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喝酒
    青雅知道他在开玩笑,便笑了起来,嘴角勾出好看的弧度:“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傅修然停放车子的地方,傅修然帮青雅将行李放到了车子的后备箱处,然后就打开车门,进了车子内。

    车窗外的景物极速地从眼前掠过,青雅坐在车子后座,侧首看了窗外一阵,然后才转过头来问傅修然:“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傅修然这时打趣道:“你连我们去哪里都不知道,万一我把你卖了怎么办?”

    青雅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卖了就卖了呗,卖得出去你尽管卖。”

    傅修然这时将车子内的音响打开。优美的音乐此时在车子内萦绕荡漾。傅修然的嗓音和着音乐声传到了青雅的耳里:“我们去最近新开的那个悬空裂缝玻璃桥玩。”

    “裂缝玻璃桥?”青雅有些好奇地重复了一下傅修然说过的话。

    “嗯。是最近才新建的。传闻是只要人走上去,玻璃桥便会出现裂缝。”傅修然这时便转动着方向盘,边对青雅说道。

    “玻璃桥,是那种建在悬崖处的玻璃桥吧?”青雅这时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对。”傅修然一边看着车子前方的路况,一边回答青雅道。

    “那岂不是很恐怖?幸好我不恐高。”青雅这时说了一句。

    傅修然此时转动方向盘,随口开了个玩笑:“那你到时候抱紧我就行。”

    “到时候你不要哭,否则我就将你的丑态拍下来,放到网络上去。”青雅回怼了他一句。

    “谁怕谁。”傅修然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对着青雅说道。

    傅修然开着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然后两人就去买了玻璃桥的门票。

    几天很快就过去了。两人在各种景点处玩得很开心,青雅也将之前的不快一扫而光。

    这天,两人到了一个度假山庄里游玩。阳光正好,傅修然和青雅倚在桥边,看着桥下汩汩的流水,在聊着天。

    “你说,我们该这么办呢?”青雅这时托着腮问道。

    “什么该怎么办?”傅修然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

    “我们之前是因为想要获得自己心上人的爱,而认识而合作的 。”青雅说到这里,又想起了那天沈纵渊在餐桌处说过的话,于是脸上便不自觉地流露出了惆怅悲伤的神色:“但是,我在想,我们要不放弃算了,毕竟破坏别人的家庭真的不好。”

    傅修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的目光落在远方那一排种得笔直的树木处:“我其实一直想问你,沈纵渊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呢?你在大学里能遇到很多比他优秀比他年轻的男孩子吧?”

    毕竟沈纵渊已经是个老腊肉了,总不能有年轻男孩子的魅力大吧?

    青雅听到傅修然这样问,便回答道:“其实,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比纵渊大哥还要吸引人的异性。”说到这里,青雅脸上露出了神往的表情,“他很聪明,情商很高,常常几句话,就能化解一场矛盾。”

    傅修然听到这里,有点嗤之以鼻:“那天他可是几句话出口,就跟我起了矛盾,你怎么不说这个呢。”

    “那怎么一样。你是他的情敌。”青雅说到这里,笑了笑道:“好啦,我就不跟你说了,他是你的情敌,反正你怎么看他都是不顺眼的,我在你面前说他的好话,也没什么用,你只会说我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罢了。”

    傅修然看着身边的这个姑娘。她年轻的脸庞格外的清秀。可是她有时候看世事的眼光,却又比别人要通透。

    傅修然的目光在青雅的身上停留了一阵后,才开口说道:“我们等一下要去哪里玩?”

    青雅想了想,便说道:“我们也在外面玩了这么多天了,不如今天回家就算了。”

    傅修然这时转过身子,仰起头,看向天空:“我没关系啊。你玩够了我们就回去吧。只是不要再心情不好就对了。”

    “你呢,你心情好些了没有?”青雅凝视着傅修然。

    傅修然又将身子转过来,手肘撑在栏杆处:“我啊,我本来就没什么好伤心的。大丈夫何患无妻呢,是不是?”

    青雅听了他的话,微微笑了笑,然后别过头去。过了一阵,她才转过头来,对傅修然说道:“这个我们还要不要合作的问题,我暂时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傅修然点了点头:“好的。你慢慢思考,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那好,那我们今天就回去吧。在外面这几天吃不惯住不惯,我都开始想家了。”青雅说完,便转身往傅修然停车子的地方走了过去。

    两人回到家后,傅修然提议去唱k,青雅也就答应了。

    到了ktv包间,青雅点了两首歌唱,唱完之后觉得索然无味,便对着傅修然说道:“喝酒么?我们点些吃的和酒来,边喝边唱吧?”

