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计划开始
    沈安溪和傅修然到了诊所处,诊所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给傅修然诊断了一阵后,就说他是手肘脱臼,然后肋骨也有断裂。

    事实上傅修然自然是没有脱臼和肋骨断裂的,只不过是他们事先串通好骗沈安溪的罢了。

    沈安溪听到医生说出诊断结果后,便很是担忧地问道:“那他会有什么大碍吗?”

    医生笑了笑,用安抚性的口吻对沈安溪说道:“如果在我帮他治疗以后,好好休养,就不会有什么事的,毕竟他还年轻吗,恢复得会很快。”

    沈安溪又问了一些注意事项,医生都一一回答了她。

    傅修然怕沈安溪再跟医生说下去,就会装帮露馅,当下他便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医生,那我想回家里休养可以吗我不想住院。”

    医生点了点头:“可以的,我先开一些药给你,你拿回家按时定量服用就可以了。”

    傅修然连忙点了点头:“好的,谢谢医生。”

    沈安溪想了想,又说出了心中疑惑:“医生不用给他打石膏什么的吗?他肋骨都断了耶。”

    傅修然此时在心里暗暗诽谤——这个医生搞什么鬼,说什么肋骨断裂,简直莫名其妙,万一被沈安溪看出来破绽怎么办?之前明明约好是说他手肘处脱臼的。

    不按剧本出牌演戏,真的是。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时摇了摇头:“不用。你和他坐车回去吧。既然他要回家休养,过两天我会去他家给他复诊的。”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样子说道。

    傅修然心里想,好了你不要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穿帮就前功尽弃了。当下他便跟医生道完谢后,便和沈安溪离开了诊所。

    之后几天,沈安溪都拿着佣人煮的骨头汤到傅修然家。一来二去,两人又像从前那样熟络了起来。

    这天是周末。沈纵渊例行回家。刚回到家,进到客厅里,沈纵渊闻到从厨房传来一阵香味,便问此时正坐在沙发处看电视的沈安溪:“厨房里在煮什么?好香。”

    沈安溪抬头看了看他,神色有些淡淡地说道:“煮的骨头汤,给修然送过去的。”

    “傅修然?他怎么了?”沈纵渊听到这个名字,明显有点不悦,于是就像沈安溪询问确认一下,以确保自己没听错。

    沈安溪这时目光还是停留在电视机处:“是啊。他上次为了追抢劫犯,摔到了又被抢劫犯打了吧,肋骨都断裂了,现在在家中休养呢。”

    沈纵渊走到沙发处坐下,嘴里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下:“抢劫犯?”

    沈安溪见他准备刨根问底下去,便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么?”沈纵渊听完后,便皱起了眉头喃喃地道。

    沈安溪白了他一眼:“你不要想太多了啦,莫非他还自导自演一场抢劫事故不成,你以为是看电视连续剧呢。”

    沈纵渊这时从口中发出一声嗤笑:“难说,陷入迷恋的男人什么做不出来呢。”说到这里,他从沙发处站起来:“我去看看厨房里在做什么,可饿坏了。”

    没过多久,沈纵渊就和佣人端了菜到饭厅的餐桌处。沈纵渊刚想去叫沈安溪,却见到她走了进来:“章姨,你帮我把汤拿给傅先生吧,我就不过去了。”

    “好的。不过沈太太要把他那儿的地址给我,要不我不知道地址在哪里。”章姨对沈安溪说道。

    “好,我去客厅写给你。”沈安溪说着,就转身出了饭厅。

    章姨拿了沈安溪写给她的地址,便提着食盒离开了。

    沈纵渊在餐桌处摆好碗筷,看到沈安溪进来了,便说道:“我回来都没有骨头汤喝,傅先生居然有,真是让人羡慕。”

    沈安溪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在餐桌边坐下:“不是说了吗,他受伤了,我只是关心他一下而已。你知道我对他没什么,你不要多想。”说到这里,沈安溪心里冒出一句——既然你这么多心,不如回来每天在我身边岂不是更好?但是她知道这句话说出口后,沈纵渊肯定又会让自己去军营陪他。所以话到嘴边,沈安溪就又将话咽了下去。

    沈纵渊见她这么说,便自觉地闭上嘴。他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不想因为傅修然又跟沈安溪吵架。

    老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吵架,多没意义。

    两人坐在餐桌边,相对无言地吃着饭。吃饭期间,沈纵渊对着沈安溪说了一些在军营里的事情。像往常一样,沈安溪有些兴趣缺缺,不过她表面上还是会回答几句作为敷衍。

    这时沈安溪将碗中的饭粒扒拉干净,然后就放下碗筷:“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吧。今天佣人特地做了你喜欢的菜,你要是想喝汤,我等会吩咐她做。”

    说完,沈安溪正想从餐桌边站起,却听到沈纵渊说道:“要不吃完饭我带出去玩一下?毕竟最近我都没有跟你出去玩过,你在家里憋着,一定很闷吧?”

