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红烧肉
    青雅这时才想起脸上的伤。她不想跟张阿姨说这是被沈安溪打的,当下她对张阿姨说道:“刚才擦了点化妆品过敏了。”

    张阿姨还是担忧地端详着青雅的脸:“那怎么就只是一边肿起来?看起来像是被人打了耳光的样子啊。”

    青雅压下心中对沈安溪的恨意,勉强扯了个笑容:“不是的,我这真的是化妆品过敏。只是试试而已,所以就擦了一边的脸。”

    张阿姨这时才放下心来:“我要去厨房看一看在煮的花生,你要和我一起么?”

    “好啊。”青雅心想反正自己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而且做什么都没心情,所以张阿姨让她跟着去厨房的时候,她一口答应了下来。

    张阿姨在一边翻看着火灶处的花生,一边跟青雅聊着天。青雅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张阿姨的话,心里在思索着,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报复沈安溪。

    青雅想了一阵,心里有了一个计谋。别人都说,没有挖不动的墙角,男人岂有不喜欢出轨偷腥的道理。能把沈纵渊抢过来,岂不就是对沈安溪最大的报复?

    青雅从厨房回到家里后,便进了父亲的房间内。青雅的父亲正在房内看报纸,看到青雅进来,便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了,青雅,有事情么?”

    青雅走到她父亲旁边的椅子处坐下:“爸,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陆营长有些诧异地放下手中的报纸,推了推老花镜:“什么事情呢,你说吧。”

    “我想跟特种兵一起训练。”青雅这时跟陆营长说道。

    陆营长有点惊讶:“你要跟他们一起训练?为什么?最近天气热,训练都是露天的,很容易将人晒黑。你平常出去都要抹无数的防晒霜才肯出去,如果你跟他们一起训练的话,不用多久,就会将皮肤都晒黑。”顿了顿,陆营长这时露出了笑意:“你晒黑了,回到学校,他们肯定会笑你的。”

    青雅回答道:“但我想学些东西嘛。暑假那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玩。老师是待在家里,真是无聊死了。”

    陆营长这时将老花眼镜摘下来:“你确定么?”

    青雅点了点头:“我确定。特种兵是男女一起训练的吧?我能不能去沈大哥所在的那个队里去训练?”

    陆营长看着青雅,忽然笑了:“你是想去接近沈纵渊吧?”陆营长不是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有点什么都表露在脸上,钦慕沈纵渊这件事,细心的人一看就知道了。

    青雅的脸上也并没有羞涩之色:“爸爸这是说的哪里跟哪里?我只是想去他那一个方队而已,听说他那个方队的教官比较温和。而且,琳琳姐也在那个方队,所以咯,我如果到了他们方队的话,也好有个照应嘛。”

    陆营长见青雅这样说,也不好拆穿她,当下便点了点头:“也好,那你就去他所在的那个方队训练吧。”

    青雅听到这里,心里一喜,对陆营长说道:“谢谢爸爸。对了,把我编到后勤部去帮张阿姨的忙可以吗?我看他们后勤部人手不够,我过去帮忙一下,减轻一下张阿姨的负担,也是好的。”

    陆营长点了点头:“好好好,都依你。”

    青雅听到父亲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便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房间。

    走出到客厅,青雅转头看了看客厅窗外那丛随风摇摆的竹子,心里想道——

    计划就要开始了,沈安溪,我们走着瞧,今天这一巴掌的耻辱,我定要加倍讨回来。

    第二天早上。

    “今天我们方队多了一名特别的成员,是我们陆营长的千金,大家鼓掌欢迎。”教官向众人介绍了青雅后,便带头鼓起掌来。

    沈纵渊略带诧异地看着此时在队伍前挥着手向众人打招呼的青雅,心里想道,她过来做什么?

    自此青雅便到了沈纵渊的队伍里训练起来。她倒也不娇气,别人做什么她也就做什么,也从来不喊苦喊累。教官因为她是陆营长的女儿,所以也对她并不严厉。只是当青雅是过来玩耍的罢了。

    又过了几天。

    自从青雅到了方队之后,就老是借故接近沈纵渊。平时一到休息,她就会上来请教沈纵渊问题,又或者吱吱喳喳地和沈纵渊说一些话。而且她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跟沈纵渊的几个哥们混得很熟络,所以沈纵渊在和朋友一起闲聊或者做些什么时,也总是能看见青雅的身影。

