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照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修然眉头紧锁,他看着青雅那因为怒火而微微扭曲的脸孔,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凝视着青雅,语气有些无奈:“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无理取闹?我无理取闹?如果你真的跟沈安溪没什么的话,那你跟她绝交啊!”青雅的嗓音因为愤怒,而变得尖利起来。

    “你真是蛮不讲理。当初我有机会接近你,还不是安溪帮的忙,她和我之间从来没有过什么,你不要这样行吗?”傅修然被青雅吼得有些心烦。

    “我没有蛮不讲理!沈安溪对你是没有什么,要不你怎么会跟我在一起呢?是你心里还在想着她而已,这张照片就是证据!”青雅指着地上那照片的碎片,大声地说道。

    “我不想和你吵,你自己先冷静一下。”说到这里,傅修然低下头,转身就想往客厅走去。

    “你站住!你现在就打电话给沈安溪,说和她断绝来往,我才相信你说的话。”青雅见傅修然想离开,便对着他大吼道。

    “等你冷静下来,我再跟你谈好吗?”傅修然转头,眼眸里隐隐喊着怒火:“我让你现在跟沈纵渊断绝来往,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青雅说着,就从口袋处掏出了手机。

    傅修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连忙走过来阻止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和沈纵渊肯定没什么,能不能先冷静冷静?我真的不想和你吵架。”

    傅修然又是一阵好说歹说,才将青雅哄住。之后青雅就说不在他家里过夜了,要回家。傅修然就只好把她送回了家中。

    又过了几天。

    这天青雅刚吃完饭,就接到了周琳琳打来的电话。周琳琳叫她出去逛街泡吧,青雅便答应了。

    今天周琳琳是盛装华服,青雅一跟她见面,便赞叹了一声:“琳琳姐今天这套衣服太美了。”

    “你也很美啊。”周琳琳看着青雅说道,然后她伸出手去勾住青雅的肩膀:“附近新开了一家冰淇淋店,里面的东西都很好吃又好看,我们去吃吧,好么?”

    “好。”青雅这时点了点头。

    两人到了周琳琳说的那家冰淇淋店处,点了几份招牌冰淇淋,然后就聊起天来。

    “琳琳姐这裙子很适合你,真的。”青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周琳琳,由衷地赞美道。

    这条连衣裙,是周琳琳那天跟青雅逛街时买的。

    周琳琳听到青雅这样赞美自己,也是眉开眼笑:“你怎么不穿那天和我一起去逛街时买的裙子?对了,你不是还买了一条说傅先生会喜欢穿的裙子吗?你穿给他看了吗?他怎么评价?”

    青雅听到周琳琳说起傅修然,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别提他了。真的是让你说中了。”

    “出什么事了?”周琳琳听她这么说,心里有些高兴,有点期待青雅接下来会说的内容。

    “前几天我到他家里吃晚饭,在他的保险柜里找出了沈安溪的照片。”青雅说话的时候,服务生将芒果冰淇淋端了上来。

    青雅等服务生走后,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勺冰淇淋:“不开心就要多吃。”说完,她将冰淇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慢点吃,小心咽着。”周琳琳看着青雅叮嘱道。

    青雅这时吃冰淇淋的动作才算是慢了下来,她用勺子有一下无一下地挖着碗里的冰淇淋,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周琳琳道:“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让他跟沈安溪断绝来往,他说我无理取闹。但是我心里总是有根刺,他只要继续跟沈安溪来往,这根刺就拔不出来,一直梗在心上。”

    周琳琳这时说道:“傅修然对沈安溪情深意重,没有理由那么容易忘得掉她。什么人的照片会贵重到要放到保险柜里呢?肯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人的照片,才会放到保险柜里的。”

    青雅沉默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不如将那照片撕了,看他什么反应。”周琳琳这时一边将冰淇淋塞进了嘴里,一边说道。

    “撕一张照片有什么用,如果他心里还是有沈安溪的话,那我撕掉照片,也是无济于事。”青雅用勺子戳着碗底,对眼前的冰淇淋失去了吃的**。

    “撕掉照片起码能看到他的一些反应。这样也能分析得出他心里的想法。”周琳琳这时用略带怜悯的眼神看着青雅,“你还年轻,如果实在和他一起不合适,就换一个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顿了顿,周琳琳又说道:“我想了一下,也许,傅先生跟你在一起,不过是不希望你再伤害沈安溪了。”