    沈安溪想了想,便回答道:“好的,等你吃完饭我们就出去吧。”

    沈纵渊吃完饭后,便带着沈安溪去了看马戏团表演。期间沈安溪好像还是看得蛮开心的。

    马戏团表演完后,沈纵渊和沈安溪两人并肩走出了剧院。刚走出剧院,却听到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纵渊哥,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嫂子,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沈安溪转头,果然看到了那张她极其不情愿看到的脸。青雅正笑意盈盈地站在不远处,一袭湖绿色裙子正随风飘荡。

    沈纵渊的声音这时响了起来:“青雅啊,好久不见。”他的声音里好像没什么情绪,平静得像是见到别的朋友一样。

    青雅这时略为雀跃地走了过来,在离沈纵渊几步时站定:“纵渊哥,你最近还好吗?你好像又帅了很多哦。”青雅好像自动忽略掉了沈纵渊脸上的冷漠,很是开心地跟他说道。

    沈安溪实在不能在青雅面前心平气和地站下去,于是她就对沈纵渊说道:“纵渊要不我先回去吧,你跟青雅好好玩一玩。你们也好久没见面了,好好聚一聚吧。”

    沈纵渊看了看沈安溪的脸色,便说道:“要不,我和你先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不想再去什么地方玩了。”

    “这么快就走了吗?可是纵渊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耶,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天都不行吗?”面前的青雅说话时有那么一些委屈。

    “你跟青雅聚一聚吧。把车钥匙给我,我自己开车先回家了。”沈安溪将手放在沈纵渊的肩膀处,很是温和地说道。

    沈纵渊想了想,觉得青雅既然这么盛情邀请,自己如果拒绝,未免有些过分。当下他便拿出了车钥匙,给沈安溪,然后就对青雅笑着说道:“那好,我们去哪里?”

    “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蛋糕店不错,我们去那边吧,好吗?”青雅见沈纵渊答应了,顿时开心起来。

    沈纵渊不禁轻笑出声:“真是小孩子,好啦,我们走吧。”

    而一边的沈安溪,拿了钥匙,便往不远处的自家车子走了过去。

    沈纵渊跟青雅到了蛋糕店,两人吃吃聊聊,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沈纵渊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然后说道:“我也该回去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其实他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只不过不想和青雅单独相处太多的时间而已。

    青雅虽然心里有些依依不舍,可是她知道再纠缠下去,沈纵渊就该烦了,当下她就说道:“那好,我们走吧。”说完,她就招手叫来了服务员。

    青雅刚拿出钱包,对面的沈纵渊便对她说道:“我买单就好了,你一个还在读书的姑娘家,我怎么能让你给钱。说着,沈纵渊就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地递给了服务员。

    青雅这时说道:“嫂子喜欢吃蛋糕吗?要不要买些蛋糕回去给她?”

    沈纵渊笑了笑:“不用了,安溪不喜欢吃蛋糕的。”

    结完账,沈纵渊便和青雅走出了蛋糕店。

    青雅跟在沈纵渊的后面,忽然就想到了一个方法。她迅速地从手提包里拿出迪奥的口红,往嘴上涂了一层后,又迅速地将口红放回了手提包里。

    青雅做完这些后,就哎呀一声,假装绊倒,往沈纵渊身上跌了过去。

    她刚涂好口红的嘴唇印在沈纵渊的衬衣后背领口处,留下一个明显的口红印记。

    “怎么了,你没事吧?”沈纵渊回过头来,略为担忧地看着青雅问道。

    青雅这时摇了摇头:“没事,好像是被石子绊了一下。”说到这里,她便又跟沈纵渊道歉道:“不好意思啊纵渊哥,撞到你了。”

    沈纵渊摇了摇头:“你没事就好。”

    沈纵渊将青雅送去坐计程车后,便独自回了家。

    回到家,沈纵渊看到沈安溪躺在沙发处睡着了。沈纵渊心里想,也许怀孕了的女人总是要多睡一些的。他目光温柔地看了熟睡中的沈安溪一阵,之后就从卧室里找了一张薄被出来,盖在了沈安溪身上。

    在被子落到沈安溪的身上时,她忽然睁开了眼睛:“你回来了?真是的,我又睡着了。”说着,沈安溪便从沙发处爬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