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出门旅游
    傅修然就这样在日光里读完了整本岛田庄司的书。读完后,他挑了挑眉,对青雅说道:“怎么样,好听么?”

    “还好了。很精彩。”青雅这时边说着,边想从床上挣扎着爬起。

    傅修然将手机放到床边,扶着青雅起了床:“觉得好些了么?”

    “嗯,好很多了。谢谢你讲故事给我听。”青雅仰起脸,对着傅修然笑道。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傅修然回答她道。

    “我们走吧,医院里的空气一股味道,待久了都不舒服。”青雅这样说着,从床上下来,穿好了鞋子。

    “那行,你等我一下,我先把这病床退了。”说完,傅修然就转身出了病房。

    办好一切手续,又领了药,傅修然就陪着青雅出了医院。

    出了医院后,两人并肩沉默地走了一阵。青雅正想说一些什么,却看见傅修然侧头过来问道:“要不,我叫计程车送你回家吧?”

    青雅低头想了想,回答他道:“我暂时还不想回家。前面我记得是个公园,要不我们去那里先聊下天?”

    傅修然最近其实也是游手好闲,没什么好做,青雅既然这样说了,他就点头同意了。

    两人来到公园的长凳处坐下。下午的微风拂过,青雅的头发被吹乱了一些。她伸出手去,理了理发丝,之后便开口说道:“你说,纵渊大哥都给我留下了最后通牒,我应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放弃这段单相思的,无望的感情了?”

    傅修然凝视了青雅一阵才开口说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你问吧。”青雅的目光落在了远处。

    “你刚才,为什么不顾自己安危,都要救安溪?”傅修然看着青雅略为苍白的侧脸,问出了心中所想。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她是你心上人不是么。换做是你,你也不想让她受伤吧。”微风拂过,又将青雅的发丝吹乱。她这时又伸出手,将发丝别到脑后。

    “但是,安溪她是你的情敌。换做是我,我可能不会牺牲自己的安危去救自己的情敌。”傅修然的目光停驻在青雅的发丝上。

    她的发丝很黑很柔,在阳光的映照下,泛出丝丝幽蓝的光。

    “其实,我是这样想的。”青雅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既悲伤又惆怅,“纵渊大哥说过了,他的心里只有安溪一人。我想无论我们怎么制造误会,他们都是不会离开彼此的了。我想,既然我选择了爱他,那么当然是希望他快乐的。安溪如果受伤了,他就不快乐了,不是么?道理就是那么简单,我只是希望我爱的人快乐而已。”

    傅修然这时点了点头,一时间没有再说话。

    青雅比他小几岁,内心的格局却比他大很多。他之前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沈安溪的感受。他这种,是爱一个人的正确方式么?也许,他只是借着爱的名义,满足着自己的私欲而已。

    想到这里,傅修然不禁对青雅起了敬佩之意。

    他们坐的长凳前,是一个湖泊。湖泊的周围种着白杨,白杨的影子倒映在湖面之上,有种别样的美感。

    傅修然看了湖面一阵,才开口说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样?我们的计划,还要实施下去么?”

    青雅的眼眸里此时没有焦点:“我不知道,我的心很乱。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应不应该。以前,我做过很多伤害安溪的事情。现在我想起来,幸好她和她的孩子没事,否则我日后想起来,必定会鄙夷谴责自己。”

    “你年纪还小,不需要太苛责自己。道理现在懂了就好。”傅修然说到这里,又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以后你不会再去伤害安溪的了。”

    青雅的表情此时变得迷茫起来:“你知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会做出一些什么来。”

    傅修然见她好像越说越伤感,便起了恻隐之心,他伸出手去,抚了抚她的后背:“我们不说这么扫兴的事情了。你还有多久才考雅思?不如我们去附近的一些地方游玩,等你心情好了,我们再做决定。”

    “去哪里玩呢?”青雅有点兴趣缺缺,“我没什么心情去玩啦。况且,我肩膀又受了伤,到处奔波,不大好吧。”

    “嗯,那我们就去一些近的地方,不用坐太久的车。”不知为何,傅修然很希望眼前的青雅心情早一些好起来。

    可能是因为,看到她这样爱而不得却又那么卑微,令他响起了自己在沈安溪面前的处境吧。也许物伤其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那好,你说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青雅见傅修然这么兴致勃勃地想要跟自己去游玩,也就不好意思再拒绝。

