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陆营长的考验
    沈纵渊这时从椅子处站起身来:“饮水机是在客厅吧?我去帮你将水桶放好。”说着,他便离开了青雅的卧室。

    将水桶放到饮水机处后,沈纵渊又给青雅接了一杯水,才回到卧室。

    沈纵渊将水端到房里,站在床边问道:“青雅,你现在能坐起来么?”

    “应该能吧,虽然说有点头晕。”说着,青雅便尝试着从床上爬起。

    沈纵渊见她起床好像有点困难,便帮了她一把。青雅在沈纵渊的搀扶下慢慢坐了起来,又就着沈纵渊的手喝了几口水。

    让青雅喝完水后,沈纵渊问道:“你爸爸妈妈呢?他们都不在家吗?”

    “他们今天去了探望外婆。我本来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不知道怎的,就忽然头晕了。可能是之前旧伤未好完吧。”坐在床上的青雅,这时有点无精打采的对沈纵渊说道。

    “那叫医生过来看看?”沈纵渊这时对青雅说道。说话的时候,他有些担忧地看着沈安溪。

    青雅摇了摇头:“明天吧,明天爸妈回来了,我再去找医生来看看。”

    沈纵渊点了点头:“那好,我就先回营队训练了。”说着,他便从椅子处站起,转身想要离开房间。

    然而青雅这时忽然拉住了他的袖子:“沈大哥,你不要离开那么快好吗?我想让你多陪我一会。”说到这里,青雅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沈纵渊:“我头很晕,又睡不着,家里又没人。佣人又有点老糊涂。真的闷死了。”

    沈纵渊见她的表情有些可怜,又想到当初她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于是当下便坐回到了椅子处:“好吧,但是你要我怎么陪你?”

    “继续念小王子那本书吧?上次你还没念完啊。”青雅这时提议道。

    “好。”沈纵渊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沈纵渊就给青雅念起了小王子。大概念了五页多吧,躺在床上的青雅便睡着了,还发出了细微的鼾声。沈纵渊便停止了念读。他从椅子处站起来,看到房里的空调在呼呼地向外吐着冷气,便拿了遥控器,调了一下温度,之后又给青雅盖了张薄被,才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沈纵渊都会时不时的被叫到青雅的家里。青雅只说她是头晕,要沈纵渊陪她。沈纵渊其实觉得心里挺烦的,但是碍于情面,也不好说什么。

    沈纵渊这天陪青雅聊完天后,便出了她的卧室。走到客厅的时候,沈纵渊见到了前来给青雅诊断的医生。医生正在跟陆营长聊天。沈纵渊在两人旁编坐下,等医生跟陆营长聊完天了,便对医生说道:“医生能借一步说话么?”

    “好。”医生微笑地答应了沈纵渊。

    沈纵渊和医生走到了屋外的庭院处,便停住了脚步。他转头看着医生问道:“青雅最近的身体怎么样了?她老是说头晕,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听了他的话后,有些疑惑地问道:“是吗?青雅小姐有说过头晕吗?我给她诊断过,她基本上已经可以说是痊愈了。没什么大碍了的。头晕的话,可能是没睡好吧。”

    痊愈了?那她整天说她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是找借口来缠着他么?

    沈纵渊想到这里,不禁有些烦躁。当下他对医生道了谢,便离开了陆营长的家。

    自此青雅再让沈纵渊帮忙或者过去她家里,沈纵渊都是拒绝的。

    这天傍晚,沈纵渊训练回到家中,便接到了陆营长的电话。只听陆营长在电话里面说道:“纵渊,青雅说她有些头晕,想让你过来陪一陪她。”

    沈纵渊一时间心生厌倦,他回想起之前自己出入陆营长家里的情景,想来陆营长对于自己的女儿装病缠着他,也是知情的。当下他将所有的怒火发泄了出来:“陆营长,我问过医生了,你的女儿青雅已经痊愈了,所以别想拿着这个理由来威胁我做事情。我就不奉陪了,你知道我和我太太情比金坚,谁也拆不散的。”

    说完之后,沈纵渊就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真是有毛病,明知道他有太太,还这样纵容自己的女儿过来缠着他,真不知道陆营长这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不是说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宝贝得要命么?那么放任她缠着一个已婚的男子,真的合适么?莫不是老年痴呆?真是无法理解这种脑回路。

    第二天早上,沈纵渊便离开军区,回了家。回到家中,沈纵渊觉得有点不对劲,屋里空荡荡的,客厅里的东西也是整整齐齐的,像是屋里的主人已经出了远门一样。

    沈纵渊在门口处换了鞋子,便往卧室处走去。便走便喊道:“安溪,安溪我回来了!”

