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临空砸来的花盆
    青雅听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本来在过来之前,是满心欢喜的。想着终于能跟喜欢的人一起吃顿饭了,却没想到,沈纵渊会说出这种话。沈纵渊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指桑骂槐的,她又不是傻子,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当下青雅一边默默低头吃着饭,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悲伤着。期间傅修然有转头过来看她,眼神里像是蕴着些怜悯之意。

    沈安溪也没想到沈纵渊会说话那么直接,还没吃完饭就开始跟傅修然起了争执。之后她又顺着沈纵渊的话说了下去,现在就是干脆大家都撕破脸皮了。

    四人又是各怀心事地吃着饭。过了一阵,青雅实在是无法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便放下筷子,抬头对沈纵渊说道:“纵渊大哥,我吃饱了,就先回去了,我有些不舒服。你的意思我清楚了,以后有时间再聚吧。”说到这里,她就从椅子处站了起来。

    傅修然见她一脸悲伤的样子,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心内不觉又泛起怜悯。当下他也放下筷子,将脸转向沈安溪说道:“我也吃饱了,要不我先送这位小姐回去吧。”

    沈安溪抬眸,看了看傅修然的脸色,又想了想刚才沈纵渊说的话,心里不免觉得她和沈纵渊两人好像将话说得太过于决绝了。当下她的脸上露出浅笑:“这样吧,我和你们一起下去吧。这几天外面电梯好像有时候会失灵,你们坐的时候不知道诀窍,我送你们下去吧。”

    旁边的沈纵渊这时没有说话,只是在沉默地吃着饭菜,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青雅不想再看到这副模样的沈纵渊了,当下她没有回答沈安溪的话,转身就离开了饭厅。

    傅修然见状,便对沈安溪说道:“那我也先走了,不用送了吧,我们自行离开就可以了。”

    真是可笑呢,还以为安溪心血来潮,想要请他吃饭,没想到却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摊牌戏码。

    算了,别人家的妻子,他傅修然何必一直念念不忘。一介男儿,还怕没有妻子么?

    大丈夫何患无妻。

    心里这样想着,傅修然便转身跟着青雅走了出去。沈安溪也不假思索地跟着傅修然,离开了饭厅。

    沈纵渊此时却还是冷着一张脸,坐在餐桌前吃着饭。

    沈安溪跟着傅修然青雅他们一路走,走到电梯前,刚巧电梯在他们这一层停了,三人也就前后不一地进了电梯。

    进到电梯里,沈安溪转头对傅修然解释道:“不好意思,纵渊他最近有些暴躁,所以说话就冲了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傅修然心里想道,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么?何必耍这种伎俩呢,他傅修然又不缺这么一个朋友不是么?

    傅修然还没开口说话,却听到旁边的青雅开了口:“没事我们都理解的。嫂子怀着宝宝就不必再送我们了吧。我们这么大个人了,这里还是能走出去的。”

    虽然青雅对沈安溪这么说,可是沈安溪还是将他们一路送到了门口处。

    傅修然自在电梯里说过话后,便一直没有再说话。沈安溪也就一路跟着他们,到了道路上。

    “有空多联系。我们刚才并不是要跟你们绝交,你们不要误会了。”沈安溪见傅修然冷着个脸,也不说话,便一个劲儿地解释道。

    “都怪纵渊他脾气太过冲了……”沈安溪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青雅却忽然惊呼出声:“安溪,小心!”

    电光火石间,青雅冲了上去,伸手将沈安溪往旁边一推。沈安溪的眼角余光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大花盘当空袭来,接着她就被青雅推到了左边。

    等沈安溪转过头来看的时候,发现青雅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傅修然正蹲在她旁边,脸色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吗?”

    沈安溪这时也从地上起来,走到青雅旁边:“青雅,你有伤到哪里吗?”

    “好像肩膀刚才被砸到了……好痛……”青雅说话的时候,语声是颤抖着的,脸色也很是苍白。

    “那我带你去看医生。”傅修然这时当机立断,一把就抱起了青雅,往不远处走去。

    沈安溪并没有什么大碍,刚才被青雅推到一边跌倒在地,只是手臂处擦破了一点皮。青雅有傅修然照顾,沈安溪也不是太担心。此刻她仰起头,看了看四周。

    四周都是民居,也不知道是哪家人丢下来的花盆。也分不清是人丢下来的,还是花盆没放好掉下来的。

    沈安溪看了四周一阵,想了想刚才,还是觉得心有余悸。她觉得站在原地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转身原路返回了家里。

    到了家里,沈安溪将刚才的事情,对沈纵渊说了。沈纵渊本来还在吃饭,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停下了吃饭的动作,抬眸有些担忧地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沈安溪摇了摇头:“我没什么事,就是青雅好像被花盆砸到了一下,修然送她去医院了。”

    沈纵渊点了点头:“那等会我打电话过去问一下。”顿了顿,他又问道:“看到是哪家人的花盆么?”