    刚开始的时候,沈纵渊真的是不想搭理她,时间长了,也不好总是冷着个脸对青雅,于是也像从前一样,跟青雅有说有笑起来。

    不过沈纵渊现在跟青雅打交道的时候,也总是留了个心眼,不会像从前那样和她心无芥蒂地交往了。

    青雅训练期间又会去厨房里帮忙。她会负责分中午的饭菜。跟她熟络的沈纵渊和沈纵渊的几个哥们,总是会得到更多更好的饭菜。有时候沈纵渊会皱着眉头跟她说:“你把这些菜给了我们,别人碗里的就会少很多,你这样不好吧。”可是青雅还是我行我素,沈纵渊见她这个样子,也不想再理会她了。

    这天中午训练完后,青雅给营队里的人分完饭后,又走回去厨房,兴冲冲地端来了一碗红烧肉,到了众人吃饭的地方,递到了沈纵渊跟前:“沈大哥,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多吃点,下午才会有力气训练。”

    沈纵渊皱了皱眉,看着青雅说道:“我不要。”

    青雅这时候脸上露出了一种委屈的表情:“为什么?这是我特意为你做的。”

    “不为什么,我不喜欢吃红烧肉。”沈纵渊说完,端着碗,走到了旁边的饭桌边坐下,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

    “昨天午餐是红烧肉,你挺喜欢吃的呀。为什么今天就不喜欢了?”青雅用一种略带苦意的嗓音,跟沈纵渊说道。

    “昨天吃腻了,今天就不喜欢吃了。有什么不对么。”沈纵渊说到这里,又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

    旁边一个穿着军服的男子走了过来,对青雅说道:“他不要就给我吧。人家姑娘特意做的红烧肉,居然不要,真的是不识好歹。”

    “好吧,既然沈大哥不要,那就给志哥你吃吧。”青雅有些心灰意冷,随手将那碗红烧肉给了旁边的男子。

    那个被青雅称作志哥的男子,很高兴地将那碗红烧肉接了过来,大快朵颐起来。

    青雅端着饭,到了沈纵渊面前坐下,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拼命吃起饭来。因为心里憋着一口气,却无处发泄,青雅夹菜的时候特别用力,筷子和碗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坐在她对面的沈纵渊这时抬头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便又低下头去,吃起了饭菜。

    两人相顾无言地吃了一阵饭菜,沈纵渊听到有人叫了一声教官,他抬头,看见一身军装高大挺拔的教官走了进来。

    屋里的人纷纷叫了一声教官,沈纵渊也不例外。教官刚在那个被青雅称作志哥的年轻人身边坐下,就脸露惊诧地说道:“你哪里来的红烧肉?”

    “青雅给我的。”阿志回答教官道。

    “青雅,你是哪里找来的红烧肉?”教官这时转头问青雅。

    青雅抬头,有点漫不经心地对教官说道:“我看到厨房有,就拿过来做了。”

    教官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盯了阿面前的那碗红烧肉几眼,然后对青雅说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青雅放下手中的筷子,跟着教官走出到了操场。走到操场边站定后,青雅问道:“教官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教官看着青雅说道:“我刚才去了厨房,后勤部的人说,他们买来准备做给师长的那块五花肉不见了。那是他们特意托人从很远的地方,买回来的黑猪肉,是我们师长最爱吃的。”

    青雅恍然大悟:“啊,所以我做红烧肉拿的那块五花肉,就是他们要做给师长吃的肉么……”

    “是的。”教官对青雅这种漫不经心毫不在乎的态度感到很头疼。想了想,教官对青雅说道:“而且近期我听到有人反映,午饭时的饭菜越来越少,而有些人的饭菜却越来越多。比如阿志那帮人。”

    青雅这时有些不在乎地吐了吐舌头。

    “青雅小姐,我觉得其实你不需要过来我们方队训练,也不需要到厨房里去帮忙。据他们反映,你在的话,他们反而是增加了工作量。这样吧,我跟陆营长说一下,明天起,你就不用过来了。”

    “可是……”青雅刚想辩驳,却看到教官已经转身举步离开了。

    青雅闷闷不乐地回到众人吃饭的屋内,在沈纵渊对面坐下。正在吃饭的沈纵渊看到她气鼓鼓的样子,打量了她几眼,却什么也没有说,便又低头吃起饭菜来。

    青雅一脸郁闷地挑着碗里的饭吃,吃着吃着,耳边忽然响起了阿志的嗓音:“青雅,怎么了,挨骂了?”

    青雅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沈纵渊这时吃完了碗中的饭菜,从桌边站了起来,然后拿起空碗便离开了。

    青雅看到沈纵渊那漠不关心的样子,不知为何,觉得无比委屈,便忍不住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自她的眼眶处滴落到地上,映着中午的阳光闪着清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