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偷进病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军区。此时正是黄昏,她就这样低着头,走在去往宿舍的路上。走着走着,沈安溪只觉得有什么猛地撞到了她的腿上。她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剪着平头的小男孩。

    沈安溪刚想抬步离开,却听到那小男孩用清脆的声音说道:“我认得你,你是之前的沈营长的太太,叫沈安溪。我妈妈说,沈营长已经死了,可你还是占着家属宿舍不走,硬要留在军区里,看着让人讨厌!”

    “让人讨厌”这几个字,那小男孩用了很重的口气说,导致现在山谷里都在回荡着他的那句话——让人讨厌,让人讨厌,让人讨厌……

    沈安溪一个激灵,伸出手去想要抓住那个小男孩:“你是谁家的孩子?”

    沈安溪伸出去的手却扑了个空,那小男孩嗖的一声就跑得没了影。沈安溪也追不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自己面前跑掉,直至消失不见。

    沈安溪此刻的脑里就只是回荡着一句话——沈营长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沈安溪决定去军区的病房里看个究竟。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眼巴巴地等着军区给自己一个说法。

    到了军区病房,沈安溪跟保安说明了来意。保安听了她的来意后,对她说道:“沈太太,你先等一等,我去叫张大夫过来跟你说。”

    沈安溪便只好在病房门口等着。等了好一会,她才看见张大夫从病房里出来。她急忙走上去,对着张大夫说道:“张大夫,我的先生沈纵渊是不是在里面?我要去见他。”

    “沈太太,上级给了指示,不准任何人见沈纵渊先生。”张大夫看着沈安溪,有些冷冰冰地说道。

    “我是他太太,难道要见他一面,看看他伤势如何都不可以吗?”沈安溪说到这里,有些愤怒,“还是说,我先生已经死了,你们却封锁住信息,不让我们家属知道,是刻意躲过责任吗?”

    张大夫用一种厌弃的眼神看着沈安溪:“我都说了,军区上级给了命令,不准任何人探望沈纵渊。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亲人探望都不让,你们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你们肯定是想隐瞒着什么吧?他去了一次执行任务之后,就不见了踪影,里面肯定有猫腻,今天你们不给我个说法,我是不会走的!”沈安溪这几天来因为奔波而产生的怨气和愤懑,都在此刻彻底爆发出来。她不是故意要变成一个泼妇,只是军区里每个人的表现,都让她心寒和愤怒。

    张大夫皱了皱眉头:“沈太太,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保安过来,将你赶走了。”

    “我说过,你们不给我去见沈纵渊,我是不会走的!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我告诉你,我怀孕了,要是肚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这笔账就算在你们头上!”沈安溪指着张大夫破口大骂。

    张大夫这没有再回答沈安溪的话,而是走到旁边的保安身边,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之后张大夫便进了病房里。

    沈安溪见张大夫进了病房,她也想跟着他走进去。却没想到这个时候那旁边的保安走了过来,伸出手臂拦住了沈安溪:“沈太太,你不能进里面。”

    “我要进去看我的先生!”沈安溪对着这个保安怒目而视。

    “沈太太,病房里那么多病人那么多细菌,你又有孕在身,万一感染到了什么病菌,对你和宝宝都不好是不是?”那个保安看到沈安溪情绪这样激动,只能柔声细气地劝着她。

    “你不过是找借口不让我进去而已!你放开我,让我进去里面!”沈安溪不管不顾,决定大吵大闹到底。

    沈安溪的话音刚落,便看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从病房区处走了出来。沈安溪目光凝在她们身上,却发现其中一个护士手里拿着一个针管。

    沈安溪见势不妙,转身就想跑。旁边的保安伸出手,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臂。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放手!”沈安溪一边挣扎着,一边对着保安破口大骂道。无奈沈安溪的体力哪敌得过这个保安的体力,当下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脱这个保安的钳制。

    那几个护士走到了沈安溪的身边。然后沈安溪听到其中一个护士说道:“这是张大夫吩咐的。免得你天天来这胡闹。”停了停,那个护士又说道:“这药水只是安眠作用,不会对你和宝宝有什么影响。”