    也许,当游玩过来之后,能忘记这段单相思吧。但愿吧,她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那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医生说你的伤过两天就会好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我开车过来接你去玩,好么?”傅修然见她答应了,便浅笑着说道。

    青雅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傅修然和青雅离开公园,走到马路边时,拦截了一辆计程车,然后将青雅送回了家。

    到了家后,青雅的父母亲问她是怎么样将自己弄伤了的,青雅只回答说自己是不小心摔跤摔到的,她不想让父母亲知道自己是被花盆砸到的,不然到时候他们又得烦人地追问一阵子。

    又过了几天。

    青雅这几天都待在家里看雅思的书本和资料。因为她买的是远程的课程,所以在家里上课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外出去上课。

    就这么待在家里,青雅正觉得有些闷的时候,这天傅修然就开车到了她的家门口。

    傅修然按门铃的时候,是青雅的母亲给他开的门。

    傅修然这时对着青雅母亲彬彬有礼地问道:“伯母你好,我找青雅。”

    “青雅在家呢,请问你是?”青雅的母亲暗暗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我叫傅修然,职业是心理医生,是青雅的朋友。”傅修然这时颇有礼貌地,对着青雅的母亲介绍着自己。

    “男朋友?”青雅的母亲这时有些迟疑地问道。她估摸自己的女儿也到了交男朋友的时候了,便这样问道。

    傅修然这时轻笑了一下:“不是,只是聊得来的朋友罢了。”

    “哦哦哦,是我多嘴了,你知道,人老了总是比较啰嗦。”青雅的母亲说到这里,招呼着傅修然,“进来吧傅先生,青雅在书房里。”

    “伯母这样问也是人之常情。”傅修然至始至终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让青雅的母亲心生好感。

    傅修然进了屋,又跟青雅的母亲寒暄了一阵后,便去了书房找青雅。

    “青雅,那么勤奋在?”傅修然走到书房门口,看着正坐在桌前的青雅说道。

    青雅闻声转头,看到是傅修然,便很雀跃地从椅子处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笑道:“你终于过来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呢。”

    傅修然看着跟前比自己矮了一截的青雅,眼眸里不觉流露出怜惜之意:“那你收拾一下东西,跟爸爸妈妈说一声,我们就出发吧。”说着,他还伸手去揉了揉青雅的头发。

    “好了,不要揉我的头发。”青雅伸手去打开了傅修然的手,哪料傅修然又将手伸过来揉她的头。青雅满脸不耐烦地将他的手打开,“行了,你先去客厅坐一阵,我在房里收拾一下,之后就和你一起出发吧。”

    傅修然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就又回头对青雅说道:“对了,你母亲刚才以为我是你男朋友。”

    青雅却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又走进房里,收拾起了旅游用的行李。

    傅修然出了客厅,便跟青雅的父母亲攀谈起来。青雅的父母亲也是开明的人,青雅平时跟朋友出去旅游,也是不限制的。

    傅修然跟长辈交流很有一手,没聊几句,青雅的父母亲就对他的印象分大增。傅修然和青雅的父母亲攀谈了一阵后,青雅便收拾好行李,从房间出了来。

    “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青雅拉着行李箱,从房间里出来到客厅后,对着傅修然说道。

    “那伯父伯母,我们就先走了。过两天我会送青雅回来的。”傅修然这时从沙发处站起,对着青雅的父母亲说道。

    “好好好,年轻人好好去玩吧。”青雅的父亲这时对着傅修然笑容满脸的说道。

    青雅的母亲好像对傅修然的离去有点依依不舍:“以后修然多过来玩吧。”

    傅修然连连点头:“好的,伯母。我有空一定常来。”

    跟傅修然一起出了家门,青雅对和自己并肩走着的傅修然说道:“我爸妈好像很喜欢你啊。平时他们都不怎么和我的异性朋友攀谈的,说他们幼稚或者什么的。”

    傅修然这时转过头来,揶揄道:“你的意思是我比他们老了很多年,所以他们就没有说我幼稚了,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