    连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答。沈纵渊有些疑惑,心想安溪去了哪里呢?他前前后后找了家里两遍,都找不到沈安溪的人。他到了自己的卧房内,拿起手机拨了沈安溪的手机号,可手机话筒内传出“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冷冷的提示音。

    沈纵渊坐在桌边,心里有些焦急,他心想,沈安溪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之前沈安溪老被绑架,弄得沈纵渊现在像是惊弓之鸟,一找不到沈安溪的人,就会开始胡思乱想。

    忽然,桌上的一个信封吸引了沈纵渊的注意力。他伸出手去,拿过那封信,看到信封上写着几个字——给纵渊的信。

    字迹很娟秀,是沈安溪的字没错。

    沈纵渊将信封拆开,抽出信纸,沈安溪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我最近觉得自己跟你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已经触摸不到你的内心。比如我不是太明白,为什么你要舍弃这边那么好的生活,而要去当特种兵。我最近在家呆的很闷,就先出去旅游了。不要来找我,过段时间后,我自然会回家。

    信上也没说她具体去了哪里。也没说她会什么时候回家。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离开了。

    沈纵渊烦躁地将信纸放下到桌上。他思索了一阵,便拨通了欧阳晗的电话。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电话里的欧阳晗好像蛮高兴沈纵渊给他打电话的:“纵渊吗?好久没和安溪过来玩了,多过来玩玩陪我这个老头子啊。”

    沈纵渊听到他这样说,就知道他不能从欧阳晗口中问出沈安溪的行踪。当下他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两个宝宝在外公那边玩得还好吗?最近辛苦你们那边照顾他们了。”

    欧阳晗爽朗的笑声从电话中传出来:“他们很好啊。反正家里佣人也没什么事情做的,就让他们照顾两个宝宝好了。”

    沈纵渊又跟欧阳晗寒暄了一阵后,就挂了电话。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去哪里找得到沈安溪的行踪,沈纵渊心烦,便索性不找了,叫上了董少华出去玩乐。

    第二天一早,沈纵渊拖着疲倦的身躯,便回了军区。刚回到军区的宿舍,沈纵渊正打算换了衣服淋完浴便去休息,却接到了陆营长的电话。电话里的陆营长说是有急事,让沈纵渊去他的家一趟。

    沈纵渊心情有些烦躁,但是还是对着话筒说了声好的。挂了电话后,他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便往陆营长家走去。

    到了陆营长家里,陆营长对他很是客气。沈纵渊有点不明所以,表面上与陆营长寒暄客套着,也没流露出什么情绪来。

    这时陆营长递给了沈纵渊一杯茶:“这是新买回来的龙井,尝尝。”

    沈纵渊接过他手中的茶,道了声谢,然后说道:“陆营长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陆营长这时抬眸看着沈纵渊,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之前青雅这样子缠着你,你是不高兴的。”

    沈纵渊正在斟酌着词句,却又听到陆营长说道:“其实之前那些,都是我对你的一些考验。事实证明,我并没有看错人。”

    沈纵渊听得更是云里雾里:“考验?什么考验?”

    陆营长笑着说道:“我打算最近退休了。不过上级要我找到接班人才可以离开。我留意了营队中的人很久,觉得你是最好的人选。碰巧小女对你有倾慕之情,我就利用这点,想要看看你为人处世的方法,还有和你太太的感情。”顿了顿,陆营长又说道:“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人。你是个完美的接班人。”

    沈纵渊垂眸喝着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两人就这样相对坐了一阵,沈纵渊抬眸,看着陆营长说道:“如果我说,我不想做营长呢?”

    陆营长有些惊讶:“人往高处走,这个位置多少人想抢着要,你为什么不想做?”

    沈纵渊这时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边露出一抹略带讽刺的笑意:“我跟军区里的人,不大一样。我在军区外还有自己的一番事业。这次我加入军队,也不过是想帮助你们铲除我们城市的恶势力而已。”

    还有一点,就是沈纵渊他打算,从特种兵军营回去后,可以更好地训练属于自己的那些保镖。这样一来,以后他公司或者家人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更精锐的保镖队伍,意味着更好的抗风险能力。

    不过沈纵渊自然是不会将这一层用意说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