    沈安溪摇了摇头:“不知道。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导致我们来不及看清。”

    沈纵渊沉吟了一阵,然后说道:“我打电话让人查一查。你最近就不要出去了,要买什么让别人给你买。屋子周边我让阿树多派人手来巡逻。对了,你还没吃饱吧?要不要让章阿姨拿饭菜去热一热继续吃?”

    沈安溪这时摇了摇头:“不用了。我现在都没什么胃口了,饿了再吃吧。”

    沈纵渊嗯了一声,扒拉完碗里的饭,放下碗筷,又对沈安溪说道:“你刚才送青雅他们出去,对他们说了什么?”

    沈安溪抬头对沈纵渊笑了笑:“没说什么啊,就是跟他们说,其实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你就是心太软了。朋友我们多得是,没必要跟他们搅和。省得他们以为我们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耍伎俩。”沈纵渊这时站起身,收拾起碗筷来。

    傅修然抱着青雅,走了一阵到马路边,便迅速拦了部计程车,将青雅送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给青雅检查过后,说是皮外伤和一些瘀伤,让傅修然不必太过担心。

    但是青雅却一直说很痛,傅修然便干脆开了个病房,让她在里面躺着休息一阵。

    午后的阳光洒进病房,照耀到青雅的身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苍白而脆弱。

    傅修然坐在床边,微微皱起眉问道:“还很痛吗?”

    因为青雅肩膀处被擦了药,所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水的味道。傅修然倒也不计较,他比较关心此刻躺在病床上的青雅。

    青雅这时回答他:“不是很痛了,没有刚才痛了,应该躺一阵就可以离开了。”

    刚才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不需要住院的,青雅也不想在医院里过夜,她巴不得越早离开越好。

    傅修然点了点头,放下心来:“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告诉我。”

    “我想做起来玩一下手机,躺在这里好闷啊。”青雅这时对傅修然说道。

    傅修然有些啼笑皆非地对青雅说道:“你还是乖乖躺一阵先吧。你这个样子,还要坐起来玩手机,别到时候,又痛得哭天抹泪的。”

    青雅这时抗议道:“喂,我哪有哭天抹泪啦?你不要乱讲话好不好?”可能是说话太用力的缘故,青雅牵动伤口,又痛得倒抽凉气起来。

    “好了好了,大小姐你不要激动啦,我给你读个故事好了吧?”傅修然看到青雅这个样子,不禁笑着说道。

    “嗯,好。”青雅觉得自己现在躺在床上,也没什么好做,玩手机又怕扯动伤口,只能让傅修然读故事给她听了。

    “那你要听什么故事?”傅修然这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打开了读书软件。

    “嗯,重口味一点的吧,侦探类的?”青雅这时回答他。

    “好。这个我也喜欢。”傅修然边说着,边在读书软件处翻找了起来。

    “岛田庄司的作品怎么样?”傅修然这时问道。

    “嗯好啊。不过我平时还是喜欢江户乱川步的作品更多一些。”青雅看着傅修然说道。

    “巧了,这个作家我也很喜欢。不过我现在这个读书软件上没有这本书,就先读岛田庄司的吧?”傅修然小心翼翼地征求着青雅的意见。

    “好。”青雅倒不是很在乎他读什么作家的作品,不过是想消磨一下时间,顺便减轻身体上的疼痛而已。吃了止痛药还是觉得很痛,青雅生来就比常人怕痛,现在的她躺在床上真是苦不堪言。

    傅修然翻开岛田庄司的一本书,便读了起来。他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低沉带着一点点磁性,入耳舒适。阳光给他那轮廓分明的脸庞镀上一层淡淡金光,他的鼻子很挺,因为戴了一副眼睛,显得他有一种斯文儒雅的气质。

    青雅边听着傅修然讲故事,便打量着他,觉得傅修然长得其实也蛮赏心悦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