    话音刚落,旁边的护士们就向沈安溪围了过来。沈安溪拼命挣扎,无奈势单力薄,还是让她们给注射了针管里的药水。

    之后,沈安溪就觉得一阵睡意袭来,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等沈安溪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睡在一间像是员工宿舍的小房间里。沈安溪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她爬起床,刚想穿了鞋子站起来,却看到门被打开,一个警卫员走了进来:“沈太太,你肚子饿了么?饿了的话,我给你带饭过来。”

    警卫员看到沈安溪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他笑了笑:“营长叫我好生看管着你,不让你到处乱跑。放心吧,你不会有人身危险,我们只是希望你不要到病房区去胡闹,影响大家的工作。”

    沈安溪听完他的话后,发出了一声轻蔑的嗤笑:“让我去病房见我先生。”

    她面前的警卫员此时脸露难色:“都说了,上级有规定……”

    “你不让我过去,我就撞墙死在这里。”沈安溪这时抬眸看着眼前的警卫员:“我也不想让你难做,你把门虚掩上,你离开后我就偷溜出去,然后偷偷到病房里。”沈安溪说到这里,看了看窗外:“此时正是傍晚,很快就天黑了,你拿了饭来给我吃完后,就不要再过来了。”

    “这……到时候营长回怪我失职的……”警卫员这时皱起眉头,用为难的神色看着沈安溪道。

    “难不成你是想让我死在这里?我死在这里你不一样要受处罚?”沈安溪挑了挑眉,看着警卫员说道。

    警卫员沉默了一阵,像是在思考着对策,过了一会,他才说道:“那好吧。不过你去病房区,不要让别人发现。”说完这句话后,警卫员才转过身去,嘟哝着说道:“真是个苦差事。”

    是夜。

    那个警卫员按照事先的约定,晚饭后来了一次沈安溪所呆的房间,之后离开的时候,他没有将房间上锁。

    待那警卫员走了之后,沈安溪便偷溜出了房间。

    一路提心吊胆,来到了病房区。沈安溪藏匿在旁边的花丛处,想了一阵,决定从旁边的窗子处爬进去。她从花丛处一路绕到病房区旁边的窗子处,便将身子直起。

    刚将身子直起,病房里面便有尖叫声响起。沈安溪将手放到唇边,做了一个示意噤声的姿势。

    “出什么事了?”随着一个护士声音的响起,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哦,我看到那边好像有蟑螂。现在那个蟑螂不见了。”病床上的张阿姨指着墙角,对此时进到病房里来的护士说道。

    “这里怎么会有蟑螂呢,别不是张阿姨你看错了吧?”那个进到病房的护士,此时对着张阿姨说道。

    “啊,应该是吧。人老了,有些老眼昏花。”躺在病床处的张阿姨此时对着护士笑了笑道。

    “这里不会有什么蟑螂的。毕竟天天都消毒呢,早点休息吧,张阿姨。早些休息,才能更快地恢复身体。”说完,那个护士便转身出了病房外。

    沈安溪一直蹲在窗子外面,听到护士离开的声音,她才敢再次直起身子,将头放在窗沿处。

    幸好这个病房里住的是张阿姨,要是这病房里住的是别人,她沈安溪很有可能就被发现了。

    沈安溪此时从窗口爬了进去。到了房间里的时候,沈安溪压低声音对张阿姨说道:“张阿姨怎么那么晚还没睡?”

    “只是醒过来了,一睁开眼便看见窗外一个人头,吓死我了。后来才看清楚是你。”张阿姨对着此时走到了她旁边的沈安溪说道。

    “张阿姨,我要过来找我先生。这里一共多少间病房你知道吗?”沈安溪问张阿姨道。

    “大概二十来间吧。我没听说沈营长住进来这里啊。”张阿姨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疑惑。

    “病房区只有一层,要搜一搜也没关系。”沈安溪说到这里,又问病床上躺着的张阿姨道,“护士穿的衣服一般放到哪里?”

    “就在这附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从这里往左数起第二个房间。”张阿姨对沈安溪说道。之后她微皱了眉头,又说道:“安溪你去看先生,为嘛要用这种方式?”

    沈安溪略带焦急地对张阿姨说道:“这个以后我再跟你说,我现在没时间解释了。我到这里来的事情,拜托张阿姨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说完,沈安溪便打开房门,出了病房。

    沈安溪依照张阿姨的话,到了从左边数起的第二间房里。她轻手轻脚地打开灯,果然,房里全是护士穿的白衣服。

    沈安溪心中一喜,便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件护士衣服穿上,然后又轻轻关上了房间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