    傅修然这时回答了一声,然后说道:“那我去叫服务生拿过来。”说完,他就转身出了包厢。

    过了一阵,傅修然和一个拿着托盘的服务生走了进来,服务生将托盘处的酒和酒杯放到了桌上,便退出去了。

    傅修然这时拿过酒杯,开了酒瓶,将酒倒到了酒杯处。红色的酒液倾倒在酒杯里,映射着天花板处的吊灯灯光,折射处闪亮的光泽。

    傅修然将酒液倒在酒杯一半处,然后将酒杯递给了青雅。青雅接过,仰头就将红酒一饮而尽。之后她将酒杯放到了桌上:“喝红酒有什么意思,喝白酒才过瘾呢。”

    傅修然皱了皱眉:“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喝那么多酒的好,更何况白酒喝多了容易醉。”

    青雅挥了挥手:“你真是啰嗦,既然喝就要喝得尽兴啦。我自己出去让服务生送白酒来。”

    说完,青雅就起身出了包厢。到了一阵,傅修然便看到她果然领着一个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走了进来。

    托盘处是两瓶高度数的白酒,服务生将白酒和酒杯放到桌上,微微一鞠躬,说道:“请慢用。”说完后,他便离开了包厢。

    “来来来,今天让我们不醉不归。”青雅这样说着,倒了一杯白酒到杯里,然后递给了傅修然。

    等傅修然接过白酒后,青雅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坐在旁边正准备唱歌的傅修然,见青雅端着那杯白酒又是一饮而尽,不禁相劝道:“白酒容易醉,你这样喝,不用多久就会烂醉如泥了。”

    青雅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我酒量那么好,又怎么会醉呢。来来来,我们来摇骰子,谁的点数小,谁就喝一杯白加红。”

    傅修然这时皱了皱眉,看着青雅说道:“我们是来唱歌的,不是来喝酒的啦。”

    “你真是扫兴。”青雅撅起嘴,好像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既然是出来玩,为什么要那么多限制?”

    傅修然观察了青雅的神色一阵。他心想,可能她是不高兴了吧,女孩子的心思,谁猜得到呢。当下他便挪了一下位置,坐近一些青雅,然后拿起了青雅面前的骰子盅:“好,那我们现在开始摇吧。你不就是想喝酒吗,那我就陪你喝。”

    青雅这时用力地将手搭在傅修然的肩上:“这才是我的好朋友嘛。”

    傅修然举起手,开始摇起骰子来。几颗骰子在骰子盅里发出清脆的相碰的声音。摇了一阵,傅修然将骰子盅放下到桌面处,然后揭开骰子盅。

    “一二三四五……”青雅数着几颗骰子上的点数,“一共十二点。好了,到我摇了。”

    傅修然将手中的骰子盅递给了青雅,青雅将骰子盅接过来,微笑着摇了起来。摇了一阵,青雅将骰子盅放回到桌面处,揭开,看着骰子数起了点数。

    “我这里一共十七点。”青雅抬头对傅修然说道:“快把酒喝了。”她指面前那些装着红白两种酒混合液的酒杯说道。

    傅修然伸出手去,又拿了一杯,仰头就将其喝完。

    青雅见状,鼓起掌来:“修然哥就是豪爽。我们接着来。”

    两人又摇了一次,这次又是青雅的点数大。青雅这时一拍桌子:“我不管,我要喝酒,下次你赢了你再喝。”

    说着,青雅伸手拿过不远处的一杯酒,仰头就往自己的喉咙里倒。

    傅修然用一种略带怜悯的目光看着青雅,却也不阻止她喝。等她将一杯酒喝完了,傅修然才说道:“既然你想喝酒,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喝,在包厢里喝多没情调。”

    “好啊,那我们去哪里?”青雅刚才喝了几杯酒,此刻已经有点晕晕的,但她还是想跟着傅修然去喝酒,发泄一下心中的悲伤郁闷。

    “去清吧。我知道附近有家清吧不错,里面的音乐也很好。”傅修然这时对着青雅说道。

    青雅拍了拍手:“好啊,那我们就出发去吧。”

    “你先等我一下,我去结完账先。”傅修然这时从沙发处站起身,对青雅说道。

    “那我出去外面等你。这里空气好闷,待久了不舒服。”青雅说着,便起身往包厢门口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