垂眸回答他道。

    沈纵渊听到她这个回答,不禁笑出声:“好吧。应该是你多心了,人家只不过是想要跟桦桦玩而已啦,你误会了。她一个小姑娘,又没带过孩子,不知道那样子比较危险,也是情有可原的。”

    沈安溪当下也不想再跟沈纵渊争辩,只是沉默地吃起饭来。

    又过了几天。

    这天青雅走在去张阿姨家里的路上,却见到有个小孩子在地上玩。待她走近了,才发现那是沈纵渊的女娃嫣嫣。

    青雅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便快步走了上去,在嫣嫣身边蹲下:“嫣嫣,你在这里玩什么啊?”

    “玩贝壳。”嫣嫣转头看到是青雅,摊开手,露出手里的贝壳回答她道。

    “怎么你一个人在啊,爸爸妈妈呢?”青雅这时又问道。

    “爸爸去训练了,妈妈去上洗手间了。”嫣嫣很是乖巧地回答着青雅的问题。

    “那青雅姐姐跟你玩一个游戏好不好?”青雅这时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嫣嫣听到有人要和她一起玩,顿时雀跃起来,早就将之前妈妈对她的,不要跟青雅姐姐玩的叮嘱忘记了:“好啊,我们要玩什么?”

    青雅这时站了起来,指了指不远的一棵大树:“看见那边的那棵树没有?我抱你上去,然后你跳下来,我在下面接住你。好不好?”

    嫣嫣这时也站起身来,迷茫地看着青雅的所指的那棵树。看了一阵,她转过头来,看着青雅问道:“这样有什么好玩的呢?”

    “好玩的呀。试过就知道了。”青雅继续怂恿着嫣嫣。

    嫣嫣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吧,那我们去玩吧。”

    青雅心里一喜,便将嫣嫣抱了起来,往那棵树走了过去。

    走到那棵树下,青雅将嫣嫣放到了树上。而且是放到了她所能放到的,最高的地方。

    “好了,嫣嫣,你跳下来吧。”青雅这时拍了拍手,有点兴奋地说道。

    沈安溪从洗手间里出来,走了一阵,却看到嫣嫣正坐在树上,而青雅却在怂恿着她往下跳。

    “嫣嫣,不要!”沈安溪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嫣嫣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

    沈安溪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接住了从树上跳下来的嫣嫣。然而此刻的她,发觉自己的手肘处传来一阵剧痛——她的手臂好像脱臼了。

    “嫣嫣你没有摔到吧?”伏着身子躺在地上的沈安,溪这时忍着剧痛对嫣嫣说道。

    嫣嫣摇了摇头,她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站起,仰起一张粉嘟嘟的脸问青雅:“青雅姐姐,你不是说过要接住我的吗,怎么那时候忽然就离开了?”

    青雅这时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我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嘛……”青雅刚想找个借口溜之大吉,却在这时候听到了沈纵渊的嗓音:“安溪,你怎么了?”

    剧痛让沈安溪发不出声音,等到沈纵渊走到她旁边时,沈安溪才艰难地从嘴唇里吐出一个字:“疼……”

    沈纵渊看了看青雅,又看了看旁边的嫣嫣,然后一脸严肃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嫣嫣这时回答了沈纵渊的话:“青雅姐姐说跟我玩游戏。让我从树上跳下来,她会接住我的。但是等我跳下来的时候,她就没接。反倒是妈妈跑过来接住我了。”说到这里,嫣嫣走到沈安溪的旁边,“妈妈你是不是受伤了?很痛吧?”

    沈纵渊听到了事情的经过,气打不过一处来。之前沈安溪说青雅有点不怀好意,他还不相信,但是今天他亲眼所见,便由不得他不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