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制造误会
    沈纵渊轻轻地在沙发出坐下:“没事,你要是想睡,就睡吧,反正你又不用工作。”

    “那好吧,我再睡一会。”说到这里,沈安溪将薄被盖在身上,然后又睡了过去。

    等她一觉睡醒,露台外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沈安溪从沙发处爬起,客厅里没人。她穿上拖鞋,往洗手间走去。

    从洗手间出来后,沈安溪经过放洗衣机的阳台时,她看到沈纵渊放在了洗衣机边的脏衣服,便走到洗衣机旁边,打开洗衣机的盖子,将衣服一件件地往洗衣机里放。

    拿起一件白衬衣时,沈安溪看到衬衣上面有个鲜红的口红印。她想了想,刚才沈纵渊出去时穿的就是这一件衬衣。沈安溪垂眸想了一阵,觉得想这些东西也没什么意思,便将白衬衣扔进了洗衣机内。

    又过了几天。

    这几天沈安溪还是例行煮汤给傅修然。不过她不再自己送汤过去了,而是让佣人送。这天沈安溪正在阳台处给花草浇水,忽然听到客厅处放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沈安溪放下手中的水瓶,转身进了客厅。拿起手机一看,是傅修然打来的电话。沈安溪按下接听键,手机话筒里响起了傅修然的嗓音:“安溪,你现在有空吗,过来陪我看电影吧。我买了一套很好的投影仪,又搞了一套海洋纪录片,不如我们一起看?”

    沈安溪皱了皱眉头:“我现在在浇花,你看纪录片不会自己么?非要我陪你看?”

    “医生说我要卧床休息一阵子,我又不能出去玩,整天一个人闷在家里快要死了。你过来陪我看下纪录片,顺便聊聊天啊。”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回答她道。

    沈安溪很是无奈:“好吧,我等会就过去。要不要吃些什么,我给你买些零食吧。”

    “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傅修然说道。听到沈安溪要来陪他,他的语气里透着欣喜。

    沈纵渊的军营内。

    自沈纵渊那天见完青雅后,第二天回到军营,竟然发现青雅进了军营的后勤部去帮厨房做菜。

    沈纵渊有些好奇地打探了一下,军营里的人说是她想要学习做菜锻炼自己什么的,所以才过来做菜什么的。沈纵渊听了之后笑了笑,也就不放在心上。

    不过自从青雅当了厨房的厨师后,就常常借口来找沈纵渊。沈纵渊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是她来找他的时候,他有时候会找借口不见。不过有时候借口找得太多了,也偶尔见见她。反正就是对待她的时候,像是对待一个普通朋友一样。

    这天是周六,沈纵渊在宿舍里处理工作中的一些文件,忽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沈纵渊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门口处,看了看猫眼,站在门口的是青雅。

    沈纵渊皱了皱眉,打开了门:“青雅,找我有事情么?”

    现在下午时分,如果是晚上的话,沈纵渊就不会开门让她进来了。

    “我想过来你这边看一下雅思的资料,我那边宿舍我呆的不习惯。”青雅笑容满脸的走了进来,怀抱着一叠资料和书。

    沈纵渊之前听说青雅是在外面租的房子,每天来军营中上完班之后,便回到附近租的房子内。现在听她这样说,可能是因为她现在不想回出租屋吧。

    既然她都进来了,沈纵渊没理由赶她出去。当下便对她笑了笑说道:“那你随意坐,我还有事情要做,先进书房了。”

    “好。”青雅对沈纵渊微笑着回答道,然后拿着一叠资料在沙发处坐了下来,然后就摊开资料和书本看了起来。

    “那要喝茶或者要吃东西的话,你自己去找,我就不去拿给你了。我还有事情。”沈纵渊说完也不管她,径直走进了书房。

    沈纵渊在书房里呆了一阵,便听到门口响起了青雅的声音:“纵渊大哥,你要喝茶么?”

    沈纵渊头也没抬:“不用了,你自己喝吧。”

    “哦好吧。”青雅说完这句话后,竟走了进来,“你在做什么?我看得很闷啊。”

    沈纵渊这才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军营里的一些事情。”

    沈纵渊说完这句话后,青雅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我过两个月就要考雅思啦。”

    沈纵渊放下手中的文件,笑着问她:“听说你不去上课了,是打算要外国留学吗?”