    青雅低下头想了一阵,然后又抬起头来说道:“不可能吧,他知道我再也没有伤害安溪的心理了。而且,他知道我已经放弃喜欢纵渊大哥了,他没有理由还害怕我伤害沈安溪啊。”

    “难说。”周琳琳这时放下手中的勺子,“也许他们怕你反悔呢。你说过,之前撮合你和傅先生,沈安溪和沈纵渊都很卖力,难保不是他们想解决你这个麻烦。”说到这里,周琳琳努了努嘴巴,“况且沈安溪这人脑回路清奇,这个法子也许是她想出来的也不一定。”

    青雅低下头,沉吟了一阵,才抬头有些迟疑地问道:“所以你说,傅修然这所以会这么做,都是沈安溪指使的?”

    “极有可能。”周琳琳说到这里,脸上又露出了一些愤懑的情绪:“她这个人,手段高得很。你想想,傅修然一个年轻男子,如果不是沈安溪在他面前耍暧昧给他希望,他又怎么会甘心在沈安溪身边守候那么长时间?肯定是傅修然觉得有希望,所以才一直执着地不放弃。”

    周琳琳这一番莫名其妙的分析,青雅听在耳里,竟然也觉得有些道理。

    “嗯,你说得也对。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等会去酒吧放松一下吧,我好久没去酒吧了。”青雅对着周琳琳说道。

    “嗯,好啊,我也是好久都没去过酒吧了。趁现在放假,多去嗨一嗨。”周琳琳说话间,将眼前的冰淇淋都吃完了。

    这天晚上,青雅和周琳琳嗨到很晚才回家。回到家后,青雅看到手机上有很多个傅修然打过来的未接电话,她想了想,却也没回复,径直去了沐浴间洗澡去了。

    等青雅从沐浴间出来后,便又听到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青雅走到桌边,将手机拿起,按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出了傅修然的嗓音:“青雅吗?你去哪里了?怎么打电话一直不接呢?”

    “我刚才和琳琳姐去酒吧玩了。”青雅语气有些冷淡地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下次不要玩得太晚了,玩之前也给我个电话,好么?”手机那端的傅修然嗓音很温和。

    青雅却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对他的声音感到很厌烦,觉得他这些温柔都是装出来的,事实上,傅修然完全有可能是在串通沈安溪在演一场戏,当下青雅有些气闷,便声音更为冷淡地道:“我的行踪不用向你报备吧,我爸妈也从来没有这样管过我,即使你是我男朋友,你也没有权利这样子做吧?”

    手机那端的傅修然沉默了十几秒,然后才说道:“嗯,我的意思是想知道你是否安全而已。并没有说要管制你,你不要生气啦。”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也是很温和的。

    “好我知道了。先这样好吗?我想睡觉了。”说完,青雅还没等他回复,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

    青雅是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的。她刚睁开眼睛,便又听到了手机响起的来电铃声。青雅自床上爬起,伸出手去拿了手机。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果不其然,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傅修然的来电。青雅有点没好气地接通电话,手机话筒里又传来了傅修然的嗓音:“青雅,出去玩么?”

    “你都没别的事情做的么?为什么你每天都那么有空的么?”青雅语气有些冷。

    “我是把所有事情都忙完了,才过来找你的。我们正在热恋期间,难道你不希望我多些陪你吗?”傅修然的声音从手机话筒里传出。

    他的声音浑厚而带着点磁性,又有些许的温柔在里头,放在平时,青雅听了傅修然这样的嗓音,肯定会觉得心脏酥麻。

    然而此刻她没有觉得任何的心动。她只是觉得傅修然这样频繁打电话过来,有些厌烦。当下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不是很想出去玩。”说到这里,青雅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对傅修然说道:“我想去一趟你家里,有些事情想跟你说。”

    “好,那我去你家接你。”手机那端的傅修然这时说道。

    傅修然的家里。

    青雅到了傅修然的家后,便径直到了傅修然的卧室里。她走到之前发现照片的那个保险柜前,对傅修然道:“打开它。”

    上次青雅来他卧室的时候,这个保险柜还是开着的,这会却是锁上了。

    “你想要做什么?”傅修然微皱起眉,对着青雅问道。

    “我让你开你就开吧。”青雅双手环胸,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傅修然说着,从身上拿出一条钥匙,将保险柜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