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怎么了
    沈纵渊这时拉住了沈安溪的手:“我们跟她没什么好说的,走吧。”说完,他就拉着沈安溪离开了。

    青雅站在原地,她转过头去,看着沈纵渊和沈安溪离开的背影。微风吹过,扬起她的发丝,露出她那带着伤感的脸庞。

    第二天早上。

    今天青雅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便过来操场这里,看特种兵们练习。她正坐在操场边的阶梯处,发着呆,却听到一声“休息解散”响了起来。随即在操场中央处训练着的士兵们,就都四散开来,到了树荫下去休息。

    青雅在搜寻着沈纵渊的身影。看了一阵,她见到一身军装的沈纵渊正往左边的门口走过去。她从阶梯处站起来,正想开心地走上前去,跟沈纵渊解释一下之前的事情,却见到有一个女子向沈纵渊走了过去。

    离得太远,青雅看不大真切和沈纵渊在说话的那个女子是谁。她不禁往着沈纵渊的方向走近了几步,这才看清楚,那是沈安溪。

    只见沈安溪手中好像端了个食盒,两人笑着聊了一会,沈纵渊转头对着不远处在树荫下休息的士兵们喊了一声:“兄弟们,过来喝鸡汤了!”

    树荫下的士兵们听到沈纵渊的话后,都纷纷过来,向沈安溪讨鸡汤喝。沈安溪带了几个塑料的一次性杯子,就都分给了前来的士兵们。

    一群人很快将沈安溪带来的鸡汤喝完。这时一个很年轻的士兵对着沈安溪说道:“嫂子应该多过来,这样我们每天就有汤喝了。”

    沈安溪对着他嫣然一笑:“好啊,那我就每天都带些汤过来。你们喜欢喝什么汤?”

    “甲鱼汤。”

    “老鸭汤。”

    “排骨汤。”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起了自己想要喝的汤来。沈纵渊这时向旁边的一个士兵肩膀处挥了一拳:“你们还真的不客气啊。”沈纵渊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跟营队里的人也已经混得很熟络了。平常大家打打闹闹的,说话也不会太过顾忌。

    沈纵渊跟众人打闹了一阵,便说道:“我要教我太太练防身功夫了,我们等会再聊吧。”

    谁料旁边的士兵们听到沈纵渊的这话后,便说道:“我们一起教啊,人多轮流着教,博取众长,这样嫂子能进步得更快。”

    “去去去,一边去,不用你们教。”沈纵渊将旁边的士兵们拨开,拉着沈安溪走到了一处树荫下。

    尽管沈纵渊说着不用他们教,他们还是跟了过来。沈纵渊在旁边教的时候,那几个人就在旁边看着,偶尔还出声纠正沈纵渊的姿势。

    “腿抬高一些,手臂伸直。”沈纵渊正在纠正着沈安溪的姿势,却听到不远处的教官叫了一声:“纵渊,你过来一下!”

    沈纵渊转头应了一声好的,然后回转头来,对着沈安溪说道:“你先自己练一会,我等会回来。”

    沈安溪放下微酸的手臂,对着沈纵渊点了点头回答他道:“好的。”

    沈纵渊跟沈安溪说完后,刚转身想往教官那边走去,却听到旁边的一个士兵说道:“我们来教她。”

    “对对对,我们来教。”另外一个士兵此时也随身附和道。

    沈纵渊没好气地白了这两人一眼。旁边的这些人平时都是跟沈纵渊称兄道弟的 关系颇好。当下沈纵渊不回答他们的话,只是转过头来对沈安溪说道:“不要管他们,你练你的,等我回来就好了。”

    青雅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沈纵渊跟沈安溪,还有其他几个人在一起,便不想上前找他了。她站在原地一阵子,觉得没什么意思,便想着要离开。刚转身走了没多久,青雅看到一身军装的周琳琳迎面向她走了过来。青雅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远远就向她打起了招呼:“琳琳姐。”

    周琳琳也是笑意盈盈的向她走了过来:“青雅,好久不见了呢,最近你又漂亮了很多哦。”

    青雅这时笑着回答周琳琳道:“你也越来越漂亮了呢。最近训练辛苦吗?”

    周琳琳此时是满头的汗水:“还好啦,习惯了就好了。要不我们找个树荫聊聊天?”

    青雅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也不想站在太阳底下晒着。”

    两人到了树荫下,聊起天来。周琳琳问青雅道:“什么时候才去上学啊?”