    青雅俯下身子,托着腮看着沈纵渊说道:“是啊,爸爸说既然我想出国,那就出国好了。反正我还年轻嘛。”

    沈纵渊这时将双手交叠放在脑后问道:“那你干嘛还要来军营帮忙啊,专心准备考雅思嘛。”

    青雅心里这时说道:“当然是为了见你啊。”不过表面上她不敢这样说,只是说道:“老是在家里闷着备考总是不好。效率会很低的啦。还不如多出来活动活动,后勤部不够人手,我过来帮帮忙嘛。”

    沈纵渊点了点头,然后又笑道:“以前你在厨房里总是帮倒忙,现在还有这样么?”窗外的阳光照耀进来,落在沈纵渊身上,华美的光影勾勒得他俊朗的五官更为迷人。

    青雅看着他,不禁有些着迷过了一会她才回过神来,之后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现在没有了啦。”

    沈纵渊不禁轻笑出声,他和青雅聊了几句后,便说道:“我出去喝口茶吃块饼干。你要来么?”

    青雅摇了摇头:“我刚才吃了喝了。”

    沈纵渊嗯了一声,从椅子处站了起来,之后便出了书房。

    等沈纵渊出了书房,青雅便环顾一下书房四周,看到沈纵渊放到椅子处的衬衣,便逐件拿起来,一一在衬衣领口处的内侧印下了她自己的口红印。

    等沈纵渊回来的时候,看到青雅正站在窗边发呆。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青雅回头,看着沈纵渊说道:“纵渊大哥,那我先回去啦,厨房那边估计也快要我去帮手了。”

    沈纵渊点了点头,说了声好。之后青雅便离开了沈纵渊的书房。

    第二天一早,沈纵渊便早早起来,收拾了一些脏衣服,便回了家。

    因为在军营里沈纵渊的住所没有洗衣机,所以沈纵渊会将一些脏衣服带回家再洗。

    这天沈纵渊回来后,沈安溪例行是帮他拿脏衣服去洗衣机处。正将衣服都翻出来,沈安溪看到衬衣的领口处有些异样。她逐件逐件地将衣服翻开,看到很多衬衣领口处都有着口红印子。

    而这个口红色号,她只在身边一个人的唇上见到过。

    青雅。

    沈安溪觉得心里有些别扭,但她什么都没有说,便将手中的脏衣服都一股脑地倒进了洗衣机。

    从阳台处出来后,沈安溪经过客厅时,听到沈纵渊问道:“这客厅的百合花很漂亮啊,安溪你去买的么?”

    沈安溪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在一旁的女佣人回答道:“这是傅先生送的。他每天都让我拿一些鲜花和补品回来。这不,今天我做菜的食材也是头给的,他人可好了。”

    沈安溪看见沈纵渊的脸色瞬间就暗沉了下来。沈安溪这时对女佣人说道:“章姨,你先去厨房忙吧。”

    有些迟钝的章阿姨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当下只是依照沈安溪的吩咐,转身往厨房走去。

    “安溪,我有话对你说。”沈纵渊脸色有些不对劲地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想起了她刚才在洗衣机处看到的,那些在衬衣上的口红印,便回答道:“巧了,我也有话对你说。”

    “那我们坐在沙发上谈。”沈纵渊说着,率先在沙发处坐下。

    “女士优先,你先说。”沈纵渊冷着一张脸,端起茶几处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你最近是不是跟青雅走得很近?”沈安溪单刀直入地问道。

    沈纵渊想了想自己最近,便回答她道:“青雅最近到了军营的厨房里帮忙,她时不时会过来找我玩耍,但是你知道我对她没什么的。我对她,像是对待普通朋友一样。”

    沈安溪听到这里,垂下眸:“那么,你衬衣上的口红印是怎么回事?”

    “什么口红印?”沈纵渊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

    “你今天带回来的脏衣服那里,有很多口红印。而且这种色号,我只见过青雅用。其他我认识的人里,没有使用这个色号的。”沈安溪看着沈纵渊道。

    “她昨天倒是进过我的书房……而且期间我还出去过,留她在书房里……”沈纵渊在这一瞬间想到青雅的用意,不觉有点恶心。当下他伸出手去,握起了沈安溪的手:“我对她真的没别的什么,你要相信我。这些口红印可能是她趁我不在弄上去的,至于是什么用意,可能是要让你误会吧。”

    沈安溪凝视了沈纵渊一阵,然后反握住他的手浅笑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是我希望你跟她保持距离。”

    沈纵渊这时回答道:“那当然,你不说我以后也会跟她保持距离。毕竟她这样让人很是恶心。”顿了顿,他的脸色又变成了刚才的冷冽:“现在我们来说一下傅修然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