    “还有一个多月呢。”青雅回答她道。

    周琳琳笑了笑:“那就多玩玩啊,放假真好。”

    青雅这时坐近了一些周琳琳,挽住她的手臂说道:“琳琳姐有空来我家玩一下嘛,我妈妈做菜很好吃的。”

    周琳琳亲昵地拉住了青雅的手:“好啊。只是我最近执行任务,也没什么时间到处去玩。等我有空,一定抽时间过去你家。”阳光自树荫处洒落下来,照映到周琳琳的脸上,让她的脸庞时明时暗。可能是她刚出完汗的缘故,她脸上的肌肤此刻散发着一层的莹光。

    周琳琳看青雅这时不回答她的话,目光落在远处不知道在看什么,当下便有点好奇地问道:“青雅,你在看什么呢?”

    青雅听到她的问话后,回转头来,脸上呈露出了一种厌烦的表情:“你看到那边的沈安溪了吗?她在那里不知道练什么。”

    周琳琳打量了一下青雅此刻的表情,有些鄙夷不屑还有些厌恶,周琳琳知道是自己上次对她说的话起了作用。当下周琳琳笑了笑说道:“不管她啦,当没看见就好了。我平时看到她,都是当没看见的。也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青雅这时才将目光收回来:“不明白一个小三为什么可以生活得那么好,真是讨厌死了。”说着,她气鼓鼓地,伸手去扯了旁边的一棵狗尾巴草。

    又过了一周。

    这一周内,沈安溪每天下午都会在沈纵渊训练的时候,拿汤过来,然后趁着沈纵渊休息的时候,跟着他练习防身的功夫。

    跟沈纵渊相熟的那帮人,也会在闲暇的时候,给沈安溪指点一下。沈安溪也乐得有人教。加之她经常拿汤过来给众人喝,一来二去的,众人也和她混熟了。

    这天沈安溪练完功夫,便拿了空的食盒走在了回家的路上。走着走着,却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个人。沈安溪仔细分辨,认出是青雅。

    想起之前沈纵渊说过的话,沈安溪也不想太搭理她,于是她脸色有些冷漠地,垂着眸想从青雅身边走过去。

    哪知道青雅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身子忽然一歪,撞了沈安溪一下,沈安溪脚步踉跄几下,幸好扶住了旁边的一棵树,才勉强支撑住身子。只是手中的食盒拿不稳,骨碌几下,跌到了不远处的一滩污水里。

    沈安溪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处的尘埃。她皱着秀气的眉,看了看那已经浸在了污水中的食盒,知道那不能再要了。那滩污水很恶心,沈安溪也懒得再将食盒捡起来了。

    沈安溪耳边这时响起了青雅的嗓音:“哎呀,真不好意思啊,不过嫂子你也太弱不禁风了点,我这么轻轻一撞,你就跌到了路边,真是的,现在幸好没人看见,要不你又该说我是故意的了。”

    沈安溪本来是不想与青雅计较的,可是青雅这番话无疑是火上浇油,点燃了她暴躁的神经:“青雅小姐,你别忘了,我沈安溪现在可是个会功夫的人了。你还要来挑事?”

    青雅这时还是不知好歹地呵呵呵笑了起来,她双手环胸,脸上是一副轻蔑的表情:“一个小三有什么好嚣张的……”

    青雅还没说完话,沈安溪便几步冲上前去,举起手,扬手就给了青雅一巴掌。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青雅捂住自己的脸,眼含泪光地看着沈安溪:“你居然敢打我!”她气得浑身发抖,像是不敢置信沈安溪会结结实实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就是要打你,你才会知道好歹。先是加害于我,然后又想方设法来陷害我的宝宝。是谁跟你说我是小三?你脑子是不是有水?”沈安溪又上前几步,逼近了青雅。她穿着高跟鞋,本身又比青雅高出一截,现在更是比她高出了许多。于是这一逼近,就更显得她气势逼人。

    “我……我要告诉我父亲去!”青雅被沈安溪的话吓得有些怕,便后退了几步,对着沈安溪有些颤抖地,说出了以上的话。

    “好,你尽管去告状。到时候我也一并把你的行径向他说了。大不了纵渊就不做特种兵了,回去做他的总裁。”沈安溪说完这些话后,竟然就转身离开了。

    青雅捂住此刻火辣辣痛着的脸,看着沈安溪袅娜离去的背影,恨恨地跺了跺脚。

    青雅站在原地一阵,忍住了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便转身往特种兵的宿舍走去。

    青雅到了特种兵的女生宿舍想找周琳琳,却被告知,周琳琳已经被派去执行任务了。青雅有些失落地离开了女生宿舍。

    走在回家的路上时,青雅在心里想,要怎么样,才能将沈安溪施加在她身上的耻辱,加倍地还给她?青雅就这么一直走着走着,忽然撞上了一个人。青雅这时候抬头一看,发现是张阿姨。

    “青雅,你怎么了?脸庞肿肿的,是有人欺负你了么?”张阿姨看到青雅这副模样,有些担忧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